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明:做小人物主义者

chengzhou88 收藏 0 400
导读:正在上映的国参影片《老男孩猛龙过江》,深受年轻观众喜爱,这个被称为号准年轻人市场的影片,没有明星,没有名导,还跟在《变形金刚4》这个吓人的家伙儿后上映,没想到的是,市场出奇得好,击碎了跟着大片屁股后必死的经验,吃了螃蟹,得了市场。《老男孩》来源于网上的一个小片,还是筷子兄弟手里的活儿,把它盘活在银幕上,却是一个只有28岁叫柯利明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制片人干的。因为这部电影,柯利明现在成了各类媒体的宠儿,他的从业经历、创业故事被大书特书,像榜样一样供年轻人体味儿。其实,其中最值得玩味儿的不是他的经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在上映的国参影片《老男孩猛龙过江》,深受年轻观众喜爱,这个被称为号准年轻人市场的影片,没有明星,没有名导,还跟在《变形金刚4》这个吓人的家伙儿后上映,没想到的是,市场出奇得好,击碎了跟着大片屁股后必死的经验,吃了螃蟹,得了市场。《老男孩》来源于网上的一个小片,还是筷子兄弟手里的活儿,把它盘活在银幕上,却是一个只有28岁叫柯利明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制片人干的。因为这部电影,柯利明现在成了各类媒体的宠儿,他的从业经历、创业故事被大书特书,像榜样一样供年轻人体味儿。其实,其中最值得玩味儿的不是他的经历,也不是他已经拥有或者是未来更宏伟的“钱”途,倒是他那份别样的决心和置身在忽悠的影视圈里,他那份杜绝忽悠,依旧用“图表”精神来说话的那份儿认真。

[速描]少壮派“急转身”并不盲目 跟随出国大潮,柯利明,这个湖北黄冈的年轻人曾经到澳大利亚,学了实惠的金融,位至风险管理研究生,曾供职于香港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做了四年的数据分析师。他,有钱也有“钱”途。柯利明:做小人物主义者辞职转投文化影视行业,柯利明并不是凭着一股年少的热情,而是在一系列事实数据面前,他认定影视文化是一块有巨大发展空间的行业。他从风险较小的电视剧做起,从试着掺和投资,到独立投资,柯利明做的四五部电视剧全都赚了200%的钱,而他对电影的觊觎,是从赵薇的《致青春》开始的,7.2亿的票房,掺和投资的柯利明又赚了。正在上映的《老男孩》性价比依然非常高,又是银幕上一个“意外”成功的案例。 制片人队伍中的少壮派柯利明接触影视文化不过五年时间!和影视圈喜欢忽悠人的风气不同,柯利明把做事一板一眼、用数据说话的风格,全部带到了他现在的新行业。他没有染上影视圈里浮躁爱忽悠的恶习。抓一部电影,柯利明能自己闷头写出30多页的市场调查分析数据,从宣传到上映,除了拍摄上的技术活儿他不管,其他的他都亲自定位亲自抓。最近那个网上到处流传、微信圈里备受欢迎的《小苹果》,就是柯利明的创意。 柯利明对年轻市场有判断,他不迷信明星决定票房,他更相信观众口味的力量。

8岁的柯利明不喜欢那种胶着的状态。他的家庭稳定,老婆孩子各司其职,他把全部精力用于打拼事业,“我每年瘦两3.0公斤,开始入行我78公斤,现在只有67公斤,以前我只需通过报表,通过分析来完成工作,而现在更多的是和人打交道,人性的复杂,像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项目管理加工程项目投资,而且每一个项目里面名利交织在一起,随时随刻都可能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今天的好朋友,明天可能因为一个事情就黄了,这里面,很多还带着情绪在做事情,遇到有表演在里面的时候,遇到情感的,还要有人文精神,所以做成功一个影视项目,比我想象得复杂很多。”

[对话]需求越少 品质越高

记者:你在年轻创业者队伍里很有典型意义,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柯利明:创业不是时髦,没有坚强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决心,没有对自己对形势理性的分析,就不要想。

记者:你高中毕业出国读书,为什么选择金融,后来回国又干上了影视文化,选择很跳跃,没有迷茫过?

柯利明:其实我以前是很茫然的,我只是觉得学金融可能能挣钱,会给我带来很好的经济回报,所以我报考了货币银行学。后来我去做投行,干得很好,考了分析师牌照,但我总觉得那可能不是我,我的动力慢慢就没有了。我也有一段时间很忧郁,自己喝闷酒,很压抑,不知道人生该怎么走。后来我想,我从小一直按父母要求老师要求好好读书,我从没随心所愿去自由地做过什么。我觉得既然这样,再不做就晚了。那时手上有一点钱,我觉得我应该去做一件我想做的事情,所以就毅然转行了。

记者:想没想过也许会失败?

柯利明:成功和失败的概念我没那么重。我现在很多同学,有的在开农场,有的在酒店上班,有的在投行上班,有的卖保险,他们并没有把职业看的得有多大区别,他们的就业价值观很简单,而且我相信中国人也会慢慢到达那个状态,就是当人没有那么多需求的时候,人的品质会很高尚。国内盲目追求物质的年轻人太多。我有一个同学在澳大利亚开农场,他最喜欢在农场骑马,他是跟我一样读的金融,后来他发现,他真的不喜欢金融,他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像他祖辈一样做一个农场,一年养几千只羊,养奶牛,面对一个很大的农场有山有河的,我觉得他生活很幸福。财富不是决定一生幸福的一个标准,还是要做一些自己擅长又驾驭得了的工作,你才能找到荣誉感,就有幸福感,这个都不是用财富来衡量的。

记者:转行影视文化,做出你要的幸福感了吗?

柯利明:我还不确定。我自己对我人生的定位,到底我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但我只要坚持一天我就会做好。我特别累。因为每一个项目完了以后,那种来回的奔波和每一次电话沟通,还有很多是非,别人对你的批评……我以前很顺,我以前喜欢运动,经常到处跑,读书,但我今天被很多人批判,被很多人说是非,有的团队对你失望,有的不想坚持,有的只要挣钱……所以有时候,我的理想主义受到很多挫折。有时候,我做电影可能就是一种释放,所以,我喜欢接地气的东西,做《致青春》和《老男孩》的时候,我就想我的服雾里面就包括观众走进电影院的愉悦,如果电影有情怀能有人生感悟,让观众有正能量,那真就是特别幸福的一件事。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