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4502-1-1.html


昨天天气甚好,近来事情太多太忙已经两个月没有骑车了,终于天赐了一个不热不冷不雨不风外带PM2.5也给力的大好休息日!决定沿着安四路压马路,这条路最远到过黄花城,后面的路就没走过了,这回准备体验一下。早上5点半起床吃过早饭,6点半出门。因为平时就把水、工具、备胎等装备放在车后驼包里,所以出发起来比较从容,不用另行准备。还是老习惯出门先去了附近的麦当劳打包中午便当,因为骑车的目地性和方向感都不强,经常是一到正午12点走哪儿算哪儿,就地吃饭。     在快骑到兴寿时忽然下雨了,赶快找个公交站避雨。还好就是一片云彩的雨,十几分钟后晴天了,虚惊一场,还以为好不容易的骑行泡汤了。      由于人菜,右腿又有老伤,进山以后慢慢悠悠不紧不慢地溜达。在快到银山塔林路口时被后面一橙色山地车超越,车友回头友好地向我打招呼。八点四十五到达慈悲峪的山顶,喘息了一阵后开始往九渡河放坡。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懒人,和热爱挑战爬坡的勇士们比起来我“龌龊”地偏爱放坡,当然没有爬坡何来放坡,于是我又修炼了推车神功,我时常安慰自己:坡太陡,得让车歇会儿。这是题外话,继续说放坡奔九渡河的事儿。我以40+的速度写意地俯冲,正美的时候忽然一位外国山地车友以超高速秒超了我,他的速度已经是汽车级别了,我下坡还要刹车,他却还嫌太慢不停地蹬车,我注意到这位车友居然没戴头盔!这么快的速度岂不是玩儿命吗?      进入怀柔界后又陆续看到迎面很多车友已经往回走,也不知道诸位高手都几点出门的,怎么这么麻利。我依然稳稳地骑着。九点五十到达黄花城水库,停车休息顺带欣赏长城风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准备拿相机拍照的同时一阵腹痛,胃肠道如翻江倒海一般,我后悔早饭不该吃头天的凉拌苦瓜但为时已晚,慌忙找厕所,幸好路旁餐厅有这项服务,当然服务是有偿的,一元钱。这一插曲极大地影像了我的体力、挫伤了我的斗志。好在驼包里常备着止泻药,要不然纵使立即折返恐怕也招架不住。之后又多休息了好一会儿,再次启程时一看表居然被黄花城挽留了半个多小时!如果算上前面兴寿躲雨,这回还真有点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意思。开始上二道口,突然对面一辆超高速骑行的山地出现,   我一眼认出是那位没带头盔的外国朋友,“玩儿命哥”轻装简行,只一人一车而已,我这身行头比他厚重太多,重点是,就算轻装这体力也太好了吧,不会是从慈悲峪把我超了之后一路不停地狂奔如今是从四海下来寒碜我的?      你不能指望一个刚刚还在腹泻的人有多大斗志,况且我向来不喜欢爬坡。从二道口开始一直到延寿山是无穷无尽的蜿蜒曲折,海拔也从三百多米上升达九百多米。这段路的景色很美,和前面比起来植被更加茂盛空气更加清新,人和车也越来越少。本着骑一百米推两百米的精神,磨磨唧唧朝着四海方向蠕动。在过了杏树台后上衣被汗浸湿了,没关系驼包里有备用的衣服(有点哆啦A梦的意思),换上继续走。正午十二点,体力达到极限,原地休息吃饭。抬头已经可见山顶上面观景台的围栏(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还望去过观景台的朋友指证),没想到这一溜达居然已经到延庆的边儿上了,想着吃过午饭上去看一眼,留个影算是走了遭四海。可果真是腹泻后状态不行,又惦记着天黑前要到家(我不骑夜车),午休后决定返航。      后面的故事比较潇洒了,落差将近600米的山道下来爽不爽可想而知,有种“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感觉,慈悲峪的坡瞬间在我心里变得渺小了。上去的时候没注意,下来发现二道口村子里有一个铁牌楼,上写三个大字:傲古今。这个厉害了,我才傲八马,它都古今贯通了,够狂!      为了表示对慈悲峪的不屑,我选择用放弃推车的方式纯正地骑上去。气喘吁吁的到达山顶后刚喝口水的功夫,山顶正上方的积雨云居然打雷了!!!放眼望去哪儿哪儿都是晴着的,就我头顶不作美,一想到我携带的手机、相机等一干电子设备瞬间如坐针毡,光秃秃的山顶有这么个导电的娃儿不是找雷公跟你不自在嘛,于是仓皇“逃跑”。一口气杀到了山口处那个休息平台,看到这里有一位车友休息就上前攀谈起来,得知他才刚进山,准备去塔林,闲聊几分钟后我们作别,朝相反方向各自骑行。      回到平原地区后疲劳感如同滔滔江水,速度一慢再慢,下午5点半到家,驼包里的储备物资弹尽粮绝。一天的行程,车倒是很给力,没掉链子没爆胎,我就悲催得不好意思了,不过美景尽收眼底、身心得到释放,收获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