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我印象里的内蒙古老家

很久不发帖子了,因为找不到我的公社了 !!!

现在新疆那边乱的很,不知道那帮维族同志在研究什么 。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 在我们学校附近桥头有个维族同志在卖切糕(貌似是这么叫的)。 我问多少钱一块啊 。 他说20 ,我想,咱也没吃过这东西啊 。就来一块呗 。结果这哥哥一刀给我切个200的 。 还要强卖与我。 而且拉着我的手就不放开了。 然后 我用蒙语大喊一声:有人欺负蒙族人了 (其实我是汉族)。 随后从道边上 出来能有20个蒙族人吧 ,把他摊子给掀翻了。人还揍了一顿 ,警察也没管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

不扯别的了 开始说正事。

我这地区过去归吉林管,后来变到黑龙江,后来又被呼伦贝尔管,后来又回到吉林,最后又变到自治区管,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爷爷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在辽宁参军,在我家这服役。退伍了就没回去。

家乡是个矿山企业。过去是国企。后来破产了。现在是个人的了 。

我们辉煌的时候,一直到破产,有春晚的时候,我们每年最少20W的捐献中央电视台。

自治区开大会的时候盟长坐的是老三菱,我们矿长坐的是进口丰田王(八几年的时候,一百多万)。

这地方有个钢铁企业,最近这几年是盈利了 ,起初那几十年一直是我们矿山养着他们,因为那时候每个稍微大点的城市不是都有什么,钢铁厂啊,啤酒厂之类的。后来我们破产了,也没看他们援助我们一分钱。国家给了500W的安置款,到我们地方的时候就剩了200W。

我们来到盟里去闹,一百来号人把政府给堵了,后来来了个当官的,开个A6 说要在人群里压过去,然后我们就把那车给掀翻了。

最后嘛,我们破产了么, 2W人没地方安置。盟里把我们给丢到旗政府去了(我们一直是给盟里上税)。旗政府也不乐意接手我们这烫手的山芋。居然把我们给并到一个村里去了 , 不是我骂街,那村子加起来70多人 就一个村长 他们那么点的单位能管了我们2W人 ?

而且村长是国家干部?

又跑题了, 主要说一些老事情,让大家感受不一样的内蒙古。

自治区是在我们这成立的,后来因为离北京太远。迁到呼和浩特。

没几年国家统一了,当时乌L夫同志有要逃往外蒙的意思,而且私下成立了一个“内人D”。据说当时是个蒙族的干部基本都加入了那个D。大抓,很抓了一批。跟文革的时候差不多,乱的狠 ,军区大院的孩子也被弄死了不少。

正好我有一个大爷,他父亲当时是驻守内蒙古跟外蒙边界的边防某官员。因为乌L夫的妹夫去视察一下。说是在选择出逃外蒙的路线,结果他也被当成“内人D”了。被批斗了几年。因为当时鉴于军区干部大部分意思“叛变” 重外地调来一些军官来整治“内人D”,我另一个大爷就被掉来了,当时他是江西的军官。

后来,我也不细说了,乌L夫死了 ,动乱平息了。 我这个大爷的父亲也平反了,结果就是我这个大爷14就参军了。(其实最早的特权阶级是在部队产生的)。另一个大爷因为是被调来“清除”他们的么,后来也就一直卡着没升上去,这个大爷也跟着14去当兵去了,当了18年也是被卡着,后来无奈退伍。他弟弟34升的团长,结果出车祸死了。而第一个出场的大爷32就是团级干部了。(38军,林彪的部队)(另一个是新疆骑兵师)。就这样风风火火的抓分裂阶级的任务完成了。我爷爷也就跟着光荣的退伍了。

然后就是各种建设矿山么,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能扛起来三百斤的煤袋子,到我父亲是200斤,到我了就剩100斤了 (一代不如一代?)

因为工龄长,又是军人出身,所以退休工资一直比我姥爷高,这让我姥爷一直耿耿于怀。

文革什么的不说了,我爷爷跟我姥爷都参加了,因为整的太狠了,我姥爷在医药公司的管理也被拿下。去上我爷爷家去抓人的士兵,被我爷爷两个被夸都拿下,上面的战友出来放话 这事也就拉倒了(我奶奶是地主家庭出身),也是因为这事 后来我大姑的高中文凭被人顶了。

然后,家里年轻人基本都去参军了,就我跟我父亲不是军人。汶川的时候我哥去救援,然后某某州暴动,我哥又去镇压的。(据说当晚公安局长被人打了黑枪,武警哨兵被藏民用一种武器 就是两个石头中间栓个绳子 给打死俩)我哥说,直接开着装甲车就进去了,然后戒严,宵禁。前几天给我哥打电话(现在是警察),问他干嘛呢, 他说去村子里抓赌,我说抓多少啊 ,他说还抓个屁啊 ,那群蒙族赌徒直接拿着镰刀就上来了,上面又不让开枪,谁没事想当烈士啊,一宿被人用镰刀撵了两次。 我一想,也是 少数民族的同志,真心惹不起。

在这地区民族歧视特别严重,是汉族被人歧视。去公检法办事吧,只要你是蒙族人就算没关系都笑脸相迎。你是汉族人有关系的还好点,没关系的 效率我不提,就内脸都能拉拉到脚面去。

吃空饷的就更多了,我有N个叔叔大爷都在某某局挂个职称,干拿工资不上班,而且什么2把手啊 1把手啊之类的都是他们亲戚,都快有独立王国的架势了。其中一个孩子连汉字都认不全,居然直接去汉授高中的重点班,还不是花钱去的, 高考考了100多分。直接去某地的公安学校了,毕业了直接分配到我们这的公安局,上来就入编的。我问他 就这样没人举报你? 他手指指天上,说区里有人,我就顿悟了。天大地大,有人罩着最大啊

在说个某个大企业的老总(国企),据说有个某党委书记的儿子去向他要钱,他说如果这是我自己的我给你都没问题,关键是我这是国企啊,你一下要这么多,而且还不还的,我怎么拿给你? 那哥们就说 就是给不了呗?,那老总说 我真给不了。然后没过了半年,内老总就因为行贿受贿进去了,有这么坑的吗 ?

最有意思的是,我们这是全国有名的贫困旗,国家每年都下来一个亿的贫困款,居然每年的消费水平直追隔壁的盟,这是什么经济关系 ?十万人口的消费比得上一个80万人口的地级市 ?难道我们这的一根棒棒糖涨到50了 ?

就这小地方,最便宜的楼盘三千七,你能想象的吗?随随便便一个平房 拆迁就要500万,这是拿石头砸自己脚吗 ?

这地方连个稍微大点的企业都没有,这些人就指望种地来维持着消费水平 ? 来的企业不是骗贷款的就是被政府骗的破产的。

有一个企业来盖个某基地,关上下打点就花了500W,结果给批的那块地皮,被人种树了,还有林业证,而且还尼玛航拍了,一共就100多棵树 张口就2000W,这基地一共投了5000W 这让那开发商怎么活? 据说那开发商放话了 ,在弄不下来 ,他破产了,别人也别好过,这是鱼死网破的节奏 ???

大半夜的不扯那么多了,大爱内蒙古,大家当个消遣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