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鹿队]七日之内三四事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5020-1-1.html


          感冒数日,昨晚稍好些。今日无甚杂事,便晕晕乎乎地写字,难免笔走虫蛇,让列位见笑。另外,因友人特殊需要,首日具体时间及照片138幅(已设置打印时间)皆隐去,烦请晕晕乎乎地看吧。         

         一元复始,本就事多,且烦心者众,顺心者寡。加之阴霾袭来,久聚不散,非人力所能挥之而去,自然心境也就渐见不佳(这是指鄙人,以下凡谈到心情者,同此)。

         元初某日,驰鹿一行9 + 1(随挂)人齐聚香山邮局门口会合,点名(按年龄排序):肆陆拾大哥、郝哥、汪哥、满队、老菜车、北京老石、爱山乐水、村长老鱼、打杂、随挂美女一枚。         然后集体徒步登山。路线似与往年相同:新马道→好汉坡→老望京防火道→打鹰洼→四棵树→樱桃沟出山。        一路空山鸟鸣,欢声笑语。虽是湿汗连连,气喘吁吁,心境却一扫多日阴霾,渐觉开朗。

        走的匆忙,忘了翻翻黄历看看今日适宜出门否。果然,崎途多舛,乐极生悲。        整个行程大部已过,沿四棵树方向下山途中,浮土掩盖着雪化贼冰沿路皆是。一再小心之下,汪哥还是中着,滑倒之中,右小腿骨隔到石头上,造成骨折……

       天虽有不测,天亦不绝人,所谓不幸之中必有万幸。前提是顺意而为,不能似灵山那二位,在在违反户外运动基本准则,纯粹是逆天的举动,怎不悲剧了然?呜呼,笔下罪过!阿弥,在天之灵安息!

        万幸之一:汪哥毕竟是块老辣姜,户外运动经验丰厚,遇险不惊。环视左右——那么多汉子,慌啥!        遂笃定指挥,先教打杂等人砍来(不是侃山的侃!)几根指头粗细的荆条,掰成尺半长短数节,再用鞋带捆扎支撑于断腿部位四角,使其固定,防止创面摩擦,便于接骨救治;         万幸之二:人多势众,有或年轻或勇武者如爱山、打杂等人轮换着将汪哥从艰险陡坡之处背到与一号瞭望塔海拔位置平行的防火道上,等于成功搭建了一个临时施救平台;          同时用手机不停求援。打通了,然而120或999都说山路雪滑,救护车根本上不来,要求把伤者弄到山下再说。此话虽在理却多余,弄到山下自有汪子家轿等候,何用120乎?         万幸之三:打杂接着拨打110,说明情况,查询香山一带派出所电话之后,试着拨了一通号码。对方接了,问明施救平台具体位置后,告知:等着,别动,开车上来拉人!

          啊啊!         万幸之四:等待警车期间,村长急拨驰鹿队骑友、二炮总医院骨伤科副主任医师北方刘哥电话。时值午后,刘哥正在休息。回话:亲自动手,不会耽误!

         啊啊!         

         远远看到,车来了!是辆SUV。开到最后一个雪坡下面,轮胎打滑。上不来了,停住,下来两个人,顺着防火道疾奔而来。          大家赶紧七手八脚背起汪哥,迎面而去。两位都是高级警官,年龄都在50多岁。看到偶们一众人马已然呼哧带喘,二话不说,背过汪哥顺着雪路就往汽车那里赶……

        到了,开车门,把汪哥塞进SUV。两位警官老哥和满队打杂匆匆上车,顺着雪路疾驰而去。山下,汪子的车正等着那!        手忙脚乱之中,似乎听得汪哥一句话:拍警号!还真是,到末了谁也不知那两位警官老哥姓甚名谁何方人士。还有那辆SUV,绝非警车,难不成是他们自己的私车?        

        见汽车远去,剩下的人马赶紧下山出沟。原本计划八大锅一餐,也都没了兴致。权且在幸福小馆凑合了一顿质次价高的饭菜填饱肚子,之后坐上公交直奔二炮总医院……         抛开骑友这层关系不说,在这东虚西晃、任尔虚晃;横滚刀竖滚刀、任尔滚刀的世道上,同具真性情的当然还看咱子弟兵!且看刘哥,说动手就动手。拍片,化验,确定方案,一气呵成。直捣真意,绝无虚晃。当晚亲自接骨,微创手术顺利完成,终使不幸中之万幸得以完美收官。        

        隔一日,大家相约去看术后汪哥,一切皆好,无任何不适。又遇百忙之中拨冗一会的北方刘哥,打开手机中存档的汪哥骨片,详解手术方案及过程,令吾等感佩之至。        

        第二日,余与成版商议给民警致送锦旗之事。成版办事一向雷行,不日锦旗即告完成。       余旋即拨打北青、北晚新闻热线,告知实情。并声明有照片为证,希望送锦旗时有记者同去。热线答复,尽快上达后会与我联系。              又过了两日,与数位骑友相约周六再次徒步香山。心想:届时何不顺便带上锦旗前往派出所一送?成版满队皆同意。         于是再次拨通报社新闻热线,询问前时已报新闻素材,为何不见有记者与偶联系?报社热线回答:已上报记者部,记者要看有无价值,无价值则即不联系也不回复。         其实我明知报社处理热线新闻确是这个程序,但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价值?难道给你们1000块买下这个新闻就是有价值?或者看你们每天整篇整版、白纸黑字地在那里扯淡就是有价值?岂有此理!”       万没想到,对方许是听骂听惯了,并不急。反而平心静气地回答我:就知道您会这样!我们是不是扯淡,您说了不算,当然我说了也不算。这样吧,如果有意见,您可以拨打以下电话……————我靠!这不滚刀肉吗?!而且都是些羽扇纶巾的滚刀肉!实令吾辈布衣麻履之贩夫走卒甘拜下风!问题是,他们是怎么生长和训练出来的?   

       周六一早,与满队成版赴香山,邮局门口见到诸骑友。大家打开锦旗,抬头书:赠北京香山派出所……打杂曰:“错了吧!应该是卧佛寺派出所!你们咋不核实一下?”啊啊,可不!那天是打杂联系的110。赶紧钻进旁边的香山派出所询问,警员照片都在警务公示栏上贴着,看了两遍,真是没有!        嗨!只好复做锦旗明日再来呗。于是众人去爬山,满队成版我三人再跑到卧佛寺派出所核实,果然,公示栏上有那二位警官老哥,均为高级警监———李峰,吴晓翔。值班大姐说二位明日值岗,今日休班不在。

         翌日上午,豪老大、成版、北京老石、老菜车四人同赴植物园内卧佛寺派出所。见到接待我们的所指导员王栋警官,遂展开锦旗,上书:   敬赠北京卧佛寺派出所                         雪路危情奋不顾身                         高风亮节堪称楷模                                      北京风云单车俱乐部        大家落座,听完事情的经过,并拷贝当日所拍照片后,王警官声言并不知此事,原因有三。首先施救地点已经远远超出派出所出警范围,可为可不为,除了工作日志,出警记录上并无记载;第二,当日警车正在检修,救人时使用警官自己的私车,公车出警记录当然也无记载;第三,所内辖区,此类救急事件太多,施救的警员又都觉得很职责的事情,大多选择沉默。有时被救者找上门来,就只能从出警记录或工作日志上寻找一些蛛丝马迹,进而确定具体警员。         随即谈到两位警官老哥,都是警龄多年的高级警员。常年坚持巡山,扶危济困之事常有,已经不稀奇了。         少顷,出巡的李、吴两位警官老哥归来。相互寒暄之后,豪老大、成版亲赠锦旗并代表风云单车表示感谢……        分手时,三位警官将我们一直送到大门口,并嘱:游山时不妨过来坐坐,喝喝茶,歇歇脚,都是朋友嘛!        哈哈!        瞧瞧!经常见到的那些对公众板着柿饼脸的公务员们,不汗颜吗?!

       以上为七日之内三四事,是以记之。


        首日照片删去138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