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黑手 下一个目标:印尼还是乌克兰?

吴俊刚:又一个社会撕裂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民主也是个坏东西。坏在民主一阵之后,社会就似乎难以避免闹分裂。现在我们总会以泰国、台湾甚至美国为例,其实例子还多着呢。“阿拉伯之春”在埃及昙花一现之后就香消玉殒,撕裂的社会重新走上街头,最后军人把民选总统囚禁起来,再假借选举手段夺权。泰国军人则是实行军管,硬把撕裂的社会凑到一块。

奇怪的是,失去了民主,还有不少泰国人觉得现在很好,因为社会恢复了平静。

眼下,令人担心的是,我们可能又多了一个社会撕裂的例子,这就是我们的近邻印度尼西亚。这是印尼历来选情最紧绷的总统选举,结果已经揭晓,佐科以53%得票率胜出。胜败已分,但大局却还未定。因为,普拉博沃在结果揭晓之前做出了戏剧性又近乎荒谬的举动,宣称不承认选举结果,并退出选举程序。但他的发言人随后澄清,普拉博沃并没有退出总统选举,只是退出“计票程序”。印尼社会是否已因这次激烈的选举而撕裂?当然,作为亚细安成员国,我们都应祝愿,这样的不幸后果不会发生。

这次的总统选举,在竞选活动正式展开之前,局面本来还算平静,民调一直显示民主斗争党候选人佐科遥遥领先,几乎所有的观察者都认为,他笃定会当选。但是,越是接近7月9日投票日,气氛就愈加紧张。因为,大印尼运动党候选人普拉博沃以黑马的姿态急起直追,最后出人意料扭转明显颓势,出现几乎旗鼓相当的局面。问题来了。两派人马楚河汉界,明招暗步出齐,形同水火。到了临近投票的最后关头,连现任总统尤多约诺也无法保持中立,公开表明挺普拉博沃。各政党也分成挺佐和挺普两个阵营。印尼选民也因此一分为二。

这让我们思索一个有趣的问题。到底是社会先分化了,还是选举活动导致了社会的分化?大略分析一下分化社会,都能举出先分化后又因选举而撕裂的例证。比方在泰国,一方是长久掌控统治权的权钱集团,另一方则主要是长期被统治的下层民众,社会分化是显而易见的。但在没有选举或既得利益集团占优势的情况下,这种分化只能保持为暗流。有了选举,以及平民觉醒之后,形势便出现逆转,分裂浮上了台面。所以,我们或许可以这么说,社会先有了分化,而选举往往加剧了分化,选情越激烈,分化就越是加剧,最终撕裂了社会。印尼这次的总统选举过程,似乎印证了这样的过程。

印尼的权钱阶层(主要是军方、豪门世家和商界),长期把持政权,加上贪腐横行,致使底层民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积怨日深。佐科算是政坛的异类,异类能够异军突起,说明下层民众无法再安于现状,他们热切求变,并把希望寄托在平民出身的佐科身上。佐科自然得高喊改革,但这又必然的会令既得利益集团成员感到忧虑,深恐变革一旦来临,本身的利益就可能受损。于是他们不得不集结力量,支持军队背景的普拉博沃。社会断层线也因此浮现。

如今,选举已过,但余震未了。印尼社会现在犹如处在一种紧张屏息的气氛中,大家都担心下一刻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相信很多人也睡不安枕,提心吊胆。虽然整个选举过程相对顺利,没有发生诸如流血冲突之类的不幸事件,实属难能可贵,但随着普拉博沃表明不承认选举结果,并要诉诸法律行动,社会上的紧张气氛顿时升级,股市也应声下跌。

现任总统尤多约诺知道社会可能撕裂的严重性,因此,日前他借斋戒月祈祷之便,安排佐科威和普拉博沃一起到总统府和他共进晚餐,并谆谆告诫,必须团结与和解,避免社会两极分化,否则就可能重蹈巴勒斯坦和乌克兰的悲剧。一旦国家分裂,代价是巨大的,要拨乱反正谈何容易。总统说出这样的重话,凸显社会分化危机深重。选举结果揭晓的前一天,尤多约诺又再次喊话,希望失败的一方接受计票结果。他说:“承认失败是光荣的,恭贺胜利者是美妙的”。

佐科和普拉博沃原本都表现君子风范,声言会接受计票结果。但是,现在一切已经改观,选后的印尼政局因此也增加了一个极大的变数。选举硝烟无法落定,将引发更多社会不安,最怕的是出现骚乱,加剧分化与撕裂。如果输的一方最后真能为大局着想,真正表现君子风度,那就是印尼民主之幸。

台媒:乌克兰若东西分裂 北约整体军费或猛增25%

中新网7月22日电 战功彪炳的美国少将巴特勒曾说:“在那段岁月里,我基本上都在为大财团,为华尔街,为那些银行家们提供最坚定可靠的支持和拥护,说实话,我就是十足的骗子。”

台湾《中国时报》22日刊文称,战争是一门大生意,自古有之,但像现代的军工复合体主导一个国家的外交、军事走向,这是历史新页。而目前处在风暴之眼的乌克兰,不管未来是冷战还是热战,军火商都是最大赢家。<!-SSE NEWSADSTART SSE-><!-SSE NEWSADEND SSE->

分析称,十余年来,美国介入阿富汗、伊拉克战争,让军火商荷包满满,在阿、伊战事暂告一段落后,当遥远的某地方战鼓擂起,敏锐的军火商就会嗅到商机,如利比亚、叙利亚,现在则是处在风暴之眼的乌克兰,不管未来是冷战还是热战,军火商都是最大赢家。

文章表示,三分之二美国人反对军事介入叙利亚、乌克兰,但主流媒体及一些政客在敲边鼓,要奥巴马硬起来。乌克兰变局,北约国家有了增加军费的借口,先前一般成员国的军费不到GDP的1.6%,北约要求至少须提高到2%以上(目前只有爱沙尼亚、希腊、英国达标),如果要达到2%的目标,意味着北约各国的整体军费将增加25%,这对主要军火商如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联合科技无疑是大利多。

洛克希德马丁执行长说:“乌克兰危机促成欧洲的国防忧虑,我们对整个区域及北约市场有很大的兴趣,当中捷克、匈牙利、波兰及波罗的海国家是我们的焦点。”

空中巴士也认为商机可期,乌克兰危机将扭转欧洲国防经费的下降趋势。

北约东扩是乌克兰变局的主因,从90年代起北约逐步纳入前苏联掌控的东欧国家,美国及西方盟国的红线就在俄罗斯边境,北约东扩让俄罗斯有被逼到墙角之感,这是冷战战略的升级版。1991年冷战结束,军火商发现东欧是一块大肥肉,他们花费5000万美元游说华府让北约东扩,并引诱东欧国家成为潜在的买家。此一决定,可以卖战机,可以卖防空设备,东欧国家纷纷以美式战机取代旧苏联战机,没有钱也不是问题,可以贷款。

分析进一步称,阿、伊战争估计花费4~6兆美元,过度延伸的帝国面临的是,打不赢的战争,还不起的债务。这段期间,美国前几大军火商从美国政府取得比以前倍增的订单,光是2008年,洛克希德马丁就获得美国国防部290亿美元订单。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资料,从2002年以来,全球前100大军火商的业绩成长了60%,前四大为洛克希德马丁、BAE系统、波音、诺斯洛普格拉曼。

文章指出,美国国防预算虽面临删减,但高端武器系统不受影响,如战机、监测系统等先进项目,此外透过其他特别预算,实则国防经费删减有限,也难怪年初国防预算出炉,洛克希德马丁、雷神、通用电力、诺斯洛普格拉曼等主要军火商,股价创1年来新高。

分析表示,乌克兰、中东、非洲现在是多事之秋,照奥巴马的说法,美国有最好的“锤子”,但不意谓着要把每个问题当成“钉子”,是说不一定要直接军事介入,但时时舞动这把“锤子”,军火商生意肯定火红。就算前述地区暂时平息,军火商也在亚洲找到商机:美国大肆宣传“中国威胁论”,炒作中国的新型战机,让亚洲国家更换美式新武器,例如洛克希德马丁的F-35战机,造价1.6亿美元,获得澳洲、日本、韩国、新加坡的大订单,其他亚洲国家也有跟进打算。

洛克希德马丁2000年的营业额是250亿美元,去年的营业额已高达453亿美元;股价从2000年的22美元一路走高到现在的160美元。过去通用汽车最能代表美国,现在看来以洛克希德马丁代表美国也不为过。

文章最后指出,军火商被喻为“死亡商人”,20世纪30年代美国制造杀人武器被认为是可耻的事,现在则不会感到不安,卖武器是在赚钱,不必管会带来多大悲剧。拿破仑曾说:“有两个杠杆可以推动人们前进,一是恐惧,一是个人利益。”美国就是靠这两个法宝,让军火生意一直旺下去。

(叶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