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120年:“远东第一大坞” 荣辱两甲子

tank2 收藏 2 436
导读:120年前的今天,甲午战争爆发,铭记进历史的是战败的耻辱。而许多本该辉煌的造物,则因这场失败流逝在历史的河流中,比如旅顺口这座昔日的“远东第一军港”,比如其中的“远东第一大坞”。这座大坞,当时是为了修镇远舰,历时十年而造。但在甲午一败后,这座“远东第一军港”几易其手,在日本、沙俄等手中辗转达半个世纪之久……   每年的甲午海战祭,82岁的老船工杨万里都会在大坞前徘徊,向后人讲述百年来的修船故事。即便早已退休,他始终与这座大坞不离不弃。在老人的心里,当年名震一时却又不堪一击的北洋水师离他很远,但

120年前的今天,甲午战争爆发,铭记进历史的是战败的耻辱。而许多本该辉煌的造物,则因这场失败流逝在历史的河流中,比如旅顺口这座昔日的“远东第一军港”,比如其中的“远东第一大坞”。这座大坞,当时是为了修镇远舰,历时十年而造。但在甲午一败后,这座“远东第一军港”几易其手,在日本、沙俄等手中辗转达半个世纪之久……

每年的甲午海战祭,82岁的老船工杨万里都会在大坞前徘徊,向后人讲述百年来的修船故事。即便早已退休,他始终与这座大坞不离不弃。在老人的心里,当年名震一时却又不堪一击的北洋水师离他很远,但因“镇远舰”而生的旅顺大坞却承载着他一生的希冀。

又逢甲午年,在两个甲子之后甲午祭日来临之前,老船工又站到大坞前,顶着刺眼的日光,开始讲述百年军船厂的往事。

辉煌起点,曾经的远东第一大坞

老船工口中的大坞,就是旅顺口军港石船坞,坐落于大连辽南船厂。

不言而喻,大坞好比船厂的心脏,工厂所有的工人、设备都围着它转。有了大坞,才有了旅顺口这座城市的建立与发展。曾经有作家将大坞形容成旅顺口的子宫,不只孕育出一个北洋海军基地,也哺育了一座近代化小城。

在老船工的指引下,记者走近大坞,这是一个长132米、宽36米、深12米的巨大的船形深槽,上宽下窄,全部由巨石砌成。整个坞身,按镇远舰尺寸量身定制。“当年清政府购买了镇远、定远舰,可国内仅有四处泥坞或木坞,根本不能修理铁甲舰,外国人讥笑中国‘有鸟无笼’,最终是李鸿章力排众议,选择旅顺口作为北洋海军的军事基地。”说起眼前大坞的缘起,老船工显得颇为自豪,毕竟在当时因这“远东第一大坞”,旅顺港挤名世界五大军港之一。

建坞工程技术难度大,历时长达七年,于1890年11月“全工告竣”,用银139万两。细看其坞身,由山东石岛跨海运来的优质花岗岩条石砌筑,并采用德国水泥无缝凝结,平整而坚实。以至于在之后的多次战役中,大坞经历枪林弹雨却丝毫未损,堪称19世纪的工业奇迹。

查考李鸿章《验收旅顺船坞工程》奏折,是这样写的:嗣后北洋海军战舰遇有损坏,均可就近入坞修理,无庸借助香港诸石坞。从此量力筹画,逐渐扩充,将见北洋海军规模,足以雄视一切……可见大坞是李鸿章的得意之作,也是北洋水师的雄起之本。

记者采访时,坞内正有一大一小两艘舰艇在维修。虽然没见到坞闸打开放水排水的情景,但透过老船工的眼睛,可以想象当时维修北洋水师舰队的豪景:海水汹涌着奔入坞内,一扇历史的闸门,被它轰然撞开,铁甲军舰带着满身的伤痕缓缓驶入,等待船工们的妙手回春……

甲午悲歌,军港一夜成炼狱

当地人对大坞修船工这一工作充满了向往,甚至如今还有一些修船工的手艺是从爷爷辈传下来的。

“据老一辈人回忆,船坞竣工后,进坞修理的第一艘舰船是马尾船厂建造的蒸汽机铁壳军舰平远号。此后北洋海军的25艘舰船都在旅顺船坞修理过。”说起修船的历史,杨万里有些伤感,“就是没有修理过一艘凯旋而归的舰艇。”

对于一支舰队来说,船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军舰水下推进器维护、底部渗漏检修及定期清理船底附着物、打船底防锈漆、对军舰定期保养等,都要在船坞中进行,否则就将影响舰艇的战斗力。

船坞建成后仅4年,也就是120年前的今天,甲午战争的爆发让大坞的抱负骤然凋零。日本人很快冲上了陆上防线,而固若金汤的亚洲第一大军港,竟不能作一日之守,旦夕间落入敌手。说到这里,老船工停顿了很久。当然,被刺痛的还有大坞。是年11月21日夜,日军对旅顺人民进行了血腥大屠杀,4天内近2万人惨遭涂炭。“2万人中,除了清军,还有很多大坞的工人和家属。屠杀后,日本人拆下了船甲板和修船的铁杆,支起架子焚烧尸体。”那一惨幕,虽未亲见,但已在每个大坞船工心中铸成了铁血烙印。

之后,船坞又经历了“三国干涉还辽”和沙俄强租,沙俄政府强迫清政府1898年签订了25年的《旅大租地条约》,将旅顺港作为俄国第二军港,当时为了修理沙俄太平洋舰队瓦良格号防护巡洋舰,对船坞进行了加长30米的改造,变成了现在的子弹形。

记者在船坞历史中读到,在船厂130年历史中,命运多舛的它先后经历了甲午硝烟、日俄战争、日本统治、苏军接管。特别是在甲午战争之后,船厂不但成了日本的殖民工厂,还是日本侵华的后方基地。

长达半个世纪,船坞是他国的要塞、别人的殖民地。即使是抗战全面胜利后赶走了日本人,中苏友好时期仍被苏联人接管了十年,由别国军人站岗巡哨。在现在看来,船厂内有法国人建的、俄国人建的、日本人建的、苏联人建的厂房,虽格格不入,却是历史最好的凭吊。

复兴嬗变,从修船到造自己的舰艇

杨万里是1948年进厂。他从木匠学徒做起,修过苏联舰艇,还有大小各异的苏联渔船。

1955年起,军船厂回到中国人的怀抱,盼望了半辈子的工人们为自己海军修船的愿望得以实现。

杨万里在退休那天,把自己的工具郑重地传给他的徒弟。杨万里希望,他的徒弟能把这些工具,再传给他的徒弟。他希望他的工具,有朝一日能够用来修理满载喜悦、凯旋而归的中国舰艇。

杨老伯说,据更老一辈的工人回忆,日本人管理时期工厂里埋伏了特务,看哪个工人不顺眼,就汇报给日本人抓起来鞭打审问。在其管理的40年间,日本在旅顺开办了几所学校,将日语定为“国语”,要求旅顺的孩子在学校都要学日语。“1944年我读小学2年级,日本老师让我认钟表的时间,规定用日语回答,我错读了,就被狠狠扇了两个嘴巴子。”回忆那段不忍卒读的历史,老船工眼神中充满了愤懑。

到了苏联人接管时期,虽管理严格,但并不欺压工人,表现好的还能评先进获奖励。记得当年旅顺口粮食不够吃,苏联人还给工人每人每月发50斤玉米,让其他工厂的人煞是羡慕。

但苏联人给的待遇再好,也比不上船厂回归祖国的喜悦。从1955年起,军船厂回到中国人的怀抱,盼望了半辈子的工人们为自己海军修船的愿望得以实现。

1956年-1958年间,杨万里先后修理了1000多吨的第一代南昌舰、从苏联购买的潜艇,还有向苏联购买的四艘驱逐舰长春、太原、抚顺、鞍山。更让老人家自豪的是,1958年军船厂开始了造船生涯,从800吨以下的舰船,到护卫舰、猎潜艇等中小型船艇,再到导弹快艇、轻型护卫舰等战斗舰艇,老人与大坞一起见证了百年老厂的嬗变,也见证了中国海军的成长。

从昔日饱经沧桑的大石坞,到现代化海军装备保障修造船舶的总装企业,这里飞溅的焊花和抛洒的汗水,记录着岁月的巨变。

重新站在船坞之前,杨万里总习惯挺一挺身子。他已退休多年,但他还是觉得从船厂里开进开出的船都是他的孩子。重新站在船坞之前,杨万里面朝东望,那里的海波虽然仍未平静,但他相信中国的舰艇能卫护那里,因为这些舰艇里面,有他的孩子。

船坞大事记

●1890年11月6日,旅顺船坞竣工。9日,交付使用。

●1894年11月22日,旅顺沦陷后船坞先后落入日、俄、日侵略者之手。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苏联红军接管船坞。

●1955年苏军撤出,旅顺船坞重回祖国怀抱。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