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爱兵如子:不追究被战士打 上山帮忙放哨

sz渔者 收藏 1 472
导读:开国元帅彭德怀横刀立马血战疆场、百战犹酣,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了赫赫战功,深得将士们的尊敬和爱戴。他对部下、对同志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战场上,战士负伤,他总是牵肠挂肚,给予周到安排;长征中,他把他的骡子让给战士骑;过草地时,战士们连续几天没任何东西可吃、几近饿得奄奄一息,他忍痛把他心爱的骡子杀了,把肉分给大家充饥救急;他担心战士站岗冻脚,就把手伸进战士的棉鞋里试其温暖的程度;当国务院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了,他还亲自安排身边的战士学文化,亲自请老师,亲自批改作业……如此“视卒如爱子”, 彭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开国元帅彭德怀横刀立马血战疆场、百战犹酣,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了赫赫战功,深得将士们的尊敬和爱戴。他对部下、对同志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战场上,战士负伤,他总是牵肠挂肚,给予周到安排;长征中,他把他的骡子让给战士骑;过草地时,战士们连续几天没任何东西可吃、几近饿得奄奄一息,他忍痛把他心爱的骡子杀了,把肉分给大家充饥救急;他担心战士站岗冻脚,就把手伸进战士的棉鞋里试其温暖的程度;当国务院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了,他还亲自安排身边的战士学文化,亲自请老师,亲自批改作业……如此“视卒如爱子”, 彭德怀堪称爱兵典范!

官兵一致思想是他爱兵如子之基

彭德怀始终倡导和恪守党的军队要官兵一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思想。

1929年初,在守卫井冈山的斗争中,一次军部经理处长用伙食费买了一只鸡和半斤牛肉,想给彭德怀改善一下生活。

彭德怀知道后,立刻把经理处长找来,批评道:“我又不是旧军阀,对我搞这些特殊干啥!共产党队伍里,官兵要有盐同咸,无盐同淡。”

彭德怀责令经理处长把鸡和牛肉送给医院的伤病员吃。还警告经理处长说:“你下次不改正,我就要处分你!”

彭德怀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参谋、通讯员、炊事员都平等相待,和蔼可亲。他不喝酒,不吸烟,除了看书和下棋以外,没有任何个人嗜好。他常把津贴省下来,给公勤人员买纸、买笔。

1931年春,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期间,彭德怀任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总指挥。

有一次,彭德怀外出视察,恰好遇到一支部队正在山坡上休息。传令兵拿着小旗在前面开道,喊叫着让大家让一下路。可是未料到,有一个战士就是坐着不动。

彭德怀见状,上前训斥说,躲开。

意想不到的是,那个战士却爬起来打了彭德怀两拳。

彭德怀看了一下,愣了,却并未冲着战士发火,没有理会地继续向前走。

部队排长看见这一幕,大吃一惊:普通战士竟然动手打起总指挥了,怎么得了?于是,赶紧把那个战士绑上,追上彭老总,请示如何处理。

彭德怀一看,连连摆手,急忙说赶紧放回去。

那位战士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打的是彭老总,慌忙说犯了大错了。

亲自上山放哨

1928年深秋的一天,时任军长的彭德怀率领的平江起义部队红五军驻扎在铜鼓县港口乡一个名叫英朝的村子里。这里是铜鼓县第三临时发展区第八乡苏维埃所在地。村子不大,四面环山,是西去平江、浏阳等地的交通要道。

在英朝村的西南处,有一座名叫照天垴的高山。山上视野开阔,站在山顶上可以看到方圆几十里的山川河谷、农舍村庄。这天,彭德怀将部队安顿好后,便背起一顶油纸斗笠出了门,部属们以为彭军长是要去连队看望战士,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出了村子后直奔照天垴。

连日来,红五军行军劳累,战斗频繁,这天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敌人的追击,进入了铜鼓苏区。英朝村的乡亲们像迎接亲人一样迎接红五军的到来。姑娘、大嫂们为部队烧茶做饭,赤卫队员背起梭标大刀为部队站岗放哨,军民之间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英朝村位于铜鼓北面,紧邻修水县境,与敌占区仅隔10余华里。彭德怀心想,这里虽然地形隐蔽,岗哨严密,但万万粗心大意不得呀!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部队的安全,为了能够让战士们休息,彭军长便亲自上照天垴上去放瞭望哨。

呼啸的山风带着深秋的寒意,在茫茫的林海中喧嚣冲荡,掀起一排排绿色的巨浪。屹立在照天垴峰顶的彭德怀举目四望,胸中涌起万千感慨,他热爱祖国的河山,然而他更爱那些为革命英勇奋斗、不怕牺牲的战士和人民。

彭德怀军长的行动很快就被部队发现了。几个红军战士在赤卫队长莫为初的带领下,一齐跑向照天垴山顶上,请彭军长下山。

然而,尽管同志们说尽了好话,彭军长还是不愿意离开哨位。赤卫队长莫为初说:“你是军长,怎么能放哨呢?”

彭德怀纹丝不动,微笑着回答说:“我既是一个军长,也是一个普通兵呀!”

他的巧妙诙谐的答语逗得大家都高兴地笑了。那笑声在照天垴上久久地回响着,被山风传得很远、很远……

两天后,彭德怀率领红五军告别乡亲们上了井冈山。可是彭军长放哨的故事却永远流传在铜鼓山乡,铭刻和感动在老区群众心中。

呵护体贴哨兵

抗日战争时期,在八路军总部,鉴于当时严峻逼人的形势,指挥部设置了外哨和内哨两道卡。外哨负责大门外的安全,内哨负责院内和几位首长的安全。战争年代条件十分简陋,就在总部机关,站岗也没有钟表,用的是老百姓的土办法,一班岗一炷香,一炷香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一炷香燃尽,就叫下一班战士换岗。

有一天,八路军总部为躲避日本鬼子对我军的大肆扫荡,指挥部在古县、武乡县一带崇山峻岭中与敌人巧妙周旋,敌人走东,我们向西;敌人扑北,我们走南。那天东方刚刚鱼肚白,部队就紧急集合,整装前进,大约走了150多里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直到太阳西沉,才宿营休息。

彭德怀一安定下来,就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他埋头工作一个小时左右后从房内走出来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发现内哨瞿立意经过一整天的急行军,全身上下尽是黄泥灰尘,脸手都没有洗,笔直地站在自己的哨位上,脸上多多少少露出疲倦的神情。

彭德怀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马上折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搬来一张板凳,拍着瞿立意的肩膀,亲切温和地对他说:“今天大家都累了,你坐下来吧!”

瞿立意望着彭德怀慈祥而又消瘦的脸庞,将疲乏的身子骨往直挺一挺,精神饱满地说:“首长,我能坚持。”

彭德怀看着瞿立意没有再说一句话,又伸手拍了他几下,转身返回房内去继续工作了。

瞿立意深情地注视着灯光下彭总的身影,心想,彭总在日理万机之中,还惦记着他这样一名小战士,对他如此关心呵护,泪水禁不住簌簌流了出来。

好东西让给战士们吃

解放战争初期,蒋介石重点进攻延安,以胡宗南的23万大兵压境,而陕北我军仅有2.5万人。敌强我弱,敌众我寡。在严峻战局面前,彭德怀主动请缨,临危受命,担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首战青化砭告捷后,地方同志专门给彭德怀送来几筒炼乳,表示慰问。但是,他没有舍得给自己补补身子加强加强营养,却是毫不迟疑地把炼乳送去一些给伤员,其余都倒进烧开水的锅里,让大家都喝上一口淡香的牛奶。

在北上三边,穿越苦水沙漠的行军路上,人人干渴难耐,嘴唇燥裂。彭德怀见一个小战士因发烧躺在路旁,连忙将留给自己的一点水递了过去,让小战士喝。小战士行走困难,他又将他扶上自己的马,自己跟在后面前进。

在西府战役中,彭德怀看到一个战士受了伤还坚持带上机枪去赶部队,很受感动。他立即派人给这个战士洗脸、洗脚、包扎,然后,又将他送到医院。

颇为难忘和感人的是,彭德怀吃“钱钱饭”的事情。1947年8月中旬,沙家店战役之前,我们部队已经开始缺粮,上级指示受伤的马可以杀了吃。就在这样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部队向沙家店的敌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经过一天的战斗,我军消灭了敌三十六师两个旅。战后,彭德怀下令部队迅速吃饭,然后到沙家店以北地域集结。当时有一个营支起锅灶却没有一粒粮食,正在发愁。这时,一个战士背着一袋东西过来,气喘吁吁地说:“彭总听说你们没粮食了,派我把这些小米送来。”营长问:“彭总吃什么呢?”战士回答:“彭总会想办法的。”大家喝着香喷喷的小米稀饭,感动得热泪盈眶,消灭敌人、夺取更大胜利的斗志更加旺盛。事后,大家才得知,送粮的战士走后,彭德怀请带路的群众想个“填填肚皮的办法”,这个群众只搞到些粗糠和压得像钱钱一样扁的黑豆,熬成稀粥,做了一顿“钱钱饭”。彭总指挥战斗两天两夜,把仅有的小米全送给战士,自己吃的却是这样难以下咽的“钱钱饭”。

“不要突出我个人,你省下胶卷给志愿军战士照嘛”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召开了一次很重要的会议,时为战地记者的张友林走进会议室,想给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拍摄一个镜头。

不料,当张友林举起相机对准彭德怀时,遭到彭德怀的拒绝:“我彭德怀有什么好照的?不要突出我个人,你省下胶卷给志愿军战士照嘛!”

张友林受到批评,委屈地走出会场。

会议中间休息时,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走过来安慰张友林,接过相机说:“你别难过,我来帮你照。”

彭德怀见副司令员给他照相,虽然不好拒绝,但表情还是十分严肃,绷着个脸,最后也没照成。

后来,张友林了解到,不少老摄影记者在给彭老总照相的时候都吃过类似的不近人情的“闭门羹”。

事隔不久,在志愿军政治部召开的一次党的组织生活会上,有的同志提出:“彭德怀同志是志愿军司令员,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渴望看到他在战场上的形象,中央宣传部门和中央一些报刊也叫我们提供材料和照片。”

志愿军副政委甘泗淇将军向彭德怀转达了这一意见,彭德怀的态度才有所转变。

一天,彭德怀兴致勃勃地来到上甘岭阵地前沿视察。张友林闻讯后,挎着相机立即风风火火地赶到阵地。他看见彭老总正在和战士们谈笑风生,表情一脸的轻松慈祥,连忙取出相机准备拍照。

彭德怀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批评过的张友林,笑着说:“哦,又是你这个小记者,今天你随便吧!”

“好的。”张友林痛快高兴地应和一声,抓住时机,选好角度,眼疾手快地按下了快门,为彭德怀拍下了一张珍贵的朝鲜战场上的照片。

“你们要多为战士想想”

1955年秋,身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的彭德怀,到祖国南海岸视察。进入一座军营时,从一个亮着彩灯的房子里传来悠扬的乐曲声,显然那里正在举行舞会。于是,他下了车,径直朝营房后面的连队驻地走去。进门后,他发现有一个班的战士正在讨论时事,便自我介绍说:“我是彭德怀,来参加你们的学习,好吗?”大家忙乎着端茶倒水,又拿来一把椅子,在上面垫了一床被子请他坐。他却坐到战士们的**子上,问:“你们讨论什么问题?”一名战士将一张报纸递给他看,原来是报上的一个话题:为什么一些新独立的国家老是闹政变?

战士们继续热烈地发表意见。大家说,是帝国主义的干涉和颠覆、新兴的独立国家没有马列主义政党的正确领导以及民族民主革命不彻底等原因,造成了这些国家长期的动荡。最后,彭德怀举起手来:“报告班长,我发个言。”接着,他说道:“这些国家不安宁,同志们分析的原因都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领导不愿意和大家一样坐矮板凳、硬板凳,可能原先他们也是坐矮板凳的,后来他们就只能坐高板凳了,比你们叫我坐的那板凳还高,高得多!”

战士们高声大笑,彭德怀却站起来,严肃地看了看随后进来的这个部队的几位领导干部。他接着刚才的话头说:“那些坐在很高很高的板凳上的人,看不到士兵了,不知道士兵们在说什么想什么了。士兵们在学习,干部们在跳舞!”见几个领导干部脸刷地红了,他继续追问:“今天星期几?你们一个礼拜跳几次舞?”然后说:“我不跳舞,我也不反对别人跳。但你们在娱乐的时候,也要尽可能和士兵在一起。唱歌、演戏、打乒乓、下棋,怎么不可以?大家同乐同乐怎么不好?为什么光搞那个东西?搞也得分个时间场合嘛!不要在营房里搞!不要因为你们自己不爱打球,不爱唱歌,只爱跳舞,你们就不去提倡,不去组织适合战士特点的文娱体育活动。你们要多为战士想想!”

危难之中爱兵之情依旧

1966年,“文革”袭来,彭德怀和贺龙等40余位开国元勋被关进北京公主坟一座叫什坊的院里,由以往曾保护与警卫过这批将帅的中央警卫部队五连负责看押他们。其时“中央文革”为每一个“特犯”专门配备了一个专案组,专案组的成员无疑都是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疯狂爪牙和歹毒打手,他们对这些所谓的特犯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毒打与迫害,彭德怀被打断三根肋骨依旧义正词严、毫不屈服……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公道自在人心。多少年来无论给彭德怀几多沉重的帽子,都丝毫无损于他在广大军民心中的形象。看押他的解放军战士尽管不敢堂皇直白地照顾他,可是对他的同情与尊敬却是发自肺腑、情不自禁的。河南籍战士小郑是这个连队的炊事员,送饭时他总是冒着风险多给彭总打点菜。彭总也明白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大头兵,质朴无华。

有一天,小郑趁着周围没有旁人时对自己信得过的首长说:“彭总,俺想向您请教个问题。”

彭总点点头,慈爱地说:“说吧,我这个老犯人,愿冒险给你当个参谋。遇到了什么困难?”

小郑说出了自己久结在心头的疑问:“当人快要饿死的时候,应当怎么办?”

彭总说:“那就要去找吃的。从前我们就是因为饿得活不下去,才提着脑袋跟着共产党毛主席打土豪分田地,那才是真正的造反有理呢!”

“可是我……”小郑犹豫半天,终于对彭总讲出了自己难以启齿的实情。原来,20世纪50年代末,他的老家由于冒进与浮夸闹了大饥荒,他的父亲饿死街头,母亲走投无路丢下4个少儿幼女,嫁到山西,并在那里生了一个孩子。之后她不断捎些瓜菜粮食,用以接济老家的孩子们,使小郑兄弟们得以勉强活下来。1963年后,地方的生活略有好转,母亲离开山西的丈夫,回到郑家。不久“文革”爆发后不少农民被人拉去参加武斗,好好的农田几乎无人打理收成甚微,老百姓再次遭受饥荒。小郑的母亲万般无奈下又嫁到山西还生了一个孩子。为了让小郑等孩子们活下去,她继续送来粮食……数年后孩子们长大成人,小郑也参军入伍。如此情况好转后,母亲捎信儿问孩子们,愿不愿意让她这个母亲回老家来。小郑家的亲友们说,小郑的母亲太不要脸,再不能收留她。小郑的叔父还发狠说:“她伤风败俗,有辱门庭,若要回来,先打断她的腿!”小郑的战友也认为,她水性杨花,再不可认其作母亲。正是如此进退两难,小郑只好请教彭总来断一下这个官司,帮他想个妥当的办法解决问题。

彭总听完了,蹙紧眉头,思忖良久后分析建议说:“人活着就要吃饭,新社会应该吃的更好一些……你应当去认你的母亲,去把她接回来。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思想,她不算是一个高尚的母亲,但她却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你记着告诉她,包括我老彭在内,我们对不起她!”

彭总这一番浅显易懂而又深含哲理的话语,像打开心结的钥匙,深深地感动了踌躇矛盾中的小郑,他流下了热泪:彭老总真不愧是战士们的贴心首长呵!

不久,小郑遵照彭老总的提议,毅然决然将母亲接回了老家。

彭德怀一贯想战士所想、急战士所急的高尚情怀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孟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