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作祟,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9
导读: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的原因就是因为高尔夫球场建设背后的巨大利益。 中国对高尔夫球场的打击力度正在增大,政府通过实际的行动向试图突破禁令的开发商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北京郊外的一座高尔夫球场,如今漫长的球道和精心修剪的果岭,现在只剩下碎石和土堆。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再度明确,在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出台前,各地不得擅自批准和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联合通报了5起全国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典型案件。通报明确表示,对于这些违规项目都进行了整改和拆除,并按规定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


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的原因就是因为高尔夫球场建设背后的巨大利益。

中国对高尔夫球场的打击力度正在增大,政府通过实际的行动向试图突破禁令的开发商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北京郊外的一座高尔夫球场,如今漫长的球道和精心修剪的果岭,现在只剩下碎石和土堆。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再度明确,在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出台前,各地不得擅自批准和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联合通报了5起全国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典型案件。通报明确表示,对于这些违规项目都进行了整改和拆除,并按规定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但是有专家人士称,但愿这样的整治不是一阵风。过去,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的原因就是因为高尔夫球场建设背后的巨大利益。

高尔夫球场玩隐身术

今年5月,被通报的5起高尔夫球场建设案件涉及北京、辽宁、云南、宁夏4个省(区、市),均为全国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开展以来顶风新建、拒不停工的高尔夫球场,共违法占地5779.74亩,其中基本农田及耕地2903.38亩。目前,球场相关设施已被拆除,有的正在履行行政处罚程序,两家已被罚款约1000万元。相关责任人员已被追究责任或正在查处。

其中,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的德龙农业示范园就是被整治的球场之一。

根据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联合通报,2011年8月,北京老河湾投资有限公司以建设德龙农业示范园为名,在这里建起了高尔夫球场。尽管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进行了制止并组织整改,但这一项目在去年6月再次动工,违法占地约900亩,其中基本农田828亩。今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政府对球场进行了整改。金盏乡政府已对有关责任人员作出停职处理。当地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正在履行行政处罚程序。

7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辗转1个多小时来到这个昔日的高尔夫球场看见,如今这个球场已是大变模样,如发球台、会所、喷灌设施,沙坑和草皮等设施都已不见了踪影,昔日的绿地,如今也已然种上了密密麻麻的玉米秆,门口的牌子上也挂起了皮村高标准农田的字样。

模样虽然大变,但记者走访时却发现,此处的各类设施和建筑虽然已经被拆除,但是土地形态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这个所谓的农业示范园,土地依旧高低起伏,并未如普通耕地一般予以铲平,倒是像高尔夫球场原有的地貌特征,藏于在漫天的玉米秆的“掩护”之下。

“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严打了就先随便种点什么当掩护,等什么时候风头过了再出来干。”一位熟悉此事的当地居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像这样的高尔夫球场当地并不止这一个,许多高尔夫球场都是由普通耕地演变而来的。“他们一般都是先把地圈起来,先种上两年树,如果没人管他们就开始建了。”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该高尔夫项目的开发公司虽是北京老河湾投资有限公司,但是企业信息网上找不到任何与该公司相关的信息,一个名为“北京老河湾乡村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的企业与其公司地址一模一样,均位于拂林路9号景龙国际大厦C座的某室,不过该公司的营业执照早已于2011年12月12日吊销。

怀着疑问,时代周报记者接连拨通了皮村当地村委会以及金盏乡乡政府的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在当记者向其质疑对于高尔夫违建案件的处置以及农业示范园未来规划时,对方却皆三缄其口,未作任何回应。

十道金牌难禁高球运动

自1984年起霍英东等港商投资创建的广东中山温泉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对外开放后,作为招商宠儿的高尔夫球场,仿佛如雨后春笋般向全国扩散,但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也让这个古老的运动饱受争议。

一般而言,建设高尔夫球场要将原先土地上的植被置换成专用草坪,还要持续不断地施肥及喷洒农药。高尔夫球场占地广,占用粮田,破坏耕地,而且高尔夫球场耗水量大,再加上每年喷洒在高尔夫球场草坪上的农药高达50多种,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国务院早在2004年就已经叫停了高尔夫球场的审批,此后至今,国务院办公厅及有关部委对高尔夫球场建设下达了近十道禁令,但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却越建越多。有专家称,60余家高尔夫球场每年就将消耗100万人生活用水,相当一个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的全年生活用水量。

曾有媒体统计,在北京周边有132家打着各种名目的高尔夫球会、俱乐部、练习场,对北京呈合围之势。有专家指出,一个18洞球场年耗水40万立方米。即使是全部按照18洞的球场来计算,那保守估计,北京周边这132家每年的耗水量也在5000万立方米以上,相当于20个昆明湖的水量。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郑宇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高尔夫球运动作为一种高端体育消费并未在国内普及,其需求的旺盛既体现出资本的力量,也显现出国内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兴建高尔夫场地,会占用大量土地;大量农药的使用会污染附近水源,浇灌草地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水资源。

背后的利益冲动

有专家表示,高尔夫球场的建设需要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审批,而大部分未经审批的球场基本上是以偷换概念的形式,由地方审批的。违规球场大多是打着体育公园、生态园、休闲园、绿化项目等旗号建设的。缘何如此?

说到底还是离不开利益两字,这些违建高尔夫球场大都与地产项目相连,房企们可以利用高尔夫球场为地产项目“镀金”,借以大幅提升地产项目的“附加值”。

“房企有极大的冲动来做高尔夫项目。这背后自然有比较大的经济利益。”房地产评论员严跃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名资深高尔夫球人士说,一般球场投资会在3年左右收回成本。另外,许多球场的投资商还通过建设周边的房地产项目获利。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郑宇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房企拿地建设高尔夫场地,成立俱乐部或者娱乐体育会所,一方面会收取高额的会员费,同时组织高尔夫比赛、培训学员等也会收取较高的费用;另一方面,高尔夫场地周边景色较好,绿地覆盖面积大,房企在周边兴建别墅或者高档商品房等,房价也会卖得高一些。

有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些地方政府陷入一种畸形的城市更新观念中,一味追求“GDP”,一味强调投资环境,一味追求政绩形象,认为高尔夫球场可以加快城市化和旅游业的发展。

而面对政绩与招商诱惑,从立项阶段到审批监督环节,很多地方政府明知违规,却大多态度暧昧,视而不见甚至层层关照。

陕西省国家级贫困县柞水县违建“秦岭壹号高尔夫球场”。而在去年4月,央视《经济半小时》就已曝光陕西柞水打着“盘龙植物观赏苑”的招牌兴建该高尔夫球场,这已经是其第二次被央视曝光,可这家高尔夫球场至今仍在火热营业。

事实上,该高尔夫球场存在至少3年以上,其间也曾因媒体曝光而被关停,但每次都恢复营业。据了解,柞水高尔夫球场屡次关而不停的背后,是当地政府惹不起陕西省属企业陕西有色。

相比于巨大利益诱惑,相对低廉的违规成本也让开发商们敢于“赌一把”。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后,企业只需支付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罚款,与其巨大的投资收益和经济获利相比,如同九牛一毛,达不到惩处目的。

此外,法律法规的缺失也是造成这种乱象的原因之一。到目前为止,我国基本没有法律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即使出台了相关文件、通知等,也很少有涉及球场建设的若干细节规定。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马浩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