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26 帝都过河记

反穿的马甲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姓名, 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一首《西江月》,本述尽千年沧桑。 然而从郭德纲嘴里出来,就是精彩的压堂言。 此时我正听他的长篇评书《丑娘娘》 讲的是丑娘娘钟离春,胯下翰海麒麟兽,手中三尖两刃刀,正在战阵之上三擒三纵孙膑他爹——孙操。 而我此时所在地: 西三环、莲花池桥下,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中,我如一页扁舟——蹒跚前进。 旁边是一个没了顶的白色小轿车,后面是三个自行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4729-1-1.html


道德三皇五帝,

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

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姓名,

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

说甚龙争虎斗!

一首《西江月》,本述尽千年沧桑。

然而从郭德纲嘴里出来,就是精彩的压堂言。


此时我正听他的长篇评书《丑娘娘》

讲的是丑娘娘钟离春,胯下翰海麒麟兽,手中三尖两刃刀,正在战阵之上三擒三纵孙膑他爹——孙操。


而我此时所在地:

西三环、莲花池桥下,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中,我如一页扁舟——蹒跚前进。

旁边是一个没了顶的白色小轿车,后面是三个自行车友,正喊着号子把一辆汽车往“岸上”推。

嗯,你没看错,是岸上,岸边都是观众,雨太大,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今夜大家都过河,我的心中升腾起了这个念头。


学萨苏的文法:

有必要说一下背景——

此时时间:23:10分

现场情况:暴雨——超级暴雨。


刚才到单位问了一下水文专业的同志,这场雨,车道沟-紫竹桥-公主坟沿线,是北京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雨,

前几年那场牛逼哄哄的7.10暴雨跟它比起来连盘凉菜都不如。


本次暴雨强度:126mm。

诸君可能对这个数字没概念。


用个专业的对比数据说话吧:

北京地区的1年一遇降雨强度是36mm,2年45mm,3年50mm,5年56mm。

再往上加就10年、20年、50年、100年


而北京的市政排水标准呢?1~3年的雨强。也就是说,如果暴雨达到3年一遇,

北京很多地方的地下排水系统就失效了。

如果达到5年,超过了最大排水强度,那就只好买船去了,所以你要交车船使用税。


126mm意味着什么呢?我不敢贸然下结论说是100年一遇。

但是别人也不敢说——你不懂的。水文专业的同志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估计要死人了。


前段时间武汉大大雨,因为排涝不畅,撤了一个水务局的局长和一个防办的主任。


北京业内对此都有耳闻,众曰:这事千万不能仿效,要因为下雨就掉乌纱帽,那大家都别干了。


我很悲催的说:帝都地面上的建筑物绝对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但地面下的市政设施,连非洲都不如!

如同我国的教育投资一样!光鲜的外衣下面是他 妈 的一堆狗屎!可你又能怎样?吃肉喝酒苟活吧。


巴黎和伦敦在1890年为抵御流行瘟疫,修建的大规模市政排水廊道,比100年后的帝都要强大几十倍。

记住这个词:1890年的排水廊道。(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搜索)

至于青岛在德国占领时期修建的雨污分流排水系统,到现在依然使用着……

日本的地下排水廊道,一个蓄水池可以蓄70万方雨水,深24m……(网上有图片)


我不是愤青,更不是没脑子乱咬人的“疯狗”,

这只是我专业内耳熟能详的数据,作为一个专业的规划工程师,我能做的,就是他娘的努力去改造。


但是人微言轻,开发商和政 腐认为还是把楼盖漂亮了才是王道。


写到这里,我很想轻轻的骂他们丫 挺的一声——我就艹 你大爷!

(转一条博客:[size=-1]“中 国请 停 下 你 飞 奔 的 脚 步 ,等 一 等 你 的 人 民” -后面的话自己百度吧)


让时空回到昨夜的现场吧:莲花池桥下,已经是我过的第三条大河了,也是最痛苦最艰难的一条大河。


昨晚忙到夜里10点多才收拾东西回家,因为这两天预报天天大雨,所以改骑电动车上下班,在帝都,

狗都知道电动车和自行车才是“效率”的代名词。


这里有必要给我那破二手电动车做个广告。

牌子是新日牌的-那种满街跑的黑色大踏板。在六里桥太平桥南里胡同里赵三电车铺子买的,800块。


整车破烂的跟“济公的行头”差不多,放大街上拔钥匙走人,蟊贼们会认为偷走后修复的成本太大,

所以根本没人光顾,曾经放六里桥农行门口一周而没丢,我为此很愧对六里桥的偷车贼们。


小车在花园桥就开始过河,那时候河水只淹到踏板上,旁边无数奋勇的大小机动车挟裹着巨浪和水花从我身边飘过,

我已经骂人骂累了,于是两膀较劲,使劲的把着舵,保持船体的稳定。


到公主坟北,雨忽然加大,狂风吹着暴雨迎面撞来,再牛逼的雨衣也挡不住天地的狂躁,我一度甚至让雨给吹的有些窒息。

前方啥都看不到了,于是停下来休息。此时小车依然顽强的默默亮着灯,虽然水头阻力很大,但是它还能跑。


到公主坟桥下,心说坏了,因为连大公共汽车都安静的停在坡上。

坡下凹槽处一片汪洋,周遭群众一筹莫展,都在耐心等待。


我也等了一会,偶尔能看到勇敢者推着车子涉水而过,也就是淹没大腿的样子,于是抖骚精神,也尝试着穿越。

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我身上背着个大包,踏板上放着一台电脑主机,嗯,dell的电脑主机,之所以回家晚了,

是因为下班后去了一趟中关村。


现在这台主机放在家里凉台上风干,三天内我是不准备开机了。


接着说公主坟桥下大河吧,我艰难的一步一步挪,耳边郭德纲正在哇呀呀的厮打,脑袋上是倾盆的大雨,

周边是木呆呆的各色围观群众,我表示没有压力,在帝都,你要习惯围观。


其实如果你觉得这是一种难得享受和生活历练,你就不会觉得痛苦,我就是这样的感觉。

在帝都,你这辈子能赶上一次规模宏大的洪水淹城吗?

我赶上了,而且还尝试着挑战了,最后还写成了文章,留下了纪念。


终于把车子推到了对岸,那滋味,难以形容,忽然发现踏板上的电脑没了……

我艹啊!您跑哪里去了?


赶紧把车子支好,回身寻找,可怜的白色机箱正在河里“沉浮”挣扎!

赶紧“游”过去,在“白雪公主”马上要沉底的时候拉回身边,心里暗笑,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啊!

以后要跟人说,哥们我在公主坟桥下捞过电脑,有人信吗?


不过转念一想:公主坟的水算个屁啊,前面还有个传说中的莲花桥,那才刺激!

毕竟我对北京大小排涝布局比较熟悉,莲花桥下的排涝,嘿嘿,只能用灾难形容。


车子这时候突然休克了,无论怎么转动钥匙都醒不过来,不用问,电路进水了。

当时想把车子随手扔人家小区里,转念一想:电脑那么沉,抱着回家就把人累死了,这时节也打不到车,索性推着回家吧。


于是一路艰难行走,到莲花桥北,发现很多汽车在三环路上没头苍蝇一样逆行乱窜,

心说:果不其然,前面已封锁。


但我是一无所有的破电动,我怕啥?

于是义无反顾的继续前行,途中看到俩以手遮头在雨里狂奔的男女,边跑边喊,那边可能有出租,那边可能有出租。

不用问:大雨浇糊涂了。


终于看到莲花池桥了!呵~~~~~~~~~~~~~~这叫一个壮观。

等我找找词啊。


一片汪洋?残垣断壁?水淹七军?碧波泛舟?

[size=-1]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我身边是连绵不断的跌水瀑布,把莲花池桥西北角的大树都冲倒了,那倾泻而下的水流流速,以我的经验看,

估计能有2m/s

如果此水深过小腿肚子,没人能安稳站着。

幸好我有沉重的电动车,电动车上有电脑,后背一堆东西……

于是我潇洒的划过了瀑布群。


再往前走,奶奶的,彻底绝望,那呈天地之威积蓄下来的水,已经汪洋到无法形容。

[size=-1]路边还有一眼庞大喷泉,估计是地下排水管道水压太大,给顶了出来。

太给力了!这是北京唉!~~~~~


[size=-1]可还要走啊,家里刚出生五天的儿子等我去陪他,大夫说了,当爹的每天都要回家陪孩子,这很重要!


扭头问身边一个踌躇犹豫的胖大汉子,哥们,咱俩一起过如何?

中!俺也想跟你说哩!

英雄所见略同,于是各自推着电动车开始涉水。

汉子的老婆紧紧抓着电动车,有些颤抖,我说没事,这水不深。


我打头,他们在后,水一点点上涨,开始是小腿,而后大腿,而后屁股,终于在涨到腰眼的时候不涨了!

我看看远方周遭,一堆人给我们加油鼓励。

最牛逼的是郭德纲还在耳边BB ,雨衣下的M8手机居然没湿,假魔声面条耳机居然没事!

我爱这些国货!忒给力了!


就在这时候,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其实这一路上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很多,都让我闲庭信步的给消化了。

但如果你手里的车钥匙掉齐腰深的水里,而且上面还有装载大量工作文件的U盘,家门钥匙,办公室门钥匙的话,

你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件极其悲催的事情……


于是冒雨把手机交给胖大汉子,让他等我一会,我下水捞……

还算走运,一会就捞到了……这跟水性无关,跟技术无关,纯拼人品!


大哥把手机给我:兄弟,你这手机还亮着呢。

我说木有事,郭德纲的干活。


这时候胖大汉子夫妻在前面,我跟着,他俩渐行渐远,我因为要照顾水下的电脑,一步一蹒跚(关键词:水下的电脑……)。

莲花桥北,场面更加壮观,主路的水和辅路的一样高,保守估计,水深约有两米左右,老百姓小心的踏着一尺宽的隔离墩往上游走

我在辅路,水深1m左右。


那时节的莲花桥下,垃圾遍地,哀鸿遍野,劫云压顶,雷声轰鸣,

然而我却潜神内照,反诸虚空,尽皆以淡漠之心冷眼旁观,不闻不问,任其肆虐

上天下地,唯我独尊,餐风饮露,傲然独行。


终于,我上岸了!

此时已浑身湿透,或者是说汗水浸湿,然而m8里的郭德纲,依然不坠。

(本文非给m8做广告,不过魅粉可转载,俺改日就转投HTC阵营了)

关键是我那胯下貂蝉!

居然!醒了!娇喘嘘嘘,媚态云生


一扭钥匙!车动了!

动了!动了!动车了!!(别和谐我~~~)


我不求250的时速,我只求您慢慢扭到家,让我见见我儿子。

于是一路缓行,六里桥地势高,没淹,顺利到家。

到小区不忘看看自家的汽车,还好,这次没被淹,上次差点淹到机器盖子上。


上电梯后清理小车,脏的一塌糊涂,不过兴奋之情难以言表,此时正值子夜,沐浴更衣,进屋参拜我儿。


犬子7.21日出生,地藏王菩萨的生日,地藏王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三月我在山西大五台徒步连穿,拜见文殊五大分身,在西台顶偶遇神迹,于是誓愿清明心中杂念,修炼有志之心,

今后与世间多做善事,为我、为儿子、亦为我这难忘的红尘。


7.27 上午,于单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