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黎族慰安妇:用一辈子讨一个公道

九旬黎族慰安妇:用一辈子讨一个公道

7月8日,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镇中心卫生院敬老院,89岁的海南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称,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继续讨公道。

中新社海南陵水电 “如果生前没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我死了都闭不上眼睛。”89岁的海南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称,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继续讨公道。


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镇中心卫生院敬老院,头发花白的陈亚扁老人身着蓝色布衣,身材瘦削。“浑身都是病。”陈亚扁指着身上的头、颈腰、腿等多处述说自己的病痛,她说这都是当年日本侵略者给她留下的。


1942年春天,未满15岁的陈亚扁与其他女子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性奴隶,在日军不同地方的慰安所中遭受折磨近4年之久,从未满15岁的少女到浑身创伤的18岁大姑娘。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她才得以逃离魔窟与亲人团聚。


当时仅4000余人口的陈亚扁家所在的鸟牙峒村,就有20多名少女被日军抓去充当“慰安妇”,年龄最小的仅14岁,最大的不超过19岁。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日军的侮辱。当年那些欺负过我的日本鬼子,我永远都恨!”陈亚扁老人话语间充满愤恨。


2001年7月,黄有良、陈亚扁、林亚金等8名海南“慰安妇”事件受害幸存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以恢复她们的名誉,并给予每人2300万日元的赔偿。然而,经过长达近10年的对日诉讼之路,日本法院罔顾历史事实,先后两次驳回原告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给予赔偿的诉求。


“官司输了,我不甘心。只要我没死,我就要继续讨回公道!”患有肺炎的老人说话时敲着脑袋,捂着胸口不停搓揉,痛得闭着眼睛唤着:“痛啊!”


如今,当年起诉日本政府的8位老人,只剩下陵水的黄有良和陈亚扁两位老人。


87岁的黎族老人黄有良已经“不敢多想了”。记者看到她时,她正静静地坐在自家小瓦房的木板床上,不愿再多说。


老人的床头挂有几袋青槟榔,床上放有一些药品以及一本相册。相册里大多是孙子、孙女的照片,也有黄有良两次日本东京之行的照片。儿子胡亚前说,母亲有时爱对着照片发呆。


由于脚肿痛、腰背痛,黄有良如今很少下床走路。“即使是躺在床上,大多数也还是睡不着。这种分不清白天、黑夜,记不住时间的日子真难熬。”黄有良说,经常梦到日本军打她,夜里惊醒。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调查员陈厚志十多年来不定期过来看望老人。陈厚志说,当年遭受日军侵害的慰安妇大多病痛缠身,晚景凄凉。


“2012年陈金玉老人去世,2013年林亚金老人去世,而随着今年6月邓玉民老人的去世,保亭县境内已无‘慰安妇’事件受害幸存者。”陈厚志言语中难掩悲痛之情,“连续三年每年送走一位老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