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蟒”张生全和他的英雄悲剧《蒙哥大帝》

三叠弓 收藏 1 111
导读:“写蟒”张生全和他的英雄悲剧《蒙哥大帝》 雨余天 蜀地眉州才子张生全,当代汉语先锋散文写作流派在场主义散文代表作家。在涉猎长篇小说之前,已有近300万字散文、中短篇小说频见《钟山》《天涯》等诸多核心期刊,并且还获过华文最佳散文奖、在场主义散文奖、林语堂散文奖等权威奖项,算是当下中青年写手的实力派。以笔耕多年的叙述实力,厚积薄发,挺进长篇,竟不发不可收拾,单是今年就有共四部长篇历史小说出版。这,是不是网络传说中的“写蟒”? 近日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张

“写蟒”张生全和他的英雄悲剧《蒙哥大帝》

雨余天


“写蟒”张生全和他的英雄悲剧《蒙哥大帝》


“写蟒”张生全和他的英雄悲剧《蒙哥大帝》


蜀地眉州才子张生全,当代汉语先锋散文写作流派在场主义散文代表作家。在涉猎长篇小说之前,已有近300万字散文、中短篇小说频见《钟山》《天涯》等诸多核心期刊,并且还获过华文最佳散文奖、在场主义散文奖、林语堂散文奖等权威奖项,算是当下中青年写手的实力派。以笔耕多年的叙述实力,厚积薄发,挺进长篇,竟不发不可收拾,单是今年就有共四部长篇历史小说出版。这,是不是网络传说中的“写蟒”?

近日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张生全长篇历史小说《蒙哥大帝》三部曲(《血火淬金》、《息影藏锋》、《弯弓扬鞭》),以铺天盖地90余万字篇幅,勾勒大大小小数十场让人热血沸腾的战役,纵横蒙金夏花(花剌子模)宋多国,跨越十三世纪上半部,涉及有名有姓近百个历史人物。人物命运之坎坷,场面铺陈之恢弘,故事情节之惊心,叙述气势之淋漓,诸多因素无疑挑战了当下历史小说的写作难度,也调动了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

二十一世纪是快消费时代,不太适合阅读,尤其是对于英雄、悲剧和文学历史这些东西。耐心就把我们限制了。据说现在玄幻、穿越和游戏散打式历史,在年轻读者群中疯行,书店排行榜差不多被这些文字挤占了。我是不以为然的。且别说读这些东西,会把立场和价值观搞混乱,搞不好智商、情商、逻辑思维和想象力都会下降。有调查显示,长期迷恋上述玩意的,人生方式跟玩网游一样,就一个字——“泡”,日子在“泡”中浑浑噩噩打发,生活在“泡”中莫名其妙荒废。

《蒙哥大帝》这部历史小说,是一部真正的英雄悲剧。

张生全是有“野心”的,他的野心在于他想在书中塑造一个纯正的英雄,于是有了小说里的蒙哥。他是蒙古帝国史上的才华卓著,战功显赫的功勋帝王之一。他用铁腕和人格征服了全蒙古,挽救了帝国的分裂和衰败;他战功显赫,一路扫平西亚,拿下大半个欧洲,鞭梢伸达非洲,几乎征服了东北半球的文明;他继承了草原民族最优秀的品质,有狼一般的野心和攻击力,内心意志和身体都同样强大;他心灵手巧,智谋超群,武功盖世,冷面潇洒,让一众美人折腰敛眉。

自古英雄的成长都不容易,蒙哥自然也不例外。蒙哥虽然出生于帝王之家,享尽荣华富贵,但由于成吉思汗之后的帝国汗位一开始就在其三伯兼养父的窝阔台和其父亲拖雷身上摇摆不定,再加上和他青梅竹马的美丽的娜仁公主成了和亲的牺牲品,所以蒙哥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受了多种残酷的考验。“放进火炉里煅烧,放进毒液里浸泡,放进强酸里腐蚀”,《蒙哥大帝》封底的这几句话,显然并非言过其实。年仅七岁他便只身追赶恶狼两天两夜,死里逃生猎狼成功。接着被父亲带上战场,稚嫩的手臂拿起战刀和长辈一起杀敌。蒙古人强烈的复仇意识让小蒙哥激动,同时蒙古人的残忍和冷酷又让他惶恐。当他的表哥木阿秃干为救他遇害后,他的心也变得凶狠和坚硬,竟然在敌人温热的鲜血中找到了快感,在砍杀不守纪律的士兵中找到了权威。从战场上回来,他和所有那些蒙古长辈一样,成为一头凶狠残忍的草原恶狼。

但是,这还不足以让蒙哥成为英雄,命运对他的考验和磨砺才刚刚开始。他的母亲唆鲁禾帖尼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了不起的女人,她知道他的儿子身上不能够仅仅有狼性,还必须要唤回人性——爱,悲悯,仁慈,智慧,这些才是人性的重要内容。所以他母亲通过给他娶亲,份地管理,修文学艺,研究攻城器械回回炮等等,让他在坚韧的基础上增加了仁厚宽善。

对蒙哥的考验接踵而来,不久,蒙哥又经受了父亲被三伯窝阔台害死的沉重打击。复仇还是隐忍,这是摆在蒙哥面前的哈姆莱特式的问题。保全和振兴家族的重担就这样落到他年轻的肩上。这一次隐忍真是一次漫长而黑暗的过程,蒙哥差不多最好的青春年华都耗在这场隐忍中。作者用了整整第二本书(《蒙哥大帝之息影藏锋》)的篇幅来写蒙哥人生的这番苦难隐忍。帝国发动了第二次西征,所有的青年才俊都跃跃欲试,想要建功立业。但是对蒙哥家族深为提防的合罕窝阔台却拒绝蒙哥上战场。接着又拒绝他当统帅。而最后当蒙哥在战场上成为整个远征军实质性的统帅,甚至是粘合整个军队的精神统帅灵魂人物后,窝阔台又借口把蒙哥从战场上喊回来,掐断他的前程。这一次,蒙哥仍然选择了隐忍,睡觉,看夕阳,当影子。“影子没有眼睛、嘴巴和微笑,它的脸模糊不清。影子也是没有骨头的,即便影子有骨头,骨头也是弯曲的,折叠的,压扁的”。把骨头折叠,把面容模糊,把锋芒隐藏,才华横溢的蒙哥一次又一次这么做,直到所有的条件都满足,所有的阶梯都搭上,蒙哥被众人水到渠成不露痕迹抬上大汗的宝座。

然而,就算是这样,蒙哥仍然不能被称作英雄。不知是不是人类亘古的宿命使然,英雄自古都是和悲剧连接在一起的。从古希腊埃斯库罗斯等人的英雄剧开始,荒诞的宿命就附着在英雄身上,挥之不去。显然,张生全在写《蒙哥大帝》的时候,是有意识地延续和光大了自古希腊传承下来的这一经典文脉的。蒙哥的身上,就处处体现着这种悲剧色彩。他从小光芒闪耀,却被迫息影藏锋近半个世纪。当他年过五十终于登上大汗宝座时,却只在位上呆了不到九年时间。他挫败了数次权力争斗,把汗位牢牢掌握在自己的宗王系,末了还是输给崇尚汉化的兄弟忽必烈。他纵横东北半球,横扫千军,但集全蒙古之力,耗半年之久,却拿不下南宋一座弹丸之地——钓鱼城。他一生有四个女子爱她疼她,可叹这四女子都先后香消玉殒,无一人能和他长相厮守。他智谋超群,改良了威力无比的兵器回回炮,为帝国征战立下了战功,最后竟被装备不良的宋军扔出的一颗小石子打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为一个有着现代意识的作家,张生全的英雄悲剧还不仅仅局限于此。他甚至非常自觉地对所谓“英雄”进行了调侃和反讽。这样的调侃和反讽无处不在,作者写蒙哥在战场上把心磨硬后,用了蒙哥把一个人头放在“人头金字塔”顶端,让整个“金字塔”变得完美的细节,以讽刺蒙古人的残杀。还有作者写了可怜的火里差为蒙哥饮刀,成就蒙哥大功劳,而蒙哥竟然没有哪怕少得可怜的对火里差的怀恋和愧疚。这也写了在那个社会,王侯贵公子对妇女的漠视。蒙哥才华卓著,能横扫千军,却在钓鱼城下面阻滞了大半年。这一方面说明蒙哥单纯执拗,同时也显示出他的狂妄。这种狂妄是那年代整个蒙古民族的狂妄,蒙哥身上也逃不过这些东西。张生全用了“一只蜻蜓发动的战争落幕”的标题,写蒙哥发动的对钓鱼城最后进攻开始时间,不是他自觉的,而是想把一只蜻蜓从指挥棒上抖下来无意中挑起……作者用这样一些幽默滑稽的情节,对“蒙古式英雄”进行无情嘲讽的同时,也传递出了作者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对历史和战争的深刻反思和批判。

配合本书英雄悲剧写作的,是作者高超的艺术手法。全书架构宏大开阔,气韵生动;事件波澜壮阔,矛盾突出;语言典雅豪壮,节奏明快;描写明丽鲜亮,画面感强。把历史传奇的精彩性和严肃文学的典范性融为一炉,形成一道丰富靓丽的视觉盛宴。可以预见,“写莽”张生全的《蒙哥大帝》,将在小说界掀起一股彪悍强劲的草原风,也似欲引发一场全新的阅读体验:宏大叙事何去?历史小说何去?现代悲剧何去?个人英雄命何去?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雨余天,原名沈荣均,在场主义散文成员,新锐作家、批评家,艺术品投资、鉴赏和策展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