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的壮丁

我爹当过兵 收藏 9 5774
导读:前一篇贴子,写了些爷爷的事,没想到不堪入目的文字,还有铁友看,有人想知道后事,那我也不矫情,我且说说,你且看看。 抓壮丁,怎么抓,我没看到过,以下文字全是小时和老人聊天回忆得来的,可能会有误差。老家的一个村民组,大概有二十来户人家,我听老人讲被抓过壮丁的人,有七八个,有活着回家的,有死在外头的,也有再无音讯的。 独子不抽丁,这条,有时是真的,有时是假的,为什么这么说呢,看家族在当地的势力而言,大姓大族聚集的地方,独子不抽丁会好些,我的爷爷和外公,因为都是大族中的独子而没有被抓壮丁。 而那些

前一篇贴子,写了些爷爷的事,没想到不堪入目的文字,还有铁友看,有人想知道后事,那我也不矫情,我且说说,你且看看。

抓壮丁,怎么抓,我没看到过,以下文字全是小时和老人聊天回忆得来的,可能会有误差。老家的一个村民组,大概有二十来户人家,我听老人讲被抓过壮丁的人,有七八个,有活着回家的,有死在外头的,也有再无音讯的。

独子不抽丁,这条,有时是真的,有时是假的,为什么这么说呢,看家族在当地的势力而言,大姓大族聚集的地方,独子不抽丁会好些,我的爷爷和外公,因为都是大族中的独子而没有被抓壮丁。

而那些小姓小宗,可就没那么多讲究,平时在村里就是被欺负的对象,真到了缺丁时,该抽也就抽了,该抓也就抓了。

先说抓壮丁后,死在外面的,爷爷说过一个。

姓丁,叫什么不清楚,他的妹妹是我一个远房姨奶,叫桂枝,我叫她丁奶奶,那这个且叫丁爷吧……

丁爷家里有两名男丁,他是被抽的那个。

抽了壮丁之后,丁爷就和家里断了音讯,他老娘想得慌,生了病,倒床起不来了,天天扯着嗓子嚎,叫儿子的小名,丁老爹四处托人打听消息,没过多久,运气真好,还真让他打听到,不久之前,丁爷所在的部队会换防到离老家七八十里的地方驻扎。

丁老爹叫上丁爷的大哥,连夜赶路,一早赶到那镇上,可两个从没出过远门的乡下人,嘴笨体拙,到了外面,就成了无头的苍蝇,兵营的门朝哪边开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丁爷呢?

那会儿可没探亲一说,至于家属去部队看兵,那也是没人接待的,可是难住了丁老爹两人,只能到处转,撞大运,看看能不能找着门路,搭上线。

转了一早上,一点头绪都没有,部队刚移营,和本地没人交道,只有伙头兵会上街采买物资。

赶了一晚路,找了一早上的门,丁老爹累得不行,一屁股坐石阶上休息,丁大哥眼尖,看着两个当兵的挑着担子过来,一扯丁老爹,你看那是不是小二,看着象。

不是看着象,就是丁爷。

丁爷过了训练期后,被分到伙房,这天正好跟着司务长上街买菜,没想到就那么寸,正好让他爹给撞上了。

丁老爹喜不自禁,拉着儿子当街就说起家长里短。

说着说着,丁老爹嘴上也缺个把门的,就扯到丁爷老娘病重,天天在床上喊小儿子的名字,想得狠了。

丁爷听得眼泪花花的,冲动的想回家,肩上的担子一扔,拨腿就往家里的方向跑。

军营就在边上,司务长还跟着,丁爷怎么跑得掉,没一会儿就被抓回来了,拖回营里,以逃兵论,吊起来,一顿的扁担狠打,当场就没命了。

等到哭天抹泪的丁家父子回到家,想把这消息瞒下来,却没瞒过丁爷的老娘,老太太本来就病了,再听这噩耗,雪上加霜,撒手西去。

这是个蠢家伙,要跑你没人时悄悄的跑,不就跑掉了吗?你当着那么多人跑,不是找死是什么,爷爷如是定论。

外公随着这话,又补了一个故事。

那是外公的一个堂兄弟,姓郭,且叫郭子吧。

时间已近解放时被抓的丁,老百姓也不是傻的,也能大致明白时局。

郭子的他爹是个小木材商,去山里进木头时,特意绕到郭子驻扎的地方,名义上是探望他,背里的意思是,傻子,跑呀。

可惜,军营里全是人,私下说个什么没机会,郭子爹没找着机会讲这话。

这夜,父子俩睡一张床,睡到半夜,郭子爹用脚踏郭子,示意自己有话和他说。

不知这郭子是睡迷糊了还是个粗心人,挨了几脚后,大声叫道:爹爹,你半夜不睡觉,踢我搞什么?

一屋子人全让他叫醒了。

郭子爹那个气呀,没好气道“没搞什么,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依依不舍而去。

不久,郭子所在的部队就调防了,湖南起义,解放了。

郭子从此再无音讯,有人说打仗死在外面,有人说跟着国民党撤到了台湾。

八十年代,台湾老兵返乡大潮中,终究是没有他的身影。

再说个姓丁的故事。

老人们的嘴里,国军征兵,有三个叫法,抽壮丁,拉壮丁,抓壮丁,三者是渐进的关系。

每到了征兵的时候,先是抽丁,就是独子不抽,二抽一,三抽二的法子,你自己老实去乡公所报道。

如果你家该出的丁,你不去,好了,那就来拉了,乡公所的枪丁下来,一根绳子捆了,拉了就走,这是拉壮丁。

最后的一种,就是抓壮丁了,抓逃壮丁的,来的多半是带枪的部队,暴力十足。

老实被抓后,挨几巴掌,踢你几脚是程序,要是不老实,还跑,直接开枪,打死打伤常有。

这位丁大哥家,有哥仨,按规定,要抽两个走,一个兄弟已经被拉丁拉走了,一个兄弟还没成年,家里有个瞎眼老娘,做为家里唯一的壮劳力,他要再被拉了壮丁,家破人亡就在眼前,所以,他跑了。想躲过风头再说。

其实说是跑了,也没跑远,就在家周围转,而且是昼伏夜出,白天不见人,晚上回家干些活。

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夜路走多了终遇鬼。

天还没亮,一队兵围了丁大哥家,被来了个瓮中捉鳖。

没地方跑,丁大哥也就老实了,被上索子前,跟带队的军官讲,我先喝碗水再上路如何。

军官看他认了命,也就没为难,也不认为煮熟的鸭子会长翅膀飞了,在厨房安了岗,放他进去喝水。

片刻,听到厨房里的丁大哥一声怪叫,以为出了什么事,正要往里冲,只见丁大哥提着把血淋淋的菜刀,怪笑着走出来,吓一大跳,正要掏枪,再一细看,丁大哥右手血糊淋漓的滴着血,却是他把自己的右手食指砍去一截(没了右手的食指关节,扣不了扳机,开不了枪)。

那军官居然叹一口气,也不为难丁大哥,收队走了。

本来想一口气说完最具传奇意味的一个壮丁,混过国军,远征缅甸,在印度集训,在东北打内战,混成了解放军,最后关头当了逃兵,可故事太长,很累,明天继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