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项人向西扩张30年:平定回鹘和吐蕃 独霸河西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3 486
导读:回鹘的远祖是秦汉时期活跃于漠北乃至西域的丁零,后来又演变成铁勒、高车,至隋代始有乌护、袁纥之谓,唐代称回纥、回鹘。隋唐之际,回鹘分布在突厥以北的娑陵水流域,过着游牧生活,人口达10万。随着突厥的衰弱,回鹘强大起来,东役奚、契丹,北役九姓,西接黠戛斯,南邻大唐,尽有突厥故地。9世纪30年代,回鹘汗国由盛转衰,内部矛盾激化,宰相拥兵自重,相互杀戮;加之自然灾害频繁,瘟疫流行,回鹘汗国霎时分崩离析,部众四处逃散。《旧唐书》载:“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面对前来投靠的回鹘诸部,已占

党项人向西扩张30年:平定回鹘和吐蕃 独霸河西


回鹘的远祖是秦汉时期活跃于漠北乃至西域的丁零,后来又演变成铁勒、高车,至隋代始有乌护、袁纥之谓,唐代称回纥、回鹘。隋唐之际,回鹘分布在突厥以北的娑陵水流域,过着游牧生活,人口达10万。随着突厥的衰弱,回鹘强大起来,东役奚、契丹,北役九姓,西接黠戛斯,南邻大唐,尽有突厥故地。9世纪30年代,回鹘汗国由盛转衰,内部矛盾激化,宰相拥兵自重,相互杀戮;加之自然灾害频繁,瘟疫流行,回鹘汗国霎时分崩离析,部众四处逃散。《旧唐书》载:“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面对前来投靠的回鹘诸部,已占据河西的吐蕃统治者施行了分而制之的政策。《新五代史》载:“是时吐蕃已陷河西、陇右,乃以回鹘散处之。”《五代会要》载:“会昌初,其国为黠嘎斯所侵,部族扰乱,乃移帐至天德振武间,又为石雄刘沔所袭,破之。复为幽州节度使张仲武所攻,余众西奔,归于吐蕃,吐蕃处之甘州。”

会昌六年(846),吐蕃赞普朗达玛遇刺身亡,国内大乱,河陇一带,洛门川将击使尚恐热与鄯州节度使尚婢婢相攻不已,吐蕃势衰。大中二年(848),张议潮等率领沙州汉人,联络粟特人和吐浑人等,结成反抗吐蕃的同盟军,一举驱逐吐蕃守将,光复沙、瓜二州,并以沙、瓜为根据地,陆续收复河西失地。大中三年(849),又攻克甘、肃二州,大中五年(851)十一月,唐朝在沙州设归义军,敕授张议潮为归义军节度使、兼十一州营田处置观察使,到咸通二年(861),张议潮收复河西重镇凉州,荣新江先生认为此时河西走廊中的主要城镇应当在归义军的控制中,而此时回鹘尚未进入河西走廊中心地带。河西诸回鹘此时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呢?据洪皓《松漠纪闻》载:“居四郡外地者,颇自为国,有君长。”约在9世纪后半期,甘州回鹘、西州回鹘自东、西两面迅速发展起来。中和四年(884),十月下旬,占据甘州城的吐蕃、退浑、龙家、通颊等“十五家”部落,与回鹘和断不定,陆续撤出甘州,十二月,回鹘进入甘州城,甘州遂成为河西回鹘的中心。大顺元年(890),张淮深遇难,沙州陷于内乱之中,这又为甘州回鹘的发展提供了时机。开平四年(910),张承奉在敦煌称帝,建立了西汉金山国。乾化元年(911),甘州回鹘对金山国发起进攻,直逼沙州,张承奉被迫订立城下之盟,约为“父子之国”。曹氏归义军政权虽然在曹议金、曹元忠时期几度夺回了对甘州回鹘的主动权,但是曹元忠之后,曹氏归义军政权则被甘州回鹘所挟持,或者说,出现了严重的回鹘化倾向。

早在咸通二年,张议潮收取凉州,朝廷以归义军节度凉州,又恐张议潮坐大,派郓州兵2500人戍守之,可见凉州处于归义军与中央王朝的争夺之中。据敦煌文书s.6342张议潮向唐朝廷进表:“张议潮奏:咸通二年收凉州,今不知却废,又杂蕃浑。近传咀末隔勒往来,累询北人,皆云不谬。”由张议潮进表可知,除了唐朝廷与张氏归义军驻守凉州外,凉州的居民还有咀末。咀末是一个多民族的混合体,既有苏毗、养同、吐谷浑,更有吐蕃与汉人成分,在张议潮自西向东收复河西的时候,咀末等部族也就逐渐被自西向东驱赶而来,最终集结在甘、凉。在吐蕃实力退出河陇之时,咀末作为一支强番而出现,继续占据着凉州,并且拥有较为强大的实力。咸通三年(862),“咀末始入贡。咀末者,吐蕃之奴号也”。作为残余吐蕃势力的咀末,此时很显然已经作为一个政权而存在了,并且已经与唐朝建立了朝贡关系。天祐三年(906),“春,正月,壬戌,灵武节度使韩逊奏吐蕃七千余骑营于宗高谷,将击咀末及取凉州”。对于战役的结果,据陆庆夫先生考证,“咀末被吐蕃取代,但新的凉州吐蕃政权无疑是新入居凉州之吐蕃人与原凉州咀末人建立的一个联合政权“。凉州吐蕃以六谷部为首领,在宋初又臣服于宋,并主动担当起护送朝贡使者的职责。乾德四年(966),吐蕃首领折逋葛支因护送求法僧人,受到宋太祖的“诏褒答之”。北宋与凉州吐蕃诸部逐渐建立了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双方的交往逐渐增多,太平兴国中,诸族以良马入献,自后进奉不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