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出差北京(父亲的回忆),半夜看了,大醉,哭!


''文革“期间,出差北京住宿需持省革委会介绍信。1970年冬天,我厂供应科长和我一起出差北京。为了方便,偏偏没有去省城转开省革委会的介绍信。

我对”某“科长说,去了北京,如果没地方住就麻烦了啊!他说:“这小事,包在我身上!”我们这这次去北京,本厂供应科的同事带了10斤糯米和5斤罗卜给他的叔叔。他叔叔是北京大名鼎鼎的京棉三厂的,难道解决不了住宿问题吗。我还有一个朋友,是 部班公室主任,他上次来时,我们接待很好。主任临走时一再说,我们什么时候到北京尽管找他!我们实在找不到旅馆的话就去找他。我心想:,科长有这两张王牌,住宿没问题了。

到了北京,我们在凛冽的寒风中,拎着糯米和罗布干找到北京东郊十里堡京棉三厂革委会。对方客气地问什么事,我们说找高**,他是老乡。对方有点冷淡的说,他现在到对面小学工作了。原来,高的叔叔被贬去工宣队了。

我们终于找到了高的叔叔。老高叔叔见客从家乡来,显得十分高兴和热情。我们提起希望他解决住宿问题时,他夹着浓重的乡音满口轻松的说:“这没问题,到北京来找我,这点小事包我身上了."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老高叔叔在里外忙碌,赶着时间为我们做好了可口的晚饭。他说,在火车上挺累的,到了北京可要放松放松,喝点酒吧。一边说,一边端菜,劝我们坐下喝了起来。我们边喝,边觉得住宿问题还未着落,不免酒饭之间有点失神。

写不动了,明天继续。 老高叔叔见我们客气,不断热情地和我们碰杯,又打听家乡的情况。在遥远的北京,见着热情的老乡,心里热乎乎的。

吃过饭,我们又提起住宿的事,老高叔叔又热情地说:“这个请放心,我家不是可以住吗!”啊!我们不禁倒吸了口气,心里紧张起来。老高叔叔家共有两间房、一个小客厅,老夫妻俩加上儿子、女儿共四个人,加上我们俩,就是打地铺也不够用,如何住呢?老高叔叔却胸有成竹地说,现在我们共六人,男的住一个房间,睡两张叠床,女的住一个房间,不就行啦!原来,他家有叠床,平时叠床的上面是放东西的。天已晚了,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客随主便,听从安排了。

第二天刚起床,我和老张走到客厅,却看见老高叔叔已经买好了早点,把早点放在了桌子上了。老张轻轻的对我说,他们太客气了,我们今天千万不能再住在他家了。吃完早饭,我们拎着行李,向老高叔叔告辞。他说:“晚上回来吃饭,还住我家啊!”我说:“不了,我们今晚住别处了,谢谢你!”我们既感激又很歉意的离开了老高叔叔家。

出来,我问老张,到哪里去?他说,去纺织部办公厅找金**去。老金热情的接待我们。吩咐一位同志帮我们开了介绍信,并盖上了纺织部办公厅的大印。叫我们到国务院第三招待所去登记。拿到介绍信,老张喜行于色,对我说,你看,没问题吧。老金够朋友吧!我也挺高兴的,想不到问题解决得这么快。早知道这么容易,昨天就应该来了。

国务院第三招待所就在北京站,离纺织部两站多路,不一会就到了。到了接待窗口,我理直气壮地递上盖有纺织部办公厅大印的介绍信。心想,现在还早,一定能安排一个较好的房间。不料,接待的同志拿起我们的介绍信一看就丢了出来,说:“不能用!”我再一次把介绍信塞了进去,说:“为什么?这介绍信难道是假的?”他说介绍信上没有开具人的签名。只凭这张介绍信,如果出了什么事,只能找倒纺织部办公厅,缺找不到人。有了签字,才能找到责任人。所以这张介绍信不能用。他再一次把介绍信丢出了窗口。我接下介绍信,不禁和老张惊呆了!现在怎么办?再回纺织部吧,不知刚才开介绍信的人在不在?就是在,人家肯不肯签名?不去吧,到哪去呢?无奈,我们还是回到纺织部。好在人家爽快地签上了字。再回到国务院第三招待所。把介绍信塞进窗口。心想,这回肯定没有问题了!接待同志看了介绍信,说:“可以了,今天的房间已全部安排完了,你们在大堂等待,大概明天可以住上房间。”我和老张听了气得说不出话来,禁不住又把介绍信从窗口抽了出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