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笑旅途]古代版

狂笑旅途 收藏 2 1449
导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穿越剧,同类的题材一部接一部。笑里昂每晚都在看。 [新居苑] 谭明华:阿笑,还在看这些无聊的电视。 笑里昂:我换十几个台,全是这种片子。 舍一凡:别看了,当心走火入魔。 笑里昂:说真的,我倒是挺想到古代看看,这个时代没劲。 谭明华:你到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麻烦。 舍一凡:阿笑,别做梦了,快睡吧! 晚上,笑里昂迟迟没有入眠,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笑里昂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周边完全不一样。他纳闷:“怎么身边的人穿的都是古装,没听说过剧组要来拍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穿越剧,同类的题材一部接一部。笑里昂每晚都在看。

[新居苑]

谭明华:阿笑,还在看这些无聊的电视。

笑里昂:我换十几个台,全是这种片子。

舍一凡:别看了,当心走火入魔。

笑里昂:说真的,我倒是挺想到古代看看,这个时代没劲。

谭明华:你到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麻烦。

舍一凡:阿笑,别做梦了,快睡吧!

晚上,笑里昂迟迟没有入眠,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狂笑旅途]《复古篇》

《第一回》

笑里昂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周边完全不一样。他纳闷:“怎么身边的人穿的都是古装,没听说过剧组要来拍戏?”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更加纳闷:“我穿的怎么也是古装?”他环顾四周心想:“这些场景怎么和我看得古装戏一模一样。”他边走边捉摸,身边人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皆是之乎者也。笑里昂更加感到奇怪:“难道现在开始流行文言文?”

他想找个人询问一下,只见眼前走来一个书生。笑里昂走上前眼前一亮,大叫:“阿舍。”舍一凡说道:“这位兄台认识鄙人?”笑里昂说道:“阿舍,你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喜欢拽文。”舍一凡纳闷:“兄台,你认错人了。”笑里昂说道:“舍一凡,跟兄弟还玩这套。”舍一凡惊讶道:“你怎么知道鄙人的名字,莫非你是麻衣神相的传人,懂得卜算。”笑里昂说道:“麻衣神相我不知道,麻将我知道,阿舍,你再这样,我翻脸了。”舍一凡说道:“兄台,你真的认错了。”笑里昂仔细一想:“阿舍从不喜欢玩这套,怎么回事?”笑里昂问他这是什么地方,这个像舍一凡的书生一一解释给他听。笑里昂一听愣了,他所在的这个朝代离现代太遥远了。笑里昂惊讶:“难道我穿梭时空了?”

舍一凡问道:“兄台家住何地?”笑里昂说道:“我出生贫民区草里塘。”舍一凡摇头,说道:“鄙人实在不知。”笑里昂缓和一下心情说道:“不管了,我终于回到古代了,一定要好好玩。”舍一凡说道:“兄台若是有雅兴,鄙人倒是可以随行。”笑里昂说道:“那太好了,一个人玩多没劲。”

两人结伴而行,一路上舍一凡向他介绍当地的风俗。走着走着,经过一地,有一老妇人迎面走来,忽然晕厥。舍一凡上前扶起老妇。老妇连声道谢。笑里昂惊叹:“你胆子真大,在我们那里,扶老人需要付出巨大的勇气。”舍一凡不解:“举手之劳,何需勇气?”笑里昂赞道:“古人真的很淳朴。”舍一凡说道:“此乃伦常。”笑里昂问道:“什么是伦常?”舍一凡说道:“仁义礼智信,忠孝悌忍。”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的人不讲这个。”舍一凡问道:“贵地讲何?”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的人讲财色名食睡,吃喝嫖赌。”舍一凡叹道:“世之将兴,必有祯祥。世之将乱,必有妖孽。”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不知一个妖孽。”舍一凡问道:“是何妖孽?”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男人要扮女人,女人要扮男人,丈夫不忠,妻子不贞。行善还被冤枉,发疯视为正常。”舍一凡惊呼:“简直难以置信。”

晚上,两人找一客栈歇息。笑里昂不好意思,说道:“虽说你长得像我兄弟阿舍,毕竟不是。怎么好意思要你请客。”舍一凡说道:“哪里,四海之内皆兄弟。”

夜晚,舍一凡依旧在研习四书五经,笑里昂说道:“你跟我兄弟阿舍一样喜欢念书,我一看书就想睡觉,除了漫画。”舍一凡说道:“我这次出门是为赶考。”笑里昂说道:“还不都是为了功名,记得我高考那年差点睡过头,我也没有后悔。”舍一凡叹道:“不才也是一言难尽。”笑里昂一听,问道:“好像你有难言之隐,说来听听,我对别人的私事比较感兴趣。”舍一凡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这次赶考并非为了求取功名,只为佳人。”笑里昂问道:“此话怎讲?”舍一凡叹道:“我自小与丁员外长女丁明真结有婚约,然家道中落,丁员外索要聘礼,鄙人实在拿不出手。”笑里昂问道:“他要多少?”舍一凡拿出一张彩礼清单,笑里昂一看,怒道:“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舍一凡苦笑:“丁员外许得若能考取功名则可承认这桩婚事,如若不然,舍某与那丁小姐也只得有缘无份。”笑里昂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想开点吧!在我们那里也一样,为博红颜一笑,耗尽家财,从此住着新时代的房子,体会解放前的日子。”舍一凡问道:“何谓解放前?”笑里昂说道:“跟你们这个年代没关系。”舍一凡若有所思,拿起毛笔在墙上题诗。

天涯谁能知我心?

人海茫茫觅知音。

满腔痛楚无人诉,

有感而发作诗吟。

笑里昂说道:“还是古人有闲情,在墙上写个什么诗词,换成在我们那里,顶多一句话,某某某到此一游。”

第二日,笑里昂告别舍一凡,一人继续访古之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笑里昂欲游山玩水,忽闻前方有打斗声,顿时来了兴趣。飞奔过去,之间有四人围攻一个人。笑里昂心中正义感萌生,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一模口袋,自言自语道:“刀呢?没有也要上。”他跑到前方一看,中间被围困之人,惊呼:“阿华。怎么是你?”谭明华说道:“尊驾认识在下?”笑里昂这才想到,这个人和之前的舍一凡应该一样,只是长相相似,并不是同一人。笑里昂说道:“不管你是不是阿华,我也要助你一臂之力。”谭明华谢道:“这位兄弟,好意在下心领了。这是在下私事,不可连累他人。”笑里昂说道:“现在管的严,我很久没有打群架了,你让我过过瘾行吗?”谭明华说道:“那在下也只好从命了。”四人中领头的一个说道:“小子,你哪门哪派的?”笑里昂说道:“我没有没人派,自己来的。”一个满脸横肉的骂道:“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老大,一起收拾了。”六人拉开架势,两人对付谭明华,另外俩人朝笑里昂冲来。

一个贼人使了一招[黑虎掏心]直奔谭明华,谭明华化开招式,以一招[如月潮水]直打得对方肾亏。另一个贼人从背后偷袭,谭明华使一招[鲤鱼打挺]躲开,顺势一个扫堂腿,把贼人踢倒。两个贼人从地上爬起,左右开攻,谭明华使出毕生绝学[龙族旋风],两个贼人飞出几里之外,只觉得胃部发酸,倒地呕吐,顿时反映很大,就想吃话梅。

再观另一边,笑里昂与另外两个贼人交手,拳击散打,能用皆用。一个贼人说道:“这小子使得到底是哪派武功?”另一个贼人说道:“没有套路。”笑里昂飞起一脚没有踢倒,转身又补了一脚,使了一招连环腿,当时就得分了,只见得一个贼人趴在地上不肯起来。另一贼人问道:“怎么不起来?”他回答:“地上凉快。”紧接着,笑里昂对另一贼人一顿本垒打,贼人丝毫没有还击之力,武力值迅速下降为零。

四个贼人见事不妙,狼狈而逃,就这速度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

谭明华说道:“多谢壮士鼎力相助。”笑里昂说道:“别客气,这四个什么东西?”谭明华说道:“这四个乃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专门调戏妇女。”笑里昂说道:“难怪我发现他们用的是咸猪手。”谭明华说道:“这位兄弟,在下是降龙堂堂主谭明华。”笑里昂说道:“你混的不错。”谭明华说道:“尊驾若不嫌弃,不如到寒舍一聚,也好叫内子做些拿手小菜款待阁下。”笑里昂问道:“内子是谁?”谭明华说道:“内子是峨嵋女侠陈依莲。”笑里昂惊呼:“陈依莲是峨嵋女侠?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两人回到谭明华家中,谭明华将事情经过告知陈依莲。陈依莲说道:“华哥,江湖险恶,你可不能太轻信于人。”谭明华说道:“莲妹太过谨慎,这位笑兄弟乃侠义之人。”笑里昂心想:“原来陈依莲从古代起就喜欢挑拨我们兄弟的感情。”陈依莲走后,谭明华笑道:“笑兄弟不必在意,内子心直口快。”笑里昂说道:“这个我太了解了,她在学校里就是冰美人。”谭明华不解:“学校?”笑里昂说道:“没什么。”谭明华说道:“不知笑兄弟欲往何处?”笑里昂说道:“到处流浪,没有方向。”谭明华说道:“如果笑兄弟不嫌弃,不如留在降龙堂。”笑里昂说道:“我可没有兴趣。”谭明华说道:“马上就是华山论剑之日,笑兄弟不妨一试。”笑里昂摇头,颂出一首如梦令。

四海群英荟萃,

各种武学皆会。

华山欲论剑,

败者纷纷离退。

惭愧,惭愧。

吾乃平庸之辈。

谭明华说道:“笑兄弟过谦了。”笑里昂说道:“我不是谦虚,我是心虚。’谭明华乐道:”那就不再勉强。”笑里昂说道:“对了,我看了不少武侠剧,一直有个问题,正好可以问问你。”谭明华说道:“笑兄弟但说无妨。”笑里昂问道:“那些武林人士每个月工资问谁要?还有年终奖怎么算?”谭明华楞了。

《第三回》

笑里昂告别谭明华之后,来到一条繁华的街巷,里面好不热闹。两旁集市来来往往的人群相互打招呼,一幅和谐景象。笑里昂感叹:“这么淳朴的民风太难见了。”他走进一间茶馆,门口的店小二招呼道:“客官,楼上请。”

他走上楼,找了一个能够欣赏外面街道的位置坐下,四周围的客人聊天说笑,别有一番风味。笑里昂喊道:“服务员。”没有人理他。笑里昂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不叫服务员。”他又喊道:“伙计。”一个店小二走了过来,说道:“客官,要点什么?”笑里昂一看,是死党山达年,叫道:“山村老猫。”店小二生气道:“客官,你怎么出口伤人,谁是猫?”笑里昂一拍脑门,说道:“抱歉,我认错人了。”山达年说道:“客官是第一次来吧,这里的常客都叫我小山。”笑里昂叫道:“小三,你是小三?”山达年说道:“没错,小的就是小山。”笑里昂说道:“你还真直接。”山达年说道:“客官,想吃点什么?”笑里昂说道:“给拿个套餐。”山达年问道:“何为套餐?”笑里昂说道:“算了,跟你说没有用,拿你们这里的招牌菜上来就行。”山达年说道:“您请好吧。”说完边走边吆喝。

笑里昂忽听街上人群在喊叫,他往外一看。一群衙役压着一个犯人,两旁百姓纷纷朝他扔烂白菜,笑里昂叫山达年过来,问道:“这是神马状况?”山达年解释道:“说起来,我就一肚子气,这个奸商叫胡作为,在我们这里造了很多宅院,大肆揽财,搞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笑里昂说道:“我太明白了,原来炒房在你们这个时代就有了。”山达年又说道:“最可气的就是,他造的宅院没多久就踏了。砖瓦都陷到泥里。”笑里昂说道:“他用的不是水泥,用的是橡皮泥。”山达年说完,呸了一口,骂道:“害苦我们了。”笑里昂说道:“少安毋躁,比起我们那个时代,你们没有房贷,信用卡的压力,算是很幸福了。”

笑里昂的菜全上齐了,山达年说道:“您慢用。”这时,一个乞丐上来要饭,山达年要把他轰走,笑里昂说道:“让他过来。”乞丐走过来,说道:“大爷,您叫我。”笑里昂说道:“这些菜,你全拿走。”乞丐连连感谢,笑里昂说道:“给他打包。”乞丐说道:“不用麻烦。”他把菜全部倒进讨饭碗里,然后走了。山达年说道:“这位客官居然对乞丐如此客气?”笑里昂笑道:“一见到乞丐,我就想起一位友人。他是我笑里昂一辈子最佩服的人。”山达年乐道:“一个要饭的,有什么值得佩服,您品味真独特。”笑里昂说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叫花子。”正当他们交谈之时,突然听到店老板喊道:“小山子,有人吃霸王餐,要跑。”山达年拿起一个扫帚喊道:“吃货,休走。”他追了出去。笑里昂继续用餐。

吃完后,笑里昂喊道:“买单。”没有人理他。他乐道:“我又忘了,算账。”山达年走了过来,说道:“客官,300文。”笑里昂一摸口袋,说道:“坏了,我没有这个时代的钱。”山达年顿时换了一个表情,说道:“你没钱,装什么大爷,还施舍乞丐。”这时候,店老板走了过来询问何事?山达年说道:“老板,又来个吃霸王餐的。”店老板说道:“你既然没带钱,那有什么东西可以当?”笑里昂一摸口袋,只有一个手机,说道:“便宜你们了,这个给你们。”店老板拿过来看了半天,问道:“这是何物?”笑里昂说道:“这玩意可以听音乐,看视频,发短信,打电话。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山达年说道:“你说什么疯话,老板,他在耍你。”店老板点头说道:“我看的出来。”笑里昂说道:“那你看怎么办?店老板说道:“在我们这吃霸王餐,本来要扭送官府,不过看你疯疯癫癫,可怜你。到厨房把碗洗了,便宜你了。”

笑里昂洗了一个晚上的碗,走出茶馆时,天色已暗。他捉摸:“今晚到底睡哪?”

《第四回》

笑里昂走到一座天桥下,一个乞丐正睡在那里,就是在茶馆里的那个。乞丐很激动,两人聊了起来。乞丐说道:“这位兄弟,不知尊姓大名?”笑里昂说道:“笑里昂,大家都叫我阿笑。你呢?”乞丐介绍道:“我是丐帮三袋弟子李儒舟。”笑里昂说道:“什么时候带我到丐帮玩玩。”李儒舟说道:“兄弟如此仗义,是否愿意加入我们丐帮?”笑里昂说道:“挺有趣的,不过先说好了,我只做兼职,不做全职。我有本职工作的。”李儒舟说道:“过几天就是丐帮大会,我带你同去。”笑里昂问道:“你就睡在桥下,不怕危险?”李儒舟说道:“没事,这桥结实。”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的桥经常塌,跟搭积木一样。”两人在桥下休息一宿。

第二日,李儒舟带他到市集,笑里昂问道:“你们这买卖怎么做?”李儒舟说道:“很简单,请好吧!”说完拿出一本小册子给他,说道:“这是我们丐帮的帮规。”笑里昂拿来一看,说道:“跟员工手册一样。”李儒舟拿着数来宝,唱到:“大叔大婶,请您留步,打法一点,我好赶路。”笑里昂疑问:“原来这RAP是乞丐发明的。”

这时,过来两个人看着他们,脸上露出嘲笑的神情。

那一刻,笑得菊花都开了。

笑里昂说道:“你这招不管用,我们那里的乞丐招术可多了。”李儒舟说道:“不妨说来听听。”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有音乐乞丐,在地铁里唱流行歌曲要饭。有装病乞丐,躺在地上,等下班之后再爬起来。有诉苦乞丐,在地上写一段悲惨经历。”李儒舟楞道:“听不懂,在地上写什么?”笑里昂说道:“看你们谋生存也不容易,我帮你策划一下。”说完,笑里昂在地上找了一块石头,然后在地上写了一副对联。

上联:金饭碗,银饭碗,统统皆是讨饭碗。

下联:有气色,无气色,全部都要看脸色。

横批:可怜可怜我吧!

李儒舟说道:“以后我们丐帮弟子就用它做暗号。”笑里昂说道:“这不叫暗号,在我们那里叫广告。”

一个上午,也没有什么人丢钱。笑里昂纳闷:“你们这里的人也没有爱心。”李儒舟说道:“这些人有钱也不给叫花子,全都去海室盛楼了。”笑里昂问道:“你们这里居然也有海市蜃楼?带我看看去。”李儒舟说道:“风月场所,不看也罢。”笑里昂说道:“弄了半天原来是那种地方。”李儒舟问道:“你成家了吗?”笑里昂说道:“有个女朋友,不过脾气不好,像公主一样。你呢?”李儒舟说道:“我这样子哪有,再说好女子也难遇,烟花女子到处跑,良家妇女不好找。”笑里昂说道:“没想到你的文采还不错。”李儒舟说道:“我还考过进士。”笑里昂说道:“你近视多少度?”李儒舟纳闷,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的是考科举。”笑里昂说道:“这么说你是读书人,进士也算是高学历,换成我们那里算是研究生了,你怎么沦为乞丐?”李儒舟说道:“本来谋了一小官职,想做出一番伟绩,整料得贪风猛长,吾不甘随波逐流,无奈被上面排挤。才落得这幅田地。”笑里昂问道:“你后悔吗?”李儒舟说道:“圣人云:‘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我虽不及古圣先贤,也绝不同流合污。”笑里昂赞道:“VeryGood,人穷志不穷。”李儒舟问道:“你方才说的是何话?”笑里昂说道:“是鸟语。”李儒舟赞道:“笑兄弟连鸟语也会,失敬。”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的人说话时都喜欢带点鹰语,这样显得比较新潮。”

几日后,李儒舟带笑里昂去参加丐帮大会。

笑里昂只见得人山人海,一眼望去,没有别的,都是乞丐。笑里昂问道:“你们这里就业形势这么严峻,怎么很多人都成乞丐了?”李儒舟说道:“都是连年打仗所致。”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也有战争,只要一枚原子弹就够了。”李儒舟问道:“原子弹是何武器?”笑里昂说道:“没错,就是核武器。”

笑里昂又问道:“你们这一届的老大是谁?”李儒舟说道:“不叫老大,是帮主。我们帮主在江湖上可有名了,你去打听一下,劳山民劳帮主。”笑里昂激动地说道:“劳哥。”李儒舟问道:“你也知道?”笑里昂说道:“我太了解了。”李儒舟说道:“可惜帮主有事不能来,不然替你引见一番。”笑里昂问道:”帮主不到场,还叫什么丐帮大会?”李儒舟说道:“我们劳帮主可从来没有架子。”笑里昂说道:“不错,他很低调。”

进入会堂,只见墙上有四幅画,笑里昂问道:“这都是谁?四大天王?”李儒舟解释道:“这是我们丐帮四大长老,独孤仙草、东方天水、幽客残影、西门寒霜。这些可都是隐士。”笑里昂问道:“怎么才能见到这些世外高人?”李儒舟说道:“很难,据帮里前辈说,他们四个很少聚在一起,经常三缺一,一旦四人聚合,可以目空一切。”

会议结束后,笑里昂说道:“你还真勤奋,居然边听边做笔记。我开会从来不做记录,台上演讲,底下睡觉。”李儒舟说道:“不能怠慢。”笑里昂说道:“真敬业。”

后日,笑里昂告别李儒舟,李儒舟拿出一点盘缠,说道:“笑兄弟,路上可被不时之需。”笑里昂婉言谢绝道:“说笑了,我怎能向乞丐要赞助。”李儒舟说道:“笑兄弟执意不收,我也不勉强,那就带点干粮和水吧!”笑里昂接过水和食物,向前进发。

看着笑里昂慢慢走远,李儒舟拍了拍胸脯说道:“幸亏笑兄弟没收,不然我要喝西北风了。”

笑里昂在路上也自言自语道:“我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五回》

笑里昂走到一片田园,万里晴空。他感慨:“我们那里哪有这番蓝天白云。”走着走着他经过一个私塾,里面传出读书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笑里昂突然想起另一个版本,路上汽车堵,广场跳街舞,手拿名牌包,嘲笑他人土。他感叹:“古之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今之师者,考试作业补课。”离开私塾后,他又走了很久,突然间笑里昂发现自己来到一处世外桃源,风景秀丽,心旷神怡。

这时候他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倒在地上,他前往一看。一位佳人躺在地上,他上前仔细一瞧,大惊:“婷婷。”笑里昂眼前的这位古装女子和方月婷长得一模一样,他扶起这个女子,可能是晕倒了,他把女子慢慢扶起来,拿出水和食物给她食用。女子慢慢缓过来说道:“多谢公子,方才公子叫我什么?”笑里昂解释道:“我认错人了,你像我的一个朋友。”女子说道:“原来是这样。”笑里昂心里想:“没有想到这丫头的古装扮相还真美。”

女子说道:“我和家里人一同出来郊游,谁知半路上走散了,一时迷了方向。”笑里昂说道:“那你应该带着地图。”女子说道:“我看不懂。”笑里昂说道:“说实话,我也看不懂。”

这时候,有一大队人马拍马赶来,领头的一位武士走过来单腿跪地,笑里昂纳闷:“这是要求婚吗?”武士说道:“末将护驾不利,让公主殿下受惊了。”女子说道:“多亏这位公子搭救。”武士作揖,深表感谢。笑里昂问道:“你是公主?”女子点点头说道:“我是一个部落的公主。”之后邀请笑里昂去她的部落。

回到部落,女子带他四处参观。之后找到一个小山坡。两人聊天。

女子问道:“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笑里昂说道:“我叫笑里昂,别人都管我叫阿笑。你呢?”女子介绍道:“我是乌伊族的公主,我父王是乌伊族的族长乌伊哈桑,我哥哥是乌伊法鲁西,我叫乌伊朵玛。”

笑里昂问道:“你哥哥是不是参加过世界杯?”乌伊朵玛问道:“什么是世界杯?”笑里昂说道:“就是一群人在踢一个圆球。”乌伊朵玛说道:“是不是两队人马抢一个球,每边有一个渔网,踢进去算赢。我们部落的男子经常玩这个。”笑里昂大惊;“你别告诉我足球是你们部落发明的,我会晕的。”乌伊朵玛问道:“你住在哪里?”笑里昂说道:“一个很远的地方。”乌伊朵玛问道:“能不能带我去那里看看。”笑里昂说道:“还是算了吧,我们那里风气不太好,女孩穿的特别少,人心显得很浮躁。”乌伊朵玛说道:“我们这里的人都很朴实。”笑里昂说道:“看得出来,你身为公主还能这么平易近人,要是我们那里的人有点小钱就已经飘起来了。”乌伊朵玛问道:“你们那里有什么趣事,说给我听听。”笑里昂说道:“我们那里只有荒唐事。”乌伊朵玛不解:“有何荒唐事?”笑里昂问道:“如果你们这里有人不穿衣服在外面走叫什么?”乌伊朵玛说道:“当然是有伤风化。”笑里昂笑道:“在我们那里,这叫行为艺术。又一次我到澡堂,发现里面全是艺术家。”乌伊朵玛又问道:“还有呢?”笑里昂继续说道:“在我们那里,男女认识几天就可以在一起,没多久又分开。丈夫沾花惹草,妻子红杏出墙,只为决一雌雄。一群人排着队闹离婚,真乃千古奇观。”乌伊朵玛感叹:“那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别走了。”笑里昂无奈道:“我真的很希望留在乌托邦,可惜我户口不在这里,办签证很麻烦。”

乌伊朵玛起身,拉着笑里昂的手说道:“我带你去看看我们这里的风俗。”笑里昂说道:“那你要先给我一张说明书。”乌伊朵玛问道:“什么是说明书?”笑里昂说道:“就是你们这里有什么规矩。记得有一次我出去旅游,当地有个风俗是泼水,有个人朝我泼了一大盆水。”乌伊朵玛说道:“这是一种礼节,是对客人的友好,你不要误会。”笑里昂说道:“我随后也找了一大盆水狠狠地泼了他。”乌伊朵玛说道:“那你就太没有修养了。”笑里昂解释道:“他泼的是洗脚水。”乌伊朵玛抿嘴一笑。

乌伊朵玛带着笑里昂去了解当地风俗,临别时候还送他一个月亮玉佩作为留念,笑里昂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说道:“这个送给你。”

告别了乌伊朵玛,笑里昂继续前行,路过一座山,见到山间有一块巨石,上面写着一首偈子。

布袋布袋,笑口常开。行走天涯,五湖四海。

背起布袋,十分难耐。放下布袋,轻松自在。

笑里昂微微一笑,正当他聚精会神看着偈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跑来,正是他的死党山达年,山达年说道:“阿笑,你怎么在这?我们就等你呢。”笑里昂问道:“老猫,什么事情?”山达年拉着他边跑边说:“去了就知道。”

山达年把他带进一个会场,里面坐着很多人,其中就有许多老朋友,像是一个盛大的颁奖晚会。

主持人说道:“刚才我们已经颁发了最佳影片奖,是《狂笑旅途》。接下来我们要颁发的是最佳女主角,她的获奖者就是乌伊朵玛的扮演者方月婷小姐。”方月婷上台领奖,主持人采访道:“方小姐,请谈谈你的获奖感言。”方月婷说道:“我好激动,我现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等我今天回家想一想,明天再告诉你们。”主持人说道:“那你回家慢慢想吧!”随后,主持人又说道:“万众瞩目的时刻就要到来了,我们将颁发今天的压轴大奖,相信大家都已经猜到了,就是最佳男主角。”山达年显得很兴奋,说道:“就等这个了。”笑里昂说道:“不会轮到你的,别激动。”主持人说道:“最佳男主角就是……”聚光灯照到笑里昂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他身上。主持人说道:“最佳男主角就是笑里昂的老爸。”笑里昂冲到台上问道:“我爸从头到尾根本没有演过一场戏,怎么他是男主角?”主持人解释道:“阿笑,没有办法,这些都是评委的安排,你任命吧!”笑里昂拿起话筒大叫:“有黑幕,我要爆料!”

突然,笑里昂觉得天旋地转,迷迷糊糊传来谭明华的声音。

《最终回》

谭明华:阿笑,赶快醒醒,今天不是周末,要上班的。

笑里昂:我不是在颁奖晚会吗?

谭明华:还没有睡醒?

笑里昂把梦见的事情全部告诉两个兄弟。

舍一凡笑道:什么年代了,我还去参加科举。

谭明华说道:华哥,莲妹,你还能在恶心一点吗?

舍一凡:方小姐居然变成公主了?

谭明华:最可怜的就是达年,当上小三了,还是古代的。

笑里昂:这不都是做梦吗?

舍一凡:阿笑,上班千万别做梦,不然方小姐又要骂你了。

谭明华:做梦还能做连续剧梦,真有你的。

吃完早点,舍一凡,谭明华先出门。笑里昂在找手机,他喃喃自语道:“我手机放哪里了?”他一模裤子,里面拿出一个月亮玉佩,是乌伊朵玛送给他的。

笑里昂自言自语道:“难道我还在梦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