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CFE条约与乌克兰事件 历史会重演吗?

qiushiwangping 收藏 0 28
导读:连日来,乌克兰事件越演越烈,这场或被称为冷战后最为严重的对峙事件何去何从,引来无数猜测。近日,G8决定取消俄罗斯八国集团的成员资格,联合抵制原定6月在索契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转而单独在布鲁塞尔举行七国集团峰会。面对这样的抵制,普京一副爱来不来的表情,却让这场西方的联合制裁显得有些苍白无力。然而事件到底会如何发展,却是难以预测的。历史总是相似的,乌克兰危机发展到今天,在许多地方倒像是欧洲常规武器控制条约的发展变化过程的快进版本。 欧洲常规武器控制条约(Treaty of Conventiona


连日来,乌克兰事件越演越烈,这场或被称为冷战后最为严重的对峙事件何去何从,引来无数猜测。近日,G8决定取消俄罗斯八国集团的成员资格,联合抵制原定6月在索契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转而单独在布鲁塞尔举行七国集团峰会。面对这样的抵制,普京一副爱来不来的表情,却让这场西方的联合制裁显得有些苍白无力。然而事件到底会如何发展,却是难以预测的。历史总是相似的,乌克兰危机发展到今天,在许多地方倒像是欧洲常规武器控制条约的发展变化过程的快进版本。

欧洲常规武器控制条约(Treaty of Conventional Armed Force in Europe,下文简称CFE)签署于1990年,由北约和当时的华约签署,条约规定了包括双方常规武器持有上限,定期的信息分享(Information sharing)等多项内容,被认为是欧洲安全与稳定的基石。冷战结束后,因北约东扩,格鲁吉亚问题上的分歧等等,CFE条约自2007年,陷入了僵持状态,至今仍然难有突破。这个曾经被看作里程碑的条约,似乎已蒙上了历史尘埃。在整个CFE从签署到僵持的超过20年里,它在许多环节上与此次乌克兰事件有着相似之处,因此我们不妨透过历史来看这次事件的发展走向。

一、过程总是相似的

首先,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均遭到了西方的挤压。

在CFE条约签署的前三年,条约内容得到较好执行,双方都进行了大幅度的裁军。然而冷战结束后,北约于1994年开始东扩。但受裁军和苏联解体的影响,北约东扩无疑是对尚未恢复元气的俄罗斯的二次打压。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方面于1994年提议并拟定了CFE条约的修订版ACFE(Adapted CFE Treaty),作为对北约东扩的回应,ACFE条约被认为是为了适应冷战结束后新的力量对比而进行的一次修订。ACFE条约于1999年在伊斯坦布尔峰会上被通过,但为了遏制俄罗斯,北约提出北约成员国签署ACFE的前提条件是俄罗斯执行伊斯坦布尔承诺(Istanbul Commitment),即从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撤军。这一前提条件,最终却演化为CFE条约僵持不下的关键因素。第二点中将会具体谈到这一问题。

同样的,对于此次乌克兰危机而言,作为俄罗斯在独联体最大的盟友,乌克兰承担着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战略缓冲作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加入欧盟的呼声越来越高,然而一旦乌克兰加入欧盟,俄罗斯的战略防线将会大幅度东退。特别是克里米亚,在克里米亚被作为礼物送给乌克兰之后,俄罗斯黑海舰队一直以租借的方式驻扎在那里,如果俄罗斯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将面临随时失去基地的危险,另一方面,俄罗斯南下黑海的出海口将被封死,对中东、中亚、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也将被大为削弱。一旦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将面对“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在地缘政治上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地步。

可以说,两次事件中的大背景,均是俄罗斯战略空间遭到西方的压缩,而当这些事件出现在国际舞台中时,往往又交织着难以解决的他国内部矛盾,使事件的走势更加难以预测。

其次,解决问题的关键点均涉及其他国家的国内事务。

国家内部矛盾往往是复杂的,然而一旦这些问题涉及到第三方,甚至第四方的利益,事件就会变得更为棘手,难以解决。

要让北约国家签署ACFE条约,俄罗斯就必须先从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撤军,才同意签署ACFE条约。这一条件,从俄罗斯的角度而言,无疑是一种对俄的战略制约,因此遭到了俄罗斯方面的强烈反对。而后,事件的焦点转换为俄罗斯是否执行承诺。而2008年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冲突,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为独立国家。而由于“南奥塞梯”的主权没有得到西方的承认,因此,西方国家认为俄罗斯仍旧没有执行伊斯坦布尔承诺,而俄方则否认这种说法。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CFE条约的僵持陷入一种完全无解的状态中。

类似的,在此次乌克兰事件发生到后期,焦点已经变为克里米亚公投是否合法,俄罗斯是否侵犯了乌克兰主权等问题。在此,不就公投相关问题做出评论。但可以看出,乌克兰事件要想解决,就首先必须要解决克里米亚问题,然而显然3月中下旬,克里米亚公投独立,进而闪电入俄的状况,已经使得乌克兰事件进一步复杂化。

最后,在事件发展后期,西方均做出了撇开俄罗斯单干的决定。

2007年,俄罗斯单方面中止了与CFE其它国家的信息共享,北约方面为了能够保证条约的顺利进行,启动了平行行动计划(Package of Parallel Action),即ACFE的签署会伴随着俄罗斯具体执行伊斯坦布尔条约的步骤同时进行,而非最早提出的俄罗斯先撤军,再批准条约。然而三年之后,北约方面决定停止平行行动计划,并同时终止了与俄罗斯的信息共享。而俄罗斯方面,似乎也没有对此做出多少反应。

同样的,尽管目前事态发展尚不明朗,但显然原有的八国集团似乎已决意要抛开俄罗斯,在布鲁塞尔召开七国集团会议,以抵制原定在索契召开的八国集团峰会,制裁俄罗斯。然而俄罗斯方面无所谓的反应,似乎让这次事件的走向,更加的扑朔迷离。

然而,西方抛开俄罗斯单干,又会使事件的变化发展走向何处?历史会再次重演吗?

二、历史是否会重演?

尽管CFE条约从签署到僵局全过程持续20多年,而乌克兰事件仅短短数月,但CFE条约变化的不少关键点与如今的乌克兰事件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相似的过程是否能得到类似的结局呢?

乍看之下,CFE的结局和乌克兰事件的结局似乎没有办法类比,毕竟一个是条约,签署,不签署,执行,不执行,答案似乎有限;而乌克兰事件却可能衍生出各种可能。但透过现象看本质。CFE条约现在的僵持,同样也可以被概括为四个字“不了了之”。这个曾经被看作欧洲安全里程碑似的条约,已经逐步退出历史的舞台,它的僵持与解决,也逐渐被忽略,即使是在近几年的欧安组织会议上,CFE也鲜有被提及。

那么乌克兰事件最后也会像CFE条约那样不了了之吗?不是没有可能。对于欧盟而言,欧盟国家在能源上对俄罗斯的依赖性,使他们无法与俄罗斯彻底决裂。尽管美国方面希望欧盟能够寻求能源的多样化,但显然也不是短期内就能实现的。就像在CFE条约的签署问题上,与起关系最密切的欧洲国家,却是最沉默的群体。因为他们负担不起俄罗斯随时可以关上的天然气阀门,没有政策就是最好的政策。而对于美国,由于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在欧洲事务上过多牵扯精力显然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之所在,正如奥巴马近日已经明确表示美国不会在此事件上进行武装干涉。尽管西方已经着手对俄罗斯进行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制裁,但显然俄罗斯方面,至少表现出来,不以为意。可以说,事件持续到今天,俨然已经朝着僵持不下的局面越走越远。但僵持不代表解决,这样的不了了之,只会为欧洲安全埋下更深的隐患种子。

现实政治总是残酷的,中小国家往往成为了国家间政治的博弈的棋子,当大国的国家利益面对潜在威胁时,棋子就可能变成弃子。一个条约僵持不下,尚可以重启新的谈判,拟定新的草案,但一个国家的命运如果不受自己掌握,那么试问要到何时它才能重新站起来?一个国家不应该,也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其它国家身上。当然乌克兰不是CFE条约,我们盼望着他们能够在这次事件中,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成为大国政治的牺牲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