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路不通与路在何方 ——在纪念建党93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escalade 收藏 1 244
导读:[/b] 今天我们纪念党的生日。也正好是我入党30周年。 中国共产党现在是世界大国中唯一的一个还在执政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能够执政到现在,根本原因是中国人民的支持,而不是说中国共产党比苏联共产党更有力量。包括大家刚才讲的“文革”作用,毛主席生前的教育,毛泽东思想的普及,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通过人民群众起作用的,而不是党的力量在起作用。有人说,中国没有垮是因为军队和警察控制得厉害,其实这完全是瞎扯。如果军队和警察真的这么管用的话,那么苏联是最不应该垮掉,最不应该解体的,因为苏联的军队

[b]此路不通与路在何方

[/b]

——在纪念建党93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张宏良

今天我们纪念党的生日。也正好是我入党30周年。

中国共产党现在是世界大国中唯一的一个还在执政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能够执政到现在,根本原因是中国人民的支持,而不是说中国共产党比苏联共产党更有力量。包括大家刚才讲的“文革”作用,毛主席生前的教育,毛泽东思想的普及,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通过人民群众起作用的,而不是党的力量在起作用。有人说,中国没有垮是因为军队和警察控制得厉害,其实这完全是瞎扯。如果军队和警察真的这么管用的话,那么苏联是最不应该垮掉,最不应该解体的,因为苏联的军队最厉害,苏联克格勃更是天下无双。所以,中国共产党能有今天,是中国人民在支撑着共产党,如果没有中国的红色大潮,如果没有中国人民对汉奸右派的揭露和批判,并且还都是顶着共产党管理部门的打击和压力揭露和批判汉奸右派,恐怕中国共产党早就垮了,绝对不可能走到今天,并且会比其它国家共产党垮得更早。人民顶着共产党的压力和打击捍卫共产党,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没有垮的首要因素。

其次,所有共产党垮台的国家,包括今天所有乱起来的国家,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进行了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改革。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改革的两极分化,为动荡埋下了最根本的基础。而中国的两极分化程度可以讲世界领先,远远超过苏联东欧。当时苏联东欧还没什么两极分化,私有化是共产党垮台以后搞的,叶利钦搞休克疗法造成的。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两极分化最厉害的中国反倒搞不起来颜色革命?除了经历过文革和拥有毛泽东思想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30多年的资本主义改革从反面教育了中国人民。当然,如果准确地讲,中国改革的领导权交给右派,由资产阶级领导改革开放,还不能说是30年,而应该说是20多年,应该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算起。南巡讲话标志着中国改革领导权正式交给了资产阶级,开始了资产阶级改革运动。而在此之前,八十年代的改革,还不能算是资产阶级改革,当时给改革下的定义很明确: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两届党代会,十二大、十三大,改革的定义都这一条,只是南巡讲话以后,这个提法越来越少,最后干脆不提了,改革变成了搞资本主义的代名词。老百姓对所谓改革派,从最初支持到后来厌恶,直到今天已经深恶痛绝。所以对那些要脱掉共产党外衣,公开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右派,越来越进行坚决抵制。

第三,美国等西方国家解体中国的战略图谋越来越明显,期间所有实行颜色革命颠覆现有制度的国家,比如今天的中东北非,无一不是陷入了血腥动荡、遍地杀戮的人间地狱。埃及打着民主旗号一年三次大屠杀,仅仅一天之内就判处了683人死刑;利比亚原本是一个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的国家,甚至连老百姓出国留学的飞机票都由国家报销,颜色革命之后,天天是爆炸和杀戮,每个老百姓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所有这些血腥杀戮,让中国老百姓逐渐认识到了美国操纵中国右派发动颜色革命的实质和后果,坚决拒绝充当资本和精英颠覆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炮灰,使中国的颜色革命变成了老百姓拒绝参加的无人革命,北京颜色革命搞了几个月,每次宣布的示威游行集结地都是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右派胆小如鼠不敢参加,老百姓不愿意国家动荡拒绝参加,结果只能是一个人都没有。所有发生颜色革命国家老百姓的血流成河,特别是资本对老百姓毫无顾忌地随意杀戮,让中国老百姓对资本领导的颜色革命特别警惕和恐惧,在资本集团和官僚集团的政治较量中,中国老百姓既没选择官僚集团也没选择资本集团,而是保持了自己的政治选择,这就是对大众民主、大众政治的选择。这是中国共产党能够继续执政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左翼力量也起了极其重要的引导作用。这种政治引导作用,不仅让老百姓认识到了中国正面临着美国和国内极右势力颠覆的危险,连中国共产党也开始认识到了,所以才有了今天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政治领域的全面反击。中国左翼要继续发挥这种政治引导作用,坚决支持习近平代表的党内正确路线,反对党内的错误路线。当今中国虽然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政治领域已经觉醒,但是仍然没有摆脱危险,只要就表现为对市场经济制度认识不清楚,仍然幻想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实现社会主义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市场经济与宪政制度,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是同一个钢镚不可分割的两面,是一架马车的两个轮子。拒绝宪政制度而接受市场经济,国家必然会翻车亡国。我们一定要让党中央和老百姓都知道,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是死路一条,照搬西方经济制度同样是死路一条。

此外,不仅在宏观经济改革方面必须去掉西方思维模式,在企业改革方面也同样需要去掉西方思维模式和司法设计的改革路线图。一是在国企改革方面,用管理体制改革取代所谓产权改革,拒绝任何私有化方案。我们一定要让党中央和全国人民明确,当今中国国有企业的问题,是实行民主化管理的问题,而不是实行产权改革的问题。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应该是恢复它的全民所有制性质,真正实行全民共同占有和共同管理。这种全民共同管理的模式,就是被全世界所效法的鞍钢宪法原则,由工人直接参加企业管理,由市民直接进行监督。二是在私企方面,顺应世界历史潮流,实行员工持股制度,由全体员工共同占有企业资产和共同享有企业利润。三是对外资企业利用混合所有制进行参股控股,最终将那些核心领域的外资全部收归国有。总之,我们要积极想办法帮助国家完成目前的转变。中国左翼力量前几年的奋斗,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此路不通,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现在中国左翼力量的奋斗概括起来仍然是一句话:路在何方,怎样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当今中国正处在各种内外矛盾的交织时期,也处在在脱胎换骨、浴火重生的关键时期。在这样一个民族生死攸关的特殊时期,中国左翼力量的发声十分重要。已经开始觉醒的中国共产党需要左翼力量的支持,已经基本觉醒的中国老百姓更是需要左翼力量的引导。这两个方面都在等着、看着,看着中国左翼力量在向哪个方向发展。特别是党内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更是在看着中国左翼力量的选择。目前中国左翼力量的发声,还要考虑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目前中国的周边关系和周边矛盾,决定了冲突和战争已经不可避免,问题只是冲突和战争的规模大小而已。过去我们主要是讲民族危机把整个社会唤醒的,但以往所讲的民族危机还仅仅是一些潜在的因素,而今天冲突和战争已经是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日本的整军备战,可谓是步步紧逼,马上就解禁集体自卫权了。还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带有财富洗劫性质的经济危机随时都会爆发,很有可能会与外部冲突同时爆发,让中国从冲突一开始就陷入内部极度混乱和动荡之中,迫使中国不得不如同晚清那样屈膝投降。作为代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左翼力量,我们一定要把这种危险告诉中国共产党,告诉中国老百姓,拯救我们的国家,拯救我们的民族,保护我们人民的根本利益。

2014年是中国左右之间攻守转换的一个历史转折点,这个历史转折点将决定中华民族的命运,决定中国人民的命运,决定中国的未来。中国左翼力量一定要从这个角度这个背景这个视野下,来看待自己的政治选择,来支持中国共产党内的先进力量完成这个历史转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2014-6-30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