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产经新闻 邦人被告の死刑確定 中国で4人目、麻薬密輸 2009.4.2 12:29 中国遼寧省の高級人民法院(高裁)は2日までに、2006年9月、同省の大連空港から日本へ覚せい剤約2?5キロを密輸しようとしたとして麻薬密輸罪に問われ、昨年6月に一審で死刑判決を受けた日本人男性の控訴を棄却した。 関係者によると、男性は06年4月に大阪から中国に入国した60代の赤野光信被告。中国は二審制のため、これで死刑が確定。中国で執行猶予の付かない死刑判決が確定した日本人は4人目。(共同) 在中国第四个日本人被告因贩卖毒品确定死刑 中国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高裁)在2日,驳回2006年9月在该省大连机场向日本偷运2.5公斤毒品而被以贩卖毒品罪而起诉并在去年6月一审判处死刑的日本男性的上诉请求。 据相关人士报道,该男子是06年4月由大阪进入中国的60岁赤野光信被告。由于中国是二审制,因此确定死刑。成为在中国被判处死刑且未附带缓期执行的第4个日本人。 关于该案件央视的报道

4月初的一天下午,大阪飞抵大连的国际航班刚刚落地,在出港的人群里,有一个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通过调取这名乘客的入境资料证实,此人名叫赤野光信,1945年1月7日出生。项目组之所以把赤野光信确定为头号监控人物,并不是在于他多次往返中国和日本之间,而是因为他一到大连就秘密地接触了一个叫张奎昌的人。警方判断这个张奎昌很有可能就是赤野光信的上线。 警方在对他们进行24小时监控发现,这两个人接上头之后,赤野光信除了呆在酒店没有什么可疑的行动。而张奎昌跑去沈阳、丹东、延吉和山东等地四处寻找毒品。此时,一张清晰的跨国贩毒的网络图也呈现在了警方的面前。起点就是这个日本人赤野光信,他来到中国,然后找到权永春、张奎昌等人替他寻找毒品。而赤野光信根本就没有想到,在丹东警方已经抓获了为他供货的权永春。为了不打草惊蛇,一切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 赤野光信来中国寻购毒品已经过了3个多月。张奎昌给他联络了不少毒品货源,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交易。张奎昌联络了多个地方,有时可能因为纯度质量问题达不成协议,有时也因为价格问题达不成协议。在对赤野光信监控期间,警方掌握了他贩卖毒品的行踪,但是赤野光信没有实质性的毒品交易,警方还将继续观察。 仿佛为了隐蔽起见,赤野光信从酒店搬进了大连一个居民小区的出租房里。眼看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毒品还没有到手。赤野光信仿佛坐不住了,他决定抛开张奎昌自己寻找毒源。9月份,赤野光信的活动极为频繁。9月6日,赤野光信从沈阳回到大连后,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可疑人物。警方发现这个人与赤野光信的关系非常密切,从住宿登记的情况看,这个人叫石田育敬,53岁,持日本籍护照。石田育敬入境以后,就住在大连一个酒店里边。 起初,赤野光信和石田育敬两个人就是逛逛街、喝喝咖啡,似乎无事可做。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石田育敬的身份也逐渐清晰。警方经过几天的侦查发现,石田育敬在一个批发市场购置了大量的包装用品,买了一些空的茶叶盒、茶叶罐还有剪刀和胶带纸等物品。警方怀疑这些东西很有可能是用来包装***的。警方意识到,石田育敬到大连来是一个信号,这预示着赤野光信已经组织好了毒品正等待着带回日本。石田育敬应该说是赤野手下的一个马仔,也是一个搬运工,他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把赤野在中国国内组织到的***运输回日本。 9月20日早上7:00多钟,赤野光信和石田育敬两人突然离开住处,打上出租车朝大连国际机场方向驶去。警方跟踪而至,将两人成功抓获。警方在赤野光信和石田育敬两人随身携带的行李***查获***2524克。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时间,警方最终把这些犯罪嫌疑人收入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