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我只是街道工厂一个爱干活儿的老头(三)

out5ucom 收藏 1 82
导读:[color=e191919]☆宫崎骏讲话速度很快,铃木敏夫抱怨说,宫崎骏和高畑勋,一个讲话快、攻击性强,一个说话又极端冗长,每次跟他们两人谈话后都筋疲力尽。 如想查看更多资料,请登录www.out5u.com[/color]

“我的烦忧比别人多,真的。还有,我希望别人不要再用浪漫或梦想之类的字眼来形容我的作品了。”宫崎骏说。

这次他能够顺利退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人导演米林宏昌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上佳质量,儿子宫崎吾朗的第二部作品《虞美人盛开的山坡》也还算差强人意。

宫崎骏曾经强烈反对儿子走上自己的道路,两个人一度闹得不可开交,宫崎骏甚至私下煽动工作人员,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他太了解这一行的辛酸了。从他讽刺儿子的话语中也能感受到父亲的保护:“片子里的两个人都是一副吊丧脸……实在不行的话还是我来做吧。我做到死也没关系,但不要让我的儿子当导演。导演这事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舍不舍得逼迫自己,把自己逼迫到绝境,灵感还不是逼出来的。有些人怎么也逼不出来,这样的人占大多数。”

宫崎骏曾经的爱徒庵野秀明去拍《新世纪福音战士》时,宫崎骏也说了差不多的话,他一边贬低这种没有灵魂的片子,自己“看了三分钟就看不下去,”一边说庵野秀明一定在办公室的地铺里钻进钻出还不洗澡。要知道,宫崎骏可是个从不吝惜贡献自己才干的人。

“始终说什么‘巨神兵啊永不倒’之类的话,滑稽之至!‘吉卜力工作室啊永不倒’这类事情也是不可能的。铃木敏夫一倒下去就全都会死的,铃木摔到腰的话就全完啦。”他在退休时说。

“看不懂?那不看也罢。”他曾在私下里嘀咕。《起风了》可以说是宫崎骏最任性的一部作品,这是一部褪去了幻想外衣的写实作品,他邀请庵野秀明给零食战斗机的主人公堀越二郎配音,堀越二郎渴望飞翔的单纯理想却为战争所利用,成了杀人机器。

片中引用了瓦莱里的诗歌《海滨墓园》:“起风了……只有试着活下去一条路!”这里的“活下去”并非挣扎求生,而是感叹感受力、想象力等人类最美好的特质已经濒临灭亡,只有努力才能继续存在下去。

在感叹“人类真是无可救药”的同时,他也随着年纪增长而更加泰然自若,“我已经老了,有时候会看不清观众的脸……用电影来引发人们的思考是自不量力的,国家前途如何,其实谁晓得呢,背负这个问题,太沉重了……”

年逾古稀之后,宫崎骏最终选择回归真实的生活,他感慨自己由于忙于工作,没能尽到一位父亲应承担的责任,现在想当一个怪爷爷:“在房间的天花板画上惊悚的云朵,然后挂上一幅长达3 公尺的巨翼龙画像,让它随风摇晃,而我这爷爷便端坐其中。”

“人们不是靠着对未来的希望活下去的,而是要靠着比方说现在做的工作很有趣、和朋友安心共度美好时光、见到了心爱的丈夫很开心之类的事情活下去。未来可没有什么担保,说这些不会起到什么鼓励作用,不过,人本来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关于宫崎骏的一些趣事:

☆宫崎骏在熟人面前经常说粗口,喜欢辩论嘴又很毒,“很多人不讲别人坏话,但这些话总要有人来讲。而就在这些代言人自以为是时,那些批评别人的话也会回敬到说的人身上。从事电影拍摄时,能批评别人的电影是最快乐不过的事了,我以前确实骂过不少人的作品,但等到我自己制作影片时,才感觉到以前骂出口的恶言全都回到自己的身上了。这真是太恐怖了。”

☆宫崎骏非常擅长营造一触即发的气氛,在午休时玩投接球游戏也要把对方打到瘫在椅子上才罢休,“跟宫崎骏玩投接球”成了一切跟宫崎骏对峙的情形的统称。

☆宫崎骏经常陷入这样的纠结:树上生虫子了,是保虫子还是保树。

☆宫崎骏对工作室的营运琐事相当重视,从厕所问题到节省电费,几乎是无所不管。

☆宫崎骏讲话速度很快,铃木敏夫抱怨说,宫崎骏和高畑勋,一个讲话快、攻击性强,一个说话又极端冗长,每次跟他们两人谈话后都筋疲力尽。

如想查看更多资料,请登录www.out5u.com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