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是我闻-墓

末日少帅 收藏 42 791
导读:一如标题,今儿要和大家讲的是“墓”说到这个呢。不得不说一下楼主的家乡。胶东半岛南部延绵不断的丘陵中的某个小村落。我所在的村子周围呢。都是以丘陵为主的土地。沟沟壑壑的种庄稼都费劲。种的时候愁,收的时候更愁。这真不是我们不行,实在是路不平。从村里庙前的石碑上看,打从明洪武年间就跟这儿住了。祖祖辈辈庄稼地里刨食。也正是因为发展农业不行。所以近几年主要以房产开发为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2009年夏的一天,因为单位没什么活儿了。放假在家休息。没办法个人单位就这样儿。忙的时候加班。闲

一如标题,今儿要和大家讲的是“墓”说到这个呢。不得不说一下楼主的家乡。胶东半岛南部延绵不断的丘陵中的某个小村落。我所在的村子周围呢。都是以丘陵为主的土地。沟沟壑壑的种庄稼都费劲。种的时候愁,收的时候更愁。这真不是我们不行,实在是路不平。从村里庙前的石碑上看,打从明洪武年间就跟这儿住了。祖祖辈辈庄稼地里刨食。也正是因为发展农业不行。所以近几年主要以房产开发为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2009年夏的一天,因为单位没什么活儿了。放假在家休息。没办法个人单位就这样儿。忙的时候加班。闲的时候就放假在家。因为赶上天热。也没打算出去找零活儿干。那个时间我在泡泡网论坛里混着呢。清楚的记得那晚在歪歪里和北京的一姑娘俩扯淡聊天儿呢。因为实在太热了。一夜没睡。凌晨大概三点来钟的时候,我家养的大黄狗和周围的别人家的狗就开始狂吠。天热狗叫的心烦。出去洗了把脸。回来带上耳机。继续忽悠人家小姑娘。当然咱不是那种人。聊天儿也仅限于论坛里一些人和一些事儿。歪歪里姑娘就问我。你们家狗怎么了?我没好气儿的说:“抽风呢,赶明儿放血给摁锅里就妥了”。

这事儿呢也就没在意。 大概凌晨四点半左右。天渐渐的开始放亮儿了,我就听我爸妈屋里手机响。因为那会儿还和父母一起住,所以隔着厅,很容易听到,农村房嘛,隔音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具体电话里说的什么我没听清。大概听了一句,说是马上就过去之类的话。老爹披上衣服。打开院门儿,骑上他那弯梁摩托车就出去了。本来呢也没当回事儿。因为那段时间我老爹呢!负责看护村子周围的土石方开采。说白了就是怕有人偷土。那段时间事儿多也忙,不怎么着家。经常一个电话就出去了。老妈也上班。很多时候就我一人在家。可眼瞅到中午了。给老爹打电话,老无法接通。。回不回家吃饭也不给个准信儿。自己懒得动弹。玩儿了一夜下午继续补觉。。。等我一觉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老妈下班回家了。可老爹还没见着人。老妈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打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我心理就犯嘀咕。。

也就在我犯嘀咕的这当口儿。老爹骑车回来了。弄了点儿吃的。坐下吃饭的时候。我就埋怨上了。我说:“爸,你回不回来吃饭你都说一声。我心里好有数儿。你这一天天的不说也就罢了。打电话你还无法接通叫怎么个事儿啊”我爹就说了:“在公安局呆了一天,手机没电了”。我纳闷儿了。你这怎么还逛到公安局去了呢。还没等我问。老爹又说了:“昨晚村东边儿死人了”。。。我这人神经粗大,也没拿死人当回事儿。死人不很正常么。可下面老爹说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且说,真死人了。死在我们村的土石方工地上。而看过前面大家就知道为什么,我老爹得去公安局了。连村书记带村主任和村会计都去了。因为这件事牵扯着。一条人命,一条腿,和两位消防员!虽然没什么实质性关系。但毕竟在我们村地面儿上,有些事还是需要协助调查的!

话说前面咱们提到过。我家附近多丘陵。在这丘陵地上盖楼首先得把土地整平了。所以呢,有不少人盯着这块儿肥肉。矮的地方填,高的地方铲。多余的土石方可以自己卖掉。通过镇里招投标,我们这儿一社会人儿。承包了这块儿活儿。两部挖掘机和十几部斯太尔大卡车日夜不停的忙活。我们家东边儿这条丘陵呢。按当时没挖的时候来说风水脉象很好。第一在这件事儿之后挖掘出了不少西汉时期的贵族墓,第二。某省省委书记家的祖坟就埋在这条丘陵上。。所以足以证明此处风水。从很久之前就流传这条丘陵上有墓存在。可我们当地人没谁去挖。一是政府不让挖。二是挖坟这东西一是技术再就是多少有点儿晦气!

话接前文。在庞大的工程机械面前。土石方挖掘的进度很快。。。老爹呢平时就去看着点儿。怕挖掘机挖了不该挖的耕地。因为是逐步开发。所以并不是一股脑全给挖了。我们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自然也对这里不陌生。老爹也听说这里有东西。所以经常去看看。那一条丘岭上分部有很多大土包。说是坟吧,没见人拜祭过。问老人儿也没人知道啥时候出现的。要说不是坟吧。谁没事儿堆土玩儿呀!赶巧儿上午老爹去转悠。挖掘机挖到一土包跟前了。老爹嘱咐不准挖。其实老爹当时的意思是。打枪滴不要!晚上咱们偷偷滴挖(开个玩笑,嘿嘿)。这社会哥满口的答应不挖。绝对不挖,万一是古墓。犯法,犯法的事儿咱不能干!因为天儿热,老爹也没多呆就走了。可老爹还是不放心。下午就又去了一趟。嘿。还真没挖。这社会哥呢。外面混的人都称呼其为老三。 我爹也管他叫老三,今儿老三真听话。。。也就没多想就回家了。。。而下面的事儿就应了不作就不会死这句话了!

老三当天白天确实没动那大土包。可到了晚上就不那么回事儿了。两部挖掘机。把离的近的那部的司机打发回家。带着一个小弟。自己开挖掘机开始挖了。。。因为这事儿见不得光。老三也不想找麻烦!再加上但凡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坟墓的朝向都是从高到低的。也就是说哪那边儿低,那边儿基本就是入口。因为迷信点儿说。要是口儿冲高处。那高处流下来的水就往里灌。叫“呛水”是大忌。所以入口朝向都是朝低的一侧开。叫“顺水”。有道是顺风顺水嘛。。老三也真行。还真找着了。把墓道口扒了扒。打发小伙计在外面把风自己带手电就拱进去了。至于这墓道多宽,以前有没有坍塌过。咱就不知道了。因为当时咱没在现场,而后来也被考古队挖了。所以我无从考究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墓道口不大。人要进去得跪着爬。要么怎么说老三阴呢。手下小弟也不信。但凡换了别人估计这种未知的地方。得打发别人进。可老三怕小弟藏私。就自己进去了。

不多会儿的工夫儿,老三退出来了。怀里抱着一陶罐儿。擦了擦表面的灰土。罐子挺完整。上面还上着色呢。后来才知道,这个叫彩陶。他弄的这罐儿,黑市上出价十几万。要是有铭文篆刻就更值钱了。据说是一个字再加上多少钱。咱没卖过只是后来听考古队的人说起的。当然这是后话。估计老三到死也不知道。。。打里面出来。老三把罐子放自己车后座上,把车门一锁,打发小伙计看好车。自己又进去了。可这次进去却要了老三的命。。。

说老三这次重返进去,半天没动静。外面等着的小弟越等越不是事儿。加上好奇心的催使,拿了个头灯也磕磕绊绊的摸了进去。跟老三一样跪着往里爬,爬了大概7-8米一堆掺杂着贝壳的石块儿挡在了前面。却不见他三哥的身影。这事儿换了谁也得犯嘀咕。可这货没当回事儿。下意识的认为。老三被堵在了里面。想刨开土石救老三。但里面空间实在有限。没辙只能做徒手挖掘。可这货没想到自己也搭了进去。当然这货只是付出了一条腿。索性没有葬送了性命!

话分两头儿。这边儿俩人都进去了。挖掘机也停了。半天没反应。另一边儿的挖掘机到了半夜该吃饭了。就过去打招呼。可左右不见人。挖掘机就停在土包儿前。黑洞洞的洞口摆在那里。这职业干久了大概都明白怎么个情况。可大半夜的。每个人的胆气不同,开挖掘机的给老三打电话无法接通。有心想钻进去看看。可拿手电照了照终归没敢进去。趴在车上拿手电往里照了照倒是看见了先前拿出来的陶罐。在洞口喊了两声。里面那小弟还活着。只是被塌下来的土石压住了腿。俩人通过喊话,外面这位大概了解一下。

事到如今想瞒肯定是瞒不住了。没办法报警吧。110打完又打了120。。。民警来了看了看,这救援的活儿也不擅长呀。民警们没辙只能联系消防局给119打电话。消防队来了简单了解了一下 派了两位消防员背着氧气瓶子进去了。可能是怕存在有毒气体吧。可这两位进去之后往外喊话说是找到一个。正在设法营救,但没一会儿也没动静了。外面消防员喊话里面没动静了。这下连外面的消防队的都慌了。毕竟面对的是未知的黑暗洞穴。有心用挖掘机开挖,可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这玩儿没轻没重的,实在不敢拿兄弟们性命做赌注。请示上级,通报市委之后。联系了驻地的武警部队。武警部队调动了一个排的兵力携带武器。工兵铲,战备镐。开进了工地。在强大的战争机器面前。困难只能是暂时的。稍作勘察。由市委领导指示。武警战士分出10人持枪协助民警警戒。剩下的人分两组和消防员一起,在挖掘机清理最上层的泥土之后。由两组武警战士和消防战士组合的队伍,轮流进行人工挖掘。市委领导基本都到齐了。话说死个把人没事儿。尤其是这种混社会的。可俩消防战士跟里面呢。这要是挂了。因公殉职回头得上报中央申请烈士。这事儿也势必得查。一查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市里领导们的心也是悬着的。

救援工作进行的挺顺利。两位消防员被顺利的救了出来。每救出一个就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赶紧担架伺候着马上急救车拉走。有事儿没事儿的先上医院检查一圈儿。等到挖到那倒霉催的小弟时,直接拽着拖出来的。医生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儿。腿长时间被压着,血脉不通。怕是要截肢!直接上铐子。拉医院治腿,回头再收拾。。。继续挖掘。等到挖出老三。老三人早都凉透了!嘴唇发紫。法医初步检查窒息而死。被活埋能不窒息么。这事儿不用法医说。是个人打眼瞅瞅估计也知道了。事情到了这里。反正什么事儿都往老三身上一推,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索性消防员没事儿,根据事后两位消防员说,他们爬进去先挖那小弟的上半身,想拽出来,没拽动,虽然里面塌过,但里面空间还是狭窄。使不上劲,没拽动就挖,挖了一会儿,觉得能拽出来了。俩人拖着胳膊往外拽。一弓身碰到上面的顶儿,里面又塌了。不过到底是专业人员,尽管俩人和先前进去的人一样低着头。可塌方的时候俩人手抱头趴了那小弟身上给挡着。而且刚一塌的时候就用前臂和胳膊肘给那个小弟的脸撑开了空间。所以没有被埋实。也就没有送了性命!

上面说了这么多。战友们可能会问。为什么这墓不是一次塌完的呢。这就不得不说一下,积贝墓:积贝墓是以牡蛎、海螺、蛤仔、沙海螂、锈凹螺、鲍鱼、海帽等海产软体动物贝壳为主要构材散布在墓室的四周。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御湿(希冀尸体能够长久不朽),同时具有一定的防盗功能。积贝墓除了代表西汉时期沿海居民墓葬行使这一显著的特点外,还代表墓主人身份显赫。。。。(摘自百度百科,有兴趣的战友可以去百度百科看一下。上面有三张图片,第一张就是楼主家乡开发的那地儿,照片拍摄的方向是北面。后面两张照片是后面陆续挖掘的几座墓的现场图),话说这些贝壳深埋地下因为有着长时间来自土层的积压,所以有一定的承受力。但同时也有来自雨水的浸泡。承受能力是有但已经脆弱不堪。就跟泡过水的土坷垃似的,你不动它不碎。一碰就散的道理是一样的

关于彩陶罐子的价格是我老爹给考古队打杂的时候聊天问起的。至于里面水分多少我就无从知道了。不过这些都跟咱没一毛钱的关系。这次考古确实有很大的发现。共出土玉器、陶罐、漆器、铜镜、钱币等文物10多件!玉器是两块儿烟盒大小的玉璧。上面还有红色的沁色。当然这是我认为值钱的。

而在考古队眼里的是意义,最具意义的是一件青瓷壶了!我百度过一些个资料。仅供战友们参考(摘自百度百科):这件青瓷壶被称为“原始瓷器”就是一种用含铁量在2%左右的黏土成型,经过人工施釉,在1200℃左右的高温烧成的青釉制品。商代的人就已经初步掌握了原始瓷器的简易制作,到了西汉早期制瓷工艺也得到了很大发展,真正成为了瓷器中的“鼻祖”,而这种瓷器在我们这个地方被发掘属于首次。所以弥足珍贵!2010年考古队又来挖过一次。零星的小墓很多。当然大墓还有不少。只不过,土石方没挖到那里,考古队也就没继续挖。我们这儿经常发现盗洞。盗墓的你不服不行。直上直下的盗洞。我拿绳子量过。8米多深呢。那么窄的洞。有圆的,可能是定向爆破出来的。但那些四四方方的。不能是爆破出来的吧。。盗洞每次仅能容纳一人上下,他们是怎么挖的呢?这要是以后没墓盗了。赶上大旱的年景儿。出去找点儿挖井的活儿也不错昂。貌似机井是100块钱一米吧。

此事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匆忙间整理出来。可能有疏漏的地方。但大致就是这么个事件。勿争论!另:可能因为出过人命,所以百度百科上面提及的是后面几座砖棺小墓的发掘,对这座占地面积庞大的大墓并未提及。再者就是这座大的积贝墓,里面并不只是单纯的贝壳,还夹杂着大量的山石石块。整件事并不像百科里说的那样积极主动上报市文物局的。是出了这件事儿捅出来的!换位思考。换了谁不顺点儿东西,能主动去上报呢。所以百度百科也就是参考一下就得!别较真儿

这个事件没有诡异没有灵异。有的只是一句至理名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但末了哥们儿还想再加上一句:贪心不足蛇吞象,不作就不会死!

本文由铁血会员末日少帅整理并首发于铁血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