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分析当代字聖--萧启宏《漢字通易经》中不足之处

颉强 收藏 1 133
导读:萧启宏,我国著名的漢字研究专家。1943年生于云南镇沅县,1962年参军。1975年在四川内江市建立“文字改革办公室”,开始推进汉字拼音工作,其影响之大,引起了全国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的高度关注。1981年创办《汉字改革报》,后承担计算机汉字词频统计国家科委项目。他对汉字“字形藏理,字音通意,同形同宗,同音意通”规律的揭示,以及他发明的用之于电脑的《启宏全息码·全汉字系统》,为推动汉字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因此而被誉为“当代字圣”。其主要著作有:《信仰字中寻》、《新编百家姓》、《汉字通易经》、《从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萧启宏,我国著名的漢字研究专家。1943年生于云南镇沅县,1962年参军。1975年在四川内江市建立“文字改革办公室”,开始推进汉字拼音工作,其影响之大,引起了全国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的高度关注。1981年创办《汉字改革报》,后承担计算机汉字词频统计国家科委项目。他对汉字“字形藏理,字音通意,同形同宗,同音意通”规律的揭示,以及他发明的用之于电脑的《启宏全息码·全汉字系统》,为推动汉字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因此而被誉为“当代字圣”。其主要著作有:《信仰字中寻》、《新编百家姓》、《汉字通易经》、《从人字说起》、《百科四字经》等。即将问世的《汉字世界》,是其扛鼎之作。


萧启宏先生告诉我们:“中华民族是以中国为家、华夏为号、炎黄为旗、阴阳为道、中庸为德、龙凤为图、汉字为记的伟大民族。汉语汉字是伴随我们终生的文化之母,是中华文化的根。”他认为汉字产生在上古时代的末尾,也就是说,从盘古开天地到三皇五帝这一时期。有巢氏发明树上建房,燧人氏发明用火取暖和驱兽,伏羲氏发明结网和易卦,炎帝时代开启农工,黄帝时代圣人发明文字。圣人是根据伏羲氏的八卦原理而发明了文字,有了文字之后,百官用文字来作为办理政务的根据,万民用文字来作指导人生的准则,由此开启了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可以讲,没有汉字,就没有我们中华文明,就诞生不了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是汉字哺育了这些圣哲,应该说漢字对荀子和韩非子的辩证思维起到一些重要的作用。漢字具有“法”的作用,引导人的价值取向,引导人的道德取向。


萧先生说:“‘五四’运动时期,否定中华传统文化的思潮兴起,虽有倡导科学和民主的进步,但也有对中华文化认识不清的糊涂观点。表现在对汉字的评价上,就有‘汉字落后论’。而这个论点的理论基础是鲁迅先生的:‘众人造字说’”他认为‘仓颉也不止一个,有的在刀柄上刻一点图,有的在门户上画一些画,心心相印,口口相传,文字就多起来,史官一采集,便可以敷衍记事了’(《鲁迅文集》六卷75页)。既然,文字是众人造的,那么,就没有什么学问和规律性,只能靠‘约定俗成’来规范了,这样‘约定俗成论’便提了出来。鲁迅是新文化运动的斗士,鲁迅的斗争精神恰恰就是倉颉創立漢字所要表述的人类的本质。漢字自从周文王,孔子以来,我们已经不能从字形之中解读字义,也就是漢字学成为了绝学。鲁迅同样没有透彻地研究漢字学,把漢字融入的愚民儒家思想捆绑在一起,加以痛斥。显然,文字是倉颉一个創造,还是众人創造,也只能从創字的规律中探寻漢字的密码,探寻解读漢字钥匙。这就是漢字称为象形文字,鸟虫书的真正含义。自从孔子儒家思想问世以来,孔子也曾论说几个文字的字义,可以看出孔子不解“象形”含义,也就不能解读漢字的本义。孔子从来不知“倉颉”,不知倉颉所处的时代,地点,也就无法理解倉颉創字象形原理和象形思维。这也揭示了漢字发展史的一段曲折的历程,自从具有文献以来,也就是进入了大字不识的时代,漢字学成为绝学的时代,这个时代一直延续至今。漢字学如何成为显学,也就只有从漢字的字形中,重新解读創字时期倉颉所表述的本义。


后来,前苏联语言学家契柯巴瓦提出了文字发展有表形、表意、表音三个阶段的‘三段论’。其实契科巴瓦提的文字“三段论”理论,出现根本性的错误。文字可以表形,表意,但是,绝不可能表音。文字并不发出声波,是视觉信息的载体。表形也就是文字学界认为文字的起源于图画,图画是直观的表形,并没有严谨的逻辑。埃及的聖书就是典型的表形文字,直观,缺少严谨的思维逻辑。漢字是典型的表意文字,远远超过埃及的聖书的表形文字,漢字自从倉颉創立以来,也就是表意文字,而且,漢字是一个文字体系,具有严谨的思维逻辑和思维规律可循,这就是倉颉創字的象形原理,象字中含有豕,豕者为豬,象形就是仿豬学的思维。所以,表意文字体系的漢字不是落后了,而是,严谨的思维逻辑固化在字形之中,以至于我们后人还能够通过字形,辨析倉颉創字的所要表述的字义。


王蒙先生在2004年文化高峰论坛的演讲中,明确提出:‘我们中国应该明确地放弃汉字拉丁化的目标。’这是非常有见地的观点,倘若汉字取消了,中华民族也就失踪了。”这是针对漢字走拼音化的道路而言,实际上,现在已经没有人希望废除漢字,完全走拼音化的道路。拉丁化的目标只是一些文人臆断,另一个方面,中国复辟对愚民的儒家思想追捧,造成了对融入儒家思想的“漢字”的痛恶,因为,并没有找到真正解读漢字的方法时,同样,愿意废除漢字。漢字的性质只是启蒙人们对自然界的思维心智,漢:氵革天,氵:不断革天命的含义。对漢字的性质理解上的偏见,也就不能真正理解古代的智者倉颉創字的睿德。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思维理解漢字,漢字就是倉颉創立,理解和解读都需要回归到倉颉所处的时代,所处的地点,所经历的历史事件。这就是黄帝时期,陕西黄帝陵,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的综合。


如何看待简化字、繁体字?萧启宏说:“汉字本来不存在什么繁简问题。笔画多少那是满足汉字表达信息的需要。譬如说,表达宇宙万物就用“一”字,就一画;表达天地相交产生万物就用三字,是三画。多一画不行,少一画也不行,当多则多,当“少”则少。简化字,产生于那些写草书的人。作为书法艺术,这种艺术的抽象,人们是能接受的。五十年代,为大众扫盲和书写时代的需要,国家颁布了一批简化字。使许多常用汉字写起来简单方便,这是得利的方面。可也有不利的方面,简化字丢掉了汉字部分信息,破坏了汉字部分的结构规律。举例说:以‘奋’代‘奋’。奋字,上面是个‘大’,指鸟长大。中间是个‘隹’,指鸟。下面是个‘田’,指大地。这个字明确地表达出,候鸟长大后,要迁徙栖地,中间要经过万里云程的拼搏。而简化成‘大田’为‘奋’后,就成一个死符号了。它与学习的习字,小鸟练翼的翼字,内在的联系断了。


现在有一种糊涂认识,说简化字是大陆的,繁体字是台湾的,谈汉字是自己制造祖国分裂。另有人更糊里糊涂地说,简化字比繁体字先进。这种认识,我过去也有过。但随着汉字研究的深入,我是不敢妄言了。我举几个例子:如以‘种’代‘种’。 ‘种’字中有一个‘重’字,这是非常有讲究的,农村老人都知道,选最重的果实为种,才会越来越好,谁也不会去选‘中’性的为种。再如以‘动’代‘动’。‘动’字中有一个‘重’字,重力为‘动’,用一种物理的运动规律来讲‘动’,人人都可以看得见,听得懂,这是非常先进的力学观点。比简化字要深刻得多。胡秋原先生说,只识简体字,逐渐与历史文化脱节,这是很危险的。台湾、香港虽然使用繁体字,但是如果讲不出道理来,时间长了也难坚守。现在著名书法家写错别字,特别多,原因就在会写字,而不识字。所以,我们担负着承前启后的历史重任。今天的原则应当是坚持写简体字,符合国家正字法要求;坚持讲繁体字,确保文化传承。文化传承不下来,我们的根就会断,我们民族的命就会丢。”


笔者认为萧启宏的论断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还是没有揭示漢字的本质。简繁体并不是新中国以后才有的简化字,有些简化字在倉颉創字时期也就简繁共存的状态。最典型的字如“龙”,尤匕为龙。尤指黄帝时期的蚩尤,匕:被杀。龙的原型是蚩尤。繁体字“龍”:立月、匕首、己彡,指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动物。文献记载蚩尤在中冀涿鹿被斩杀,尸体被分解。完全符合“龍”的字义。所以,倉颉創字之初就是简繁体共存的状态。我们没有必要偏向任何一边。至于蚩尤的“尤”字的繁体,可以从“猶”(异体猷),简体“犹”的字形中,尤的繁体为酉。“酒”:氵酉,酉指尤,也就不能理解为黄帝时期就具有酿酒技术,尤的本义为豬,酒通涿。很多疣豬出没的地方。酋:酉首,指豬头。奠:酋丌,丌:案台,豬头放在案台上,指祭祀活动。祭奠之意。奠基等活动仍然用豬头祭祀,这种仪式一直延续至今。鄭:用猪头祭祀的地方。尊:豬头下一寸,寸:关键、要害,命门。尊:猪的喉部,豬喉等于诸侯。


让汉字说话


把萧启宏誉为字圣,这是不妥当,也是愚蠢和无知的。那是因为,他至今不能解读“字”、“家”、“象”的本义,也不能确定漢字的源头就是黄帝时期的倉颉,也不能理解漢字的象形原理,象形思维。萧启宏唯一可以理解就是漢字对人类的启蒙作用,这一点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早已对漢字的性质有所思考,而且,陈独秀对汉字的研究远远超过漢代字聖许慎,古代字聖孔子,当代字聖萧启宏。首先分析“字”的含义,字:宀子,宀:家的字首,子:延续、衍生、派生,与“了”字比对,了:了结,结束之意,指阳性之末,子:指阳性之初。家:宀豕,豕者为豬,并不是房子的下面养猪的概念,而是,指活着的豬为家,通“豭”。冢:冖豕,指死了的豬。蚩尤被杀称为蚩尤冢,冢:指死了的豬。这些都是研究漢字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萧启宏在汉字学术研究的道路上,取得了微不足道的成绩,就被誉为当代字聖。聖:耳口壬,耳朵听到,口里说出,是经过腹中酝酿的。“壬”与“王”字比对,王:指旺盛,壬:没有到达旺盛的阶段,只是酝酿阶段。所以,只有一个字聖就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即使孔子、许慎只能算作并不识字的假字聖。


笔者曾经研究过萧启宏出版的《汉字通易经》一书,虽然我并不赞成萧启宏的一些关于漢字的观点,如《易经》与漢字之间的关联。《易经》也就是揭示了古人具有辩证的思维,也就是阴阳关系,伏羲創立八卦,河图之说,与倉颉創字的地点,时间上的差异,也就否认了倉颉創字这个原点。萧启宏认为倉颉創字的神话也是模糊的,难以验证的。萧启宏并没有认识到倉颉創字这个原点的重要意义,也没有证明倉颉創字的方式方法。如果“易经”是万物本源,宇宙本源,倉颉創字具有人的本源。万物的源头是人类无法追溯的,但是人类本源和倉颉創字的本源是同一个本源,是完全可以追溯的,追溯的途径和方式,就是探索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让漢字自己说话!


孔子被后人尊奉为聖人,也就是认为中国思想体系的极限。我们并不能从漢字中解读倉颉創字的思维,也就不能理解孔子儒家思想的愚民性质和奴化性质。孔子之前的文化背景我们也就变得模糊,春秋战国时期,不让儒家代表入境的秦国,恰恰继承倉颉創字思想的精髓,就是以字载史,以字立法,依法治国。秦国是唯一没有受到儒家思想玷污的先秦国度,也是尚武的国度,尊法清儒的国度,正是这一点,秦始皇能够统一中国的缘由,也能统一文字的根本所在。历史史实证明一点,只有倉颉創立的漢字才是统一中国的根本,统一中国人民思想体系的法度,才具有统一人类的基本原始法则,我们尊孔只能分裂国家,不能统一国家,因为,儒家思想出了愚民和奴化人民的本质,没有实质性的智慧可言,也没有人性的睿德。萧启宏的“漢字通易经”,仍然没有摆脱孔子的图画说的谬论,也没有完全与倉颉創字的人性的本质对接。萧启宏仍然是孔子学院的门徒。


我们不能够感悟漢字诞生的时空背景,不能感悟倉颉創字的智慧和睿德,不能理解倉颉創立漢字的人性本质,必然回到孔子儒家思想的漢字学的污浊的泥潭困境之中。几千年来漢字的演变的历史时空,一直被儒家思想的幽灵所困扰,只有把倉颉創字与与今天的使用漢字联系在一起研究,与最倉颉創立的漢字架起了一座思维逻辑的时间隧道。这个时间隧道就是“倉颉創字的仿生说”的象形原理,象形思维。这一学说指出了漢字的本质是就是从蚩尤之乱,野猪灾害中,负载着辩证思维漢字,同样负载者倉颉創字时代文化信息和历史信息。


萧启宏阐明了漢字存在着“字形藏理,字音通意”的总规律,是有一定的道理。“同形同宗,同音意通”的表音性质没有必然的联系。


萧启宏即将出版的《汉字世界》,不仅不能建立漢字学研究学术性的著作。只能是作为漢字学研究的参考资料。《汉字通易经》并没有揭示倉颉創立漢字这个原点问题,没有揭示倉颉創字的原理问题,没有揭示漢字表意的性质问题,漢字并不表音的根本性问题,也就决定了其不高的学术价值。


萧启宏的著作中,也有许多可取之处。將研究漢字学推举到哲学高度,针对漢字博大精深的本质的思考,是值得每一个漢字学的学者认真思考的问题所在。这部书,把“汉字个个如黄金出土,白玉洗尘,闪耀着文明始祖的智慧光芒。汉字成了有生命、有思想、有感情、有灵魂的活体”。读过《汉字世界》未刊稿的人,无不有茅塞顿开、如梦初醒之感。如果能够提升到漢字就是倉颉創立,也就可以确定漢字的原点,不仅确定时间的原点黄帝时期,空间的原点—陕西黄帝陵的周边,还有历史事件的原点—涿鹿之战。这样,不仅揭示黄帝时期的历史、地理、军事、文化、哲学等各方面的信息,而且能够透彻的研究漢字学,漢字的发展史。


自从《说文解字》诞生后,虽然历朝历代都有新修的字典出现,但都是在许慎“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理论框架下,作内容的扩充,没有一部字典是超过《说文解字》的。然而《说文解字》它只告诉了漢字是什么,是秦始皇在先秦秦国文字体系的基础上统一中国的文字,废弃了先秦六国使用的文字体系。这就提供了研究秦国统一以后文字体系,也就是研究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因为先秦的秦国文字体系从地理位置上继承了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确定秦国文字体系在字形上正统的地位。我们应该具有重新认识《说文》的作用,《说文》只是模糊倉颉創字的原点,误导了研究倉颉創字的思路。我认为《说文》没有一个字是解读倉颉創字时期的本义,100%的解读都是漢代时期的衍生义,甚至,都不是孔子时期的漢字的本义。《说文》的依据是孔子宅中的几本经书,恰恰给秦国统一文字体系中,掺入了一些被废弃的文字体系的杂质。也就决定了研究现代漢字的字形,不仅研究简体字,而且,研究繁体字,但是,一定要意识到《说文》的掺杂的性质。只有简繁体的字义一致,也就是倉颉創字的本义。《说文》控制着漢字学的研究,误导漢字学的研究达2000年之久,漢字学成为绝学,《说文》罪不可赦。《说文》的六书说,并不是倉颉創字的原理,倉颉創字的原理只有一个就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不能理解倉颉創字的最基本的原理,是不能真正研究漢字学,也不能理解倉颉創字从豬理解創字的思维逻辑。萧启宏在这一点认识上,同样没有真正领悟倉颉創字的仿豬学的思维。

漢字传至今日,《说文》基础上的漢字学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断裂现象,漢字学成为绝学。有关漢字学深刻内涵的研究极为缺乏,人们均停留在表面现象上,100%的人不知道天天使用的漢字里面,藏着极为丰富的关于世界、关于人生的智慧和睿德,蕴含着人性的一切。倉颉創立“人”字,也就赋予“人”的基本定义,也就具有“人”的基本思维逻辑。只有主观上愿意做“人”,并且以“人”作为原则尊奉的,才是“人”。仅仅凭借本能和天性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动物,都不能称为“人”,人是倉颉創字确定的“人”的原点,也是創立漢字的基础。整个自然界就是自然属性的万物和具有“人”的意识和信仰的人组成,不能成为“人”,也就是自然物的存在。人性的本质,人性的特点就成为人类的基础,人类社会发展的基础。漢字也就是阐释人性的法则,也就是做人的最基本的准则。

人类的哲学,也就是人类在动物灾害中,形成生存法则,也就是拿起武器抗争动物灾害,这个动物就是我们熟知的豬,蚩尤,九黎,三苗,倉颉創字就是以自然界万物的代表豬喻指除了自然界的一切,包括动物,植物,天地万物。它:宀匕,指除了”人“以外的一切。这样,人就是不断抗争自然灾害,动物灾害,瘟疫疾病的斗争群体,具有斗争思维的才具有理解漢字蕴含的哲学。这也是倉颉創字的智慧和灵魂。萧启宏对倉颉創字虽有所感悟,但是,没有找到倉颉創字的本质,基本思维逻辑。研究倉颉創字的思考,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领悟的,需要不断分析字形,分析典型文字的字义。如人是大,天,夭,夫等字的构字元素,领会人的字义。

总之,分析萧启宏的《漢字通易经》等书,为了对萧启宏的研究和思考的方向给出一些指正。每一个字的字义,必须完全依赖于字形分析,读音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起到辅助的作用,形声不是倉颉創字的原理。每一个字都与自然界的代表--豬有关,人有关。人与自然斗争的哲学,也是人的挫折之学。學就是臼爻“字”首“丶”,也就是分析字形,解读字义,理解字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