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军力快速超日本 领土要求或让日壮大

jiwuy 收藏 0 160
导读:群体性危机感让日本右倾   [环球军事报道]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7月21日报道,原标题:亚洲最危险的竞争升温:中国VS日本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日本寻求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文章称,虽然目前中日两国钓鱼岛领土争端愈演愈烈,但两国区域领导地位之争才是两国竞争的真正原因。文章指出,目前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已向中国倾斜,但安倍政府正试图通过在亚太地区展开“魅力攻势”逆转这种趋势,吸引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同样因中国感到忧虑的国家。   文章还称,对于安倍政府而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群体性危机感让日本右倾

[环球军事报道]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7月21日报道,原标题:亚洲最危险的竞争升温:中国VS日本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日本寻求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文章称,虽然目前中日两国钓鱼岛领土争端愈演愈烈,但两国区域领导地位之争才是两国竞争的真正原因。文章指出,目前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已向中国倾斜,但安倍政府正试图通过在亚太地区展开“魅力攻势”逆转这种趋势,吸引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同样因中国感到忧虑的国家。

文章还称,对于安倍政府而言,遏制中国可以通过组建正式同盟网络的形式完成。除重新解释日本和平宪法之外,安倍政府还放松了武器出口限制,为与地区合作伙伴构建更坚实地国防合作伙伴关系铺平了道路。中国最近的行动, 特别是其向榆林海军基地部署094型导弹核潜艇的决定,进一步提升了日本加大与其合作伙伴国家的国防领域合作的迫切感。在安倍政府的领导下,日本已经展示了其作为地区制衡者的前所未有的决心。

中日积极争夺亚太领导地位

文章称,通过引入“集体自卫权”原则,日本向成为“正常”国家迈出了重要一步,为其在确保国际水域稳定、在危机时为盟国提供支援等方面发挥更直接的作用铺平了道路。中日两国钓鱼岛领土争端的持续深化,迫使日本在本国防卫方面担负起重大的责任。

华盛顿有关控制中国领土野心的承诺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对五角大楼长期国防预算削减造成的战略影响的关注,只会迫使日本更倾向于自立更生。华盛顿欢迎日本引入更灵活的国防原则的决定,并促进更广泛的努力,升级美日双边防务指导方针——该方针上一次修改可追溯至1997年时。在地区安全环境迅速发生变化的背景下,美日两国的目标是打造一个更动态的美日同盟,东京为维护东亚地区稳定做出更高比例的贡献。毕竟,在整个后冷战时期,美国曾多次试图减少例如日本等强大盟国“搭便车”的情况。

正如预期的那样,中国一直因竞争对手日本的复苏而担心。中国正在竭尽全力贬低东京政府。意识到亚太地区对日本上世纪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挥之不去的焦虑,特别是在韩国,中国政府试图说服世界各国,日本正在恢复军国主义。分析表明,随着华盛顿更愿意扮演“离岸制衡者”的角色,中日区域领导地位之争才是真正的竞争原因。

东京力求提高日本国际地位

日本最近倾向于推行更积极的外交政策,但在国内却遭到了强烈的抵触。就目前来看,和平主义仍然是日本民族心态的基石,这阻止了安倍晋三——以及其志同道合的继任者——获得足够地公众支持,并在立法机构中获得绝大多数支持,以修改日本宪法。

二战的记忆对日本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过,作为一个精明地政治领袖,安倍晋三没有选择重新解释日本宪法现有规定,而是选择打破在日本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与日本宪法和平精神之间维持的脆弱平衡——日本和平宪法禁止日本利用强制手段解决国际争端。

不过,安倍晋三并没有引入新办法,而是简单地追随历任日本首相的步伐,他们从不回避重新解释日本宪法,以实现具体政治目标。在朝鲜战争(1950年至1953年)结束后,日本领导人重新解释了日本宪法第九条,允许日本组建自卫队。自卫队仅用于自我防卫,放弃发展任何可向日本直接领土之外投射力量的侵略性作战能力。通过维持最低限度的和平主义信条,只要在“最低限度必要自卫水平”范围内,东京甚至会试图合法拥有核武器。

虽然出于政治动机的法律解释使日本自卫队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之一,但东京仍在不断努力,以便在国际安全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在冷战刚刚结束时尤其如此,东京在危及日本国家利益的重大危机中发挥着有限地直接影响力。在攸关日本能源安全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海湾战争期间,东京努力在军事干预中东事务中发挥作用。不过,日本充其量只能作为资金源,并参与极少的准维和行动。

中国的崛起使日本国防能力黯然失色。在2000年,日本国防预算超出中国国防预算60%。然而,到2012年,日本国防预算仅为中国国防预算的三分之一。随着中国在尖端军事技术领域的投入,日本针对华质量优势也岌岌可危。

安倍政府决心使日本成为一个更重要的国家,振兴日本经济,并采取更加积极的外交政策。这不仅使东京在面临中国挑衅时能够更有效地维护领土完整,还能够允许日本再次角逐地区领导地位。对于安倍晋三而言,生存与声望是其对日愿景中的两个密不可分的核心因素。 \ 东京施展“魅力攻势”逆转颓势

在亚洲各小国密切关注北京的西太领土边缘政策时,安倍政府已经发现了一条重新确立日本历史领导地位的新通道。上世纪早期,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企图在噩梦中结束。日本与西方国家间的绝望的殖民竞争,导致日本对亚洲各国实施了毁灭性的、不计其数的暴行。不过,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主要是1985年广场协议后——事情有了良性发展,日本成为地区经济发展与工业化的主要“发动机”,在东南亚地区谱写了一曲经济奇迹。贸易与经济外交成为日本在亚洲影响力的核心。

然而,中国加入全球市场逐渐超越了日本在该地区的经济优势。在二十一世纪前十年,中国成为除菲律宾之外几乎所有东亚国家的主要贸易合作伙伴。而且,与日本不同,随着经验的蓬勃发展,中国军事能力发展没有面临任何自我限制。与此同时,历史的仇恨不但促使美国的条约盟国韩国与中国亲近,还促使韩国采用了被美国战略研究学者爱德华-路特维克形容为“沉迷于完全不构成威胁的日本……追求空中力量以应对想像中的来自日本的威胁,而不是非军事区北面的真正威胁”的国家安全原则。

近年来中国愈来愈自信,而地区力量平衡的快速转变——2007年至2008年严重破坏西方国家经济发展的“大衰退”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力量平衡的改变——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安倍政府试图通过在亚太地区展开“魅力攻势”逆转这种趋势,吸引诸如菲律宾和越南以及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同样因中国感到焦虑的志同道合的国家。

在2012年底担任日本首相后,安倍政府迅速开始振兴日本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到2013年初,日本高层领导人访问东南亚和澳大利亚,探索大量投资机会和新的战略协议。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越南之时,安倍晋三还派外相岸田文雄访问澳大利亚、文莱、菲律宾和新加坡、缅甸,派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访问新德里。

为了支撑一个更雄心勃勃的外交政策,安倍晋三还推行了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和结构性改革,以重振日本经济。结果,日本股市从长期低迷当中恢复过来,企业信心逐渐恢复。通过重新解释日本宪法,使日本能够在“日本或其他国家受到攻击”导致“国家存在受到威胁,国民的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的权利可能被彻底剥夺”时部署武装部队,安倍政府就能够使日本成为一个可靠的对华制衡砝码。

对于安倍政府而言,遏制中国可以通过组建正式同盟网络的形式完成,而美国则是最终的“离岸制衡者”。除重新解释日本和平宪法之外,安倍政府还放松了武器出口限制,为与地区合作伙伴构建更坚实地国防合作伙伴关系铺平了道路。通过组建军备采购机构,日本将能够与合作伙伴国家在国防工业领域联合投资。

澳大利亚和印度等较强大的合作伙伴将受益于日本先进的国防技术和联合发展投资,而越南和菲律宾等较小国家则将因日本在其海事司法管辖区提供海域感知与最小威慑能力援助而获益。中国最近的行动, 特别是其向榆林海军基地部署094型导弹潜艇的决定,进一步提升了日本加大与其合作伙伴国家的国防领域合作的迫切感。总而言之,虽然中国正在逐步推动其领土要求,但此举有可能会壮大其宿敌日本。在安倍政府的领导下,日本已经展示了其作为地区制衡者的前所未有的决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