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祖生叔的纪念(父亲的回忆)

岁月历练 收藏 4 1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祖生叔是我父亲的朋友。因为他比我父亲小,我们都叫他祖生叔。他是我值得纪念的长辈。

1962年寒假,我自西安途径上海回家。在虬江路上海长途汽车站候车室等车。候车室里挤满了人。突然有一个不像乘客的人挤了进来。他东张西望,尽往别人的胸前看。一旦看见某人胸前别有钢笔,就迅速、娴熟地伸手拔出那支笔,又迅速地在笔上划上几下。待失去钢笔的旅客发现,并要质问他为什么取下他的钢笔时,那人已经将钢笔还到这人手里。并说,到上海留个纪念吧。原来,他已在钢笔上刻下了“上海留念”之类的文字。文字很漂亮。失去钢笔的人正来不及思考如何处理时,他又说了:“请付1角钱吧,我们都是穷人。”失去钢笔的人大概觉得花1角钱留个纪念的确不贵,刚才脸上失去钢笔的愠色也消除了。于是,接下笔,付了1角钱。

我低头一看,我的胸前也别着一支钢笔。我想,他走过来也一定会拔走我的笔,并写上什么字的。但是我囊中羞涩啊!那人走过来了,他看见我的钢笔了。他马上要伸手了。但是,他的眼睛朝我打量了一会,又把目光向我旁边的人移去。他走过我的座位,没有拔掉我的笔。我稍有紧张的心终于又平静下来。但是我又想: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漏掉了我呢?他明明看见了我的钢笔。我反复想着,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我上身穿着一件没有罩衫的蓝布棉袄,棉袄的前后上下到处露出了白色的棉花,已经破的不能再破了;下身穿着屁股上补着补丁、膝盖上留着窟窿的发了白的纱卡裤子。在那个刻字的人看来,我这个穷书生的口袋里一定拿不出那1角钱的。于是,他猎到我的笔,又放开了我。

回到家,我没有把上面的故事讲给父母听。但吃晚饭时,父母看着我到处露馅的棉袄,再也忍不下去。祖生叔恰好也在我家吃饭,他说:我的棉袄实在太破了,裤子也不能穿了。第二天,祖生叔拿来一条昨天还穿在他身上的蓝色纱卡单裤给我。他说:“这条裤子我已经穿过,但比较新,你去穿吧。”那时的人,都没什么钱,但他把最新最好的裤子给了我。虽然1米60多的他比近1米80的我矮很多。我穿了他的那条裤子觉得短了许多。我回西安后买了5寸布,自己手工把他接上。一条裤子,两种颜色,我一直穿了好几年,直到大学毕业。那个寒假,父母也给我新做了一件新棉袄。新棉袄蓝布面、废纺布里,破棉袄里的棉花仍旧缝在新棉袄里。这件棉袄一直穿到我结婚以后。

在现代人看来,那短了一大截的、已经穿过的蓝色纱卡裤子是不值钱的。但我觉得,祖生叔不仅给了我一条他身上最新、最好、最值钱的裤子,还给了我一颗赤诚的爱心。

祖生叔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了,但我一直纪念着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