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垂尾 飞机 会 劈 逃生飞行员的腰。

羊腰子 收藏 2 421
导读:1942年9月30日早晨十点四十七分,由马尔塞尤率领的“第三中队”(3./JG 27)开始了护送“容克”Ju-87“斯图卡”的护航任务。当日,马尔塞尤的座机也是架全新换装的Bf-109G2“古斯塔夫”。中午十一点三十分,马尔塞的飞机引擎在离友方阵营差不多五分钟的距离时突然着火,到了十一点三十五分,马尔塞尤在经受了来自引擎几分钟的浓烟后说到“我现在必须马上跳伞,我受不了了”。十一点三十六分,马尔塞尤的身体在降落伞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坠到了地面。一位归属于“第一一五装甲掷弹兵团”(Panzergrena

1942年9月30日早晨十点四十七分,由马尔塞尤率领的“第三中队”(3./JG 27)开始了护送“容克”Ju-87“斯图卡”的护航任务。当日,马尔塞尤的座机也是架全新换装的Bf-109G2“古斯塔夫”。中午十一点三十分,马尔塞的飞机引擎在离友方阵营差不多五分钟的距离时突然着火,到了十一点三十五分,马尔塞尤在经受了来自引擎几分钟的浓烟后说到“我现在必须马上跳伞,我受不了了”。十一点三十六分,马尔塞尤的身体在降落伞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坠到了地面。一位归属于“第一一五装甲掷弹兵团”(Panzergrenadierregiment 115)的队医随即发现了马尔塞的尸体。在事后的调查中,大部份在场的医生认为马尔塞在跳伞后撞到了机身后的垂直尾翼导致他失去了知觉,所以未能打开自己的降落伞。1942年10月1日,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和爱德华·纽曼(Eduard Neumann)参加了马尔塞尤的葬礼。 马尔塞尤死时只有22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