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钢蛋超人 收藏 153 43684

http://tv.sohu.com/20140725/n402726403.shtml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天满宫神社高级神职人员味酒安则讲述定远馆历史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定远馆之横梁装饰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在日被建成别墅的定远舰残骸正在修缮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定远馆之舱门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被改造成房梁的定远舰桅杆,特意保留了桅杆的铁皮包裹和缆绳孔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定远”舰上的船桨成了定远馆房屋底座部分的横栏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取材自“定远”舰壳板的定远馆大门,布满在战场上留下的弹孔

甲午120年之际 日本人要把定远馆申遗!

2014年6月26日,法晚记者在福冈太宰府看到,工人们为了翻修,将定远馆拆得只剩骨架 本版摄/甲午遗证报道组 记者 吴海浪

·开篇语·

反思战争 超越战争

紧锁的国门被西方坚船利炮相继轰开,中日在19世纪60年代先后开启了改革之路:中国洋务运动“自强、求富”,日本明治维新“富国强兵”。

甲午一战,改变了东亚格局,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

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爆发,日本人一路追击,中国陆军从朝鲜牙山逃到东北;三场海战,清廷引以为荣的北洋水师灰飞烟灭……1895年4月17日签《马关条约》割地赔款,大清帝国30多年改革付之东流,强国梦断。

两甲子匆匆过去,历史并未走远,当年日军的“战利品”在日本并不难觅。面对这些“甲午遗证”,中国人当如何反思?日本人又当反思什么?

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没有侵略他人、称霸世界的基因。但中华民族必须有以战止战、保卫和平的能力与决心。历史可以有相似之处,但悲剧不能反复上演。

今天我们反思甲午战争,并不是简单地反思战争胜败,而是为了超越历史、超越战争,是中国人、日本人乃至相邻国家的相处与未来。木人

法制晚报讯(甲午遗证报道组 记者 蒋伊晋)“咚……”当记者轻轻敲响眼前这扇残破不堪的铁门,伴随颤抖的余音,数片铁屑悠然滑落。

它并非寻常人家的门扉,而是120年前甲午战争中,北洋海军的旗舰“定远”上的舰壳。

1895年2月9日下午3时15分,从山东威海刘公岛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北洋海军旗舰“定远”引弹自爆。而在这扇铁门内的“定远馆”中,至今还处处可见那艘铁甲巨舰的遗物。

2014年6月,《法制晚报》甲午遗证报道组前往日本福冈太宰府,寻访这处几乎被人忘却的战争遗迹,触摸流浪百余年的灵魂。

“我们正在装修定远馆,希望它还能继续使用100年,未来还会考虑将其申请为历史文化遗产。”定远馆如今的拥有方如是说。

寻访遗证弹孔狰狞 定远铁壁被撬开海战伤疤

太宰府的天满宫和九州国立博物馆,是一条著名的观光路线,从福冈博多站乘火车向北,约1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定远馆距离太宰府车站并不远。下车穿过一条近百米长的小街,沿天满宫前的岔路口再走几十米就能寻到。

与之前的辉煌相比,如今的定远馆已经是满目疮痍。两扇由“定远”舰船壳板做成的大门被固定在院墙上,如今已经锈成铁红色。伸手轻轻一摸,指腹便染上了一层铁锈。

根据目测,这两扇大门高度超过2米,宽1米左右。两扇铁门上6个弹洞清晰可见,一处因为炮弹没有穿透而使铁皮向外突出的痕迹非常明显,斑斑锈迹见证着它所经历的近120年风吹日晒。

“明治28年2月(即1895年2月),甲午战争威海卫海战中,联合舰队大破清军并击沉清国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并于翌年捞起该舰,用舰材建筑了定远馆。铁门门扉上的大小孔洞都是当时被炮弹命中后的痕迹。”门旁一块带有天满宫梅花标记的解说牌简单直白地向过往的行人诉说着定远馆的故事。

1894年9月17日,甲午黄海海战拉开帷幕,“定远”舰作为北洋海军旗舰,中弹159发,上层建筑严重受损,几次燃起大火,却仍屹立不倒。

记者发现,除了多处大小不一的弹洞外,这两扇大门上还布满了各种铆钉眼,密密麻麻地不下百个。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告诉记者,这两块钢板上的弹洞周围都可以看到有一圈铆钉孔,实际是“定远”舰黄海海战后在旅顺修理期间修补过的痕迹,当时用铁板铆接补在弹孔上,而到了定远馆之后,显然是所有者想要显示当年日军的战功,而将“定远”舰铁板上的这些伤疤全部撬开了。

多处腐朽 三面墙被拆只剩“空架子”

除了记者一行人外,再没有他人在这座破败不堪的定远馆前驻足。

进了庭院,大门正前方六七米的距离处,就是定远馆所在地。整座定远馆离地而建,下面由近半米高的木桩做支撑,整体约有六十平米。

但眼前的这座日式别墅,与记者在资料图片中所见的定远馆相比,已经是面目全非。

原来,定远馆正经历“装修”。

如今的定远馆前、后、右三面的墙面都已经被拆卸,左边的墙面因为是由几个小隔间构成,看起来并未腐朽不堪,所以还保留着。

现在,它就由这面墙和其他三面的几根碗口粗的木桩支撑着顶上的横梁和房顶。四周均由偏深蓝色的塑料布包裹着,地板也已经全部被拆卸,看起来完全就是只剩一面墙和几根柱子支撑起的“空架子”。和周围的外墙贴着瓷砖、窗户装着推拉玻璃、左右树木环立的日本传统样式别墅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来龙去脉战败船亡 中国军舰被公开拍卖

4名建筑工人在定远馆前忙活着,旁边堆着不少木块、砂石等建筑材料。一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受天满宫委托,他们从6月中旬开始在这里施工修缮定远馆,大约将在今年10月份结束。

“天满宫特意来人告诉过我们,这里哪些东西是‘定远’舰上的,需要我们在修缮过程中注意保护。”这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他们先是拆除掉已经腐朽的不能再使用的部分,再替换上新的材料,但是所有只要还能使用的定远舰材料都不能拆除。

天满宫神社企划广报部员工越智洋告诉记者:“定远馆现在属于神社所有,神社拥有它的所有权和处理权。”

与定远馆毗邻的天满宫,供奉着菅原道真公,其在日本被誉为“学问之神”与“书法之神”,每年有700万人来此参拜祈福,游客们在小木板上写下他们期望达成的愿望。

这显然与“定远”舰并不搭界。那么,“定远”舰材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时间拉回到1895年2月4日深夜,在威海卫驻防的“定远”舰遭日军 10艘鱼雷艇轮番进攻,不幸被日本“第九号”鱼雷艇发射的鱼雷击中左舷。

随着战局恶化,战争的天平越来越向日军倾斜,为防定远舰落入日军之手,2月9日午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下令用棉火药点燃弹药舱,随着“砰”的一声炮响,“定远”舰壮烈“自爆”。丁汝昌、刘步蟾先后自杀殉国。

此后,北洋海军在困境中坚持作战到14日《威海卫降约》签署,刘公岛保卫战落下帷幕。日本军队在威海和刘公岛驻扎。17日,日军占领刘公岛,残存在港湾中的北洋海军军舰大半被编入日军,沉没海中的中国军舰则被作为战利品在日本公开拍卖打捞权。

反华知事 要建战争胜利纪念馆

“是日本香川县知事、舰船爱好者小野隆助以两万日元(相当于今天的两千万日元)的价格买下了搁浅在刘公岛东部海滩上的‘定远’号。”陈悦说。

根据日本防卫省防卫史料馆的资料记载,获得打捞许可后,小野隆助雇工人花了2年多时间,拆解了许多“定远”舰材。其中涉及到火炮、炮弹等的军火均收归日本军方所有,其他舰材大部作为废铁出售,另有一些则被小野隆助运回老家日本福冈太宰府建成了定远馆。

天满宫为记者提供的一份手抄履历显示,小野隆助出生于太宰府。天满宫神社高级神职人员味酒安则告诉记者,大约从1100年前开始,小野隆助的先辈就在天满宫神社任职。而1873年,小野隆助也短暂担任过负责祭祀的神官“祢宜”。味酒安则推测,这或许是小野隆助选择将定远馆建在太宰府,后来又将定远馆捐给天满宫的原因。

而小野隆助出于什么目的修建定远馆,味酒安则却语焉不详。

不过,陈悦告诉记者,事实上除了香川县知事以及舰船爱好者身份外,小野隆助私下里还是日本当时一个极度反华的秘密组织—玄洋社的成员。“其拆解定远残骸,又建立定远馆,或许就是想纪念甲午战争的胜利。除了定远馆之外,实际上小野隆助还曾将一部分‘定远舰’的遗物赠送给一些寺庙、神社用于战争展览。”陈悦说。

百年沉沦日本文献 将定远馆定义为战利品

由于年代久远,如今,关于定远馆的日文记载已经凤毛麟角。天满宫文化研究所工作人员清水蓉子向记者推荐了《太宰府天满宫的定远馆》一书。书中的一句话引人注意—“定远馆为何物?在国防重镇太宰府,作为日清战争的战利品遗留着清朝北洋舰队的旗舰定远的残骸。”

近120年间,“定远舰”远渡重洋,经历了怎样的风雨洗礼?

味酒安则说,神社接管定远馆后,将定远馆用做了神社接待贵宾的VIP室。但是由于VIP贵宾并不是经常来,定远馆并没有派上太大用场。“如果经常没人打理的话,建筑会很快老化,于是天满宫将定远馆改成了神社职工的宿舍,使用了将近20年。后因为神社为职工修建了新的宿舍,定远馆又空出来了。”味酒安则说。

后来,一名日本玩具商加来找到了天满宫,希望将定远馆租来做成一个日本传统玩具博物馆。但他随后却没有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建造玩具博物馆,而是在别墅前的院子里摆摊卖起了玩具,这让定远馆前人来人往显得十分杂乱。定远馆也成了加来堆放玩具的仓库。

曾在2010年探访过定远馆的陈悦目睹了当时定远馆的情景:“并不很大的几间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从铁皮机器人到蜡笔小新再到芭比娃娃,琳琅满目。而抬头望去,这间玩具仓库的房梁竟是定远舰的桅杆。如此不相干的物品,被共处一室,总觉得有世事弄人的感觉。”他说。

考虑到太宰府已经有一个九州博物馆,而且租户在定远馆前做生意影响不好,天满宫于2011年收回了定远馆,并闲置至今。今年6月,天满宫开始维护年久失修的定远馆。

拥有方说意义特殊 但并未将其视为战利品

陈悦介绍说,这座别墅很特殊,曾有日本军方人物到此访问过,包括日本海军大将岛田繁太郎等。而在味酒安则的记忆中,还有不少自卫队防卫大学的教官来参观过。

“因为定远馆的部分建材是来自甲午战争时期北洋水师的军舰,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所以神社把定远馆用做了接待贵宾的VIP室。”味酒安则说,修缮后的定远馆神社将做何用,目前神社还未做出最后决定,可能会继续用做接待贵宾的VIP室,也可能改做茶道室或者香道室。

“神社正在考虑未来以甲午战争时期历史遗产的名义将定远馆申请为当地的文化遗产。”味酒安则说,现在进行修缮,也是希望尽量将定远馆恢复原貌,使其具有可以再坚持使用100年甚至200年的坚固程度。

用北洋水师旗舰舰材来申遗是否考虑过中国人的感受?味酒安则称,“我们不会以北洋水师定远舰材的名义申请,而是以定远馆这栋建筑本身进行申请。这栋别墅是用甲午战争时期历史遗产为材料和日本建筑融合而建成的,是申请的理由之一。”他还特意强调,虽然当时这些材料是被当做战利品带回日本的,但是现在他们并没有这种感觉。

既然已经没有了“特殊的意味”,是否会从中日友好角度考虑将其送还给中国或者定远舰将士的后人?味酒安则立刻回答说:“不行,‘定远’舰材都被当做了建筑材料,现在没有可以拆卸下来的,如果拆下来房子就该垮了。”

采访插曲前来拜庙 中国游客不知定远馆

在天满宫旁边的一家售卖祈福物品的商店里,一名年轻的店员说,天满宫大多数职员都知道定远馆,只有今年新入职的员工可能不知道。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虽然天满宫神社并没有太多关于定远馆的记载,但是其职员会一代一代地口头传递定远馆的故事,并介绍给来访的客人。但这样的口口相传,却让定远馆的历史在他们口中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包括味酒安则在内的职员,都只能讲出“片段”般的故事。

随着中午的临近,早上本来很清静的天满宫景区渐渐热闹起来。除了散客外,穿着校服的学生团、讲着外国语言的海外游客接踵而至。

一个从中国过来的旅游团今天正好跟着导游沿着天神路向左转往天满宫走去。一位姓钟的游客告诉记者:“我们是专门来看日本的孔子庙(天满宫)的。” 记者指向路边的定远馆问,是否有去看看北洋海军定远舰的计划。多位游客探头望了望,随后摇头说“不知道”、“没听说过”、“没安排去那里”,之后便小跑着向前追赶已经走到前面去的导游了。

8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现在双方进入了揭开对方伤疤,然后撒上盐的阶段,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尼玛,怎么不把苍老师的内裤也拿去申遗!

申遗要看哪种态度。要是像德国那样从反省历史出发把奥斯维辛申遗所有人都可以答应。要是以炫耀战争为目的任何都不会答应。

鬼子这么做,完全是情理之中,两国掐架,互相出招是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更没什么不能接受。正对历史,不正是我们中国人一直强调的吗?

中日之战已经不可避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富国强军,积极备战,鬼子们造的孽,一定要它们血债血偿!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

倭国亡我之心不死.

1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