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龙翔南美 龙舞金砖 龙腾世界

平静_之心 收藏 0 222
导读:[/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size]

中国龙:龙翔南美 龙舞金砖 龙腾世界

习近平访问美国“后院”的意图

[1] 习近平正在进行他出任国家主席之后的第二次拉美之行,这是他就任以来的第8次出访。

习近平上任一年半以内,已两次访问拉美,这在中国领导人中并不寻常,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在任国家主席一年八个月后才展开对拉丁美洲的首访。从2009年2月以来,习近平先后以国家副主席和国家主席的身份四度访问拉美,已到访过墨西哥、牙买加、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古巴、乌拉圭、智利、特多、哥斯达黎加等十一个拉美国家,覆盖中美、加勒比和南美洲东西两岸。

在最近两年的拉美访问行程中,习近平还安排了同加勒比地区领导人对话会、同南美国家领导人对话会等多边外交活动,通过这些活动他广泛接触了拉丁美洲约半数国家的首脑。

拉丁美洲一直有美国的“后院”之称,习近平频繁访问拉美,表明其在全球范围内拓展中国战略空间的明确意图。近年来,拉丁美洲政治倾向普遍左倾,左翼社会主义思潮和反美民族主义等多方面因素交织,也为中拉双边关系的加强提供了政治基础。

[2] 中拉关系提升到中非、中阿高度。

习近平此次访问拉美,宣布建立“中国—拉共体论坛”机制的时机已经成熟。这一模式最早源于中非合作论坛,后推及到“中国—阿拉伯国家”。长期以来,中国和非洲有较为紧密的政治联系,而阿拉伯国家是中国最重要的能源来源地,“中国—拉共体论坛”表明中国正在将中拉关系向中非、中阿关系的战略高度提升。

中拉关系升级,主要原因有二:一方面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拉美国家和中国远隔太平洋,在战略和现实上都没有直接利害冲突,在中国周边紧张情势不能完全消除的情况下,拉美国家是中国寻找战略伙伴的理想对象。

另一方面则源于经济原因。拉丁美洲人口占到世界接近十分之一,经济总量是非洲的大约四倍,是欧美发达国家和阿拉伯产油国以外,全球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地区。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和拉美的经贸关系快速发展,贸易规模从2000年的125.95亿美元增加到2013年的2616亿美元,截至2013年,中国对拉美累计投资达830亿美元左右,相当于对非洲投资的3.3倍。巴西的铁矿石、智利的铜矿、委内瑞拉的石油等,都是中国重要的资源来源,拉美在中国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中的地位日趋重要,因而中国要提升中国和拉美政治关系的层次,以强化双边交流。

[3]中拉基础设施合作现“大手笔”。

7月17日,中国、巴西、秘鲁三国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将开展跨越巴西和秘鲁的“两洋铁路”。这是中国领导人近年来对外访问期间所提出的最大规模的铁路建设设想。官方媒体援引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苏振兴的评论,指这一条铁路堪称“陆上巴拿马”。

新华社、中新社、央广等媒体在报道“两洋铁路”时,都指出中国规划“两洋铁路”意在打破目前美国控制下的巴拿马运河对国际物流的垄断地位,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说,中国从南美进口的很多都是能源、粮食等涉及经济和安全命脉的货物,过度依赖巴拿马运河以致大量的货物运输被另一个大国卡住,是非常有风险的。不少接近官方的学者都表示,两洋铁路不仅可以为中国运输南美国家的资源,还可以提升中国在国际物流中的话语权。

“两洋铁路”的实际长度可能达到3500公里到4000公里,这一工程一旦付诸实施,将是中国在海外最大规模的铁路建设项目。“两洋铁路”启动,或成为中国基础设施“走出去”加码的信号。

从全球来说,亚洲的马六甲海峡、亚非之间的苏伊士运河、分隔南北美的巴拿马运河,是全球航运的三大咽喉。目前来看,这三大咽喉基本上都被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牢牢控制。

“两洋铁路”(与巴拿马运河有关)与此前中国推动中巴、中缅陆路合作(与马六甲海峡有关),丝绸之路经济带、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建设(与苏伊士运河有关)等部署放在一起来看,更有全球性的深意,中国正试图打破既有的经济地理格局,重建全球交通网络。(智谷趋势另有付费专题报告)

[4] 金砖国家组织结构趋于实体化。

本次习近平出访期间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峰会确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标志着在金砖国家合作框架下已开始建立实体机构。这可以视为金砖国家间合作从短期机制,向实体化机构转型的标志。

金砖国家首次峰会于2009年6月举行,当时正值国际金融危机后,“二十国集团”刚刚于4月在伦敦举行了峰会,研讨应对危机和宏观政策协调。当时的金砖峰会与会国在议程设置上,明显同“二十国集团”峰会关联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二十国集团”上的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四方在大会后又单独开一个小会。

最近几年,金砖国家峰会逐渐同“二十国集团”峰会脱钩,在议程设置和时间安排上,基本不再受到后者的影响,峰会宣言文本中与“二十国集团”相关的表述也逐渐减少,表明金砖国家机制已成为具有高度独立性和完整性的新兴国家间长期战略和政策协调平台。

就会议内容来看,金砖国家间合作,从简单的“发出自己声音”,更趋向于以实际行动对现有国际秩序进行调整。此前几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一直在呼吁对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改革,本次以成立金砖银行和储备机制的实际行动向发达国家喊话:即使发达国家不愿意对国际决策机制进行调整,金砖国家也可以“另起炉灶”。

[5] 金砖国家中中国话语权增强。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已经越来越多地将金砖国家机制作为“为我所用”的平台,中国正在通过这一平台强化“中国模式”的话语正当性,并将这种模式对外传播扩散。

中国话语权的提升,和金砖国家内部发展的不平衡有关。上图是2009年以来金砖五国每年的GDP增长率,中国历年的增长率都最高,印度仅次于中国。而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的增长率,普遍在5%以下。

相应的,中国GDP总量在金砖国家中的占比,除在2010年比2009年下降以外,在此后几年都在提高。中国经济总量在金砖五国中所占比例从2010年最低谷的50.8%上升到2013年的58.4%,比另外四国的总和还要多。俄罗斯占比相对稳定,巴西、印度和南非三个国家的占比则大致呈降低走势。

中国正越来越多地将本国的发展理念糅合到金砖国家会晤中。从2009年第一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起,“基础设施建设”就是会议文本中的热词,这正是中国一直以来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从2013年起,峰会文件中开始写入“我们认识到国有企业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在金砖国家中,中国的国有企业地位相对特殊。

[6] 中国参加金砖国家机制,重在其战略价值,而不谋求经济实惠。

从2013年南非德班的会晤开始,金砖国家开始和会议主办地所在大洲的多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对话会、金砖国家与南美国家领导人对话会都已相继召开,可以预计,在未来还将有金砖国家同亚洲国家领导人对话会等会议登场。金砖国家机制已成为一个将欧美发达国家排除在外,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巡回”活动的外交平台。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副主任庞珣就此分析说:金砖国家组织的特殊意义在于,它是中国作为崛起大国,以发起人和核心成员的身份,组建和培育的第一个全球性、由非西方大国构成的国家关系网络。

与上海合作组织不同,金砖国家集团没有地区特征,是真正的全球网络,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扩展到任何区域,为网络成长提供了广阔空间。与20国集团相比,金砖国家集团中没有西方势力(尤其是没有美国),而且其议程也不仅限于经济及其相关事务。尽管目前金砖国家集团侧重经济和发展问题,但其未来的议程可以涉及全球治理的各个方面,这一全球国家网络可以在多维度上存在,发挥更大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领导人盛赞看似缺乏严整结构的金砖合作模式,高度重视其“灵活性”。

庞珣指出,国际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关系”,在关系网络中获取物质与非物质资源以实现目标的能力是社会性权力。目前,置于全球“关系网络”中心的是美国,中国和美国在这方面还相差甚远,而“金砖国家”体系的构建正是中国谋求在国际关系网络构建中超越美国的布局。

在庞珣看来,中国其实并不需要明了“金砖国家”组织究竟能够给它带来什么实惠。金砖集团提供的无限可能性以及提升了中国在国际网络中的社会性权力,才是真正的战略价值所在。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元淦恭 郁夕之

彭博新闻社:中国拉动“金砖列车”隆隆前行

参考消息网7月22日报道 外媒称,没有哪个首字母缩写词像“金砖国家”这样过着如此令人陶醉的生活。但这个词确实让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这几个迥然有异的国家的领导人齐聚一堂。

彭博新闻社网站7月20日刊文称,近日在巴西,朝着建立可能会挑战西方在地缘政治及经济领域的长期支配地位的机构这一目标,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国家领导人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总部设在上海的新开发银行将为诸多基础设施和开发项目进行融资。这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美国1944年在布雷顿森林设计建立的世界经济架构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挑战。

文章认为,中国当前努力打造新开发银行是有充分理由的。金砖国家占世界人口总数的比例超过了40%,占世界经济的比重约为1/4。中国还可能很快就会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领导权一直被美国及西欧国家把持。

美欧对上述机构的改革承诺并未落实。当前,中国显然希望在金砖国家的帮助下打造属于自己的全球体系。中国与其在西方最紧密的经济伙伴德国建立了新型“特殊关系”,最近还将法兰克福定为人民币清算中心。中国实施上述举措也是出于同样的意图,即要打破美元作为全球支付和储备货币的霸主地位。

此外,其他几个相对贫困且经常心怀不满的金砖成员国愿意协助中国也是可以理解的。

印度和南非需要更容易地获得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储蓄库之一的中国的资金;俄罗斯因吞并克里米亚以及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举动遭到排挤,如今看来,它渴望通过国际论坛获得尊重。

当前,俄罗斯对能源出口的寄生性依赖已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显现出各种风险。南非尚未战胜腐败和劳动力市场动荡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基本问题。巴西也陷入了困境,该国经济持续衰退,中产阶层也抱有不满情绪。

中国持续实现大规模贸易顺差,国内生产总值也持续增长。对美国来说,似乎只有中国才是令人信服的对手。中国的银行业、保险业、建筑业、房地产业、电信业、外贸业和交通运输业等各项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均名列前五位。

尽管如此,拿中国与日本作一番比较还是有启发意义的,因为迄今为止对西方的经济统治地位构成最大挑战的就是日本了。索尼和松下等在国际上家喻户晓的品牌的产品主要都是由日本创新、研发和投资的。虽然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电子产品出口国,但其同类成就却乏善可陈(除非你把iPhone算作中国的产品)。

日本成为经济超级大国时,资本的全球化程度并不是很高。而今,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这种衡量国家经济实力的标准已经过时了——从根本上说是外国投资者和制造商的功劳。对金砖国家来说,情况尤其如此。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中国目前仍指望美国能充当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的原因所在,也是哪怕出现表明低息贷款的水龙头将被关上的极小征兆也会让巴西和印度感到坐立不安的原因所在。

本世纪头十年的大宗商品繁荣和低息信贷引领巴西、印度、南非和俄罗斯进入轻松发展期。在这些国家里,最大受益者——即莫迪所说的“新中产阶层”——不仅在国内政治中的重要地位有所提升,在国际上也更加显眼了。

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表明东方的非理性兴旺期不可能长久的第一个信号。金砖国家此后在政治和经济领域面临的挑战大大增加了。

文章称,中国并没有因即将获得超级大国的地位而欣喜若狂,该国在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上也比其他金砖成员国具备更多条件。

但就连中国目前也仍须实现从过去的投资拉动型增长到国内消费型增长的转型。在这项艰巨任务完成前,中国为改变现状所作的尝试都不会取得成功。

英媒:世界经济发展将由中美俄欧分别控制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7月22日文章,原题:世界经济与四强分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与苏联对立,冷战延续多年。美国靠它的强大军力,与越南战争,又攻打了阿富汗和伊拉克,这是美国最强大的时期。但打完这三次战争以后,美国的挑战与经济能力都衰退了。同时中国经济的地位升高了,可以与美国对比。世界的国家分为四强对立,包括美国、中国、欧洲与俄罗斯。

关于中国经济的力量能够与美国对比,可以用国内生产总值GDP来比较。有人会提议需要用人均GDP来衡量。人均GDP是用来比较一个国家人民平均的生活水平,而GDP的总量是用来比较一个国家的经济力量。一个国家的GDP越高,不论人口有多少,国家的经济力量越大。关于中美GDP的比较,根据今年5月1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美GDP从2011到2018年的预测,以同等购买力的百万美元计算:中国在2011年的GDP是11189111;在2018年GDP的预测是20730037。美国在2018年GDP的预测是21556047。到2018年中国的GDP已经与美国的十分接近。

因为中国GDP增加速度比美国高,根据上面预测,约在2019年中国的GDP将会与美国的相等。可以说,到2020年中美的经济力量将会相等。

中美的GDP相等以后,世界的经济发展将会由美国、中国、欧洲与俄罗斯分别控制。正如上面说,中国的经济力量与美国对比已经增加了,那么中俄的经济力量与欧美对比而言也在增加。例如最近报载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将要建立由它们供应资本的类似国际货币基金与世界银行的机构,以和现在由美欧供应的组织对立。

四强对立以后,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向有以下四点值得思考。

第一可能的发展是比较乐观的。四强和平地对立,每个强国只用经济的力量来增加它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影响,而不用武力把其他国家的土地占领。自从核武器发明以后,世界强国不愿意用武力与其他国战争以免受到极大的损害。这样下去世界的经济会继续进步。同时四强会在其经济力量的范围内从事经济发展,还会试图扩大自己的经济范围,供给财力与人力资源与一些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帮助它们的经济发展。好比中国现在已经在非洲投资。这是对中国有利的,还会促进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四强和平对立这样继续下去,三四十年以后,世界会继续进步。

第二是四强以外其他国家的经济也会进步,如印度,有些南美的国家和伊斯兰国家。这些国家经济发展成功了,不一定会有能力与四强对比,但也会和四强共同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伊斯兰国家有少数恐怖分子,有可能把世界的社会与经济干扰和破坏,但是还不能破坏整个世界经济的继续进步。

第三是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素质。因为技术进步,人们的生活会改变,像近五十年来电脑与智能手机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好的方面把人们的工作与生活的效率提高了。人们寻找有关工作和娱乐的资料方便了很多,传递信息快了很多。将来技术会继续进步,人们的生活方式会改变。经济的环境也有变坏的可能,例如环境污染比现在更严重,在某些国家不一定有办法改善。

第四是关于大的战争发生的可能性。大的战争会不会发生,这会影响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有了核武器以后大的战争对四个大国或联盟没有好处。但是不能肯定没有大战发生的可能。回顾历史,战争的发生有时候是预料不到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