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个古人怎样说脏话?

qiwenjun_1980 收藏 5 4253
导读:骂人的一种诀窍,是让对方低于自己。所以古代贵人骂人,第一种就是鄙夷对方的地位,得到居高临下的快感。比如《左传》 文公元年,楚成王妹江芈骂楚穆王的话: “呼,役夫!宜君王之欲杀汝而立职也。”杜预做注:“役夫,贱者称。” 有点像现在脑力工作者骂别人,“你就是个民工!”还是看不起劳动人民啊。 《南史·宋本纪》,刘子业骂孝武帝为“齄奴。”齄,酒糟鼻子。奴,奴隶。“你个酒糟鼻子奴隶!” 张飞骂吕布“三姓家奴”,既攻击了对方拜干爹的节操,又点出了“家奴”,很恶毒。 也有骂匹夫的,初指平头百姓。顾炎

骂人的一种诀窍,是让对方低于自己。所以古代贵人骂人,第一种就是鄙夷对方的地位,得到居高临下的快感。比如《左传》 文公元年,楚成王妹江芈骂楚穆王的话:

“呼,役夫!宜君王之欲杀汝而立职也。”杜预做注:“役夫,贱者称。”

有点像现在脑力工作者骂别人,“你就是个民工!”还是看不起劳动人民啊。

《南史·宋本纪》,刘子业骂孝武帝为“齄奴。”齄,酒糟鼻子。奴,奴隶。“你个酒糟鼻子奴隶!”

张飞骂吕布“三姓家奴”,既攻击了对方拜干爹的节操,又点出了“家奴”,很恶毒。

也有骂匹夫的,初指平头百姓。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意思是人人有责,老百姓也得照顾天下兴亡。后来应该是引申成“这家伙”的意思了,有点儿英语里fellow的意味,小觑对手。评话里常用“这老匹夫”泛指“老家伙”。《三国演义》里,诸葛亮骂王朗:“苍髯老贼,皓首匹夫”!就是“白头发老家伙”的意思。

如果自己地位也不是绝高,不能拿地位骂了,就得抹杀对方作为人的存在价值。

有些是拿动物骂。比如栗姬骂景帝“老狗!”

《水浒传》里武松骂王婆:“老猪狗!”猪和狗估计都不高兴了。让你们吃肉,还骂我们!

王婆也骂过郓哥“小猢狲”,而且还“含鸟猢狲”,折作英文,该是You monkey sucking a dick!

《世说新语》:“孙秀降晋,晋武帝厚存宠之,妻以姨妹蒯氏,室家甚笃;妻尝妒,乃骂秀为貉子,秀大不平,遂不复入。”这里的貉,就是一丘之貉的貉。也是往畜生方向骂的。

古代人很少有人骂牛,因为牛耕地,地位颇高。只有苏轼跟司马光吵架了,觉得司马光执拗,回去摇头,“司马牛!”这是借着孔圣人弟子的典故,绕着弯骂他呢。

不骂动物,直接抹杀人的也有。《世说新语》,陈太丘跟人订了约会,人家迟到,他走了,人家再来找他发现不在,大怒:“非人哉!”也就是说,“不是人啊!”

有咒人死的。比如《后汉书·文苑列传》祢衡骂黄祖:“死公!”后来“杀千刀”其实也是咒人死,只是连死刑的执行法都说明了。

然后呢,自然就是辱骂先人了。

《战国策·赵策》:“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

你个婢女养的!后来,“你个丫头养的”、“你个小娘养的”、“你个XX养的”都是这个逻辑。直接攻击对方母亲,剥夺对方血统问题。

陈琳写檄文骂曹操,“操赘阉遗丑,本无懿德。”意思是太监的儿子。曹操的父亲拜过宦官做干爹,如此。

还有充人家爸爸的。陆贾跟刘邦说要读书,刘邦骂:“'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乃公,“你爹我”的意思。

刘邦是古代骂人话的宝库。英布造反,太子刘盈待要出征,刘邦自言自语:“竖子固不足遣,乃公自行耳!”竖子,这小子;乃公,你爹我。“这小子不能派去,还是你爹我亲自去!”

刘邦对儒生没啥好话,张嘴就是“腐儒!”“竖儒!”对其他人,“竖子!”倚老卖老。

以后的“老子”、“你奶奶的”,都是这里面出来的。

论市井骂人话,《水浒传》里很齐全。最多见的有直娘贼、狗厮鸟、贼杀才、老虔婆等。

直娘贼,直是值得的意思,贩卖。直娘贼,就是“连娘亲都卖掉的贼”,大不孝啊。

但是“入你娘”就是另一个意思了,应该是个祈使句,“我想跟你娘发生关系”的意思。

老虔婆,虔婆是负责做情色交易中介的,“马泊六”也类此。王婆被骂了许多次,不冤枉。

“娼妇”就比较直接了。

《金瓶梅》里,很流行贼开头,比如贼狗才,贼杀才,贼囚根子!贼是个好前缀,很万能。老贼,小贼,奸贼,贼咬虫,贼骨头,可以做前缀,可以做主语,怎么来都行。当然,潘金莲骂西门庆“贼强人”,西门庆骂潘金莲“贼娼妇儿”,就不一定是骂了,可能是夫妻情趣。

有许多话,是蒙古人入了中原后才有的。比如歹人的歹,比如“混账”。唐朝小说里如果出现“混账”,那就是穿越了。

我最喜欢的两段。

一是《水浒传》,林冲刚到沧州,差拨一看他不掏钱收买,就骂:

“你这个贼配军,见我如何不下拜?却来唱喏!你这厮可知在东京做出事来,见我还是大剌剌的。我看这贼配军,满脸都是饿文,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教你粉骨碎身。少间叫你便见功效。”

贯口似的,真热闹。

二是《金瓶梅》里,孟玉楼的姑婆,收了西门庆银子,于是代她出头骂张四:

“张四,你休胡言乱语!我虽不能是杨家正头香主,你这老油嘴,是杨家那膫子肏的?”

老太太比较泼辣,上来就生殖器说话。

张四道:“我虽是异姓,两个外甥是我姐姐养的,你这老咬虫,女生外向,怎一头放火,又一头放水?”

张四相对低调,只骂了句老咬虫。

姑娘道:“贱没廉耻老狗骨头!他少女嫩妇的,你留他在屋里,有何算计?既不是图色欲,便欲起谋心,将钱肥己。”

老太太直接祭出动物骂法。

张四道:“我不是图钱,只恐杨宗保后来大了,过不得日子。不似你这老杀才,搬着大引着小,黄猫儿黑尾。”

张四急了,还以动物骂法。

姑娘道:“张四,你这老花根、老奴才、老粉嘴,你恁骗口张舌的好淡扯,到明日死了时,不使了绳子扛子。”

都撕破脸皮了,老太太率先进入贯口连环骂。

张四道:“你这嚼舌头老淫妇,挣将钱来焦尾靶,怪不得你无儿无女。”

张四比较毒,除了骂,还打击人家的软肋——无儿无女。

姑娘急了,骂道:“张四贼、老苍根、老猪狗!我无儿无女,强似你家妈妈子穿寺院,养和尚,操道士,你还在睡梦里。”

于是老太太愤怒了,直接给人家家属安排了奇怪的性关系。

之所以这段经典,就是包括了古代骂人法的精髓——从普通的人身攻击,到祭出动物骂法,到攻击对方软肋和生活,最后攻击对方的生活作风直到家属和性关系,一应俱全啊。

当然,以上也只是略具意思而已。按《鹿鼎记》:

洪朝率领五百士卒,向罗刹降兵学了些骂人的言语,在城下大声叫骂。只可惜罗刹人鄙陋无文,骂人的辞句有限,众兵叫骂声虽响,含义却殊平庸,翻来覆去也不过几句“你是臭猪”、“你吃粪便”之类,那及我中华上国骂辞的多采多姿,变化无穷?韦小宝听了一会,甚感无聊。

中华上国骂辞,多彩多姿,变化无穷,犹河汉无极,我也就说个意思罢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