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接下来有请中国海军史学会会长陈悦发言。陈悦会长来自山东威海。山东半岛同样是甲午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陈悦致力于甲午战争史和中国近代海军史研究。

陈悦:大家好!各位专家,各位来宾,今天能在这个场合参加这样一个120周年的研讨会,内心是非常激动的,老实说准备了一个讲稿,但是我看时间可能比较紧张了,我就尽量不去说我研究的那些船、大炮这些事情,这些说起来可能会非常繁琐、非常长,可能也有点枯燥。

今天想说的是,我昨天下午一个特殊的感受,对于甲午战争120周年的一个想法。我在做甲午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感受,就是从2000年威海有一个传统,每逢甲午战争遇到逢5、逢10的年份都会举行一种国际学术探讨会,我参加了2004年的,包括后来2008年的,但是我觉得没有一个年份对于甲午纪念会像今年这么热闹。今年各种各样的,包括各位媒体朋友们会来关注甲午,我们还看到今年除了很多报纸的、很多书籍、很多纪录片在做甲午之外,我们社会上也有很多活动、学术研讨会。

甚至于在甲午海战的主战场辽宁省的东港,可能是某种姻缘注定甲午海战沉船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当时在那里沉了4艘军舰。现在有一艘叫超勇号,整个舰体都在,就在那个海底下,这些事情好像都为了120年而凑到了一起。当我们发现那个超勇舰的时候,我们内心有一种非常说不出的痛,当我们找到超勇的时候,在泥底下8米深的地方,而且船上有一个痕迹,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日本人干的。有一艘舰没有了,超勇还存在,但是日本人可能觉得这艘船一千多吨没有打捞价值,结果他们在这艘船上整整齐齐的压了一堆石头,这是为什么呢?

我当时请教过一些,包括国外的专家,包括一些日本的学者,他们最后总结出来的原因超乎想象,他们说这可能是日本崇尚神道的国家,他们在朝鲜干过,在中国东北也干过,是一种破风水的做法,在我们北洋的一个沉舰上也干了这样的事情。这样一艘船我们已经定为A级的文物发现,将来可能会被打捞出来,120周年被我们发现了。

我个人对120周年的感受是,大家这么热闹的在说甲午,其实我们的目的就一个,就是思考当时为什么败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尤其是在今年可能我们遇到了走向海洋强国,面对海洋,而且我们越来越面对的世界,拥抱世界的时候。我们想象一下当年在一个封建王朝、李鸿章这样的洋务派领袖,他们通过海洋对中国实行现代化,最后不幸的是被日本击败了,这是很惨痛的。

在所有关于甲午的报道和纪念里,我觉得今年参考消息的标题非常非常特别,前面30篇是军事专家,后面30篇是学者做的事情。我昨天下午很意外,接到了一个日本媒体的采访,日本影响很大的媒体。他们居然拿着复印好的60篇文章的稿子拿过来,他们注意到了一些事实我觉得也很有意思。

他说你们这些文章跟你们以前的传统不一样,60篇文章并不是一个观点,各有各的观点,甚至于有一些观点是辩论的、矛盾的。日本人还发现一个东西,这是日本这个媒体说的,他们还发现一些东西,你们这些文章没有骂人,几乎60篇全在反思自己,而不是说在喊口号骂日本人。最后他说就日本媒体自己的认识来看,现在的日本人是不怕被中国人骂的,说我们脸皮厚,就当没听见,你们怎么骂我们都无所谓,我们挺高兴的。

我们日本人怕的不是你们骂我们,是你们突然冷静了,突然屠杀了或者扔原子弹。你们不说这样的话,你们突然回过头来反思你们自己的道路上曾经摔倒过的错误,那个伤痛是怎么造成的,他们觉得这个是可怕的,觉得因为甲午战争老是说改变了中国此后一个多世纪的命运,这个里面其实就埋藏着我们今天跟未来崛起的密码。

如果我们把这场战争只看作是腐朽的军队、腐朽的政府的失败我们全部错误,我个人认为,120年前的这个失败是举国、举民族文化性的彻底的失败,那个时候的东亚跟现在的东亚其实有某种相似性,北方是一个巨大的强国,熊一样的强国,东方美国、西南英国、法国,甚至菲律宾都有欧洲列强来了,那个时候留给东亚国家,留给还愿意自立,而不愿意臣服于某一个东亚国家的平台生存空间和他的机会只有中、日、韩三个区。随着欧洲列强他们的实力越来越强,东亚国家如果不想被他们影响、不想被他们左右,要保有自立的话,就有一个方法就是自救。结果古老的中国,因为我们上千年来在这片土地上就是霸主,我们选择的模式就是建立一支新的军队保护我们固有的生活方式、固有的价值观、固有的社会传统,什么都不改,就改一支军队。

而日本他很明白自己没有资源,他要崛起,在他当时看,虽然我们现在说起来的话我们的情感可能很受不了,在他当时看,他所能参考借鉴的老师,英国人怎么崛起的,法国人怎么崛起的,全是踩着落后国家民族的血泪崛起的。牺牲别人崛起,对于日本他是一个匮乏资源,资源匮乏的国家。他看到了,他被俄罗斯遏制,向南遇到法国、英国,他如果再晚十年,我想日本这样的举动再晚十年,他会落入非常悲惨的境地,所以那时对我们下手了,是踩着中国人的血泪登起来的。

我上个月去日本的时候,遇到一个日本的专家,他说现在为止日本人提到甲午战争,普通的日本人如果熟悉这段历史的话,他们普遍的认识是,甲午战争使日本实现了从一个落后的东亚小国成长为一个西方式的国家的一个奠基石,一个台阶。这之后日俄战争把俄罗斯打败了,进一步崛起,但是日本人也意识到,在这个崛起过程中,他们有一个可以说原罪,他的崛起模式是通过侵略别人来实现的。通过侵略一步一步,他的侵略模式越来越膨胀,他的军队影响力越来越膨胀,当他打败俄罗斯到了一个顶点之后他已经收不住了,他必然迎来昭和时代的一个战败国。

到了甲午战争120周年之后,抗战几十年之后,东亚的局势我们自己环顾一下的话,实际又到了某一种关口,又到了某一种崛起的关口,我们正在崛起,日本从他现在一系列的举动来看,他也不愿意被美国锁住,他也想要崛起,也是通过各种方式崛起,这个年份我们来关注甲午,可能会得到更多的教育、更多的想法。<ins class="sinaads sinaads-done" id="Sinads49447" data-ad-pdps="PDPS000000044089" data-ad-status="done" data-ad-offset-left="0" data-ad-offset-top="0" style="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text-decoration: none; "><ins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 margin: 0px auto; 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width: 200px; height: 300px; "></ins></ins>

我最后想说的一个事情是,看了这么多甲午的报道,看了这么多甲午的活动,我脑子里有两个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是我几年之前翁飞老师他们的,在安徽巢湖一个偏僻的山上,把荆棘拔开之后,我发现北洋海军战死士兵的墓,妻子得到丈夫战死消息之后的一个月左右都是一个时间自杀的,埋在那里,但是这个墓是没有人去看的荒的,墓碑是被掩埋了半截,我当时无法想象21世纪还能看到19世纪看到中国军人的墓。我上个月去了一次日本,在日本海军墓地,我看到清清楚楚的所有在9月17日黄海海战战死的日本,无论是军官还是水兵,50多人的墓碑,齐齐整整的、干干净净的在那里摆着,每个墓前面都有鲜花、都有水,都有人敬他们。

我最后想说的是,甲午战争虽然在甲午那年爆发的,但是这场战争对中国的影响决不只限于那个甲午跟这个甲午,是一个我们值得不断探索的事情,就是希望对于甲午的纪念不要只局限于甲午,突然间明年我们就没有甲午的声音了,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我觉得甲午就是我们一个民族必备的参考书,没有他,如果不反思甲午,不彻底的找出甲午失败之因的话,我们可能崛起之路上我们内心里还会有一个小地方是不太自信的。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中国海军史学会会长陈悦发言。陈悦会长来自山东威海。山东半岛同样是甲午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陈悦致力于甲午战争史和中国近代海军史研究。

陈悦:大家好!各位专家,各位来宾,今天能在这个场合参加这样一个120周年的研讨会,内心是非常激动的,老实说准备了一个讲稿,但是我看时间可能比较紧张了,我就尽量不去说我研究的那些船、大炮这些事情,这些说起来可能会非常繁琐、非常长,可能也有点枯燥。

今天想说的是,我昨天下午一个特殊的感受,对于甲午战争120周年的一个想法。我在做甲午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感受,就是从2000年威海有一个传统,每逢甲午战争遇到逢5、逢10的年份都会举行一种国际学术探讨会,我参加了2004年的,包括后来2008年的,但是我觉得没有一个年份对于甲午纪念会像今年这么热闹。今年各种各样的,包括各位媒体朋友们会来关注甲午,我们还看到今年除了很多报纸的、很多书籍、很多纪录片在做甲午之外,我们社会上也有很多活动、学术研讨会。

甚至于在甲午海战的主战场辽宁省的东港,可能是某种姻缘注定甲午海战沉船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当时在那里沉了4艘军舰。现在有一艘叫超勇号,整个舰体都在,就在那个海底下,这些事情好像都为了120年而凑到了一起。当我们发现那个超勇舰的时候,我们内心有一种非常说不出的痛,当我们找到超勇的时候,在泥底下8米深的地方,而且船上有一个痕迹,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日本人干的。有一艘舰没有了,超勇还存在,但是日本人可能觉得这艘船一千多吨没有打捞价值,结果他们在这艘船上整整齐齐的压了一堆石头,这是为什么呢?

我当时请教过一些,包括国外的专家,包括一些日本的学者,他们最后总结出来的原因超乎想象,他们说这可能是日本崇尚神道的国家,他们在朝鲜干过,在中国东北也干过,是一种破风水的做法,在我们北洋的一个沉舰上也干了这样的事情。这样一艘船我们已经定为A级的文物发现,将来可能会被打捞出来,120周年被我们发现了。

我个人对120周年的感受是,大家这么热闹的在说甲午,其实我们的目的就一个,就是思考当时为什么败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尤其是在今年可能我们遇到了走向海洋强国,面对海洋,而且我们越来越面对的世界,拥抱世界的时候。我们想象一下当年在一个封建王朝、李鸿章这样的洋务派领袖,他们通过海洋对中国实行现代化,最后不幸的是被日本击败了,这是很惨痛的。

在所有关于甲午的报道和纪念里,我觉得今年参考消息的标题非常非常特别,前面30篇是军事专家,后面30篇是学者做的事情。我昨天下午很意外,接到了一个日本媒体的采访,日本影响很大的媒体。他们居然拿着复印好的60篇文章的稿子拿过来,他们注意到了一些事实我觉得也很有意思。

他说你们这些文章跟你们以前的传统不一样,60篇文章并不是一个观点,各有各的观点,甚至于有一些观点是辩论的、矛盾的。日本人还发现一个东西,这是日本这个媒体说的,他们还发现一些东西,你们这些文章没有骂人,几乎60篇全在反思自己,而不是说在喊口号骂日本人。最后他说就日本媒体自己的认识来看,现在的日本人是不怕被中国人骂的,说我们脸皮厚,就当没听见,你们怎么骂我们都无所谓,我们挺高兴的。

我们日本人怕的不是你们骂我们,是你们突然冷静了,突然屠杀了或者扔原子弹。你们不说这样的话,你们突然回过头来反思你们自己的道路上曾经摔倒过的错误,那个伤痛是怎么造成的,他们觉得这个是可怕的,觉得因为甲午战争老是说改变了中国此后一个多世纪的命运,这个里面其实就埋藏着我们今天跟未来崛起的密码。

如果我们把这场战争只看作是腐朽的军队、腐朽的政府的失败我们全部错误,我个人认为,120年前的这个失败是举国、举民族文化性的彻底的失败,那个时候的东亚跟现在的东亚其实有某种相似性,北方是一个巨大的强国,熊一样的强国,东方美国、西南英国、法国,甚至菲律宾都有欧洲列强来了,那个时候留给东亚国家,留给还愿意自立,而不愿意臣服于某一个东亚国家的平台生存空间和他的机会只有中、日、韩三个区。随着欧洲列强他们的实力越来越强,东亚国家如果不想被他们影响、不想被他们左右,要保有自立的话,就有一个方法就是自救。结果古老的中国,因为我们上千年来在这片土地上就是霸主,我们选择的模式就是建立一支新的军队保护我们固有的生活方式、固有的价值观、固有的社会传统,什么都不改,就改一支军队。

而日本他很明白自己没有资源,他要崛起,在他当时看,虽然我们现在说起来的话我们的情感可能很受不了,在他当时看,他所能参考借鉴的老师,英国人怎么崛起的,法国人怎么崛起的,全是踩着落后国家民族的血泪崛起的。牺牲别人崛起,对于日本他是一个匮乏资源,资源匮乏的国家。他看到了,他被俄罗斯遏制,向南遇到法国、英国,他如果再晚十年,我想日本这样的举动再晚十年,他会落入非常悲惨的境地,所以那时对我们下手了,是踩着中国人的血泪登起来的。

我上个月去日本的时候,遇到一个日本的专家,他说现在为止日本人提到甲午战争,普通的日本人如果熟悉这段历史的话,他们普遍的认识是,甲午战争使日本实现了从一个落后的东亚小国成长为一个西方式的国家的一个奠基石,一个台阶。这之后日俄战争把俄罗斯打败了,进一步崛起,但是日本人也意识到,在这个崛起过程中,他们有一个可以说原罪,他的崛起模式是通过侵略别人来实现的。通过侵略一步一步,他的侵略模式越来越膨胀,他的军队影响力越来越膨胀,当他打败俄罗斯到了一个顶点之后他已经收不住了,他必然迎来昭和时代的一个战败国。

到了甲午战争120周年之后,抗战几十年之后,东亚的局势我们自己环顾一下的话,实际又到了某一种关口,又到了某一种崛起的关口,我们正在崛起,日本从他现在一系列的举动来看,他也不愿意被美国锁住,他也想要崛起,也是通过各种方式崛起,这个年份我们来关注甲午,可能会得到更多的教育、更多的想法。<ins class="sinaads sinaads-done" id="Sinads49447" data-ad-pdps="PDPS000000044089" data-ad-status="done" data-ad-offset-left="0" data-ad-offset-top="0" style="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text-decoration: none; "><ins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 margin: 0px auto; 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width: 200px; height: 300px; "></ins></ins>

我最后想说的一个事情是,看了这么多甲午的报道,看了这么多甲午的活动,我脑子里有两个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是我几年之前翁飞老师他们的,在安徽巢湖一个偏僻的山上,把荆棘拔开之后,我发现北洋海军战死士兵的墓,妻子得到丈夫战死消息之后的一个月左右都是一个时间自杀的,埋在那里,但是这个墓是没有人去看的荒的,墓碑是被掩埋了半截,我当时无法想象21世纪还能看到19世纪看到中国军人的墓。我上个月去了一次日本,在日本海军墓地,我看到清清楚楚的所有在9月17日黄海海战战死的日本,无论是军官还是水兵,50多人的墓碑,齐齐整整的、干干净净的在那里摆着,每个墓前面都有鲜花、都有水,都有人敬他们。

我最后想说的是,甲午战争虽然在甲午那年爆发的,但是这场战争对中国的影响决不只限于那个甲午跟这个甲午,是一个我们值得不断探索的事情,就是希望对于甲午的纪念不要只局限于甲午,突然间明年我们就没有甲午的声音了,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我觉得甲午就是我们一个民族必备的参考书,没有他,如果不反思甲午,不彻底的找出甲午失败之因的话,我们可能崛起之路上我们内心里还会有一个小地方是不太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