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日本:种族自卑 路线错误 教坏子孙

平静_之心 收藏 1 437
导读:[/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美媒:日本对华政策,种族主义与自卑感交织

由钓鱼岛争端引发的中日关系紧张,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接连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动作下,变得更加紧张并且不可预测。美国媒体《外交政策》杂志网站(Foreign Policy Journal)22日刊文称,日本的做法揭示了日本国内存在深层次的生存危机,这种危机感被两种互相矛盾的倾向所左右:一是种族主义;另一种则是自卑感。

日本种族主义从未消失

文章说,事实上,在近代以前日本并没有产生歧视中国的情绪。因为在漫长的东亚历史里,日本一直处于落后地位,而中国则被认为是强大的“中央王国”。日本一直被某种形式的附属感所左右,毕竟大部分日本文化,包括日语都源于中国。

日本的种族主义仅仅在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日本明治维新后才产生,并开始迅速膨胀,特别是在1894年至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这种种族主义在二战期间达到顶峰,短短几年间,日本占据了东亚与东南亚大部分领土。日本在历史上第一次自认为是东亚第一强国,并将其它国家视为自己的附属,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

虽然1945年,日本在美国的打击下立刻投降,但日本的种族主义并没有完全被摧毁。导致这种情况的一个历史原因与冷战中出现的西方国家反共情绪高涨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及稍后爆发的朝鲜战争使日本成为美国不可或缺的盟友。在冷战中,美国需利用日本对抗刚成立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

与西德情况不同,日本二战后并没有经历完全根除种族主义的过程。相反,日本领导人仍然在战后祭拜摆放二战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拒绝向日本暴行的受害者,主要是那些东亚和东南亚国家提供正式的经济补偿,甚至将二战中的“慰安妇”视为正常现象。

由于在冷战时期忙于对抗苏联、朝鲜以及中国大陆,美国对向日本施压根除种族主义表现得相对冷淡。目前安倍政府官员发表的一系列关于二战令人不安的言论只是那段历史的遗产。

另一个日本种族主义延续的历史原因则与二战后日本的“经济奇迹”有关。二战后,在美国的安全承诺下,日本聚焦于经济发展,但同时期中国的经济却因为一系列事件而出现倒退。这使得日本对于中国有强大的优越感。

日本的自卑感和中国崛起

但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中国虽然在一段时间走了弯路,但很快调整了方向。从20世纪70年代末期至今,短短三十多年间中国迅速崛起,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直追美国,而日本则退居第4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则增加了日本国内的不安情绪,日本政界已渐渐意识到,在经济、军事、外交甚至人口等方面,日本正处于衰落的过程中。

中国在南海与东海地区展示的强硬外交政策也向日本昭示一个现实:全球力量平衡的天秤正在改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安倍期望能够通过修改宪法解释,使日本军队处于更加主动积极的地位,更企图让世界意识到日本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事实上,解禁集体自卫权不但需要承担高昂的经济成本,还将面临高成本的政治风险。首先,任何军事建设都需要日本经济的支持,而日本经济不景气已成为公认的事实。其次,日本近期的一系列行动已导致与中国、俄罗斯以及韩国等邻国关系紧张。

确切的说,日本面对中国产生的自卑感并不是中国崛起才产生的,这种情绪是在以往漫长的历史中即存在的。在中国日益强大成为东亚中心的过程中,日本只是在回归昔日的自卑。

文章称,即便政府发生更迭,日本目前的态度并不会改变,安倍外交政策的历史意义与东亚的新局势密不可分。随着日本经济衰落,这个国家正在经历痛苦的转型期。在中国实现复兴的过程中,日本的种族主义将更多转化为面对中国的自卑感。

两者的转化对日本来说是非常漫长以及痛苦的过程,需要数年时间。随着21世纪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更多地被世界认可,日本的自卑感将与日倍增。但这可能带来另一个不可预知的可怕未来:日本是否会走上战争的老路?

华媒:安倍欲借“中国威胁论”翻身路线错误

台湾《旺报》23日社评文章《安倍带领日本走向何方?》表示,在国际社会刻意渲染“中国威胁论”时刻,东亚有一个政权、一个国家利用“中国威胁论”,大幅度翻转其长久以来的国家定位,调整其国家战略,发展方向显然并非为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反而可能加剧地区紧张,深化世局的不稳定。这个政权、这个国家正是安倍晋三首相领导的日本。

文章摘编如下:

在台湾,人们对于安倍晋三的关注,局限在刺激经济的“安倍三箭”,对于安倍政权外交和防卫政策的动向关注甚少。安倍三箭始发之初,人们一片叫好,如今安倍三箭的副作用逐渐浮现,瑞银(UBS)更警告,安倍的3支箭都得调整,才能避免“安倍末日”降临。

即使如此,安倍政权的拥护者仍乐观期待安倍经济学的效用,同时,更把安倍的外交与防卫政策“视作高于安倍经济学以上的成果”。安倍外交与防卫政策的中心课题是什么?又会产生怎样的效应?

在二次安倍内阁成立的第二天,安倍发表题为《安全。钻石构想》的论文,表述了安倍的外交政策,安倍在文中表示,要“连结澳洲、印度、日本、美国的环带,形成一个钻石,保卫印度洋到西太平洋海洋权益。”为何安倍提出这样的构想呢?

因为他把中国大陆捍卫东海、南海利益的作为,视为对日本的“扩张与威胁”。安倍一方面声明不向中国“屈服”,一方面也向国际社会传达,中国的崛起将成为美国的“挑战”,他呼吁英法等老牌殖民帝国主义国家“重返亚洲”。

安倍在与印度尼西亚总统会谈后,发表了“日本外交的新五大原则”,包括“保障合乎普世价值的思想、表现、言论自由”、“在海洋上实现法律与规范的支配”、“追求自由且开放的经济合作关系”、“加强文化上的联系”以及“促进下一代之间的交流”。这新五大原则说得动听,但要害是“在海洋上实现法律与规范的支配”,亲安倍的日本评论家对此原则做出了说明:“对‘意图以武力变更领海’的中国所设下的‘强力牵制’”。

诚如日本评论家所点出的,安倍的外交路线“一切以建立对中国的包围圈”为优先,在“和各国领袖构筑经济关系的同时,也早一步确认了价值观外交、对中国包围网的‘必要性’与军事上的合作关系。”

安倍的种种作为,既是构筑对中国的包围网,也是要摆脱对美国的过度依赖,打造“自立的世界构想”,希望日本成为主导世界的重要力量,同时“为日本的自主防卫铺路”,也就有了集体自卫权解禁的事件爆发。

“自立的世界构想”、“自主的防卫体制”,安倍正一步一步的外交与防卫政策松绑,要让日本和他自身成为世界政治的主要玩家之一。持平来说,以日本的经济与科技实力,希望有相对称的国际政治发言权,原本也无可厚非,现在的国际局势也和第一次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不相同,至少中国不再是积弱不振、任人宰割的国家,日本要重回军国主义路线在现实上也很难实现。

然而,安倍路线建立在错误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安倍追求的日本自主与自立,是以与特定国家的对立为假想敌,放弃了对话与协调的和平路线,反而走向富国强兵的危险道路,并针对特定国家结盟对抗。

安倍路线的一大危险在于,从对抗出发的外交防卫路线,只会加剧地区的紧张关系,东亚走向军备竞赛甚至出现摩擦冲突的机率大大升高,连带将影响世界局势。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实现安倍所标榜的“追求自由且开放的经济合作关系”、“加强文化上的联系”以及“促进下一代之间的交流”?

对抗中国或实现价值观外交?安倍晋三究竟要带领日本走向何方?

一位日本教授眼中的德国二战教育

核心提示: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

访谈嘉宾

森达也,日本电影电视纪录片导演,纪实作家,明治大学特任教授。代表作有:电影纪录片《A》(以奥姆真理教干部成员荒木浩为主人公)、《A2》(获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特别奖),电视作品《纪录片撒谎》,专著《日本国宪法》和《世界完全停止思考之前》等,合著《日本人与战争责任》,杂志专栏文章《九条之国》、《一直欺骗国民的国家不需要秘密保护法》等。

访谈动机

梅雨时节的日本东京,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涩谷EUROSPACE一层咖啡厅的门被轻轻推开,走进一位行色匆匆的中年男子。他就是明治大学教授兼电影电视纪录片导演森达也。森教授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解释,他刚结束在明治大学的讲课,因为接下来马上有一场电影上映后的脱口秀,所以把地点定在了离影院最近的咖啡厅。

身为纪录片导演的森达也时常在各国游历,体验生活观察社会或是参加各种交流活动,有时会将这些见闻感受写成文字发表在报纸杂志上,久而久之,森达也也成为一名撰稿人,经常就一些时政和社会现象发表观点,批评日本政治右倾化。不久前,森达也教授在日本《朝日新闻》发表了题为《战争始于自卫失控》的文章,指出“德国的纪念日考虑的是加害的事情,而日本考虑的则是受害的情况,日本并未从自己是加害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促成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森达也与德国大学生的一次交流活动,当时德国年轻人对二战的看法给了他不小的震撼,所以这次雨中的访谈也从比较日德两国的二战教育展开。

★先驱语录

★德国的纪念日是“加害的记忆”和“战争开始的日子”。而日本的纪念日是“(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等)受害的日子”和“二战结束的日子”。

★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

★不与二战历史教育配套进行,和平宪法的教育也没有了意义。

★现在来看,欧洲国家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日本并不成熟,可以说还是“容易冲动的孩子”。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马晓云 发自东京

德国人记得解放奥斯威辛的日子

《国际先驱导报》:在您看来,日本人和德国人二战态度有什么不同?具体表现是什么?这和什么有关?

森达也:我在《战争始于自卫失控》那篇文章中提过,去年与柏林自由大学学生进行交流时,其中一名学生向我问道:“8月15日是日本的纪念日吗?”我回答说:“因为叫终战纪念日,所以算是纪念日。德国是什么时候?柏林是在5月攻陷的吧!”对于我提出的问题,学生们回答说:“那一天对于德国来说并不重要。”

至于德国的纪念日,他们回答是“1月27日,这是解放奥斯威辛的日子”。

由于报纸篇幅限制,当时在《朝日新闻》刊载的那篇文章中并没有写出另外一个回答。他们另一个回答是“1月30日”,这是希特勒被任命为德国总理,上台组阁的时间,也就是希特勒政权开始的时间。

换而言之,德国的纪念日是“加害的记忆”和“战争开始的日子”。而日本的纪念日是“(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等)受害的日子”和“二战结束的日子”。这是两国很大的不同。德国人反省的是“为什么会发动战争”,但日本的记忆是从“战争结束开始”。也就是说日本的近代史是从战后开始的。但德国的近代史应该包括纳粹。这一点德国肯定进行了十分认真而深刻的反省。

从当时的历史背景看,欧洲当时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和冲击,二战结束后,德国为了在欧洲重新发展,只能选择认真反省、不让历史重演的这条道路,没有别的选择。相比之下,日本战后被美国占领,当时没有“被逼到那个份上”。

至于原因,有很多影响因素。其中,这与日本和德国的“国民性”有关。简单地说,日本人觉得,相比记着“自己曾经怎么害别人的”,记着“自己吃过别人的亏”在心理上不需要抱有强烈的负罪感,不会感觉那么沉重。德国人的想法是,虽然回顾以往所犯的错误心情上会很不好受,但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还是应认真从历史吸取教训。

日本近代史教育十分欠缺

Q:您了解到的德国的二战教育是什么样的?日本的二战教育又是怎样的?具体内容和形式有什么不同?

A:有关德国具体怎么进行教育,我并没有详细调研,所以没法进行细节比较。总体而言,德国就反省为何发动战争进行了深刻教育。德国两次发动世界大战并均以失败告终,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

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日本的历史教育方面或多或少有这种倾向。日本宣布投降后,美国占领日本。在东京审判之际,美国迅速得出结论,日本天皇和民众都是受甲级战犯蛊惑和欺骗。为了保留天皇制,必须解释成天皇“并没有罪”。于是便出现了这种说法:天皇并不想发动战争,只是被一部分军人欺骗了。

我个人认为,把战争的错误只归咎于甲级战犯是不够的,当时的日本天皇和民众都有责任。每个人都应从那段历史中深刻反省并吸取教训。

Q:您如何看待德国和日本二战教育的不同?

A: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的近代史教育是十分欠缺的。日本现在很多年轻人连“8月15日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这在亚洲国家看来,“日本就连过去的错误都记不得了,更别提向受害国道歉了”。学习历史的意义本来在于认真吸取教训,不再重蹈覆辙。但日本的历史教育特别是近代史教育可以说完全做不到这一点。这是日本与德国的很大不同。

Q:您认为德国的二战教育给德国带来什么好处?日本的二战教育又给日本带来怎样的影响?

A:德国与欧洲各国实现了合作。如德国与“曾经水火不容”的法国一起制定教科书、建设联合军队等。

战争存在“被虐”和“施虐”双方,“施虐”方有必要意识到自己曾犯的错误。但在日本,有关“施虐”的教育基本形式化了,不保留“施虐”的记忆,难以实现真正的反省。因此,日本并未从自己是加害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历史教育不配套,宪法教育失去意义

Q:您之前曾在题为《九条之国》的专栏文章中写过,您在西班牙大加那利岛的街道上行走,发现“九条之碑”,还有在战乱地区遇到很多人跟您搭话说“日本是九条之国”,从这些细节,我感觉二战后以第九条规定日本放弃发动战争权利的宪法对于塑造和平的日本国际形象是非常重要的。

A:对。我确实在文章中提过在西班牙发现“九条之碑”的小插曲。另外,我曾去过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难民营,可以说越是战乱地区越是称赞日本的“宪法九条”。因为,在那里,人们对杀害和被杀害有着更加真实的感触。

Q:那么在日本,“宪法九条”的教育又是怎么样的?

A:很多战争始于自卫。日本的宪法九条并没有否定自卫,但是禁止拥有军备,也就是限制了手段。因为拥有军备可能导致过度防卫。为保护领土和本国民众而产生杀戮,继而引发战争。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维持武力了。这就是“宪法九条”的理念。我个人觉得,日本没有进行正确的近代史教育是致命缺陷,但有关日本宪法的教育应该还算系统。

只不过,在历史教育没有就“那场战争到底是什么样的”进行解释的情况下,没有经历过战争且对二战没有记忆的日本年轻人在学习宪法九条的时候,可能第一反应是不理解“日本为什么放弃了军备”。所以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宪法抱有否定态度。不与二战历史教育配套进行,和平宪法的教育也没有了意义。

日本还是“容易冲动的孩子”

Q:您怎么看如今安倍的军国化思想?

A:我个人认为,安倍首相等人也不想进行战争,他们是在以他们的方式避讳战争。我想他们是知道战争的残酷性的,但并不了解战争的机制。他们想的是,如何应对别国挑起战争的情况。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很多战争始于自卫失控。如果学习历史,很容易明白,自卫、防御等的思想最终会导致战争。但安倍等人的历史认识是完全错误的,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Q:不同年龄段的支持率是不同的吧?

A:支持安倍的年轻人是比较多。刚才我也说过,正是日本年轻人没有接受正确的近代史教育,他们现在容易觉得日本政治太软弱,希望有安倍这样强势的领导人出现。德国一战失败后,希特勒出现,受到国民狂热支持,内阁获得高支持率。政治家表现出强硬姿态,其实也是为了获取支持率的一种表演。现在来看,欧洲国家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日本并不成熟,可以说还是“容易冲动的孩子”。

Q:那么,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您怎么看,又怎么解决?

A:没有接受正确的近代史教育,再加上部分日本媒体的错误引导,不少日本人开始觉得“既然其他国家那么可怕,那在有些情况下自己国家也得加强自卫能力吧”。人与人之间,如果缺乏沟通,拒绝了解对方,在受到误导的时候,很容易把对方想象成“野蛮的、令人讨厌的(人)”。不同国家的人之间如果缺乏交流更是如此。

现在时代不同了,中国与日本民众之间可以通过各种途径交流,增进相互理解,互相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问题。现在通讯和网络发达,两国民众可以有很多交流意见的机会。中国游客来日本旅游,会感受到日本人热情有礼。日本人到中国,也会感受到中国人的亲切友好。日本人有很多种,中国人也有很多种,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两国民众之间通过个体交流增进相互理解,推动两国友好,这是我的期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