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嚷札记]最高统帅办公室的灯光

www921796008 收藏 0 659
导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倘若不是爱好和平的我们牢牢地掌握着宇宙真理的主体思想,世界将哀鸿遍野生灵涂炭。然而,在全世界人民享受这美好生活的背后,是几代最高统帅的日夜操劳。保卫宇宙,捍卫真理的神圣接力棒现在传到了三将军手中,对于年轻的他又是怎样的坚守和传承呢? 带着全国人民的重托,带着全世界人民的期盼,经过帮宣部部长兼黄牛党党委书记崔牛壁同志的批准,我光荣的作为全宇宙人类的代表,获准独家近距离采访我们敬爱的慈父、心中永远不落的粉太阳,三将军。为了此次报道的真实性,崔书记决定事先不跟最高统帅打招呼,我们

国际风云变幻莫测,倘若不是爱好和平的我们牢牢地掌握着宇宙真理的主体思想,世界将哀鸿遍野生灵涂炭。然而,在全世界人民享受这美好生活的背后,是几代最高统帅的日夜操劳。保卫宇宙,捍卫真理的神圣接力棒现在传到了三将军手中,对于年轻的他又是怎样的坚守和传承呢?

带着全国人民的重托,带着全世界人民的期盼,经过帮宣部部长兼黄牛党党委书记崔牛壁同志的批准,我光荣的作为全宇宙人类的代表,获准独家近距离采访我们敬爱的慈父、心中永远不落的粉太阳,三将军。为了此次报道的真实性,崔书记决定事先不跟最高统帅打招呼,我们来一次突击采访。

万籁俱寂,蝉儿都进入了梦乡。在这闹春的时分,连猫都懒得交配,蜷缩在宁静的夜晚休养生息。也就只有在我们这伟大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流浪的猫狗才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想想那些正在以美帝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那肮脏街道上奔跑觅食的流浪猫狗,感觉任重而道远。不由得加快脚步,恨不得立刻飞奔到最高统帅的身边。

这是一幢精美的二层建筑,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庄严肃穆。原以为戒备森严的统帅府,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平易近人。一盏幽暗的油灯在二楼的一扇窗口闪动,崔书记说,那就是最高统帅的办公室,刹那间感觉到窗口射出来的是照亮全宇宙耀眼的希望之光。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轻轻敲响了传达室的门。“找谁?”一位老大爷披着外衣开了门。我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记者证。他拿着放大镜看了一眼,低声说:“买卖银同志,你们来了,吃了吗?”咽下嘴里含着的半块泡菜,我忙说:“吃过了,您呢?”大爷没有回答,转身拿了一串钥匙,径直带着我们朝院子里面走去。咦,不是说突击采访吗?崔书记解释说,是怕院子里的狗叫,所以事先让大爷给狗灌上了安眠药。

简约而大气,奢华而不低俗。棒西合璧的布局摆设,令人感到主人一定是位品味独具、穷奢极侈的土豪。来到二楼的办公室,屋内没人,只有那盏跳跃的油灯在告诉我们主人很快就会回来。先军思想跟书香门第在这里交融,墙上挂着一杆老式的三八大盖,旁边支架上有两支王八盒子。旁边的书柜上摆满了各种语言版本的《金瓶梅》《曼娜回忆录》,正中间大将军瓷像下还摆放着一摞光盘,少说也有一百多张,门边的酒柜上,琳琅满目都是世界名酒。原来将军还是一个懂生活的伟人啊!

踢力趿拉一阵拖鞋响,脚步虽称不上轻盈但让人感到沉稳。那再熟悉不过健硕丰满的身躯出现在了眼前,情不自禁的眼泪一下子就奔涌而出,我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崔书记更加激动,双膝一弯”扑嗵“就跪倒在了地上。将军系好裤腰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和蔼地说:“老崔起来吧。你们怎么半夜来了,是不是美帝有什么新情况啊?”崔书记缓缓起身:“将军,世界人民惦记您啊!买卖银代表他们来看望您了。”将军笑着伸出了手,厚实温润。我颤抖着双手捧着将军的手,一时竟然语塞。

温柔的目光少了往日的犀利,将军慈祥地说:“刚刚去给我的夫人小雪辅导一下《论持久战》,对女人的教育和提高思想觉悟一刻也不能松懈啊。”说着话,将军亲手挑拨了一下油灯里的灯丝,叹了口气说到:“用主体思想帮助他们修建了大坝,原以为全世界都能用上免费的电,谁知道那些出尔反尔的利益集团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利用了属于全人类的自然资源,中饱自己的私囊。为了人民多用电,我每天都是点着油灯在工作。”我顿时义愤填膺,半天憋出一句话:“将军,明天我给您送点灯油来吧。”将军斜着眼看着我点了点头。

从国内的食品安全到国际的最新流行趋势,我们无话不谈。轻松的气氛,使我忘乎所以环顾四周。当我的眼神停留在酒柜上的时候,将军似乎洞穿了我的小心思。他起身过去走到酒柜旁,转头望着我说:“买卖银,你想喝哪一瓶?”我立马又紧张了。“没关系,想喝什么尽管开口。”一样的和颜悦色。我还在犹豫之时,崔书记说:“路易13吧。美帝可恶,法国人也不是啥好东西,喝他们的酒就像喝他们的血一样,解恨。”

“砰”的一声,将军用牙把瓶塞叼了出来,随口又吐在了地上:“来,今晚就不醉不归。”崔书记悄悄捡起了瓶塞,用纸巾包好揣在了兜里。满满三杯,洋溢着最高统帅对我们满满的情怀。“祝将军万寿无疆,独霸宇宙。”崔书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了。然后摸了摸嘴角,瓮声瓮气地说:“好酒,穿肠下肚打到帝国主义。”将军说:“这酒是味道怎么样?”崔书记咋嘛着嘴:“喝的太猛了,没觉出味道呢。”将军爽朗地笑了:“买卖银,到你了。”

这不是普通的酒,是将军那慈父般的心,我要慢慢地品。我摇了摇酒杯,轻轻舔了一口,有点辣。将军见状,鼓励我说:“买卖银,喝一大口。”我一仰脖,一口酒含到了口中。怎么味道那么熟悉呢?似乎我天生就有这高贵的血统。麻,辣,酸,还略微有点甜。难道这不是洋酒?将军再一次看出了我的疑惑,他举杯望着窗外,喃喃自语:“这的确不是洋酒,是泡菜汤加了颜料。那些帝国主义瞧不起我们,以为我们连饭都吃不饱,我就是要争这口气,装装样子羞辱他们。”

我跟崔书记都惊呆了,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将军继续说到:“这酒瓶已经传了三代了,里面虽然装的不是路易,但确实是装了13,是为人民为国家的尊严装了13。”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将军猛地一转身,随手从桌上拿起了一根雪茄,挤出一丝苦笑:“古巴?哈瓦那?哼,那些所谓的社会主义兄弟早就不给我们进贡了。”崔书记刚刚要点火,将军摆摆手说:“老崔,以后不要用火柴了,省下来造原子弹吧。我不是要抽烟,是要你们看看。”说着,将军把雪茄掰断了,搓出里面的烟丝:“这也不是烟丝,是桔梗的碎沫子。”

我一屁股滑落到地上,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将军,我们永远爱戴您。您太能装了,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还是一脸的慈祥,还是一身的淡定,将军眯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帝国主义都上当了,在装的领域,我们是遥遥领先的。再透漏一个小秘密给你们,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要泄密哟!”我跟崔书记顿足捶胸的一番保证之后,只见将军慢慢地又解开裤腰带,露出圆润白皙的肚子。

崔书记跟我四目相对,一脸的茫然。我说:“将军,您的口味不会这么重吧?”空气凝固了,将军慢条斯理地说:“你们把头转过去,我让回头你们再回头。”我把脸转向了大将军的瓷像,这才看清了底下的那一摞光盘,原来是高级领导才有权观看的《老金不着调》棒语珍藏版。

听到将军的轻声召唤,我们转过头来。天呐,原来将军骨瘦如柴,皮肤蜡黄。地上散落着将军刚刚卸下的硅胶假将军肚、硅胶胸大肌、一地硅胶!“将军,您的大脸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略带哭腔。将军嘿嘿一笑:“那是小雪的乳贴,出席重大场合的时候,她都会再用鞋底子把我抽肿。”再也抑制不住奔腾的敬仰,我不约而同跟崔书记一起扑到在将军怀里。痛哭,失声痛哭;咬牙,咬牙切齿!暂时失去了知觉。我知道,那一刻我的棒国梦升华了!

当我再次醒来,门卫大爷已经把我们拖到了传达室。揉着哭肿的双眼,仰望最高统帅办公室的灯光感慨万千,我们是您忠实的追随者,也是您鞍前马后忠诚的战士。要装就要和您并肩战斗,一起装的灿烂,装的辉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