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内两 怪 之一的 红色牧师 董健吾·

岁月血 收藏 0 205
导读:董健吾(1891—1970),上海市青浦县人,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与宋子文是同窗好友,曾任圣彼得教堂牧师,后在冯玉祥部任秘书兼英文教师。1927年由刘伯坚、浦化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在上海参加中央特科,是二科情报科的成员,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和联络工作。他的第一位直接领导是陈赓。陈赓离开上海后,归潘汉年领导。1930年开办“大同幼稚园”收养领导人的子女和烈士遗孤,后通过张学良的帮助,送毛岸英、毛岸青去苏联。受宋庆龄之托,护送斯诺、马海德去延安。董健吾被称为“红色牧师”,同时,他也是一位颇


董健吾(1891—1970),上海市青浦县人,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与宋子文是同窗好友,曾任圣彼得教堂牧师,后在冯玉祥部任秘书兼英文教师。1927年由刘伯坚、浦化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在上海参加中央特科,是二科情报科的成员,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和联络工作。他的第一位直接领导是陈赓。陈赓离开上海后,归潘汉年领导。1930年开办“大同幼稚园”收养领导人的子女和烈士遗孤,后通过张学良的帮助,送毛岸英、毛岸青去苏联。受宋庆龄之托,护送斯诺、马海德去延安。董健吾被称为“红色牧师”,同时,他也是一位颇具鉴赏能力的古玩商。 中共党内两 怪 之一的 红色牧师 董健吾·


1931年12月,顾顺章叛变后,上海的中共中央地下组织遭受到极其严重的破坏。周恩来奉命离开上海,前往江西。中共特科此后主要由潘汉年负责。周恩来走后,“松柏斋古玩号”依然存在,它的负责人就是“红色牧师”董健吾。

当时,“松柏斋古玩号”位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30号。楼下是古玩店,楼上是董家。1932年3月17日,董健吾与郑兰芳夫妇的孩子出生,取名叫“董霞飞”——就是《神秘的红色牧师董健吾》作者之一。也就是说,至少在1933年3月以前,“松柏斋古玩号”的位置还在霞飞路130号。据《神秘的红色牧师董健吾》说:“‘松柏斋’的营业、生活用房基本说是配套的。底层为店铺,楼上为居室。董、郑兰芳夫妇住在三楼前屋,二楼前屋是天蟾舞台大花脸演员蒋宝云先生住处。岸英、岸青(毛泽东与杨开慧的孩子)和叶天锡(董的朋友、年约40岁)住在二楼亭子间,郑兰芳的母亲、霞飞和奶娘住在三楼亭子间。家里一共有八口人过日子。”

董健吾主持下的“松柏斋”,不光做古瓷器生意,也做新玉器的生意。店里的古瓷瓶里藏着手枪。有次老外想卖这件瓷瓶,幸得妻子郑兰芳机智“掉包”,才避免出一起重大纰漏。扬州玉工何子玉(又名玉堂),将自己的玉雕寄放“松柏斋”销售。董健吾曾经利用何子玉为党做过重要的贡献。

董健吾出生在青浦县世家,家境富裕,自幼应该有机会接触到书画等艺术品,不过,他对古玩的鉴赏修养是在成年后培养的。董健吾说,“在30年代初,我奉领导之命,在上海霞飞路普安路口主持过一家‘松柏斋’古玩铺。由于工作需要,我虚心求拜一些古玩商朋友为师,自己也钻研一点鉴别知识,所以,边学习、边买卖,在营生中积累了一些识别古玩、书画赝品的经验。”不过,从现在已有的资料分析,他似乎更擅长瓷器杂项的鉴定。

中共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邢贲思说,毛主席称董健吾是党内两“怪”之一:“一名是当过和尚的许世友,一名即当过牧师的董健吾”。

买下珍贵宋瓷送给“赵四小姐”

《神秘的红色牧师董健吾》等资料上介绍过这样的故事:1936年三四月间,董健吾去西安会见斯诺。在逗留期间,张学良多次邀他去府上做客。每次去,张学良和赵四小姐都十分热情,设家宴款待,还一同打麻将。

张学良夫妇十分喜爱收藏古玩,有一次,董健吾见赵四小姐不慎失手摔坏了几件明代的瓷器,痛心得连饭也吃不下。董健吾心中暗想,若有机会搞到好的古代瓷器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可以略表心意,以答谢张学良将军借用专机和盛情款待。不久,董健吾便在西安城里找到一位过去与“松柏斋”有过生意往来的朋友,看到他珍藏一套24件小型镀釉彩瓷,色质细腻、人物各异、栩栩如生、十分精致,确属明代珍品(《神秘的红色牧师董健吾》中说这是“一式的宋瓷”)。董健吾与这位朋友促膝长谈,终于感动了他,将这套瓷器低价买下送给了赵四小姐。张学良夫妇见后爱不释手,一定要赠以重金,但他坚持分文不收。

暗托张学良送毛泽东之子去苏联读书

在白色恐怖的年代里,许多中共领导人被杀,他们的子女没人抚养,于是中共中央决定在白区上海成立托孤园,这就是董健吾负责的“大同幼稚园”。

1930年底,董健吾创办了名义上是上海基督教“互济会”出面,而实际是由宋庆龄资助和他变卖本人田产筹款的由地下党领导的“大同幼稚园”。该园专门收养中共烈士和领导人的子女,毛泽东的3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就是由他收养照顾的,以后又由他通过张学良将岸英、岸青送到苏联。

1960年,毛泽东对陈赓说:“我总算才明白,到瓦窑堡商谈国共合作的密使周续吾,就是护送斯诺(去延安)的‘王牧师’,也就是抚养我三个孩子的周续吾。”(《东方特工在行动》,文汇出版社)。

《神秘的红色牧师董健吾》说,“张学良夫妇对收藏古玩素有癖好,茶余饭后,他俩经常将藏品拿出供董健吾鉴赏。少帅家里的文物古玩果然琳琅满目,但是经过董健吾的鉴别,赝品多于真品。起初,张学良夫妇不大相信,等董健吾点出破绽,说明原委,对照真假实样后,方始领悟。他们非常佩服。”

后来,董健吾要回上海,张学良设家宴为他饯行。席间,张学良问董健吾对他有何要求。董健吾说:“你能在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上作出贡献,我愿足矣!”张点头称是,但张还是不肯罢休,一定要董健吾说出他私人有啥要求。这下董健吾才弄清真意,原来仍是为答谢赠送那套瓷器之事,便再三推辞,张学良还是执意不允。正在这时,董健吾突然想起寄养在自己家里的岸英、岸青生活那么苦,又不能上学,长此下去总不好。便说:“我有三个孩子,两个是归我抚养的革命子弟,一个是我的儿子,如果张将军能送他们出国赴苏联读书,那么将来学成回国也可为国家出力。”张学良略一思索,面露笑容,表示应允。

虽然,史学界对董健吾送毛主席之子岸英、岸青去苏联读书这样重大的决定,竟然是董健吾“突然想起”的,颇多疑惑。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董健吾在西安送给张学良的那组瓷器非常珍贵。民国四大公子之一的张学良将军,也是收藏名家,不然他是不会这样念念不忘的。

中共党内两 怪 之一的 红色牧师 董健吾·



“松柏斋古玩号”的歇业,应该是在1933年秋天。此时,董健吾把岸英、岸青转移到前妻黄慧光家。董健吾与郑兰芳夫妇一家人从此离开了“松柏斋”——1933年董家换了新奶娘。据这位新奶娘回忆,她去的时候楼下铺子租给一家帽子商店,董家仍然住在楼上。这应该是董的新家。

作为中共特科的联络点、情报和交通站的“松柏斋”,也就是在这一时期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把蒋介石希望与中共中央谈判的信息传达给了延安

1936年1月,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宋子文请其姐姐宋庆龄帮忙,寻找中共的人给延安传“口信”。宋庆龄就把任务交代给了董健吾。为此,蒋介石亲自在宋庆龄母亲家的密室里接见了董健吾,并说了一段给中共中央的“口信”。中共中央十分重视蒋介石的“口信”,这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以及后来国共合作抗日等历史事件的处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毛泽东在当时的电文中多次提到的“周续吾兄”,就是董健吾。

在1936年间,宋庆龄已经知道董健吾是中共“特科”的人,而董健吾不知道的是,宋庆龄其实也是中共的“特殊党员”。

就是这样一位老革命特工董健吾,在“文革”中受到了迫害,于1970年12月12日因病在上海黯然谢世。

1978年9月,李维汉亲自证明董健吾的革命经历,使董获得平反昭雪,从此恢复名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