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变态同游的日子 ---记我的十渡之旅——我不是标题党

guoguo007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的帖子,我哑口无言,想了半天,用什么词来形容他。 ——半晌过后,我珍重其事的在心里把小T的尊名更换为---死变态。 ——凡是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跟这样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活动。半天200公里!你以为你是丧尸,没有知觉和疲劳感?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郑重其事地回帖:死变态,我跟你。 ——看官您要问了:不管从植物学还是动物学来看你都不是变态。为何你还要跟呢? ——答:撒旦创造了一个恶棍,上帝必将派一个派一个天使救赎(出自《半新不旧约全书》。我虽不是那白衣如雪,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5117-1-1.html


—那一日,看到小T的帖子,我哑口无言,想了半天,用什么词来形容他。


——半晌过后,我珍重其事的在心里把小T的尊名更换为---死变态。


——凡是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跟这样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活动。半天200公里!你以为你是丧尸,没有知觉和疲劳感?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郑重其事地回帖:死变态,我跟你。


——看官您要问了:不管从植物学还是动物学来看你都不是变态。为何你还要跟呢?


——答:撒旦创造了一个恶棍,上帝必将派一个派一个天使救赎(出自《半新不旧约全书》。我虽不是那白衣如雪,身生双翅的鸟人,但是心怀天下,教化苍生的凛然正气使我必须这么做。我知道,如果我不去,这厮必成为风云的弃儿!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教化苍生的同时,我必须具有一件利器——骑行裤衩。连夜直奔麻小儿购置。麻小儿,身材小巧,语快言直,让人好生亲切。我选了裤衩儿一条,骑行服一件,头巾一条。然后悲壮地将兜儿里仅存的178元全掏出来。麻小儿不愧是女中豪杰,坚决地从中抽出两块钱:“拿着!万一路上爆胎了呢!还能顶上用处!”我深情地望着这个小女子,热泪盈眶。仗义啊!粗糙的话语里包藏着怎样的一颗侠义之心肠啊!!既然麻小儿这么仗义,我身为一个男人,不能比她差!于是一咬牙,一跺脚,一伸手:“拿来吧!”扬长而去。


——回家看帖,依然骂声一片,小T,已成弃儿!!!


——是夜,辗转反侧,久不能寐。一想到这宏图伟业,我心潮澎湃。于是半梦半醒,5点即醒。天已大亮。洗漱完毕,与老婆大人共进早餐,对,毋庸置疑,伟人也是要吃早饭的!


——5月24日,那是怎样的一个早上啊,风和日丽,微风轻拂,单车运动在今天进行仿佛是官员受贿,狗吃粑粑,人饿了就像要馄饨,烙饼一样合情合理合乎逻辑。我想起了那首气势磅礴的诗,我要吟给这曼妙的清晨:日出东方红似火,二八佳人把胭脂抹,越抹越红,越红越抹……正在诗兴大发之时,一个猥琐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对!木错!他就是从安定医院外保就医的小T!他越来越近,他怀着一心的狂妄和满脑的卤煮过来了。步伐那么坚定,眼神里透着红光。我不禁想起了一位更伟大的人物说的一句话:敌人越疯狂,就离毁灭越近!


——四目相对,

——我哀怨的问:你真的要走么?

——丫把头转向笔直的马路,回答道:恩。


——于是,无语,上路。

——在张仪村平如镜的公路上,我们以120次的踏频完成了热身,途中小T接到了一个电话,有ID彪马者强烈要求空降。我想:这厮何德何能,竟然需要两个伟人救赎?


——杜家坎某建材市场门前,一个大汉,赛过猛张飞,气死活李逵,太阳下面反光,身处煤堆不显。身带一团尚武精神,精神抖擞,催马趋前。好一条汉子!


——“你是小T?”

——“我是彪马。”


——一路无言。我们的身体浓缩成两条腿。我们走京周,穿大街,过小巷,躲货车,避行人,压石子,飞井盖。端的是:身无彩凤双飞翼,我有无敌风火轮……


——一过环岛。便入佳境。无人,无车,我们疯狂奔驰。只须臾之功,身以至良乡。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减速慢行。奔房山县城而去。一路小T卖弄风骚,只用小盘带小飞,踏频不快,速度不慢,我紧跟其后,彪马收队。一路风驰电掣。小T兀自在队首洋洋自得,我细端详之,真是——锈发共眼波齐动,横肉随坎坷颤悠。骚味十足!


——过闫村,我开始执行任务,换大盘,意图拉P这变态。哪知此变态功力了得,全然不费力,我们一度以37迈僵持。果然是变态会武术,伟人也挡不住。


——变态表现的欲望是挡不住的。我们在加油站补水过后,一路33迈前行,小T始终领队。彪马十分了得。虽是实力强大,但在风云虽少见其人,可见为人之低调。回首再看那厮,不禁长叹:同样一个坛子里混的人,区别咋这么大捏!


——云居寺休息。有位哲人说过:懒驴上磨屎尿多。所有的懒驴都逃不过这个劫数。小T奔茅房而去,大概一炷香的功夫,这厮面带喝了糖尿一样的笑容,施施然回来了。


——减重过后的小T,判若两人,常言道:谦虚使人进步。原来拉屎人也能进步!从那里,我开始痛苦的追逐。在我的眼里,屎人那肥大壮硕的屁股,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绝尘而去。他们两人甚至还在一渡放慢速度,等了我一会儿。我感叹变态也有善良的心。


——穿破劲厉的山谷风,观一路青柳婆娑,披一身树影碎金,听一渠清流潺潺,十渡已是一派贵妇的妖娆,奇峰如削,清泉含笑。我们疲惫的身体在她的怀里稍事休整。


——当我们身体刚刚沾染上她的清香,刚刚感受到她的温柔,还没有来得及尽情温存,融化其中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离她而去了。就像从来没有拥有过一样,决绝的离去。


——回程,之时已是十一点,红日已不再似火,而是已成大火,在我们的头顶熊熊燃烧,我们水分成吨的流失。地面反照如同红炭,身体的表面已有雪迹。身体的黑色素开始泛滥。刚出十渡景区,补水一次。行不过十公里,补水第二次,翻过房易路长坡,补水补能量第三次。士力架已溶成巧克力汁,更易消化了。


——小T在大坡处已经P了,自作自受。我和彪马大哥等了两柱香的功夫,一个行将坠马衰人挪过来了。


——下车,站定。

——半晌,衰人说话了:“腿在哆嗦。”两股战战,然面无愧疚之色。不愧为变态。

——彪马哥:“我也是”

——其实,我也是。但我不说。伟人不能先倒下。

——彪马哥:“来的时候,加油站处,前面有一个新疆馆子,挺干净的。改变计划吧,去那儿吃饭,反正离房山近。”

——我的口水喷薄而出。新疆馆子!!大盘鸡!!香辣可口!!!就那儿了!

——三人观点完美统一,在饥饿的面前,死变态低下了鸡窝一样的头颅,滴下了丰富的口水。


——虚拟的大盘鸡化作精神力量打通了我们的任督二脉,虚拟的鸡血充入了我们各大小筋脉和毛细血管。爆发了小宇宙,化身超级赛亚人,我们舍命狂奔,这二十公里,均速基本为37迈。


——为什么是基本37迈呢?因为死变态拖后腿了。

——离饭店还有五公里处,我在前领队狂奔,彪马哥紧随其后,某人远远落后(注意与去时的顺序对比)。不一会儿,风云里都熟悉的大嗓门穿破云霄:“慢点骑~~~~~~”我放下了速度,满是鄙视。


——“干嘛?”

——“我有中暑的迹象。”

——我更鄙视了。吃放不积极,脑袋有问题。中暑你也不挑个时候,这不是妨碍党国复兴大业吗?


——话虽这么说,但是毕竟他是我定点帮扶对象,酥哥让我下来救他的,我决不能抛弃。

——蠕到饭店不提。

——大吃大喝不提。风云的人食量没有差的。下手的速度没有慢的,慢的早就在历次活动中饿死了。

——蠕回石景山不提。

——变态哥一路拖后腿不提。

——有一事得提:

饭桌上变态哥总结了以下几点:

1,饮食没跟上。如果在十渡吃饭,3点肯定能到家。

2,本次活动不算失败。按照格林威治时间划分,一天为24小时,半天为12小时。我们6:30分从石景山华联出发,只要在18:30之前到达。这个活动就算成功。


从而得出的结论是:

本次活动虽美中不足。但是绝对成功。

引发的结果是:

本次活动的教训好好总结,在7,8月份再组织一次更快,更高,更强的十渡往返活动。还要搞一次24小时不间断骑行。


——我镇定地看着这张满是油光和盐末的脸,也得出了两个结论。


1。此人脸皮很厚。鉴定完毕


2,此人已完全变态,不可救赎。自作孽,不可活。


——最后,引用一句名言结束吧:

尘归尘,土归土,变态归变态。让这个人在自己玩儿自己的路上一条路走到黑吧。将自残的事业进行到底。阿门!

——出自《葵花宝典》



[ 本帖最后由 丁大虫 于 2009-5-25 09:19 编辑 ]


救苦救难的大虫

与变态同游的日子 ---记我的十渡之旅——我不是标题党



P中小T

与变态同游的日子 ---记我的十渡之旅——我不是标题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