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大练兵”消弭“甲午”心结!

解放军“大练兵”消弭“甲午”心结!(转帖)

张殿成

120年前发生的甲午战争,是新兴的日本通腐朽的清末中国的一场决定两国命运之搏。此前被“天朝”视为“蕞尔小邦”的竟然把堂堂大清帝国打得一败涂地。这不仅改变了中日两国的发展轨迹,也深刻地影响了吃后双方往来的相互观感、鉴古知今,温故知新。今天当我们回顾和反思那场仅历时8个多月的甲午战争,我们首先想到的甲午战争,我们究竟败在哪里了?

笔者认为,甲午战争之败不仅仅是败在了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的落后,更在于大清王朝长期对日本的扩张野心毫无警惕和对战争的准备不足。因为当时无论是清朝的国力、军力并不逊于日本,也正因如此中国才觉得日本不足为患。而反观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实行西化经济、军事、科技实力迅速增强,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日本不再满足呆在小小的岛屿之上。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倾全国之力,煽动对华战争狂热,试图以“国运相搏”,战争危机迫在眉睫。然而,对此,清王朝竟昏昏沉沉一无所知,依旧沉醉于“天朝大国”的迷梦之中。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扩张野心缺乏清醒认识,也对日本疯狂扩军备战的动向毫无警惕。结果是一直坚信“有理走遍天下”的大清帝国败给了一个崇尚“武力决定成败”的日本。由此,日本也发力一笔战争横财,获得赔款3.65亿日元,台湾岛及周边附属岛屿也被纳入囊中。据估算,日本仅获得的战争赔款就超过了全年的经济总量,更超过了此后3年的税收总额,这等于重新建造一个日本。这种爆发式的崛起,更进一步坚定了日本对外进行扩张的野心。日本政府拿到清王朝的赔款,他们并没有用来发展经济,更没有用于改善国民的生活,而是拿它来扩军,这为此后发动的侵华战争奠定了雄厚的军事实力。

2014年是中国新甲午年,因为特殊的年份和敏感的钓鱼岛争端,日本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我们必须关注的对象。120年过去了当我们在重新审视甲午战争,审视我们的邻国的日本。安倍政府的言行与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竟然如出一辙。回顾安倍上台后的一系列举动,从参拜靖国神社,放弃不战誓言、出台“安保三箭”、解禁“武器出口三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到加强其西南诸岛的前沿军事部署,各种具有针对性的军演密集出炉、鼓吹“积极和平主义”,扬言“对世界和平最大贡献就是对抗中国”,煽动民众的反华情绪。事实证明了日本已经发起了军国主义重振旗鼓进行对华战争的动员令。

但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日益增强,国际地位不断提升,中国人的使命已经不在仅仅局限于战胜日本。新的甲午年已经被中国人称作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在今年在公开场合讲话中,习近平两提“甲午”,其中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上,强调坚定不移走科技强国之路。在今年2月与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的会面中,习近平说:“今年是甲午年。120年前的甲午,中华民族国力孱弱,导致台湾被外族侵占。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极为惨痛的一页,给两岸同胞留下了剜心之痛。”“剜心之痛”提示的现实:牢记“疼”的感觉才能保持警醒,凝聚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知难而上,团结一致才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14年,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党中央再次重申“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并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定义为“中国梦”。对内整顿党风、推动全面深化改革、强化国防建设,这对中国的稳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有强大国防力量作后盾。我们爱好和平,但不惧怕战争;我们走和平发展道路,但绝不以牺牲国家的主权和安全为代价;我们坚持和平发展的国家战略,但前提是必须要有基本的安全保障。因为没有国家安全就谈不上和平发展。

目前,随着美国加快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南海局势依然紧张,中国与菲律宾等国的争端仍在持续。日本朝野对华敌视态度日益加深,其在扩军备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让我们也不得不时刻警惕日本。在中国进行陆基中段反导试验后,处在华东海防第一线解放军不断提升战备力度,推进实战化练兵。据中国海事局网站消息,7月29日至8月2日,每日0时至18时,东海相关水域将举行实际使用武器训练。通告要求,实施单位应配备足够的现场警戒船艇,做好实际使用武器区域训练前清场、训练期间现场警戒及训练结束后的核查与保障工作,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实弹射击,并确保训练结束后训练水域的安全畅通。实际使用武器训练期间,任何船舶禁止驶入相关水域,并听从现场警戒船艇的指挥。从网站公布的连线划定实际使用武器训练区域的各坐标点来看,此处位于浙江省东南部海域。中国在“建军节”的节骨眼在距离钓鱼岛最近的海域“大练兵”,既为应对不测,更是震慑对手的一把“杀手锏”。

甲午战争双甲子祭

刘梦溪

今年是中日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1894年的甲午年,到今年2014年的甲午年,恰好是双甲子。已经过去的历史无法重新走过,但历史现象有时会重复出现。

对中国来说,1894至1895年的甲午战争,是一场大悲剧,同时也是中国近代历史的转折点。一向被国人视作“蕞尔小国”的日本,把庞然大物中华帝国打败了。败得那样惨。北洋舰队全军覆没,还要赔款白银2亿两。其实不止此数。有专门研究者说,总数加在一起,是2·5669亿两。而且要用英镑结算。更令人痛心的是,我国第一宝岛台湾,就是这次甲午战败割让给日本的,直到1945年才归还中国。

问题是中国为何战败?当然,中国虽大,当时实是弱国。所谓积贫积弱。日本虽小,经过明治维新,小国已经变成强国。但应对策略的不智,也是战败的重要一因。笔者几年前曾细详中日甲午战史,发现战前、战中、战后,中方的应对,无处不中日人的圈套。日本的目标,是想一举消灭北洋水师。陆上的战事不过是序幕而已。李鸿章深知北洋水师不是日本的对手,本来想避免战争,由于翁同龢为首的清流主战派,挟光绪帝的天子之威,给李鸿章施以巨大压力,最后李还是情非所愿地走上了战而不敌的道路。

甲午战争前三年,即1891年,李鸿章在写给光绪帝的奏折里,报告北洋有新旧大小船舰共25艘(大船只有镇远号、定远号等6艘),需要增加多只船舰,才能构成战斗系列。朝廷置李鸿章的请求于不顾。甲午战事开战前夕,李鸿章又上奏折,要求添换新式快炮21尊,如果办不到,镇远、定远两舰的快炮12尊,无论如何也要购买。但仍未获准。实际上,自光绪十四年(1888年)起,至甲午战事开始,六年的时间,北洋水师没有增添任何装备(史书上说“未增一械”或“未增一船”)。原因是购买军械的银子,被慈禧太后这个狡诈的老太婆移做修颐和园之用了。

甲午战争1894年8月打起。此前一个月,李鸿章还上书力陈:中国的六艘大船,只有镇远号和定远号是铁甲船,尚可用,但时速只有15海里。而日本可用快船有21艘,9艘是新船,时速20至23海里。战争双方,海上力量对比悬殊。李鸿章明确表示:“海上交锋,恐非胜算。”

李鸿章是真不想打一场明知打不赢的战争。他的最后不得不出海迎战,是翁同龢等主战派纵容光绪威逼施压的结果。已往研究晚清史事的人,大都把甲午战败的责任,全算在李鸿章一人的名下。李不得不蒙受“辱国”、“卖国”的蔑称。但公平而论,甲午战败,李鸿章固然有其自身的责任,但翁同龢、张謇、文廷式等清流主战派,也不无误国之责。

值得注意的是,大史学家陈寅恪的祖父陈宝箴和父亲陈三立,对李鸿章的“罪责”另有看法。陈氏父子在马关条约签定后,曾致电张之洞,呼吁联合全国的督抚,请求将李鸿章斩首。而所以严惩李鸿章的理由,并不是由于他代表清廷签订马关条约,而是认为,李作为勋旧大臣,没有尽到拼死力谏的责任。陈宝箴、陈三立认为,李鸿章应该以自己的生死去就,说服慈禧和光绪改变主意,阻止这场明知打不赢的战争。陈宝箴说——

勋旧大臣如李公,首当其难,极知不堪战,当投阕沥血自陈,争以死生去就,如是,十可七八回圣听。今猥塞责,望谤议,举中国之大,宗社之重,悬孤注,戏付一掷,大臣均休戚,所自处宁有是耶?

后来黄秋岳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写道:

盖义宁父子,对合肥之责难,不在于不当和而和,而在于不当战而战。以合肥之地位,于国力军力知之綦审,明烛其不堪一战,而上迫于毒后仇外之淫威,下刦于书生贪功之高调,忍以国家为孤注,用塞群昏之口,不能以死生争。义宁之责,虽今起合肥于九泉,亦无以自解也。

就是说,在陈寅恪的祖父陈宝箴和父亲陈三立看来,一百二十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其真正悲剧在于,不是不当和而和,而是不当战而战。

十年前我在部级领导干部文史讲座中,曾郑重提出一个问题——在我国由传统走向现代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现代化的努力:一次是晚朝政府迫于列强的侵扰所做的初步现代化尝试,洋务运动是其有成效的显例,但由于1894至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被日本强行打断了;第二次是民国政府的现代化努力,1928至1937的十年,国力上升很快,又由于1937年日本军国主义的全面侵华战争,再一次被打断。

我们现在进行中的现代化建设,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下的现代化进程,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的第三次现代化努力,已经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果,但我们这次的现代化进程还没有完成。我想问一句:我们这次的现代化进程,还会被打断吗?还会被日本人打断吗?

这次不同的是,我们中国一方的主动权、选择权相当之大,转圜余地无处不有。但如何终极去取,不仅在国力军力,更主要在智慧。没有变化的是,日人执权柄的政客,其狡蛮、阴狠,远谋虑深,比往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有美国为之站台,甚至公然推行“以日制华”的险招。

应对艰难之局,勇气和智慧同等重要。只有出于智慧的勇气,才是大智大勇。撑一时之气、拼匹夫之勇、泄积郁之愤,那是张飞、李逵的战法,与雄才大略,以家国天下为己任的大丈夫,相去何止天上地下。更不要说现代战略家必须以国家长远利益、以人民永久福祉为第一考量。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

“甲申轮到它的第五个周期,今年是明朝灭亡的第三百周年纪念了。”郭沫若,一九四四年三月十日:《甲申三百年祭》

“1991年8月24日,苏共被迫宣布解散。”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黄苇町:《苏共亡党十年祭》

“百余年前的维新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国际背景,而最直接的原因则是甲午战争中中国的失败,不得不“以强敌为师”。”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雷颐:《以强敌为师: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

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

五千年中国分分合合,胜败兵家常事,换了七十二皇,还是岿然不动。说明,祭文别有所图。郭沫若、黄苇町和雷颐在为执政者找一些合法执政的理由。正如所有执政者一样,对他们的老生常谈一概付之门外。

正如美国国务院前官员 杰里米•夏皮罗所言,这些智囊借文议国家大事,巧妙地自抬身价,仿佛权力不只是最强春药,它还是说服的利器。让围观者“肃然起敬”。

事实上,这既是个能让政府发挥影响力的新闻,也是能让智库人员发挥影响力的双刃剑。最终的结果是制造一张空头支票不兑现的过眼烟云。

郭沫若1944年的国策与黄苇町2001年的党策和2014年雷颐的改革策几乎一样,民信之矣。而党信也一样:党国第一。

政府和智库成功了。我们收到了祭文。

因为,历史要我们相信,胜也王侯,败也王侯。

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

对门火烧山,与民无相关。

许亿:甲午战争前的那点事

甲午前,再往前面说一点,便是日本明治维新后,打算和中国订约通商。这时候日本国内有两路子意见,一路子是比较和平的,就是按照中国和西洋的惯例我们签个约就算了,大家毕竟是东亚邻居,合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还有一路就是木户孝允这路子,他犯的是和当年的丰臣秀吉一个毛病,就是觉得倒藩以后,大量的士兵无处安置,不如送出去攻打朝鲜。主和的那一派暂得上风,于是派出一个名叫柳原前光的人出来,这人说来是明治天皇的小舅子。大正天皇的亲舅舅。他就负责来中国谈判,先是到了上海。然后要去天津。上海的道台还以当时在闹天津教案街面不安全劝他不要去了,柳原谢了道台好意,还是一路来了。上下托关系,见了几个人。其中有李鸿章。帝国当时基本都是推诿,说你日本国要做生意就做吧,订不订约劳那神干什么。柳原道,那不成了,得有个规矩不是。找李鸿章,说的特别动人,同是东亚小哥俩,要合作啊。李大人一想也是,再说,要是不和柳原当面谈,回头他找英美居间来谈,就更不好处理了。于是同意谈,但是说你柳原官小,回家找个大的来。柳原听了,回去了,天皇封他一个大官,再派贵族一起过来,这已经是一两年后的事情。但谈出的结果,大家都不满意。清朝这边想,丫一个倭国,谈就给给他脸,哪能照着跟洋大人他们一个样子的谈法,就按个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签就签不签滚蛋。柳原也是立功心切。估计也没有说什么,就貌似没有什么意见拿着草案回家去给天皇盖章。结果日本国内不答应,这算什么,这把日本国当第三世界看啊。一个个说要改合同。天皇说,得改。结果意见送到中国,李大人们说,爱签不签,不签你捣什么蛋。有这么说改就改的嘛。于是小梁子就结下来了。但合同还是签了,一度外面盛传,说中日同盟,搞得西洋鬼子很惊讶,跑到日本国问,有没有这事情,日本答,没有这事情,至于合约上几个叫人误会的条约,无非就是与西洋的合约抄顺手了,一起抄下来了。合同算定了,结果又出了一个事情,这事情在清朝历史老出,就不稀奇了,便是关于日本大使觐见皇帝的礼节怎么弄。总之互相不满意。恭亲王为这事情专门找日使谈,你说我们俩国文化传统一样,西洋鬼子不理解,你一个日本人怎么能不懂这个。日使答,不能理解。再就是琉球国的事情,琉球人的船在海上沉了,几个人跑到台湾岛上,结果和当地的生番闹矛盾,被杀了几个。琉球国请清朝管这事,清朝的衙门说事情太多了,管不过来。结果琉球又去找日本,历史上,琉球这个国老被日本欺负,也是两面为臣。日本说,我给你琉球撑腰。于是和李鸿章谈。李鸿章心想怎么着先把合同签了,台湾什么的。无所谓,反正我安排人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再说。没多久,日本国内出了点事情,有人叛变起义,被镇压下去。按我们的说法,想转移一下视线,就派几千人攻台了。结果打的不顺利。据说互有死伤。李鸿章说不带你日本这样的。嘴上骂几句,也没有干涉的样子,反而日本人卖嗲,说我们死的人比生番多,怎么着你们也得赔两个吧。这段会话,今天看,真叫人哭笑不得。李鸿章把柳原明地里当孙子一样骂,事实上已经里子全失。李鸿章说,你来议和谁派的,柳原答,朝廷。问,发兵台湾谁派的。柳原答朝廷。李说,难道有两个日本国嘛,一边派人犯我边界,一边来谈判。柳原答,派兵的事情我管不着。李问,人家英法有兵船在这里,全是地面上外交大使全权管的。你怎么不这样。柳原答,我和派兵的西乡关系很好,但这个事情,各做各的。李说,你丫不是无赖嘛。柳原说,生番每年杀人,你们为什么不管。李答,那好,你们生番也打了,为什么还要驻扎在台湾岛上。柳原答:我们打台湾是有三个事情要办的。李问,你三个事情办完了吗?答,办完了。李说那办完了怎么还不撤。柳原答,没有办透彻。李说,你别玩这套,你要真打,我们十八省一起动手,还不干你一个底儿掉。柳原说,不是啊,当时我们要动手不是告知你们了吗。李问,什么时候。柳原说,就在换约之前啊。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结盟啊,按礼我们不需要和你说的,你看,我们多懂事,提前不就跟你说了。这话说这里基本结束了,李鸿章拿出意见,说也犯不上为这事情折腾,不如给点钱了了吧。他提出的办法是,不能以军费的名义给,只能说是补贴。另外,干脆把台湾给开放得了,各国利益均沾。开放台湾,今天想,未必不是一策。以当时国力,其实是难保了,所以共享,也许还真就甲午日本吞不下去。但李鸿章骨头之软,也可见一斑,他是真怕和外国人打仗,即使小如当时候的日本。日本没有就此消停,回国就开始准备全面开战,这时候又派大久保来谈。大久保提出要求,一是承认 出兵台湾好似义举,二是赔他们个二百万两。朝廷又去协商,几经谈判,总有成果。主要是日本出兵是为了保护自己国民的义举,中国也就是不说你什么了。另外赔不了那么些。这样,死伤的船民赔个10万两,另外日本兵在台湾建设的那些房子工事什么的,折价40万两留给中国用。最后,特别加一句,谓之神来之笔,说。你们要撤兵,我们才给钱。你们要是撤不干净,也别指望我们全给。 日本这回出兵死伤五六百人,花费几百万两。结果回收50万,账面上看,虽然是赔本生意。但何尝不是一桩好买卖的市场试水。甲午前的事情。再以后,一发不可收拾。今天满网痛说甲午史。有什么蛋可说。强者自然强。要是不强就练好内功再喊口号不迟。话说回来,真强者还真不大喊口号。仇人相见,你要么一脚将他踢翻,要么算了,继往开来,一笑泯恩仇。最要不得,首鼠两端,打又不打,和又不和。还四处涕泪纵横苦大仇深的说你以前打我,丫给我等着。喊秃了嗓子,瞅路边的合资日产车,上去一脚。然后一抹脸面,破涕为笑。这口气好像就给咽下去似得。

[p=28, null, left]“甲申轮到它的第五个周期,今年是明朝灭亡的第三百周年纪念了。”郭沫若,一九四四年三月十日:《甲申三百年祭》[/p][p=28, null, left]“1991年8月24日,苏共被迫宣布解散。”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黄苇町:《苏共亡党十年祭[/p][p=28, null, left]“百余年前的维新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国际背景,而最直接的原因则是甲午战争中中国的失败,不得不“以强敌为师”。”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雷颐:《以强敌为师: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五千年中国分分合合,胜败兵家常事,换了七十二皇,还是岿然不动。说明,祭文别有所图。郭沫若、黄苇町和雷颐在为执政者找一些合法执政的理由。正如所有执政者一样,对他们的老生常谈一概付之门外。[/p][p=28, null, left]正如美国国务院前官员

杰里米•夏皮罗所言,这些智囊借文议国家大事,巧妙地自抬身价,仿佛权力不只是最强春药,它还是说服的利器。让围观者“肃然起敬”。[/p][p=28, null, left]事实上,这既是个能让政府发挥影响力的新闻,也是能让智库人员发挥影响力的双刃剑。最终的结果是制造一张空头支票不兑现的过眼烟云。[/p][p=28, null, left]郭沫若1944年的国策与黄苇町2001年的党策和2014年雷颐的改革策几乎一样,民信之矣。而党信也一样:党国第一。[/p][p=28, null, left]政府和智库成功了。我们收到了祭文。[/p][p=28, null, left]因为,历史要我们相信,胜也王侯,败也王侯。[/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对门火烧山,与民无相关。[/p]

[p=28, null, left]“甲申轮到它的第五个周期,今年是明朝灭亡的第三百周年纪念了。”郭沫若,一九四四年三月十日:《甲申三百年祭》[/p][p=28, null, left]“1991年8月24日,苏共被迫宣布解散。”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黄苇町:《苏共亡党十年祭[/p][p=28, null, left]“百余年前的维新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国际背景,而最直接的原因则是甲午战争中中国的失败,不得不“以强敌为师”。”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雷颐:《以强敌为师: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五千年中国分分合合,胜败兵家常事,换了七十二皇,还是岿然不动。说明,祭文别有所图。郭沫若、黄苇町和雷颐在为执政者找一些合法执政的理由。正如所有执政者一样,对他们的老生常谈一概付之门外。[/p][p=28, null, left]正如美国国务院前官员

杰里米•夏皮罗所言,这些智囊借文议国家大事,巧妙地自抬身价,仿佛权力不只是最强春药,它还是说服的利器。让围观者“肃然起敬”。[/p][p=28, null, left]事实上,这既是个能让政府发挥影响力的新闻,也是能让智库人员发挥影响力的双刃剑。最终的结果是制造一张空头支票不兑现的过眼烟云。[/p][p=28, null, left]郭沫若1944年的国策与黄苇町2001年的党策和2014年雷颐的改革策几乎一样,民信之矣。而党信也一样:党国第一。[/p][p=28, null, left]政府和智库成功了。我们收到了祭文。[/p][p=28, null, left]因为,历史要我们相信,胜也王侯,败也王侯。[/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对门火烧山,与民无相关。[/p]

[p=28, null, left]“甲申轮到它的第五个周期,今年是明朝灭亡的第三百周年纪念了。”郭沫若,一九四四年三月十日:《甲申三百年祭》[/p][p=28, null, left]“1991年8月24日,苏共被迫宣布解散。”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黄苇町:《苏共亡党十年祭[/p][p=28, null, left]“百余年前的维新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国际背景,而最直接的原因则是甲午战争中中国的失败,不得不“以强敌为师”。”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雷颐:《以强敌为师: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五千年中国分分合合,胜败兵家常事,换了七十二皇,还是岿然不动。说明,祭文别有所图。郭沫若、黄苇町和雷颐在为执政者找一些合法执政的理由。正如所有执政者一样,对他们的老生常谈一概付之门外。[/p][p=28, null, left]正如美国国务院前官员

杰里米•夏皮罗所言,这些智囊借文议国家大事,巧妙地自抬身价,仿佛权力不只是最强春药,它还是说服的利器。让围观者“肃然起敬”。[/p][p=28, null, left]事实上,这既是个能让政府发挥影响力的新闻,也是能让智库人员发挥影响力的双刃剑。最终的结果是制造一张空头支票不兑现的过眼烟云。[/p][p=28, null, left]郭沫若1944年的国策与黄苇町2001年的党策和2014年雷颐的改革策几乎一样,民信之矣。而党信也一样:党国第一。[/p][p=28, null, left]政府和智库成功了。我们收到了祭文。[/p][p=28, null, left]因为,历史要我们相信,胜也王侯,败也王侯。[/p][p=28, null, left]三篇祭文讲了一件事:中国会亡国吗?[/p][p=28, null, left]对门火烧山,与民无相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