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对安倍别再抱任何幻想 ——评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qiushiwangping 收藏 1 522
导读:日本终于迈出了危险的一步。7月1日下午,安倍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该决议案推翻了日本历届内阁遵守的“自卫权发动三条件”,部分解除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限制,为日本自卫队在海外行使武力开辟了道路,这一举动在事实上架空了和平宪法,意味着日本战后防卫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在这一变化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军国主义幽灵的复燃,看到的是威胁和平的钢铁巨兽的苏醒。 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对安倍别再抱任何幻想。 右翼右倾思潮在日本的泛起由来已久 二战结束已近70年,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终于迈出了危险的一步。7月1日下午,安倍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该决议案推翻了日本历届内阁遵守的“自卫权发动三条件”,部分解除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限制,为日本自卫队在海外行使武力开辟了道路,这一举动在事实上架空了和平宪法,意味着日本战后防卫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在这一变化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军国主义幽灵的复燃,看到的是威胁和平的钢铁巨兽的苏醒。

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对安倍别再抱任何幻想。

右翼右倾思潮在日本的泛起由来已久

二战结束已近70年,但日本国内对侵略历史的认罪反省仍严重不足。特别是近年来,从篡改历史教科书、极力掩盖战争罪行,到政客参拜靖国神社、为“神风特工队”遗书申遗,在所有涉及战争罪责的问题上,日本一些政客和右翼势力串通一气,态度不可谓不蛮横、气焰不可谓不嚣张。

这种情况的出现,归根到底是因为战后对日本军国主义从未进行彻底清算,使右翼势力保存并隐藏下来,一待时机合适就跳将出来、张牙舞爪。例如,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曾作为战犯被美国关押过一段时间,出狱不久便重返政坛,50年代甚至官至首相。相当一部分日本人对二战的认识是反省不足、遗憾有余,在他们看来,战争是错误的,但这种认知不是出于对战争罪责的反省,而是对日本战败这一事实的不甘,似乎再给日本一次机会,“太阳旗”就能插遍全球。有错却不认错,犯罪而不悔罪,看似荒谬,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日本民族只服强者、不讲道义的文化特质。近些年,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对现实不满的人愈来愈多,右翼右倾思潮得以借势发展。在当今日本社会,从政界到媒体、再到民间,普遍都受到右翼右倾思潮的影响。

安倍就是在日本国内整体右转的大背景下上台的,因而也极力迎合、利用右翼右倾思潮。2006年,安倍首次组阁后,从现实政治需要出发,任内没有参拜靖国神社。但辞职后,安倍每年都去参拜,并为在任时未能参拜而“悔恨不已”。2012年底再任首相后不久,安倍就表示要修改对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的“村山谈话”,公然叫嚣“侵略定义未定论”,鼓吹参拜靖国神社“理所应当”,“阁僚不应屈服于任何威胁”。安倍的内阁成员也多具右翼右倾的政治倾向。如副首相麻生太郎就声称,日本应效仿二战爆发前德国纳粹的做法,“不知不觉地”修改宪法;外相岸田文雄主张,应允许日本修改和平宪法,拥有集体自卫权;文部相下村博文声称,二战期间不存在“强制慰安妇”。

安倍上台以来的危险倾向

安倍上台以来,日本在政治右倾化的道路上愈走愈远,离当年发动侵略战争的军国主义则愈来愈近。安倍危险倾向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力图挑战战后国际秩序,摆脱战后体制束缚。二战结束后,亚太地区建立起以《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联合国宪章》等为法律基础的国际秩序,这一秩序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成果,也是确保战后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国际公义的重要工具。但日本一些政客认为,这一秩序是以压制日本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只有打破这一秩序,日本才能成为所谓“正常国家”。

对内,安倍意欲修改和平宪法。安倍在接受美国《外交》杂志采访时说,日本应该修改宪法第9条(即“和平条款”),为自卫队改名并赋予其集体自卫权;并称这是“我国的宪法”,中韩两国的态度对修宪“没有影响”。今年1月,安倍在施政演说中明确表示修改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并针对自卫队赴海外开展行动一事,强调致力于世界和平与稳定的“积极和平主义”的意义。这是安倍上台后首次在国会演讲中明确谈及集体自卫权。他表示:“关于集体自卫权和集体安全保障问题,将参考(专家组成的)‘关于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的恳谈会’的报告研究应对措施。”他还声称,“自卫队需要的是自豪感。因为保卫着国家,就必须改为国防军。为了保护这份自豪感,改名非常重要。”安倍还采取措施加强内阁的权力,设置“国安会”,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案》,使安倍和首相官邸有了更大权限,也使日本政府的决策模式更趋向于独断专行。

对外,安倍否认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端,煽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他声称“不存在要解决的领土问题”、“不能容忍日本领土受到任何挑战”,并表示绝对不会对中国让步,“也不会让钓鱼岛成为谈判对象”,扬言将“站在捍卫日本领土的最前面”。安倍刻意淡化《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的重要性,主张以美国等国对日片面媾和的“旧金山和约”作为国际秩序的基础。安倍还大力叫嚷所谓“积极和平主义”,增加军费、扩军备战;抛出所谓“战略外交”、“价值观外交”和“积极主动外交”三原则,巩固和加强日美同盟;频繁展开针对中国的外交活动,构筑“对华包围圈”。

做好对安倍危险倾向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安倍上台以来的一系列政治军事冒险行动,既是安倍本人政治理念和观点的体现,也充分反映了他对日本国内外形势的分析判断:国际上,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需要在安全方面利用日本防范和制约中国。对于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一事,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就表示:“日本完全有权利以自己认为必要的方式进行自我武装。我们鼓励日本以透明的方式来做这件事。”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也声称:“对愿为地区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作出更大贡献的日本而言,这是重要的一步。”安倍深谙美国战略意图,因而积极给予呼应,希望以此为契机成为所谓“正常国家”;从国内看,日本国内经济长期不振,加之一系列自然灾害的发生,严重影响了日本社会民心民气。安倍上台后大搞所谓“安倍经济学”,但当前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安倍经济学疲劳症”正在显现。这一现实促使安倍刻意制造紧张事态,以转移国民对现状的不满。

由此我们不难判断,从参拜靖国神社到意图修改和平宪法,从否认钓鱼岛主权争端到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的一系列行动是一以贯之、早有预谋的,是做了长期打算的。对于这一点,国际社会必须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人们不应忘记,二战爆发前的纳粹德国之所以一步步突破国际秩序束缚,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很大程度上是英法绥靖政策的结果。今天,如果国际社会对安倍的政治军事冒险行动不以为然,甚至像有些国家一样姑息养奸,最终也可能酿成大患。

安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危险举动,已经引发了日本国内外各界强烈不满。这几天,在东京首相官邸前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民众一直没有中断,“反对修宪”、“反对宪法”、“反对战争”等呼喊声持续不断。《朝日新闻》社论称,此举为日本政治“极端危险的先例”。《纽约时报》认为,安倍的举措从根本上改变了和平宪法。有美国华文媒体认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将加深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亚洲邻国的不信任感,使地区形势进一步紧张。

2014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也是日本首次出兵台湾140周年。对安倍公然挑战公理正义、肆意冲击战后国际秩序的危险行为,国际社会必须高度警惕,并毫不妥协地与之作坚决斗争。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