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一)

934385975 收藏 0 572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b]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b]

看望部队在作战中的受伤的同志(一)

作者:曾宪荣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149师445团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诞生的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部队。 1979年,149师在越南沙巴地区进攻战斗中,这个团担任主攻团,在友邻部队的协同、配合和坦克、炮兵的支援下,沿越北10号公路向沙巴进攻。于3月3日11时20分,一举攻克越南重镇沙巴。战后,全团荣立集体三等功。 攻克沙巴后,445团闻新寨方向枪炮声激烈。团长张继申、团政委张少松(张少松:湖南炎陵人,生于1933年。1949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1949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西藏军区某部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政治委员,陆军第50军149师政治委员,陆军第50军副政治委员。1985年6月任西藏军区政治委员,1990年6月任四川省军区政治委员,1992年11月至1995年7月任成都军区副政治委员兼纪委书记。九届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团参谋长蒲正权等判断,可能是西逃之敌被我穿插部队截击,随即决定除留1连和少数机关人员,控制要点,占领沙巴,肃清残敌外,积极主动地令团主力向西追击,乘胜扩展战果。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一)

这照片是1979年2月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陆军149师师指挥所从龙金195高地向332高地徒步转移,师首长在行进的路途中进行短暂休息,坐在地上的是陆军149师师长康虎振(1983年升任陆军50军副军长,1984年3月任50军军长,1986年12月贵州省军区政治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9年,调任贵州省军区政治委员、党委书记、省委常委兼贵州省出席第11届亚洲运动会代表团团长、二野军政五分校名誉校长、省关心下一代协会副主任。1990年离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站在康师长左手边是149师政委徐金堂(后任50军副政委);站在康师长右手边的是警卫员曾宪荣、余启长,站在康师长背后的是警卫员小朱。


指战员们不顾几天连续作战的疲劳和饥饿,边追边打,积极寻歼敌人。终于在13时35分,先头2连前进7公里后在接近新寨时追上敌人,与敌打响。在新寨东北突出部,歼敌1个加强班。接着向西北方向攻击,又歼敌20余人。新寨之敌利用有利地形,负偶顽抗。该团即令3连从2连右翼加入战斗,令7连从3连右翼向敌侧后迂回。14时40分我对新寨北侧之敌形成合围,在炮火支援下,采取小群多路战术,与敌激战。 紧接着,团指挥所及其附近地域,遭敌炮火猛烈袭击。我多人伤亡,大部分通信线路和3辆汽车被炸毁。随即团指挥所转移到新寨东北侧,占领越军丢弃的一个工事里继续指挥战斗。黄昏时,突然,团指挥所又遭敌袭击。团长张继申、政委张少松、参谋长蒲正权等多名人员,被一名装死的越军士兵,扔了1枚手榴弹炸伤,警卫人员迅即将敌击毙。位于团指挥所前方的8连指导员杨天佑,获悉后速派该连3排前往接应团指挥所。将团领导转移到安全地带,并把负重伤的团参谋长,用担架抬往团救护所抢救。此时,因天渐黑,视线不清,隐约观察到,前方敌人似乎很多,黑压压的一片,战斗打得也很激烈,正在向新寨方向发展。有的团领导当时对情况判断不准确,误报我被敌包围,要求增援。而实际上前方是由我穿插部队447团与敌激战,向新寨方向发展过来。由于团指挥员身边当时没有参谋人员,电台报务人员惊慌失措,擅自发出紧急无线信号。这种紧急无线信号,不到万一危急时刻,是绝对不能使用的。而一旦使用它就意味着遇到了全军覆灭的危险,急需火速增援。

1979年3月3日,149师攻占了越南沙巴县城,越军316A师迅速收缩撤逃。149师先头445团乘胜向新寨发展进攻,与防守越军展开了激战。445团指挥所随先头部队之后进至新寨东北侧,占领越军丢弃的一个工事继续指挥战斗。

黄昏17时30分左右,新寨地区的围歼战斗仍在激烈进行。这时,在团指挥所工事附近的一名装死的越军突然向团指人员扔了一枚手榴弹,当即炸死了一名警卫员,团参谋长蒲政权的腿部被炸成重伤,团长张继申和政委张少松也被弹片划伤。警卫人员迅速开枪将这名越军击毙。位于团指挥所前方的8连指导员得知消息后,立即派3排赶到团指挥所,将团领导转移到安全地带,并把负重伤的蒲参谋长用担架抬往团救护所抢救。因天色黑暗,情况不明,四处打起了乱枪,现场气氛非常紧张。

这时,从黄连山垭口方向又有炮弹飞来打在445团部队侧后,并且团指人员还观察到新寨西侧山脊有部队在移动,人影黑压压的一片。由于情况混乱,有的团指人员产生了惊慌失措的情绪。当时在团指挥所的某位师领导和445团的个别领导慌了神,判断越军可能以部分兵力阻击445团前进,而以主力从侧后迂回包围445团。而且445团经连续作战,弹药已消耗将尽,恐难挡住越军进攻。于是从18时至18时45分,多次用明语和无线电信号向师前指报告:“前进受阻”,“敌向我迂回”,“请求坦克支援”,“十万火急”云云。其后,又因团电台的机要人员未跟上团指挥所,收到电报后无法处理,电台于19时左右擅自向师电台发出“机要人员全部伤亡”的信号。师前指连续收到445团发来的报告和信号,感到情况严重。康虎振师长、徐金堂政委和参谋长涂育文等人经过分析,判断沙巴县城已经被攻占,446团和95团也占领了县城周围的要点,316A师主力已无踪迹,越军不可能组织起这么多兵力来包围445团,最大的可能是遇到了散兵游勇的袭扰。为确保万无一失,师前指命令446团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派1个76加农炮排,连夜奔赴新寨地区驰援445团战斗。446团团长曹从连接到命令后,要1营立即准备,于21时许从沙巴出发向新寨前进。

3月4日早晨,446团1营经一夜行军赶到新寨,此时445团已消灭了新寨之敌,正在打扫战场。446团1营劳而无功,又听说根本没有445团被敌包围的事,是该团闹了一个乌龙,带队的446团副团长不免当场发了一顿脾气。

当晚师前指接到445团报告后,即令446团速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速派1个加强加农炮排,速赴新寨地区支援445团战斗。446团接令后,即令1营于20时30分从马匝出发,师炮兵团组成指挥组,率加农炮9连2排随446团 1营后跟进,沿公路迅速进到新寨支援战斗。支援部队进到新寨后,经与445团取得联系,始知新寨地区之敌大部被歼。至4日零时,在447团部队的配合下,全歼了新寨地区之敌,我穿插部队与正面攻击部队在新寨胜利会师。 当晚,师指挥所获悉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的消息,149师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决定去新寨445指挥所了解部队作战情况,看望在战场上的受伤的同志

4日拂晓,天蒙蒙亮,徐政委带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警卫员曾宪荣,陈宝林为了首长的安全,还背了1支冲锋枪,由陈学兵驾驶指挥车,一行人从4号桥师指挥所出发。路过6号桥师前指时,徐政委请康师长和他的警卫员余启长上了车。师首长的车经过8号桥时,遇敌冷炮射击,接近新寨时就遇敌炮击不断。新寨位于沙巴县城西北7公里的一片大山坡上,这些地方山上没有植被,光秃秃的。445团指挥所,就开设在新寨东北不到1公里的越军营房内,东边有一条从沙巴通往黄连山垭口的公路。4日8时许,师长、政委一行赶到了445团指挥所,慰问了受伤人员,详细地询问了团领导的伤势情况。张团长、张政委对师首长的慰问表示很感谢,张团长对师长、政委汇报说:“蒲参谋长的伤重些,已送去救治。我和政委都是轻伤,政委是臀部负了伤,我没有啥关系,不影响作战指挥,请师领导放心。”之后,师长、政委又向团领导了解了当前战况,尤其是迅速接应2营的工作。接着师首长就冒着敌人的炮火,爬山坡,走小路去看其他团队去了。因为头天夜里雨大雾大,445团指挥所突然遭越军炮火袭击,团参谋长蒲政权负重伤,团长、政委等一些团指挥所人员负伤。师首长和随身警卫参谋人员刚一到达445团指挥所不到3分钟时间,越军一发榴弹炮弹落在离指挥所外70米处陡坎上爆炸,爆得弹片、尘土、烟雾满天飞。师长和政委临危不惧。在当时险恶艰苦的环境条件下,师长和政委脑子非常冗着冷静,临危不乱。说时迟那时快,徐政委立即命令大家就地卧到隐蔽,当时敌人那发炮弹虽然远离445团指挥所位置70多米处爆炸,炮弹爆炸的弹片还是把445团指挥所房顶炸了一个洞,等炮弹爆炸声过后,徐政委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对445团团长、政委说:“这里不安全,你团指挥所必须立即转移,大家不能在这里久留,大家必须马上离开,到房屋后山背去隐蔽”,我当时临危不乱惧,立即扶助着徐政委迅速从地上攀爬上1.5米高的陡坡坎,立即滚进陡坡坎下面原敌人用过的暴露的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原敌人用过的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散兵堑壕里有希泥,是个 “潮湿土坑”。当时为了师首长的人生安全,也顾不得散兵堑壕里有希泥有无希泥的事了,我一个鱼跃似的就地卧到隐蔽,然后我又用身体掩护着首长安全。因为师长当年人比政委年轻一些,身体比政委强健得多,师长动作迅速,不用人扶,当时陈宝林还是主动上前把师长长扶起,迅速离开445团指挥所去了房屋后山背面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潮湿土坑”隐蔽。我和师首长们刚离开445团指挥所去房屋后山背面暴露野战防御工事“潮湿土坑”隐蔽不到2分钟,敌人从对面山上连续打过来多发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房屋院坝内爆炸,紧接着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简易房屋周围和房顶上爆炸,当场把那简易房子就爆垮掉了。正当我和师首长在简易房屋后山背面躲蔽,防敌人炮火轰炸时,突然,敌人又有几发炮弹落在我们隐蔽处的对面公路上,公路离我们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就是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弹炮发射阵地,炮兵正在用多炮急速齐射击火力压制敌人对面山上越军炮兵阵地火力,我炮兵发射的炮弹从我和师首长隐蔽处的头顶飞过,当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感觉到耳朵就聋了,炮兵连一次齐射给覆盖了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敌人的阵地上爆炸开了花。敌人炮也被告我炮打成哑巴了。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以直瞄射击支援445团1、3营战斗,用35发炮弹摧毁敌暗堡火力点12个;没有隔到3分钟,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复活了。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在对面公路上轰隆轰隆”的一声声的爆炸,敌人炮弹落在对面公路上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发射阵地上,结果整个炮阵地被越军炮兵一次集火齐射给覆盖了。排长谢天华、连长刘忠武当即壮烈牺牲,牺牲的战友们没几具是完整的尸体,炮上、遍地都是尸体碎片,有2门75加浓榴炮也被敌人炮弹爆翻了,75加浓榴炮连连长刘忠武当场被炸飞了。敌人的炮弹就落在我和师首长隐蔽处对面公路上,对面公路离我和师首长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留炮发射阵地被敌人炮弹炸,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了,对面山头上越军炮兵阵地当天天气晴朗,我军整个炮兵阵地都是在乌烟瘴气的拢照下。敌前沿距我很近,但敌人在对面山上森林里的暗处,我们看不清对面山上森林中的敌人炮兵阵地和暗火力发射点,敌人却把我军炮兵阵地看得很一清二楚,我炮兵观察所确看不清对面山上敌人炮兵暗火力点,敌人其炮兵火力主要对着我军炮兵阵地和战部队人员。当时只听到敌人打过来的炮弹在我们头顶上“嗖嗖嗖”飞过的响声,当时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他们正在执行直瞄射击,炮手们正在忙着传递和装填炮弹,瞄准手忙着瞄准和射击,我当时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隐隐约约预感到是越军一群炮弹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快速飞过来将要着地的声音。我当时卧到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潮湿土坑”里,举目向对面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相望,对面公路上,当我师炮团9连2排正以炮火支援步兵围歼新寨北侧之敌时,敌人的第几发炮弹落在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后方公路土坡上,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团参谋长蒲政权负重伤,团长、政委等一些团指挥所人员负伤。(继续二)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