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改革时代青年当何为

刚刚过去的7月7日,是中华民族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77年前,日本军国主义用卑鄙手段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以此展开了全面侵华战争。77年后的今天,日本右翼势力肆意妄为,非法购岛,参拜战犯,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种种危险行径值得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高度警惕。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有虎狼在侧,使我们始终保持清醒头脑,也是一件好事情。

早在华北事变后的1935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领导下,北平数千名大中学生就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史称“一二·九运动”,掀起了全国人民抗日民主运动的新高潮。同样是青年,面对巴黎和会上北洋政府的外交失败,发起了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开启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青年,为何总是站在历史转折的风口浪尖?

二次革命后的1915年9月15日,陈独秀在《新青年》第一卷第一号(时为《青年杂志》)发刊词“敬告青年”中说:“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属望新鲜活泼之青年,“自觉其新鲜活泼之价值与责任,而自视不可卑也”。戊戌变法失败后的1900年,梁启超以满怀希望之热情,写下千古名篇《少年中国说》,文中道:“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比之于日本人所称之“老大帝国”,在他心中有一少年中国在。

彼时,我中国民穷国弱,山河破碎。以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为代表的青年才俊,率先走上了为救国救民而寻求真理的道路,为此不惜背叛了自己家庭的阶级属性。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无数优秀青年走上马克思主义所引导的道路,为正义、求真理,为建立一个独立自由而光明的中国,抛头颅、洒热血,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夏明翰年仅28岁被敌人杀害,却留下“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慷慨诗句。方志敏在狱中奋笔疾书,用心血写下充满信仰和激情的文字。他在《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中写道:“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他慷慨就义时只有36岁。在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的征程中,这样为真理和信仰而牺牲的青年实在太多了。

斗转星移,日月变换。曾经的东亚病夫早已成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大国。如习总书记所言,拿破仑当年所言之沉睡的狮子如今已经醒了。经历了近代以来的屈辱与抗争,“经过鸦片战争以来170多年的持续奋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光明的前景。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然而,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邓小平同志曾经断言“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对青年人而言,在当下,面对的不是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的问题,更多面对的是价值观与人生方向的选择。

改革开放初期,潘晓的一篇“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的来信,掀起了关于青年人人生观、价值观的大讨论。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社会进步,使如今的青年人看待当年潘晓所陈述的问题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价值观冲撞。然后,潘晓的问题仍然困扰着当下的年轻人,那就是价值理想与现实社会的巨大冲突。以市场经济所牵引的社会快速转型带来了价值的失序与混乱,“拼爹”、“笑贫不笑娼”、“信仰缺失”……种种标签被加注在对这个社会的认知上。激烈竞争的生存境况使青年人面临着理想与现实的纠结与拷问,义与利成为青年人日常生活中经常要面对的选择题。现实的社会环境磨平了不少青年人的价值理想,使他们变得越来越世俗、越来越功利,逐渐放弃了心中的价值坚守而屈从于现实的安排、加入到世俗的洪流中:从憎恶潜规则到默默接受乃至认可,从追求真理到追求利益,从追求理想到追求地位,从仰慕大师到仰慕大官……金钱、地位或者名望而不是对社会进步的推动成为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于是,越是高智商的青年越成为钱理群教授笔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国考热是观察青年人价值选择的一个最好缩影。某媒体调查结果显示,真正把公务员作为职业理想的只有三成,绝大多数都是冲着公务员的金饭碗而去:工作稳定、旱涝保收、压力小、社会地位高……总之,一切所谓体制内的福利。“到体制内去”成为众多青年人择业的价值标准,甚至作为唯一追求目标加以宣称,进不了体制内就等于失败,殊不知体制内是代表哪个体制?面对这一现象,诺贝尔奖得主菲尔普斯指出:众多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年轻人挤着想去做公务员,是一种严重的浪费,是大材小用,是浪费社会花在他们身上的教育成本,他们应该去中小企业,去推动创新。斯言诚矣。比之公务员,当下我们更需要的是科学家,是思想家,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创新家。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曾经说过一句发人警醒的话:“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人都争着去做公务员,那说明这个国家的腐败已经相当的严重了”。青年人天生具有理想主义气质,他们充满着热血和激情,在校园里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希望有朝一日走出校门能够施展才华、大展雄图抱负。然而,当他们有一天真正走上社会,发现社会的运行规则与他们在校园所学到的正好相反,他们该作何选择?是选择坚守还是选择适应?社会的价值倒错代表着社会的病态,然而青年人仍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迫于生活压力和现实发展考量固然值得体谅,但青年人仍然可以做得更好。前段时间,微信圈流传着两篇演讲稿,一篇是84级老师姐卢新宁在北大中文系2012年毕业典礼上所做,题目为“在怀疑的时代依然需要信仰”;另一篇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日云在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上所做,他告诫学生在社会变革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站在人民一边。这两篇演讲在微信圈流传甚广,其实反映了青年人对于其中观点的认可和共识。

“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习大大提出的中国梦蕴含着每个人人生出彩的愿景,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确立了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书和路线图,描绘了更加公平正义的前景。《决定》关于人才体制机制改革的内容中写道,“打破体制壁垒,扫除身份障碍,让人人都有成长成才、脱颖而出的通道,让各类人才都有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为青年人不再为所谓体制内外的身份所纠结、不再为有无户口而困扰打了一支强心剂。未来的社会必然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社会。蓝图已经描绘,改革却需要一个过程,尤其是面对着巨大的既得利益的阻碍。然而,我们青年人却要先行一步,勇于放下眼前的个人利益得失,投身于国家改革发展的大局,做改革的铺路石,而不是绊脚石。如同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曾经告诫青年的那样“要立足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以国家民族前途命运为己任,而不以个人荣华富贵为人生之理想。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的:“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最后,引用学者崔卫平的一句话:“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青年人,行动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