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工宣队的女师傅发生的恋情

阮三郎 收藏 2 12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人生当中,有些事情就象闪电一样,虽然很短暂,可映象却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了。那是在文革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我们学校里进驻了“工宣队”,目的是为了落实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更好的管理好学校。他们当中有一位工人师傅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喜欢穿军装,还喜欢在腰间扎一根军用皮带,把她那原来就已经很丰满的胸部勾勒得更加突出了。她负责我们校文艺宣传队,因为,我在宣传队里是吹黑管的,我一米八的个加上我对样板戏很熟,黑管也吹得很好,很快也引起了她的注意。但是,由于她特殊的身份,我也只是敢偷偷地多看她几眼而已。 有一次,我在学校旁边的公园边上瞎溜达,当时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了。我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在哼歌,那是一首外国民歌,叫“莎莉南弟”这很快就引起了我的好奇:是谁这么大胆啊,居然敢在这种场合唱这种歌?好奇心驱使我加快了步子向着歌声的方向走去。只见一个姑娘穿着一身很普通的衣服,呆呆的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在哼唱着,我走近一看,是她!我们学校工宣队的师傅!我不敢让她发现就找了一个只能我看见她而她不易发现我的位置,继续在听她的歌声。“莎莉南弟,亲爱的姑娘,你为什么两眼泪汪汪,......”那歌声充满了幽怨而深情,使我流连忘返。只见她唱完了这首歌又接着哼唱了一首“保尔的母鸡”,因为我也是酷爱唱歌的,我一听便知道,她肯定是有一本《外国民歌200首》。要不,怎么都是那上面的歌啊?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这些东西都是受抵制和批判的,是封资修的东西。我们都称为“牛鬼歌”,现在居然从她这种身份的人的嘴里唱出来,真是不可思议啊。我听了大约半小时,直到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看这是要走的样子,我就悄悄地溜了。

后来,慢慢的,我们开始了接触。知道她比我大五岁。当时,我就逗她说:“燕妮就比马克思大5岁!”,她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我们就聊起了小说,聊起来巴尔扎克、大仲马、屠格列夫等等,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是她在我的心中始终是神圣的。似乎是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直到我快毕业了,我才发动了攻势。我叫他一起去看一部罗马尼亚的电影,名字我忘了。是讲二战期间一对夫妻和一个地下党之间发生的故事。当看到女主人公的丈夫被德国鬼子打死了,就死在那个地下党的怀里时,我一把就拉起她的手.......电影完了,我们谁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沿着河边慢慢的走着。突然,她问我一首唐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听到第二句时就知道她的意思了,她刚刚念完我就迫不及待的一把就把她紧紧地抱在我的怀里,我们尽情地吻着,我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胸前轻抚着......

我们找了块草坪坐下,她对我说到:”你想到我们会有今天吗?我其实早就想到了。“我开玩笑的答到:”那么,看来那是蓄谋已久的啰?“其实我们不应该象这样的。””为什么呢?“.......那一晚我们谈到深夜,分手后,我竟然失眠了。这毕竟是我的初恋啊!

后来,我当了知青。刚开始,我们还有过很多次热得烫手的书信来往,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地疏远了我,我也因为我久久不能返程而心灰意冷,我们的恋情就这样成了“无花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