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政权曾欲浑水摸鱼 染指西沙南沙

龙夫 收藏 0 2188
导读:人民海军所进行的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海战,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与南越政权之间展开的西沙之战。这次海战虽然规模不算大,而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其意义也十分重大。当时,就有长篇的诗歌和报告文学作了历史的记录,在人们的脑子里至今记忆犹新。   据说,1951年9月美国避开中国在旧金山与日本签订所谓《 旧金山和约 》,南越政权也心怀觊觎,欲浑水摸鱼,染指西沙南沙。这些非分之想未免太非分,与会国家无人搭茬,连其美国主子也置之不理。1955年,中国抗美援朝结束后,正忙于搞国内建设,大概还有国、共内


人民海军所进行的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海战,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与南越政权之间展开的西沙之战。这次海战虽然规模不算大,而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其意义也十分重大。当时,就有长篇的诗歌和报告文学作了历史的记录,在人们的脑子里至今记忆犹新。

据说,1951年9月美国避开中国在旧金山与日本签订所谓《 旧金山和约 》,南越政权也心怀觊觎,欲浑水摸鱼,染指西沙南沙。这些非分之想未免太非分,与会国家无人搭茬,连其美国主子也置之不理。1955年,中国抗美援朝结束后,正忙于搞国内建设,大概还有国、共内战仍持续在一些海岛间进行,让南越政权觉得有机可乘。他们派出船只偷偷摸摸窜上西沙永兴岛,拆毁了我海军收复该岛的一块主权碑和一块纪事碑,似乎这样就能否定中国在西沙拥有的无可争辩的主权。

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我们国内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革”。南越政权大概以为中国已经自顾不暇,于1973年9月悍然宣布将南沙群岛的南威岛、太平岛等10多个岛屿划入其版图。我外交部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南越当局侵犯中国领土主权这一恶劣行径。南越政权立刻诉诸武力,出动军舰武装侵略我西沙群岛。

1974年1月15日,我402、407号渔轮正在西沙甘泉岛附近从容撒网,南越驱逐舰4号、16号突然闯进来,横在中国渔民面前,无理要求我们两艘渔轮离开,甚至有南越军人乔装打扮成该国的渔政官员,要中国渔船接受其“检查”。我渔民严词驳斥其无理要求,并叫他们立刻撤出中国海域。南越入侵者顿时凶相毕露,向我渔船开炮射击,并且横冲直撞划破我们下在海里的渔网。随即又冲着甘泉岛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开炮,并派出一个排的人荷枪实弹登岛,强行驱赶在岛上晾晒鱼虾的中国渔民。我渔民奋起反抗,以凛然气势将登岛的侵略者赶下海去。南越政权很快增派驱逐舰及护航炮舰来到这个海域,强占金银、甘泉两岛,正式挑起了这场西沙之战。

在西沙之战发生的时候,我国海洋石油的一支钻井队伍正在永兴岛钻探"西沙第一井",勘查这个海域蕴藏的石油和天然气。国内有一批海洋石油地质专家长期从事珊瑚礁油藏的研究,积累了丰富的地质资料,理论上也获得了重要突破,迫切需要用实践来证明其理论成果。而珊瑚礁正是西沙地质结构的一个重要特征,因此这里也就成了下海找油找气的一个重要目标。1973年,这支钻井队伍来到永兴岛,在当地军民的热心支持下安身岛上,布置好井场,已经将钻头伸向珊瑚礁的地层深处。南越政权这次派军舰加紧对我西沙的入侵,丝毫也不掩饰其一个重要目的,为的就是掠夺这里的油气资源。我们的钻井工人感到无比气愤,同岛上的民兵及渔民一起,投入到保卫西沙的战斗中。1994年,在西沙之战20年以后,笔者曾赴湛江采访这支钻井队的队长缪正富。他回忆当时一边钻井一边支前的情景,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我们钻探的"西沙第一井"虽然没有油气发现,但那是一口"标志井",标志中国勘探开发西沙珊瑚礁油气资源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

在西沙之战紧张进行的过程中,人民海军东海舰队的一个编队从福建赶赴西沙参战,穿过台湾海峡直奔永兴岛。那时,两岸仍处在国、共两家的军事对峙中,这个编队穿越海峡的航行无疑十分敏感。据说,台湾有关方面获悉了这一情报,十万火急向蒋介石汇报,请示要不要出动战舰拦击。国共两党厮杀多年,在蒋介石心中积下的哀怨不可谓不深,此刻"冤家路窄",两军还处在"战争状态",一个难得的机会出现在面前……然而,此时在台北草山官邸的蒋介石,推开窗户凝望蓝天,沉思了片刻,却轻轻一摆手,那是一个不许惊扰人民海军编队通过台湾海峡的重要决定。他喃喃了一句:"西沙战事紧啦!"

西沙之战,也暴露了人民海军建设严重滞后。19日关键一战,南越出动1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和1艘巡防舰,总吨位6000多吨,火炮达50多门,并且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电子自动火控系统。我方舰艇的吨位总计仅1700余吨,最大舰的吨位还不及南越最小一艘舰,火炮仅有16门,其余装备也都落在人后。现在回过头来看,人民海军之所以能打退来犯之敌,靠的还是"海上拼刺刀",连火箭筒和冲锋枪都用上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海上装备竟然连南越政权都赶不上,很是发人深思。据有关文章介绍,在西沙之战刚结束不久,毛泽东与一位来自远方国家的高级将领谈起这场海战,伸出一个小拇指感叹说:"我们的海军只有这样大。"他还让人叫来当时的海军第一政委、他的湖南老乡苏振华,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并伸出大拇指说,"我们的海军应当这样大。"可惜,此时的毛泽东已经进入垂暮之年,根本来不及反思中国海军无法快速强大起来的深刻原因,更无法亲自筹划海军的进一步发展了。

最近有一则关于西沙的消息,不能不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2009年4月25日,也就是西沙之战过去25年以后,越南的岘港市居然针对我西沙群岛任命了一位所谓的"人民委员主席",法国一家通讯社评论说,越南人企图以这一举动,来宣示他们在这个地区的"主权"。我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就此表明了中国政府的严正态度,西沙群岛属于中国并不存在任何争议,提醒越南方面不要做任何危害南海和平稳定和两国友好关系的事情。

当年,一首描述西沙之战的长诗里有这样几句:

啊!西沙群岛!

你富饶美丽,

更雄伟壮观,

像一组组威武的哨兵,

把守着航道要冲,

守卫在云水之间。

人民海军所进行的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海战,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与南越政权之间展开的西沙之战。这次海战虽然规模不算大,而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其意义也十分重大。当时,就有长篇的诗歌和报告文学作了历史的记录,在人们的脑子里至今记忆犹新。

据说,1951年9月美国避开中国在旧金山与日本签订所谓《 旧金山和约 》,南越政权也心怀觊觎,欲浑水摸鱼,染指西沙南沙。这些非分之想未免太非分,与会国家无人搭茬,连其美国主子也置之不理。1955年,中国抗美援朝结束后,正忙于搞国内建设,大概还有国、共内战仍持续在一些海岛间进行,让南越政权觉得有机可乘。他们派出船只偷偷摸摸窜上西沙永兴岛,拆毁了我海军收复该岛的一块主权碑和一块纪事碑,似乎这样就能否定中国在西沙拥有的无可争辩的主权。

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我们国内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革”。南越政权大概以为中国已经自顾不暇,于1973年9月悍然宣布将南沙群岛的南威岛、太平岛等10多个岛屿划入其版图。我外交部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南越当局侵犯中国领土主权这一恶劣行径。南越政权立刻诉诸武力,出动军舰武装侵略我西沙群岛。

1974年1月15日,我402、407号渔轮正在西沙甘泉岛附近从容撒网,南越驱逐舰4号、16号突然闯进来,横在中国渔民面前,无理要求我们两艘渔轮离开,甚至有南越军人乔装打扮成该国的渔政官员,要中国渔船接受其“检查”。我渔民严词驳斥其无理要求,并叫他们立刻撤出中国海域。南越入侵者顿时凶相毕露,向我渔船开炮射击,并且横冲直撞划破我们下在海里的渔网。随即又冲着甘泉岛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开炮,并派出一个排的人荷枪实弹登岛,强行驱赶在岛上晾晒鱼虾的中国渔民。我渔民奋起反抗,以凛然气势将登岛的侵略者赶下海去。南越政权很快增派驱逐舰及护航炮舰来到这个海域,强占金银、甘泉两岛,正式挑起了这场西沙之战。

在西沙之战发生的时候,我国海洋石油的一支钻井队伍正在永兴岛钻探"西沙第一井",勘查这个海域蕴藏的石油和天然气。国内有一批海洋石油地质专家长期从事珊瑚礁油藏的研究,积累了丰富的地质资料,理论上也获得了重要突破,迫切需要用实践来证明其理论成果。而珊瑚礁正是西沙地质结构的一个重要特征,因此这里也就成了下海找油找气的一个重要目标。1973年,这支钻井队伍来到永兴岛,在当地军民的热心支持下安身岛上,布置好井场,已经将钻头伸向珊瑚礁的地层深处。南越政权这次派军舰加紧对我西沙的入侵,丝毫也不掩饰其一个重要目的,为的就是掠夺这里的油气资源。我们的钻井工人感到无比气愤,同岛上的民兵及渔民一起,投入到保卫西沙的战斗中。1994年,在西沙之战20年以后,笔者曾赴湛江采访这支钻井队的队长缪正富。他回忆当时一边钻井一边支前的情景,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我们钻探的"西沙第一井"虽然没有油气发现,但那是一口"标志井",标志中国勘探开发西沙珊瑚礁油气资源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

在西沙之战紧张进行的过程中,人民海军东海舰队的一个编队从福建赶赴西沙参战,穿过台湾海峡直奔永兴岛。那时,两岸仍处在国、共两家的军事对峙中,这个编队穿越海峡的航行无疑十分敏感。据说,台湾有关方面获悉了这一情报,十万火急向蒋介石汇报,请示要不要出动战舰拦击。国共两党厮杀多年,在蒋介石心中积下的哀怨不可谓不深,此刻"冤家路窄",两军还处在"战争状态",一个难得的机会出现在面前……然而,此时在台北草山官邸的蒋介石,推开窗户凝望蓝天,沉思了片刻,却轻轻一摆手,那是一个不许惊扰人民海军编队通过台湾海峡的重要决定。他喃喃了一句:"西沙战事紧啦!"

西沙之战,也暴露了人民海军建设严重滞后。19日关键一战,南越出动1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和1艘巡防舰,总吨位6000多吨,火炮达50多门,并且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电子自动火控系统。我方舰艇的吨位总计仅1700余吨,最大舰的吨位还不及南越最小一艘舰,火炮仅有16门,其余装备也都落在人后。现在回过头来看,人民海军之所以能打退来犯之敌,靠的还是"海上拼刺刀",连火箭筒和冲锋枪都用上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海上装备竟然连南越政权都赶不上,很是发人深思。据有关文章介绍,在西沙之战刚结束不久,毛泽东与一位来自远方国家的高级将领谈起这场海战,伸出一个小拇指感叹说:"我们的海军只有这样大。"他还让人叫来当时的海军第一政委、他的湖南老乡苏振华,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并伸出大拇指说,"我们的海军应当这样大。"可惜,此时的毛泽东已经进入垂暮之年,根本来不及反思中国海军无法快速强大起来的深刻原因,更无法亲自筹划海军的进一步发展了。

最近有一则关于西沙的消息,不能不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2009年4月25日,也就是西沙之战过去25年以后,越南的岘港市居然针对我西沙群岛任命了一位所谓的"人民委员主席",法国一家通讯社评论说,越南人企图以这一举动,来宣示他们在这个地区的"主权"。我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就此表明了中国政府的严正态度,西沙群岛属于中国并不存在任何争议,提醒越南方面不要做任何危害南海和平稳定和两国友好关系的事情。

当年,一首描述西沙之战的长诗里有这样几句:

啊!西沙群岛!

你富饶美丽,

更雄伟壮观,

像一组组威武的哨兵,

把守着航道要冲,

守卫在云水之间。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