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兴而来 扫兴而归

guquanjiang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7 月23日的“延庆百里画廊骑游大会”,说心里话,我原本不打算码些个字儿 ,凑一篇作业交差完事儿。可有些话,我不吐不行,就是因为憋在肚里,实在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滋味。      原定于当日上午8点40,有关领导准时到现场。市车协及有关大会负责人,八点左右,就把千十来人集中在骑游始发点——硅化木地质公园前广场。闷热难耐的气候,让许多老年车手,实在难以承受长时间的原地站立,已经到了开会时间,可仍不见领导的踪影。大家只好挤在凉棚、树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5263-1-1.html


7 月23日的“延庆百里画廊骑游大会”,说心里话,我原本不打算码些个字儿 ,凑一篇作业交差完事儿。可有些话,我不吐不行,就是因为憋在肚里,实在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滋味。

     原定于当日上午8点40,有关领导准时到现场。市车协及有关大会负责人,八点左右,就把千十来人集中在骑游始发点——硅化木地质公园前广场。闷热难耐的气候,让许多老年车手,实在难以承受长时间的原地站立,已经到了开会时间,可仍不见领导的踪影。大家只好挤在凉棚、树荫继续耐心等待。终于,望眼欲穿的领导们,九点多钟,才姗姗来到主席台上。此时,大家几乎都跟着“呕、呕的喝倒彩。等有关各位领导大人讲完话,已然快十点了。这样,留给广大车友的骑行时间只有不到俩小时。而全程34公里的终点关门时间是中午12点。这是其一。

其二。等骑行完毕,12点多回到驻地,许多大汗淋漓的老年车友,只好在自来水龙头下洗头,擦脸。然后,赶紧用餐。这时,听说吃完饭,要到广场上等大巴车回家,于是,一些队的车友们,又呼呼地往广场跑。(怕耽误了坐车回家)结果,从下午不到一点一直耗到三点。(中间足足在外面闷晒了俩多钟头)而组织者,竟没有统一告知各个领队确切时间。

其三。大会及车协有关人士,非等到人全齐了,都一同乘四辆大巴回京。结果,无形中给延庆车站S2地铁车,造成乘员集中(再加之外界旅客),大量入站客源从窄小的入口处拥挤而入,竟然把大厅内挡板(上有玻璃)挤倒压碎。由于S2地铁列车没有凭号 入座一说。结果,进站台的车友和其他旅客,便飞跑抢先进入车厢占座。由于这般混乱,好多上了岁数的老车友,不得不站在车厢过道或蹲或坐在残疾人活动区域的地板上。等到八达岭车站,又大量上来众多游客,此时,列车严重超员。许多老车友,甚至一些年轻游客,被污浊的、闷热的空气,几乎陷于窒息状态。我是其中一站立者,一直在这种煎熬的、难以忍受的情况下,苦苦坚持了近两个多小时。

其四。市车协两位主要领导,竟然不带头盔,和骑游者们,骑行在百里画廊路上。(据说,二位均为运动员出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