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送我去上大学(父亲的回忆3)

岁月历练 收藏 13 132

1961年夏天,我高中毕业,考上了西安**大学。

那个时代,国家处于困难时期,家里穷的叮当响。一家七口,靠父亲一个人47元工资维持最起码的生活。因为缺乏粮食,每顿饭吃的是胡萝卜荚和着米的粥,每人每月2两油。尽管如此,因为我的考上大学,父母亲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父亲负了债,叫来亲戚吃了一顿饭,算是对我的祝贺。

西安**大学在上海和南京设有新生接待站。我们在上海有亲戚,可以歇脚。父亲叫我取道上海去西安报到。他舍不得儿子第一次出远门,坚持亲自送我到上海。到了上海火车站,缺发现学校新生接待站已经撤走了。上海的新生已经全部去了西安。无奈,当夜我和父亲排了一晚上队以购买去西安的火车票。父亲嘱咐我,一定要买52次去乌鲁木齐的快车票,以免在南京下车过江转车(那时还没有南京长江大桥),也不要在徐州转车。可是,第二天上午轮到我买票时,售票员却说学生不能买52次车票,只能买慢车票。这样就只能在南京、徐州转车了。父亲还是怕我转车的麻烦,就坚决叫我放弃一整夜的排队,到另外售票处去买当天去南京的车票,并决定亲自送我到南京去。

当晚到达南京西站(那时还没有现在的南京站),一出站就发现了西安**大学的接待站。接待站的值班员告诉我们赶快到浦口去,可以购到由浦口加挂的52次车票,这样可以直达西安。父亲不顾瘦弱、劳累的身体,陪我经中山码头渡江到浦口,购到了去西安的车票。回到接待站已是午夜时分。

第二天早晨,我去浦口托运行李。父亲送我到中山码头,然后去买返上海的车票。约好在接待站等我。待我返回接待站时,值班员告我,你父亲等你很久,现在火车马上要开了,他已经到火车站去了。我飞快地奔到火车站,只见父亲排在进站队伍的最后,一边向里边走,一边不断地掉过头张望着,手中拖着两馒头(北方叫包子)。我大踏步向前走去,高喊着“爸爸,我来了。”父亲高兴地应着,露出喜悦的笑容。一边说总算等到你了,一边紧紧抓住我的手,把两个馒头塞在我的手里。

“你拿去吃吧。”父亲疼爱的说。

我赶紧说:“我不要吃了,这是你的早饭啊!”

“我不要紧的。”

父亲说完就通过检票口向月台走去。

我望着父亲瘦弱的身体渐渐地远去,忍不住两框泪水滴滴嗒嗒掉在还热乎的馒头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