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稚晖落井下石害死陈延年


在英年早逝的中国革命先烈中,有一位烈士死得很惨烈,他是被人出卖、暴露身份后被乱刀砍死的,此人就是陈独秀的长子、时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的陈延年。吴稚晖落井下石害死陈延年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有1927 年7 月2 日上海警备司令杨虎致吴稚晖亲笔信函,通过此信可以推断出,出卖陈延年的罪魁祸首就是蒋介石的大红人、时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的吴稚晖。

吴稚晖落井下石害死陈延年


吴稚晖


由欣赏到憎恨

早年, 陈延年在追求救国真理的过程中,由于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曾走过一段革命认识上的弯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吴稚晖是中国社会有名的无政府主义代表人物,与陈独秀同在北大任教多年,吴陈两家可谓世交。由于以上缘故,陈延年与吴稚晖曾保持过密切的关系。加之陈延年从小思维敏捷,才智过人,因此得到了吴稚晖的欣赏和喜爱。

1919 年陈延年和弟弟陈乔年一起参加了吴稚晖等人组织的留法勤工俭学活动。在法国,陈延年对吴稚晖镇压、迫害勤工俭学学生的阴谋行径作了坚决的斗争,认清了吴稚晖之流沽名钓誉的本来面目,与其划清了界线。在革命斗争活动中,陈延年逐渐抛弃了无政府主义观点,在思想上也与吴稚晖彻底分道扬镳。

1922 年,陈延年参加了筹建旅欧共产主义组织的革命活动,开始成为一位共产主义分子。同年8 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为中共旅欧支部的领导成员。对于陈延年的革命思想和行为的转变,吴稚晖恨得咬牙切齿,耿耿于怀而寻机报复。一个偶然的机会,最终使吴的目的得以实现。

陈延年的意外被捕

1927 年6 月26 日上午,上海北施高塔路恒丰里104 号中共江浙区委所在地,王若飞、陈延年、郭伯和、韩步先等人正在召开中共江苏省委成立大会。王若飞传达中央任命,陈延年任江苏省委书记、郭伯和任组织部长、韩步先任宣传部长。就在会议进行中间,陈延年被告知党内一位交通员被捕叛变,该交通员知道江浙区委机关的秘密住所。于是陈延年与王若飞商量宣布提前结束会议,告诫大家要小心谨慎,以防万一。

下午3 时左右,陈延年等人回到恒丰里104 号附近,观察周围动静,见江浙区委机关驻地没有什么异样,便打扮成烧饭师傅,进门清理焚烧有关文件。他刚坐下不久,大批军警包围了恒丰里104 号,陈延年懊悔不已,抄起坐椅和扑上来的敌人进行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而不幸被捕。

交通员虽然叛变,但他并不认识陈延年。陈延年被捕后,化名陈友生,辩称自己是受雇于人的茶房。由于陈延年一贯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是党内有名的“六不”(不照相、不看戏、不闲游、不上饭馆、不讲穿着、不作私交)干部,加之陈延年又身穿短衣,裤腿上还扎着草绳,与一般做粗活的伙夫没什么两样,故敌人也信以为真。军警把陈延年等人押往龙华监狱,同时被捕的还有郭伯和和韩步先。吴稚晖落井下石害死陈延年


陈延年

乘机出卖

陈延年被捕后,自知危在旦夕,但仍沉着机智地与敌人作斗争。中共党组织得悉陈延年被捕后,立即组织营救,经多方打听,知道陈延年在敌人面前并没有暴露身份,立即指示上海济难会中的同志,通过关系疏通国民党办案人员,商定以800 元将陈延年赎出。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使整个营救计划落空。

陈延年的早年好友、与陈家世交的上海亚东图书馆经理汪孟邹突然接到从上海警察局寄来的一封信,潦潦草草的几行字:“我某日在某处误被逮捕,关押在市警察局拘留所。我是正式工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日可讯明释放。现在我的衫裤都破烂了,请先生替我买一套布衫裤送来。”此信署名陈友生,但汪孟邹从字迹上认出信是陈延年写的。

汪孟邹得悉陈延年被捕,心急如焚,衫裤也来不及买,即乘火车到了南京。到南京后汪孟邹急急忙忙找到安徽同乡胡适。见面后,汪便把陈延年的信交给胡适看。胡适认不出陈延年的笔迹,便问汪孟邹:“这是什么人?你知道我生平不听‘假话’,你必须说出姓名,我方可营救他。”汪告诉胡适:“写信人就是陈延年。”胡适表示:“好吧,我设法通过吴稚晖营救他。”分手时,胡适要汪孟邹先回上海等候消息,自己钻进小汽车,直接来到吴稚晖家中,并把信交给了吴稚晖。

吴稚晖本来与陈独秀、胡适都熟,又因信仰无政府主义帮助过陈延年、陈乔年兄弟赴法勤工俭学。但陈独秀文笔不留情,骂过吴稚晖为老狗,又因陈氏兄弟在法国已公开放弃无政府主义转而笃信马克思主义,“四一二”前后坚决反蒋。吴稚晖心里很清楚,陈延年是共产党内反对蒋介石的强硬派,陈在代表共产党与国民党汪精卫、蒋介石谈判合作问题时,总是坚持原则,使他们无隙可乘,蒋介石对陈延年可谓恨之心头。

汪孟邹的愿望虽好,不料好心办成了坏事。吴稚晖得悉陈延年被捕,欣喜若狂,立即向上海警备司令杨虎告密,诬陈延年“恃智肆恶,过于其父百倍”。本来与陈延年同时被捕的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韩步先,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叛变并供出烧饭师傅即是陈延年。就在杨虎将信将疑时,吴稚晖给他的信,使杨对陈延年的真实身份确信无疑。

汪孟邹带着满怀的希望,欢欢喜喜回到上海。左等右等,但是总等不到胡适的消息。1927 年7月5 日,上海《申报》披露了吴稚晖给杨虎的一封信,编者拟的题目是《铲除共党巨憨》,说“今日闻尊处捕获陈独秀之子延年……不觉称快,先生真天人,如此之巨憨就逮,佩贺之至”。汪孟邹见报,顿时瘫倒在椅子上。忠厚的汪孟邹无意中把陈延年送上了不归路,他懊悔不已!胡适见到报纸,对吴的行为也深感不满。毕竟,别人请你营救,你非但不救,还落井下石。何况,陈延年又是陈独秀的儿子,即便有政治上的分歧,也不至于到出卖他人的地步。而陈延年至死也没有想到,生死关头出卖自己的正是阴险狡诈的吴稚晖。

吴稚晖落井下石害死陈延年


[前排左起:2为赵世炎,6为陈乔年,8为陈延年,11为王若飞;中排左起:3为刘伯坚,5为李慰农;后排左起:5为傅钟,10为周恩来]

陈延年英勇就义

陈延年的身份暴露后,国民党开始以许诺引诱,妄图从这位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那里得到口供,但却一无所获,于是对陈延年施以重刑。陈延年虽然被打得体无完肤,几次昏死过去,仍只字不吐。国民党当局无计可施,只得下令将陈延年秘密处决。

1927 年7 月4 日深夜,敌人借着夜幕,把陈延年秘密押赴龙华刑场。刽子手喝令他跪下,他大义凛然地说:“革命者光明磊落,视死如归,只有站着死,决不下跪。”刽子手们一拥而上,把陈延年按倒在地,随即挥刀砍去。在这一瞬间,陈延年一跃而起,傲然挺立,双目如怒火喷向刽子手。砍下去的屠刀扑了个空,刽子手们恼羞成怒,蜂拥而上,以乱刀将陈延年砍死,剁成数块。敌人杀害陈延年后,蒋介石惟恐舆论谴责,亲自下令不准陈延年的家人收尸,陈延年牺牲时年仅29 岁。

陈延年牺牲后,毛泽东曾高度评价他为“党内不可多得的人才”;周恩来曾感触地说:“广东的党团结得很好,党内生活也搞得好,延年在这方面的贡献是很大的”;董必武称赞他是“是党内不可多得的政治家”。

(文章源自《文史博览》,2011年第6期 责任编辑/齐 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