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捉强奸犯

嵩山松 收藏 15 14554
导读:在人民公社那时候,我们一个公社大院一共才三十几个工作人员,因为老家与公社大院为邻,因此里边的人都比较熟悉,整个公社只有妇联主任和广播站的一个广播员两个女同志,当时妇联主任已经四十多岁,而广播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大姑娘。 因为公社人手不够,因此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武装部部长就会叫我们这些基干民兵给他们帮忙,有一阵子只要街里演电影或唱戏,都会出现妇女们偶尔被强奸这样的事情,大部分妇女受辱后都会沉默,如果这个受辱的妇女相跟的有人没办法隐瞒,这才会到公社报案诉说冤情,有时候两个相跟的人都会受到侮辱,她们到

在人民公社那时候,我们一个公社大院一共才三十几个工作人员,因为老家与公社大院为邻,因此里边的人都比较熟悉,整个公社只有妇联主任和广播站的一个广播员两个女同志,当时妇联主任已经四十多岁,而广播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大姑娘。

因为公社人手不够,因此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武装部部长就会叫我们这些基干民兵给他们帮忙,有一阵子只要街里演电影或唱戏,都会出现妇女们偶尔被强奸这样的事情,大部分妇女受辱后都会沉默,如果这个受辱的妇女相跟的有人没办法隐瞒,这才会到公社报案诉说冤情,有时候两个相跟的人都会受到侮辱,她们到公社来诉说情况的时候都会要求公社的工作人员替她们保密,她们感觉这样的事情如果要是公开让旁人知道了,那是很丢人的,根本就没有脸面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可见那时候的妇女们在这方面还是很注意的。

我是1976年年底参的军到的部队,到部队的第三天就是1977年的元旦,我们算是1977年的兵。入伍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一直在我们大队当基干民兵,1976年入冬的时候,农活也闲了,这时候不定那个村的领导心血来潮晚上会来一场电影,那时候一个村里演电影就跟现在的赶大会似的,会引来周围好多村里的年轻人观看,那时候农村演来演去就那几部电影,(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或者是京剧(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等等,要是演一场外国的翻译电影,里边有一个两口子亲嘴的镜头,那这一晚影布前一定会围的水泄不通。

有一天晚上,我们村准备演电影,第一场是京剧(杜鹃山),第二场是一个苏联的电影,里边有亲嘴的镜头。周围村里的年轻人有的提前到街里办事,就把电影的名字打听清楚了,因此天还不完全黑,电影场里就已经是围满了观看的人,都知道这都是冲着第二场电影才早早的来占位置的。

前几天演电影的时候,有两个妇女回家的时候和本村的人走散了,在半路上两道河这个地方被一个男人拉到了路边的破窑洞里,一个妇女经过反抗终于逃走了,另一个妇女没有逃走,竟然被那个男人糟蹋了,当天晚上这家的人找到这个女人,一看这种情况,当时就来到公社报了案,问这个受害妇女情况,这个妇女说天太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感觉那个男人个子很高,身上的烟味很重。

犯罪分子作案并不是在一个地方,另外他作案也不是很经常,有时候一个多月都不见他露头,有时候你在这边蹲守,结果他在另一个地方出现,为抓这个人我们曾经蹲守了好几个晚上好几个地方,但并不是想象的那样顺利,我们蹲守的几个晚上就没见到这人。但从不断在两道河作案这方面分析,这个人一定对这里比较熟悉,应该属于附近的人,最后我们决定把突破点就定在两道河这个地方,我们坚信,他一定会在两道河这个地方继续作案的。

两道河这个地方是好几个村和街里的连接地方,离街有二里多地,有河有坡,平常十分的僻静,有好几起发生强奸的事情都是在这个地方,这一天晚上,街里要演这么刺激的电影,武装部部长天一黑就把我们大队的全体基干民兵召集了起来,提前进行了周密的安排,这次故意让我们都分散开,先到电影场里转了几圈,给对方留一个电影很好看,我们这些基干民兵都在看电影的假象。等头一场电影结束之后,留下一部分基干民兵继续在电影场地转,其余的十几个人集合后立即朝两道河进发,这十几个人每人发了一个三节手电筒,有武装部部长亲自带队,分别在两道河的坡上和坡下进行了埋伏。

电影结束已经快半夜了,从路上大家意犹未尽的喷大江东之中就可以感觉到,今晚的电影很合大家的胃口,随着一拨又一拨人群的走过,路上的人流是越来越少,这时候我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大家都提高了警惕,唯恐自己稍有不慎而影响了这次行动。

几分钟之后路上已经没有了脚步声,这时候从坡下传来了女人说话的声音,一听我们都知道这是我们民兵队伍里边的两个人,她们的任务就是引蛇出洞,当两个人走到半坡起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她们的吆喝声,我们知道这是狐狸出手了,我们这里边有一个沉不住气的人,一听到声音就打开了手电筒,这时候我们离得最近的一拨人离出事地点还有几十米远,这手电一打开立即就引起了这个色狼的主意,他丢下这两个女民兵,就尥蹶子开始跑,他不朝坡上跑也不朝坡下跑,他朝坡的右边跑,因为那里有一个大树园,一跑到那里再想找他就费劲了,当时我们这一群人虽说也是扛着枪,实际上都是空家伙,拿着枪追人已经成了累赘,大家把枪往地上一丢,命令一个人照看着,其他的人拿着手电就追开了,那人道路再熟但毕竟是晚上,他磕磕绊绊的根本没有我们拿着手电筒跑的快,他刚进到树林边,就被我们先追上的人按倒了,后边赶到的人也不分啥是啥,噼里啪啦的先给这人来了一个现场胖揍,接着几个人提留着这人才来到两道河的半坡起,这时几个人才开始看这人是谁,一看原来是邻村的一个老民兵,烟瘾大个子也大,这家伙家里有妻有子的,没想到竟然喜欢干这样的事情。

当天晚上把这人整到了公社,就捆在了正当院里的老榆树上,为了防他逃走我们轮流站岗,第二天并没有立即把他送到公安局,而是一直捆到后半晌才让公安局把他拉走,当时他老婆带着孩子来看他的时候,哭的跟泪人似的,这家伙不住的拿头碰老榆树,以至于碰的满脸是血。当时好多人到到公社看这一个强奸犯。

那时候强奸是一个很丢人的事情,背上强奸犯的名字不但自己抬不起头,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会感觉低人三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当年鸡巴硬,政策更硬

如今政策软了,鸡巴比它还软!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