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连“程”不见折子戏 朱日和军演之四

南京军 收藏 0 129

战车列阵,将士整装,晚霞映照下的朱日和,又将送别一支铁甲劲旅。

回首来时路,这支机步旅留下的足迹清晰可辨:远程机动3000公里,跨越6个省区;进入基地当天,部队4次转场、基指6次转移;战场机动2昼夜,完成341个演练内容、抗击“蓝军”11次袭扰;组织战斗3整天,连续实兵交战8小时……在这一连串数字背后,官兵们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战火洗礼?

“敌机侦察,火速隐蔽疏散至指定地域!”接到导演部指令,“红军”旅长犹豫了好一会儿:刚刚完成千里机动就投入战斗,官兵们吃得消吗?

因为这一路,他们已饱经考验。从驶出驻地营门起,导调分队便如影随形,接连设置数十个课目,逼着部队时而转进,时而隐蔽,时而反击。半个月行程,官兵们没睡过一个好觉。

军令如山。来不及休整,千人百车迅即扑向草原腹地,没想到更严峻的挑战随之而来。

导演部和“蓝军”早已为他们设下了重重难关:连环路障,生化攻击,电磁遮断,特战袭扰,临空轰炸……十几个回合打下来,已是深夜,该旅官兵人困马乏,开始安营扎寨。可帐篷刚搭起来,空袭警报就拉响了,部队不得不立即向几十公里外转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熬过了枕戈待旦的不眠之夜,260公里战场机动开始了——

陌生地形、没有路标,一条装甲铁龙翻土岭、跨陡坡、跃弹坑,在草原深处快速穿梭。行军卷起的黄沙遮天蔽日,驾驶员不敢须臾松懈。即便如此,导演部仍没有手下留情,随机设置各种险情困局,一次次把官兵们逼入绝境,难到极限。

时时处处有敌情,一夕数惊成常态,这正是坐镇指挥的总部领导喜闻乐见的一幕。总参军训部领导告诉记者,此次演习完全依据作战流程确定演练进程,不减化过程环节,不缩短时间距离,不退出态势情况,立足于远程机动、生疏地形、复杂环境和陌生对手的综合检验,通过昼夜连贯实施不间断侦察、全过程对抗、全要素防护、全时节保障,使部队全程始终处于高强度、高难度、高险度的多变状态。

这是一个可喜的跨越。过去,基地化训练往往是先驻训后演习,先摆练再对抗;而对抗也通常是分段式的,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不断叫停调整部署,演的是“折子戏”,久而久之形成了操场化程序化的组训模式,拉低了实战化训练标准。

然而这一次,上述陈规旧习都被一一打破了。

朱日和训练基地政委王志安告诉记者,纵观已经结束的几场演习,无一不是全程对抗、全程检验、全程考评、全程量化,逼着参演官兵武器不离手、装备不离身,闲不住、歇不了,而“红军”更是从驶离驻地,一直战斗到兵车回营,其激烈程度、对抗强度、困难程度都前所未有。

一仗接着一仗,一关连着一关。刚刚走下实兵对抗战场的“红军”,兵不解甲、马不卸鞍,又满身征尘和疲惫地走上了实弹综合检验考场。

偌大的射击场上,虽然没有了“蓝军”这个对手,“红军”也丝毫未感到轻松。不准提前勘察、不允许现地推演、不标示高地编号,昼夜连贯射击,依托野战靶标系统临机设置的630个目标与现地背景浑然一色……陌生的考场、高难的考题、全新的考法,令他们同样难以应对。

“轰,轰轰……”炮响靶落,终于为这场战况空前“惨烈”的演习画上了句号。

一支“红军”走了,另一支“红军”来了,广袤的内蒙古草原上,烽火连“程”的活剧还将继续上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