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5502-1-1.html


今天生日,远行归来话过往

         

                    -----记我的第一次孤身长途骑行

行前计划路线

出发路线两条

一条走黄河大桥

一条走渡口

民间相传走渡口要近一些(嘿嘿,果然是近一些呐,不一般的近啊)

出发单程预计75公里至80公里

时间预计4小时至5小时

实际上

此次骑行214公里,

出发单程119公里耗时8小时50分钟

返程约78公里耗时4小时17分钟

214-119-78=17公里

119-78=41公里

为什么要做这样两道计算题呐

其中

亲爱的看客

您没发现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出发单程却比返程整整多了41公里

时间上又整整多用了一半的时间

如果看客感兴趣的话

就请往下看

这将是一篇浩浩荡荡的描述

有历程,有惊险,有经验,有关怀的

长篇巨著

鉴于以下两个原因是我此行的根源

其一:

一直想骑车回家

这是我许久以来的一个计划

怕体力达不到,一直在加强骑行锻炼

某日,我无限向往的诉说我的美好骑行前景

某某人以她能反应的最快速度来否定我的美好愿景

“就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别人能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

其二:

我有一朋友很喜欢我的山地

我答应给他买一辆

然后一块骑回来

大家让我把车子放长途车上捎回来

然后再一块骑回去

2009年6月19日

上网一天

凌晨2:30关机,

一天没吃饭

饿的胃里搅得无法入睡

摸索到厨房拿了一个瓜

去皮,坐在小板凳上

闭着眼吃完

洗刷完毕,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

眯起眼睛看墙上的小熊维尼挂钟

天呐

11点30啦

我怎么睡过了

沮丧

极度沮丧

上洗刷间去

我居然坐在马桶上睡着了

等我醒悟时

不知过了多久


回到卧室

我是继续睡觉呐

还是。。。。。。

上会儿网

上网

开机中

看看手机

哇!才六点

计划还可以实施

先上会儿子网吧

7:40

搬车下楼

拍照记录

先上车店保养一下车子

挂挡好象有问题

来到车店等待中

终于轮到我

车店小伙儿,试了一下

“变速器这不很好吗,不用调”

咦,他居然怕你来

昨天我自己在家保养了好一会,就是挂挡有问题

今儿,一见你,他就啥毛病没有了了,看来是怕你

我要出远门,你看还有什么问题吗,打点气吧

一切妥当

出发

前进前进

向前进

40分钟后到了我要时刻注意的岔口

左行是渡口

感谢那些发明指路牌的人啊

您为我这样一个不认道,不识路,不辨陌生地方向的人一个指引

是您啊,给了我孤身旅行的一个胆量

啊呀呀,啊呀呀

我出门咋就忘带指南针了呐

不管它

只要有太阳公公罩着(亲爱的看客,我为什么要用罩,而不用照这个子呐,当然是有我的表达思想的,照

,只是照射,照耀的含义,然而,罩,所表达的却是,这样一种意思,不是常常有,某某人说,我罩着你

,那是啥意思,就是说我保护你的意思,太阳公公不只是照耀着我,带给我光明,而且会保护着我,看官

若要问我,你咋知道太阳会罩着你,自作多情啊,看官不是太阳,咋就不知道太阳不知道要照着我呐,我

就是知道,太阳公公会保护我,如果太阳公公回家了,我就会先坐在地上哭一小会会儿,然后用哥哥小时

侯在我第一次去陌生城镇时教的方法,去解决我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呐,就是,打110请警察叔叔帮帮

忙,遇到困难第一个就是要找警察叔叔,那是最可以信赖的人)

就啥也不怕

向昨转弯

我曾做过这条路的客车

我记忆中,要过一个大坝

就能见到黄河,就能过渡口

骑啊骑

一路上

青蛙“爸妈,爸妈,爸妈”  唱着欢快的歌曲

小鸟“叽喳,叽喳,叽叽喳” 诉说着清晨美妙的景色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大坝了

兴奋,兴奋,

兴奋中

到了第二个我记忆中的地点了

冲啊,加劲冲啊

嘿吆,嘿吆

大坝上停了一辆面包

面包后面站了一个人

是一个陌生男人

恐慌

赶紧骑啊

迅速绕过去

突然,

那陌生男人往路中间走

恐慌有有点增加

加油啊,绕过去

“师傅,请问去某某地方怎么走”

“啊,往前走,过了大坝,就是”

虽然是问路

在这荒郊野林

我也不能停止骑行的脚啊

我怕他不明白

边骑边向左侧回头   (诸位看客,您注意到没有,我为啥子非得要注明向左侧回头呐,历史啊,又在生

命的河流里再现我曾经走过的相似经历,您若是感兴趣,就请继续往下关注)

“过了大坝,就是渡口,能到某某”

骑啊骑

骑啊骑

咦,奇怪

怎么路上没有一辆客车呀

真奇怪

小轿车也没有,

这条公里还挺新的呐

好象刚铺的一样

骑啊骑

骑啊骑

咦,奇怪

怎么又见着一个大坝

上,

嘿吆,嘿吆

大坝上有一辆摩托,摩托旁站着个人,

是个男人,陌生男人,谁知在这荒山野岭是干什麽的

恐慌

绕着骑过去,加速啊

反正没有其它车辆

不用煞着把下坡了

冲啊

飞一样的感觉

耳边虎虎生风

骑啊骑

骑啊骑

咦,奇怪

怎么这么多石子

奇怪

好象记忆中,客车也走过一点有不平石子的路

继续向前

骑啊骑

骑啊骑

咦,奇怪

怎么又有一个大坝

这个大坝不是油漆公路

是乱石子和泥坑组成的

真是奇怪,我的记忆中,

只过一个大坝的,就能见着黄河了呀

我都走了三个大坝了

怎么还没见着黄河呀

黄河呀

你在哪里呀

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

看到地上有自行车和骑车的轨迹

我想,条条大陆通罗马,别人能过我咋就不能过呐

继续前进

到处都是乱石,到处都是积水,到处都是泥巴

真是难走啊

幸亏我喜欢山地,幸亏我买了一辆山地,幸亏今天我骑的是这辆山地

朋友一直想要一辆公路赛车呐

这回我得好好跟他说,可千万别买公路,

要是象这样的路况,骑公路那是绝绝对对行的

耶呵

咋啦了一个子呢

重申一遍,骑公路那是绝绝对对不行的

东扭扭,西拐拐

东扭扭,西拐拐

咦,奇怪

怎么还没到渡口啊

咦,前面有一个大门头

上面写着

国家自然生态保护区

(看官啊,亲爱的看官,这个天真的傻女孩还没有意识到,她迷路了}

东扭扭,西拐拐

东扭扭,西拐拐

继续向前骑

路啊,亲爱的路啊

你咋就这么难走啊

到处是乱石,到处是积水,到处是泥巴

啊(此处读二声)

太阳公公应该照在我的左面啊,

他咋就到了我的正前方了呢

恐慌,

恐慌中

极度恐慌

我应该是朝南走的呀

这怎么就朝着东走起来了呐

(各位看官,这个天真的傻女孩靠着看太阳还是能在陌生地方分辨清楚东南和西北的呀,因为过一会儿会

有人证明傻女孩确实在向东方前进)

没事的

继续往前骑

等看见人就问问道

啊(此处读四声)

终于看见一辆白色的小面包了

赶紧招手

车停下了

“请问师傅,某某渡口往哪走”

“在西边,很远呐,小姑娘,你迷路了吧,赶紧往回走吧”

“啊,我说那,怎么会有一个牌子上写着什么生态保护区”

我指着我一直前进的方向问

“师傅,那是东面吗”

“是东面”

“你迷路了,快往回走吧”

“谢谢师傅”

我赶紧骑上我的爱车调转头往回骑

重又开始我曾骑过的那些坑坑水水,泥泥巴巴

一路上

看见有干活的人

我就下车问路

继续向前进

看见曾走过的大坝了

下坡路相当的危险

我不断的刹闸

全神贯注看着我将要走的每一步

每一步都是充满了陷阱

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造成重伤

一路走来

终于出了那些泥泞的路

亲爱的油漆公路啊

还是在你上面骑车子,舒服,

又快有轻松


哎呀,好象骑不动了

奥,对了我今天还没吃早饭呐

饿了

拿出半袋大红枣饼干吃吃

边吃边喝水

稍事调整

继续上路

啊,终于到了曾走过的第二个大坝

那辆摩托还在,只是人不知去了哪里

这个大坝好啊

不用刹闸,一路狂飞,耳边是虎虎生风啊(老虎先生,这是第二次启用您的名字形容风了,好荣幸啊)

前进中

终于到了我曾走过的第一个大坝了

大坝下面正好坐着一对母子

“请问走渡口,是从这里走吗”

“是的”

“谢谢,刚才迷路了”

一路上我边骑边纳闷

我咋就走错道了呐

这是怎么回事

奥,我想起来了

在大坝上,那个面包车,那个陌生男子

我不放心的给别人指路,正是再次回头说话的时候,我没注意岔口,迷路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各位看官,不知大家记得否,我前面有这样一句话

历史啊,

又在生命的河流里再现我曾经走过的相似经历

曾经有一次,我和我的同事上班,走小门

我走在小道上,左转头看了几眼开满荷花的池塘

好美啊

继续往前走

咦,奇怪,啥时侯这里多了一条黄管线,

上个班还没有啊,

我迈过黄管线,继续一遍左转头,一般欣赏开满荷花的池塘

咦,味不对啊,怎么臭哄哄的

朝前一看

天啊,上帝啊,如来佛祖啊

我怎么走到厕所的后方阵地上来了

赶紧回头

我那些可爱的同事们啊,

已经笑得躺倒一地了

不对,好象有一人没笑,正用他那不是很大,却又极力睁大的眼睛

不是很小,却又极力张大的嘴巴站在原地看着我

这帮家伙啊

怎么就没人喊我一声呐

“我们都觉得奇怪,你怎么不进门,是不是你们岗上在那里有流程或者仪表记录数字,我们也不懂”

“请问,诸位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啥时候见我去那里倒过流程,或者记录过仪表数字”

笑声一直持续到我们各归各位,分散而去

看官,下面书归正传

到哪里了,我看看前面,再继续往下讲

。。。。。。。

我终于走上通往渡口的小路

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岔口

我就利用排除法 来进行辨认,找出我认为对的路继续前进

我要去南边

就不走东边或西边的小路

可是,这些小路不可能象想象中的那么中规中矩,总会调皮捣蛋的偏斜了正方位

一路上终于看到了来往的车辆,

终于看到了长途客车

啊,长途客车啊,我咋那么喜欢看见你啊

一路上,有的小车象发了疯的一样呼啸而过,

牌子上不是写着“严禁超限”的吗

眼睛都干什麽去了呀

要命的是,有好几辆车离我太近,吓我好几次

啊,黄河

我思念的黄河

我,终于看见你了

渡口,我--来--了---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我犹如在庄稼地里开着机器开垦土地的农民伯伯一般

哆哆嗦嗦的前进,我丝毫不敢疏忽,我得紧握把,保持方向

啊呀,一个不留神,车子拐到一个缝

虚惊一场,

到了渡口收费站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口中念念有词“是一个女的来,是一个女的来”

咦 ,是回音吗,怎么说了两遍

我四下一瞧,这里好象也不象是那种能够延伸声波的地方

我突然想起一个笑话

有一个女的去看牙医,医生让她张开嘴巴,然后,

医生说:“好大的一个洞,好大的一个洞”

那女的不高兴了,"您为什么要说两遍呐,我又不是听不见"

医生说:"我就说了一遍,可能是洞的回音吧”

我说“你干吗”

她说“买票”

我说“人通行,也要买票的吗,从来没听说过”

“一块钱”

啊,偏偏我没带零钱

“您能不能在我回来时,再给你钱,两块钱”

“不行”

“那我给你100块,你给我多少”

“九十九”

嘿,那数学学得真棒,张嘴就来,咋算那么的快啊

出收费站

天啊,怎么又有这么多的岔口啊,

回头看看收费站,不回头了,往前走吧

一段土路,有自行车的新鲜的车印子

而且,是比较粗的轮子,可能是山地,

我想这可能是爱好者们留下的

就让我去追逐他们的足迹吧

泥泞的土路好难走啊,时速只有15

一路下去,又有好多的岔口,好歹的走上公路了

一路停停走走,见人就问,见人就问路如何的走

迷迷糊糊走到了桃园

我买了好多的白桃,黄桃,和杏,

加上水瓶子,我的整个左右车把,都满了

一路上是大顶风啊,

一路上又是一个个的岔子路

我以后再也不走这种近道了

先前,我整整迷路了1个半小时

我就这样精疲力尽的骑啊

饿的实在走不动 了

我就休息一下下

历经重重,

我终于走上了一条我所熟悉的大道


累了,先写这些吧

恐怕没几个人愿意看这么长的文章


有看官祝我生日快乐吗

有看官还对我往下的经历感兴趣吗

告诉我,

我就继续写


后面还有好多感人的事情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