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辆山地车,走京城,看到了什么?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4963-1-1.html


6月21日骑车走了一趟城里,本来就是想到高碑店的那片水域看看,说起去那转转的原因,就是每次坐车经过那,经过那宽宽的水面,心里就不免生出一种向往:能在那里畅游,不定会是多么的惬意,多么悠然自得呀,但因为只见岸边垂钓,不见有游泳的身影,心中不免忐忑。不过想到那探个究竟的想法总是挥之不去,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那颗疲惫的心。

    这不前天,我们从十三陵游泳回来,在经过高碑店的那片水面时,曾经的夙愿又一次浮出了水面,这时身边的巫婆也随声附和,一下子就把这个问题敲定了,哪天晚上一定要关顾这里一次,看看到底能不能让自己的愿望成为现实。机会终于来了,今天我和我的小黑驴,终于奔着那个美好的愿望来了,这不,我已经看到了那片水面的影子了,我奋力向着前方蹬去。

    再一个疑问就是,记得一次从那边经过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块运河源的景观标志,甚是不解,运河在通州啊,怎么这源头竟被移到这里来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呀?可以说,这个疑问,也是我来到这片水面的探寻的第二个原因。当我推车钻进一个敞开着的铁栅栏门时,赫然发现了通惠河的字样,通惠河。这里原来就是通惠河?通惠河呀,那就不难明白了,为什么呢?这里也算是运河的一部分了,这条通惠河,就是后来的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是明朝的郭守敬负责组织开挖的,是连接通州大运河,并把粮食等货物直接运到京城唯一途径,这也就难怪,运河源这三个字移到这里的原因了。

    开发通惠河,是朝阳区精心打造的一个战略,一是整治了河岸两边脏乱差的环境,二是为处理污水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你看那拆迁前的状况,再看强拆后治理的成果,真的是天地两重天那。不过图版展示的时间已经有些年头了,展板已经有些破损了,那应该是申办奥运前的事了。可想而知,那通惠河治理的成果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水面宽阔,岸边的设施也齐全,柳暗花明,但就是水质叫人难以恭维,我找到最干净的地方沾了沾手,倒是没有粘手的感觉,,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也没有什么异味,但漂浮着的绿模,还有岸上石径残留的水渍,都清楚地告诉我,这里不适合游泳,不然这么好的水面不会没人关顾的。

    我顺着通惠河的岸边走着,感觉到两岸打造的的确非同一般,有个别的地段,就如同花园一般,还有那不得不提的通惠河北路,那又是一条东进北京的重要通道,是缓解京通快速路的拥堵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可以说这通惠河真的是沧桑巨变了。只可惜的是这水质,和通州大运河的结症一样,都是这关键的所在没处理好。致使其努力终究功亏一篑。治河不治水质,真是白搭。

   虽然没能在通惠河上找到能够游泳的地方,但它的上游——护城河呢,我何不去那边再转转?可有些日子没上那边溜溜了。于是,就顺着河岸一直前行,可以断定,通惠河的臭水绝不可能与城里的水相混淆的,曾经去过的坝河就是说明。于是,我开始寻找起橡胶坝和水闸之类的设施了。不久,我终于见到了我想见到的一幕,一座大的水闸出现在我的面前,从我站的地方就可以看到上游的水面要比我这里高出有一米多,浪涛奔涌,上去一看,原来已经到了龙潭东路了。

  

    转过河岸没多久,就看到了我期盼见到的场景,我记得这一带会有冬泳队出没的,难道我来的晚?就在我心里胡乱嘀咕时,一路寻找的水中之物终于出现了,我赶忙打开了镜头盖,但又怕引起人家误会,就没敢太张扬,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走过去,和没下水的朋友聊了起来。最后,这位热心的朋友告诉我:这里就是冬泳的场所,现在一直有不少的人来游,别看这到处挂着禁止游泳垂钓滑冰的横幅,没事,没有人管的。你看这钓鱼的多了,都是城里的退休的,休息的,也没人管,钓鱼怎么了?来这游泳的晚上九点多还有那,你放心游吧。看那,远处的那两个,是回龙观来的,通州的也有人来吧,我不是很清楚,我才来一年,冬泳是新人,你不游游吗?我笑着回绝了。我没穿泳衣,也没有这个打算,再说又穿着骑行裤,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当然是在朋友下水之后了。

    这充分证明了北京冬泳的大旗还在,还没有倒,于是,我的脑海里呈现出了去年,去年冬泳表演的情景,那是在一个不太干净的水面进行的,地址应该是罗道庄冬泳队游泳的地方,但在城里具体的位置,我还说不好,记得那个不高的楼房,应该是水利设施吧。想着走着,最后再次临时决定,找这个罗道庄,到底在哪,顺便再看看,这护城河里还有几处能游泳的地方。

    再看见水中有人头晃动的位置时,我感觉到这时肯定的,一过了复兴路,就是穿过了长安大街,好像对岸的岔口应该是奔玉渊潭的,从围墙的形状分析,也可以断定里面是个公园,那肯定就是八一湖了。当我绕道时,猛一抬头,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世纪坛,再以转头,玉渊潭,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出现在我的眼前,景区的西门安到这了。那游泳的人也就肯定是冬泳的人了,不过这次我没那么侥幸,游泳人下水的地方在对岸,我够不着,只有远远地看着他们了。

     随着水面的变化,船只也多了起来,这时拐到一个闸口之后,游船出现了,但都没有开动,停靠在岸边,仿佛还陶醉在昨日的辉煌中,电视塔的倒影在水中荡漾,对岸更是鲜花锦簇,绿草青青,高楼大厦林立。这里,可能就是京城最繁华的所在了吧?电视画面上的游船荡漾,绿水泛波,肯定就是这里的场景再现了。河西岸,一艘固定着的游船出现在我的面前,在他的身后,可以影影焯焯看见不远处又一处岔道了,那里是通向何处哪?

    走过游船,拐过来我终于回忆起来了,这个京城水系的所在,就是去年我们冬泳表演的罗道庄,特别是当我站在大门处,就全回忆起来了,就是这,我们在风雪中留的影,就是那,当时冬泳下水的地方,而再远处的水泥台后面,一小长方块,就是当年破开冰面,离岸几米宽,三十多米长的游泳区域。仔细再看,就会发现,当年人们出水的地方,如今依然躺着一个人,一个穿着泳裤的人,原来正躺在地上晒着太阳,也难怪,都什么时候了,接近中午了吧,应该是早收摊了。可没多久,这名男子站了起来,向水边走去,然后走下水,用手忽楼了几下水,就游了起来。

    我在那里转悠了一阵,最终,没能顺着这边的水流走,而是返回来路,继续沿着直行的河岸路,朝着朱各庄路而去。后来,这条路变成了永定河路,不久,这条河断了,裸露着河床,铺满了青草,一望无际。我没灰心,没有返回,而是顺着干渴的河床奋力骑行,我不甘心,这水就这么断了,我断定,这条河应该是通向颐和园,应该是和京密引水渠相连。

   

     我走呀走,最终走进了另一条新路,旱河路,跑到了四季青的地界,我这才算彻底地崩溃了。不能再走了,眼见着裸露着的河床逐渐地变窄,没还怎能坚持的下去,于是,在发现了一路口,见有拐向闵庄路标示时,站住了车,喂起肚子来。不知是什么原因,肚子有些不适,以为是吃的压缩饼干有关,就躺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打起怼来,迷糊了些许时光,精神了,才从包里翻出一本读者阅读起来,听着不多的行人脚步,看着稀稀拉拉的行进车辆,我待恢复了体力之后,又上路了。

    上闵庄路没多久,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了土岗和佛塔,我肯定这个地方离香山不远,断定这里,奥,刚才不是见到颐和园的标记了吗,肯定离颐和园不远了,或者这脚下的路就是奔香山去的,于是蹬踏的频率越发地快了起来。当我撞到了塔的院墙遇到一个丁字路口后,毫不犹豫地右拐而去。一路下去,最终见到了一条水渠,写着饮用水源的字样,应该是京密引水渠吧?我不敢肯定,就顺着渠前行,没过多久,再次发现护网里出现了游泳人的身影,还见一女泳友,看来这里也是一处长久游泳的所在了。顾不得拍照,我继续前行,不知过了多久,见太舟坞等地名时,我感觉不大对劲了,是不是我的方向反了?我可是奔颐和园的呀。

    在我见到水渠的时候,走的是渠的左侧,后从桥上转到了水渠的右侧,快速骑来起来,可以断定,以后的路,就应该是归程了。可骑了很久,我不知道自己在哪了,最后我终于明白,这条路不对头,于是我站住了车,开始补水,稳定了一下,打定了主意后,才动身。发现对面有路,还是似乎熟悉的路,从公交车的路数断定,这是在凤凰岭的路上,方向反了,于是在一路口转到了河的左岸,从公交车站牌上分析,最终找正了方向。

    返回去后,顺着渠的边路走,一直回到来时的院墙之下,选择左走,结果发现竟然是生路,赶紧转向奔左走,一直见到了镶黄旗路的字样,看见远处的香山了,这颗心,才算落进了肚子里。以后顺着熟路往回赶,在红石路口最终才明白,刚才为什么自己那么不顾一切,还不是因为冲着水去的呀。

    回程没水域可寻了,我也踏实了,一路的奔驰,到北宫门一带有补了些水,就一直往回扎,上四环,奔朝阳北路,一直到家,结束了我的这次探水之旅。为将来的寻求冬泳水域之行,预先打下了一个基础,为以后的骑行埋下了伏笔,找了个理由,不是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