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形近实远 经冷加剧 心神不定 擦枪走火

平静_之心 收藏 0 75

中日关系:形近实远 经冷加剧 心神不定 擦枪走火

林治波:日本与中国形近实远

到过日本京都的中国人,都会有一种错觉:似乎是到了某个中国的古都,建筑、街道、古迹、牌匾、语言、文字、景色,乃至行人的面孔和服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这种感觉,拉近了日本与中国的距离。李大钊当年留学日本时,就曾写下著名的黄种歌:“黄族应享黄海权,亚人应种亚人田,青年,青年,切莫黄种同相残,坐教欧美着先鞭。”可见,即便是经受了日本的侵略,很多中国人对同文同种的日本依然充满了善意的期待。

但实际上,对日本的了解稍微深入一些,就会发现,日本与中国的相似只是表象而已,两国的不同才更具有本质意义。

1987年访日期间,一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乘坐公共电车时,看到身边一位老者颤颤巍巍,我立刻起身让座,岂料这位日本老人非但不感谢,反而面带怒容,拒绝就座。我当时不太理解,过后想一想才明白,这恰恰是日中两国文化的一个本质性差异。

中国人同情弱者,扶老携幼被中国人视为义务和美德;而日本人崇拜强者,瞧不起弱者,给老者让座等于把对方置于弱者地位,老人不高兴也就不奇怪了。我认为,此事虽小,却具有见微知著的文化涵义,从中可以窥见中日两国文化价值观的显著差异。

《孙子兵法》被中国人奉为兵学圣典;但一些日本军事思想家却不以为然。比如,日本第一部兵书《斗战经》就说:“孙子十三篇,不免惧字也。”认为《孙子兵法》中的种种智谋和韬略,如“五事七计”、“奇正虚实”、“用间”等等,都产生于对强敌的畏惧。《斗战经》甚至自大地认为,中国兵法重视谋略不是用兵的正道,日本兵学主张的“正攻战法”才是用兵的法则。其实,孙子的谋略并非惧怕敌人,而是文化特性使然。

与日本人的强悍好战,多以实力战胜敌手不同,中国人并不好战,而倾向于智取敌手,力求不战而屈人之兵或以较小代价取得胜利。这是两国文化的差异所在,一些日本人不了解这一点,故而产生误解和偏见。

日本人的文化价值观本质上与中国不同,加之明治维新以后学习西方、脱亚入欧的经历,使得日本与中国的差异更加显著。他们奉行强者的逻辑,倾向于武力解决问题。在侵华战争中,日军善于以强大火力实施强攻,力图中央突破,一举解决战斗。中国军队特别是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则反其道而行之,一般是避实击虚,先打弱敌,善用迂回包围、侧击袭击战术,完全是另一种路数。

由此看来,中日两国文化实际上是小同大异,形似神异。中国文化树大根深,受西方影响小,“黄皮黄心”;日本文化树小根浅,受西方影响大,“黄皮白心”。具体说,日本文化是融合了中西两种文化的混合物,中华文化为其表,西方文化为其里。

文化上的本质性区别,造成中日两国形近实远,两国人对待同一件事情的认识理解往往大相径庭,相去甚远,恐怕与此不无关系。

▲(作者是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英报:中日恐难维持“政经分离”模式

参考消息网7月22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0日刊登题为《商贸成为中日政治争吵的牺牲品》的文章称,多年来,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一直在等待获准在离日本最近的中国沿海城市大连开设分支机构。去年夏天,中国监管机构告诉该集团一位高管,这一请求年底前可望获批。但去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了供奉着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随后该行被告知要么主动撤回申请,要么坐等申请被拒。

据三菱东京日联的研究报告显示,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在去年已经下降的基础上又减少了近50%。

文章称,尽管中国没有发生近两年前的那种反日示威游行,但在安倍6月决定取消日本自行设置的不得向盟国提供军事援助的禁令后,这两个亚洲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官员迅速采取行动,谴责“日方蓄意制造所谓‘中国威胁’来推进国内政治议程”。

文章认为,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可以说一直是开放的国际贸易体制的最大受益者。但在企业可以基本忽视地缘政治问题多年后,这一体系也许正在崩溃。

日本在京商务人士表示仍希望在两国的交往中保持政经分离,但事实证明这具有挑战性。他们这种也许很天真的希望凸显了一个事实,即面对越来越令人忧虑的领土和政治势力争夺战,经济全球化依然非常脆弱。

亚洲这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只是太平洋地区更广泛的利益结盟的一部分。不仅中国与日本的强大盟友美国之间的摩擦增多,中国与很多东南亚邻国的情况也是如此。

文章称,中东乱局持续促使北京进一步靠近油气资源丰富的北方邻国俄罗斯。今年6月,中东乱局曾推动油价升至每桶115美元,而石油对急需能源的中国至关重要。

事实证明,北京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决心也引发了争议。日本显然认为该倡议是对亚洲开发银行发起的挑战,因为该行行长一直由日本官员担任。与此同时,北京的这一倡议可能会得到韩国的大力支持。

一个可能在这个新机构成立前启动的项目是莫斯科和北京商定的总价值400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该项目将得到商业银行和出口信贷机构组成的大财团的融资支持。中国的几家银行将是该财团的主要组成部分。但日本银行家表示,预计日本各银行、美国各商业银行或美国进出口银行都不会参与其中,部分原因是日本不赞成成立这家新的金融机构。

中国人也令世人知道他们已大量抛售持有的日本国债。当初中国购买日本国债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实现金融资产多样化,摆脱对美国国债的依赖。

此外,文章称,中国也对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努力压低日元汇率“怀恨在心”。随着中国沿附加值曲线上移,其商品更直接地与日本商品展开竞争,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

由于北京当局没有批准相关业务,日本证券公司野村证券最近对两年前从通用电气购买的一个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执照进行出让。

野村证券的另一位官员指出,起初批准这项交易的监管人员已经离职,继任者觉得没有义务履行前任许下的诺言。但野村证券的日本面孔也许是一个影响因素。

文章称,,并非一切都已被冻结。6月底,三菱东京日联举行招待会,庆祝苏州分行开业。苏州位于上海附近,那里有很多日本零部件制造商。三菱东京日联苏州分行的获批成立耗时数年。该行一位高管认为,他们聘请的一名中国银监会前官员对此功不可没。此人曾为该行辩护,并帮助该行深入了解中国监管机构的想法。

日本用动漫概念掩盖五代机失落 心神系钓鱼工程

经过多轮评析,坊间普遍达成共识:“心神”距离蜕变为真正的五代战机还十分遥远,而所谓第六代战斗机更是“空中楼阁”。

尽管如此,在自研新型战斗机方面,近几年日本的调门唱得非常高,甚至有些浮夸。防卫省技术研究本部曾提出六代机标准“i3”——信息化、智能化、敏捷化,还表示,六代机要具备“云射击”、强激光武器、大功率雷达、先进综合火控系统、超隐形性能、轻量化大功率发动机等先进技术。

熟悉军事科技的人都知道,这些大大超越日本现有的技术能力。那么,日本此举的动机何在?

“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没有现在的人才会谈未来。”在著名军事评论员宋晓军看来,因为日本现在连五代机都做不出来,所以才用动漫式的概念来谈未来,来掩盖现在的失落。

“每一代战机,日本一贯是向美国购买一型、自造一型。三代机是购买F-4,研制F-1;四代机是购买F-15用于制空,自造F2用于对地对海支援。”宋晓军说,现在是五代机,日本已经打算购买42架F-35,并且由石川岛播磨重工引进生产。但是F-35实在太贵,自己高调研发,就是想压价,逼美国人把F-35的价钱降下来。

军事科学院著名专家杜文龙认为,“心神”没有实战能力,“这项工程之所以很高调地推出,又抛出这么多新概念,我感觉是一个钓鱼的工程,除了对周边产生一些威慑之外,主要想吊吊美国的胃口。”

据杜文龙介绍,最初日本与美国谈好F-35的单价是6500万美元。但后来洛马公司坐地起价,说6500万只能买F-35的机体,没有发动机,没有雷达。于是,F-35涨到1.7倍,又涨到2.4倍,飚到1.53亿。“日本人吃不消,就整出个‘心神’和F-3给美国人看,我有能力弄出新战机,不一定要你的F-35。除非你卖给我更高端的F-22。”

不过,拿“心神”当筹码来压价,在杜文龙看来,希望不大。“最终还是要自己有本事,手里有货,才能不受制于人。日本军工技术被美国限制多年,想要实现全面自主化,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本报记者屠晨昕

中日最有可能为哪一件事擦枪走火?

昔日的冲突历史以及民族认同感上的对立不过是一些表面现象,真正的问题在于两国为争夺亚洲领导权而出现的对抗。以下是很可能会让各国选择开战的情况。

近日,日本安倍内阁无视国内和平力量的坚决反对和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的普遍担忧,正式决定修改宪法解释,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外媒报道称,这一举动使日本国内紧张气氛加剧,中韩两国强烈抨击这一损害地区和平稳定的行为,并认为日本对侵略行为从未诚心悔过。

熟悉历史的人会发现,现在,安倍政府的对华政策,与战前军国主义在很多地方一脉相承。二战结束眼看就70年了,日本社会虽对右倾化有大量反弹,但这个国家作为整体,已经“好了伤疤忘了疼”。安倍对日本在亚洲“发挥作用”充满兴趣,并且重新对军事力量产生迷恋。

日本是否会持续在东亚区域体系扮演关键角色,并在某种程度上平衡中国?

美国《国家利益》说,几乎没有人认为中国或日本会故意在东海上挑起战争。大多数分析人士都以为,武装冲突只能是因意外、误会或下级军官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或是违背上级命令的情况下采取未授权行动而发生。

当然,这些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并非微乎其微。它们已经让开战风险达到极高的水平。但是,如果人们认为战争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开始,那就低估了风险的程度有多高。

国立澳大利亚大学战略学教授休?怀特认为,其中一方故意挑起战争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而除非搞清楚哪些情况或许会促使一方迈出这一步,否则将无法采取措施避免那些局面。

首先必须明确,两方中的任何一方都绝对不可能单纯为了占领争议岛屿或是攫取岛屿周边资源而故意开战。为了这些岛屿或资源开战对任何人来讲都不值。

法国学者克劳德?迈耶(ClaudeMeyer)2010年出了一本书《谁是亚洲领袖,中国还是日本?》,这本书的题目就道出了其中奥秘。昔日的冲突历史以及民族认同感上的对立不过是一些表面现象,真正的问题在于两国为争夺亚洲领导权而出现的对抗……因为中国和日本都成了地区强国,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迈耶在该书的“导论”中说,上海环球金融中心492米的高楼是日本建筑公司森大厦株式会社的杰作。乐观的观察家从中看到,未来主导亚洲事务的两个强国——中国和日本之间将展开密切合作。然而,国际关系领域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

尽管两国经济往来日益密切,但是两国的政治关系自2000年以来一度严重恶化。民族主义抬头以及昔日痛苦记忆不过是这种紧张关系的原因之一,其中的深层原因需要从其他角度寻找。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经济体是两个强扭在一起的合作伙伴,它们之间不仅存在着对抗与不信任的情绪,而且还有相同的野心,即成为亚洲的领袖——全球经济重心如今正迅速向这个地区偏移。”

“这场争端永远都不是关于领土的。在一场旨在定义亚洲大国未来数十年角色和地位的竞争中,它们只是一些象征符号。” 休?怀特说。以下是很可能会让各国选择开战的情况。

正如休?怀特所言,中国的首要目标是加强它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并削弱美国的领导地位。既能达到这个目的、又不会过于与美国正面交锋的办法就是削弱作为美国地区领导地位基础的联盟和伙伴关系。

因此,中国希望说服美国的盟友相信,华盛顿不再愿意坚决保护它们免受中国日益增强的实力的威胁了。当然,至于北京的看法——即美国的盟国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将更愿意接受中国领导——是否正确,那是另一个问题。至少就日本而言,休?怀特认为北京的看法很可能错了,但那另当别论。

文章称,北京显然已经认定,钓鱼岛争端对彰显美国对盟友的承诺已经动摇而言是个绝佳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是正确的。中国在那些岛屿周边做出的危险性军事行为使日本人担心,一旦发生冲突,美国是否会提供军事支持。

华盛顿的做法则正中北京下怀,华盛顿对于自己会在危机中采取哪些行动释放了截然不同的信号。这确实削弱了日本对日美联盟的信心。

文章分析道,这个问题的风险在于,中国或许会决定再进一步。显然,如果一场冲突真的在钓鱼岛周边发生、而美国也确实没能驰援日本的话,那日本的所有担心都将成真,美日联盟将受到严重得多的打击。北京肯定非常想让美国在亚洲的地位接受这一严峻得多的考验,以期使日美联盟破裂。

当然,只有在北京十分确信华盛顿确实会让日本失望的时候,它才会想要那么做。

休?怀特认为北京很可能对这一点充满信心,因为它认为华盛顿已经认识到美国无法在一场东海冲突中获胜,而且美国的开战愿望会受到遏制,因为它担心冲突会升级为一场核交锋。

但是北京必须清楚,一位特别坚决的美国总统或许有那个胆量让中国服软。正因如此,北京才想要尽快采取行动检验美国的决心,而不是拖延下去。

当他们认为白宫中的某人——某个像奥巴马总统那样的人——将不会有那个胆量时,他们就有了与日本开战的动机(或许会故意导演一出“意外”交火)。

奥巴马不愿卷入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和伊拉克的冲突,而且大张旗鼓宣传的重返亚洲战略明显自相矛盾,这或许会使北京认为,奥巴马的任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短暂的机会,这个机会将在下次大选之后消失——如果新总统更大胆或者更冲动。如果真是这样,那中国或许会想要导演一起针对日本的事件。

但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李薇表示,目前两国不会打起来,因为两国关系能否变好不是靠战争能解决的问题,而且时代和世界潮流也决定了武力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伊拉克战后的局面就印证了这一点。

李薇认为,决定中日关系的关键因素不是也不应该是钓鱼岛问题,而是中日各自的发展方向和道路问题。习近平主席在7月7日抗战爆发77周年上的讲话中表示,中国要和其他国家一起共同走和平发展的道路。

中日两国也应该开展战略对话,告诉对方自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彼此,从而让对方相信自己的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发展得很快,许多国家对中国的和平发展产生疑问。中国今后需要做的是多向国际社会证明自己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真实意愿,让日本乃至国际社会感受到和平诚意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责任编辑:Camille Li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