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稀奇 法官审理离婚案将财产判给女方后与其结婚

黑咪警长 收藏 0 43
导读:离婚宣判(2008年):法官判决女方获得房子、土地,男方获得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 强制执行(2011年7月):法官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直到男方向女方支付了20万元。 登记结婚(2012年4月):就在案件的诉讼过程中,有人告诉男方,女方与法官已登记结婚。  女方   杨晴,在与前夫的离婚诉讼中,分得房子、土地等几乎所有家庭财产。   男方   成森林,在这起诉讼中,获得的是几乎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   法官   周某,对男方强制执行,直到他向女方支付了20万。7个月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离婚宣判(2008年):法官判决女方获得房子、土地,男方获得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强制执行(2011年7月):法官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直到男方向女方支付了20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登记结婚(2012年4月):就在案件的诉讼过程中,有人告诉男方,女方与法官已登记结婚。

女方

杨晴,在与前夫的离婚诉讼中,分得房子、土地等几乎所有家庭财产。

男方

成森林,在这起诉讼中,获得的是几乎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

法官

周某,对男方强制执行,直到他向女方支付了20万。7个月后,周某与女方结婚。

永州一对夫妻到法院闹离婚,法官审理后判这对夫妻离婚,并对其共同财产债务进行分割:女方获得房子、地皮等家庭财产;男方则获得女儿的抚养权,以及未还清的贷款等家庭债务和债权。

而让男方颇感离奇的是,判决生效后,审理法官随后调任该院执行局,对判决中涉案财产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数月后与女方登记结婚。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14日开庭重审了这起离奇的离婚案,将择日宣判。

[离婚宣判]

女方得财产,男方得债务债权

成森林与前妻杨晴的离婚,经历两次诉讼。

第一次是2006年8月,杨晴向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此次诉讼在一名时任女法官的主持调解下达成协议:杨晴从成森林处获得18万元现金补偿;成森林获得土地、房产及其他财产,同时承担债权债务,女儿由成森林抚养。杨晴随后撤诉,诉讼不了了之。

两年后,杨晴再次向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一名周姓法官成为此案的主审法官。

“这次审判结果,前妻几乎得到了我的全部财产,而我获得的是几乎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从判决书上看到,杨晴获得的财产包括:位于永州市区繁华路段的一套面积为148平方米的房子、一块面积为460.6平方米的土地;而成森林获得的均为债权。此外,女儿的抚养权也给了成森林,杨晴则每月向女儿支付200元抚养费直到其成年。

“对于这块460.6平方米的土地,我曾向法院提出是我与他人共同所有,不能算夫妻共同财产,但法院没有采纳。”成森林不服这一判决结果,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该院经终审,维持原判。

[强制执行]

男方向女方支付20万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在后头。”成森林一脸苦笑。

成森林说,离婚案终审后不久,主审的周姓法官便调至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并于2011年7月,对他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直到他向前妻支付了20万。

随后,成森林竟然又收到了法院传票。成森林说,由于当初具有争议土地的合伙人申请诉讼保全,将已判给杨晴的那块土地征收款48万元进行了冻结,杨晴支付了合伙人26万元后法院解冻。杨晴认为这是婚前共同债务,要求他支付相关款项的一半约17万元。

[登记结婚]

7个月后,女方与法官结婚

就在诉讼过程中,成森林的朋友告诉他,杨晴与周姓法官已于2012年4月登记结婚了。

“当时我真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为慎重起见,成森林辗转确认了此事。他向三湘都市报记者出示了一份从民政系统查询到的两人登记结婚信息。

而此案的判决结果,成森林再次败诉。据他出示的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显示,法院判决成森林支付杨晴28750元,并支付杨晴已付给陈某(成森林合伙人)投资款的一半,即13万元。

(文中除成森林外,均为化名)

■记者 陈昂 龚化 实习生 卢颢华 徐婧 夏玉菡 王璇

进展

另行重审,择日宣判

两次败诉后,不服气的成森林通过各种途径奔走投诉。最终,他将此案举报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今年5月21日,成森林收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永州中院认为,“此前两起案件符合立案再审的条件,将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7月14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四审判庭对上述两起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审理结果将择日宣判。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三方说

[男方]

她懂感恩、会关心人,但隐瞒婚史

7月21日,记者见到了这起离婚案的男方成森林。成说,他是永州人,在当地经商十多年,小有家财。他讲述了与前妻杨晴的往事。

时间回到1998年,杨晴当年28岁,是永州冷水滩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当时正在昆明参与该公司的项目谈判,他受前妻公司邀请前往昆明协助。

谈判长达20多天,期间,他帮了杨晴一个小忙。随后的20多天里,杨晴对他关怀备至,回到永州后,他每天还能收到杨晴发来的关心短信。

“懂得感恩、温柔、会关心人。”成森林如此评价当年的杨晴。彼时,他经历过一段短暂婚姻,已离婚6年,杨晴的出现让他冰封的心渐渐融化。

成森林坦言,他曾担心年长杨晴4岁,又有过婚史,会被杨晴嫌弃。但杨晴告诉他,虽然“自己只谈过恋爱”,但对这些都不会计较,“只要对她好就行”。于是,两人正式开始交往。3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婚事也被两人正式提上议程。

“但没想到之后的情节,比电影还要离奇。”成森林露出一丝苦笑。他不仅在永州某地考察项目时,碰到杨晴和她前夫所生的孩子,还在一次吃夜宵时,遇上杨晴前夫的前妻。

“杨晴此前不仅有两段婚史,还为两任丈夫各生下了一个孩子。” 成森林说,“而我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

[女方]

他不仅“打人”还“在外面有过女人”

记者未能联系上杨晴。据成森林出示的一份当时“初审判决书”显示,在庭审过程中,杨晴称由于被告经常夜不归宿,导致双方感情恶化,分床近两年。

2005年,成森林将她打得遍体鳞伤,随后离家出走至今。2006年,成森林还与另一女子生育一女,致使杨晴身心备受伤害。

对此,成森林向记者坦承“打了她”以及“在外面有过女人”。他说,自己感觉被前妻欺骗后,生气、失望之余,才开始过借酒浇愁的生活。

对于成森林提及杨晴曾有过两次婚史以及各生育一孩之事,判决书上并未提及。

[法官]

“我没什么好说的”

7月21日,记者拨通了当事周姓法官的电话。他语气略显惊讶,随后表示:“我没什么好说的。”

他说,在这起离婚案中,成森林不服一审判决结果,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结果中院还是维持了原判,这说明我的判决结果是经得起考验的。”

他同时也表示,已得知此案在7月14日已由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重审,“目前重审结果还没有出来,一切以判决结果为准。”

当记者询问他是否与成森林前妻登记结婚时,他直接绕开了这一提问,未正面回答。

女方

杨晴,在与前夫的离婚诉讼中,分得房子、土地等几乎所有家庭财产。

男方

成森林,在这起诉讼中,获得的是几乎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

法官

周某,对男方强制执行,直到他向女方支付了20万。7个月后,周某与女方结婚。

永州一对夫妻到法院闹离婚,法官审理后判这对夫妻离婚,并对其共同财产债务进行分割:女方获得房子、地皮等家庭财产;男方则获得女儿的抚养权,以及未还清的贷款等家庭债务和债权。

而让男方颇感离奇的是,判决生效后,审理法官随后调任该院执行局,对判决中涉案财产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数月后与女方登记结婚。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14日开庭重审了这起离奇的离婚案,将择日宣判。

[离婚宣判]

女方得财产,男方得债务债权

成森林与前妻杨晴的离婚,经历两次诉讼。

第一次是2006年8月,杨晴向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此次诉讼在一名时任女法官的主持调解下达成协议:杨晴从成森林处获得18万元现金补偿;成森林获得土地、房产及其他财产,同时承担债权债务,女儿由成森林抚养。杨晴随后撤诉,诉讼不了了之。

两年后,杨晴再次向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一名周姓法官成为此案的主审法官。

“这次审判结果,前妻几乎得到了我的全部财产,而我获得的是几乎全部债务和女儿抚养权。”从判决书上看到,杨晴获得的财产包括:位于永州市区繁华路段的一套面积为148平方米的房子、一块面积为460.6平方米的土地;而成森林获得的均为债权。此外,女儿的抚养权也给了成森林,杨晴则每月向女儿支付200元抚养费直到其成年。

“对于这块460.6平方米的土地,我曾向法院提出是我与他人共同所有,不能算夫妻共同财产,但法院没有采纳。”成森林不服这一判决结果,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该院经终审,维持原判。

[强制执行]

男方向女方支付20万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在后头。”成森林一脸苦笑。

成森林说,离婚案终审后不久,主审的周姓法官便调至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并于2011年7月,对他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直到他向前妻支付了20万。

随后,成森林竟然又收到了法院传票。成森林说,由于当初具有争议土地的合伙人申请诉讼保全,将已判给杨晴的那块土地征收款48万元进行了冻结,杨晴支付了合伙人26万元后法院解冻。杨晴认为这是婚前共同债务,要求他支付相关款项的一半约17万元。

[登记结婚]

7个月后,女方与法官结婚

就在诉讼过程中,成森林的朋友告诉他,杨晴与周姓法官已于2012年4月登记结婚了。

“当时我真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为慎重起见,成森林辗转确认了此事。他向三湘都市报记者出示了一份从民政系统查询到的两人登记结婚信息。

而此案的判决结果,成森林再次败诉。据他出示的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显示,法院判决成森林支付杨晴28750元,并支付杨晴已付给陈某(成森林合伙人)投资款的一半,即13万元。

(文中除成森林外,均为化名)

■记者 陈昂 龚化 实习生 卢颢华 徐婧 夏玉菡 王璇

进展

另行重审,择日宣判

两次败诉后,不服气的成森林通过各种途径奔走投诉。最终,他将此案举报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今年5月21日,成森林收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永州中院认为,“此前两起案件符合立案再审的条件,将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7月14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四审判庭对上述两起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审理结果将择日宣判。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三方说

[男方]

她懂感恩、会关心人,但隐瞒婚史

7月21日,记者见到了这起离婚案的男方成森林。成说,他是永州人,在当地经商十多年,小有家财。他讲述了与前妻杨晴的往事。

时间回到1998年,杨晴当年28岁,是永州冷水滩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当时正在昆明参与该公司的项目谈判,他受前妻公司邀请前往昆明协助。

谈判长达20多天,期间,他帮了杨晴一个小忙。随后的20多天里,杨晴对他关怀备至,回到永州后,他每天还能收到杨晴发来的关心短信。

“懂得感恩、温柔、会关心人。”成森林如此评价当年的杨晴。彼时,他经历过一段短暂婚姻,已离婚6年,杨晴的出现让他冰封的心渐渐融化。

成森林坦言,他曾担心年长杨晴4岁,又有过婚史,会被杨晴嫌弃。但杨晴告诉他,虽然“自己只谈过恋爱”,但对这些都不会计较,“只要对她好就行”。于是,两人正式开始交往。3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婚事也被两人正式提上议程。

“但没想到之后的情节,比电影还要离奇。”成森林露出一丝苦笑。他不仅在永州某地考察项目时,碰到杨晴和她前夫所生的孩子,还在一次吃夜宵时,遇上杨晴前夫的前妻。

“杨晴此前不仅有两段婚史,还为两任丈夫各生下了一个孩子。” 成森林说,“而我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

[女方]

他不仅“打人”还“在外面有过女人”

记者未能联系上杨晴。据成森林出示的一份当时“初审判决书”显示,在庭审过程中,杨晴称由于被告经常夜不归宿,导致双方感情恶化,分床近两年。

2005年,成森林将她打得遍体鳞伤,随后离家出走至今。

2006年,成森林还与另一女子生育一女,致使杨晴身心备受伤害。

对此,成森林向记者坦承“打了她”以及“在外面有过女人”。他说,自己感觉被前妻欺骗后,生气、失望之余,才开始过借酒浇愁的生活。

对于成森林提及杨晴曾有过两次婚史以及各生育一孩之事,判决书上并未提及。

[法官]

“我没什么好说的”

7月21日,记者拨通了当事周姓法官的电话。他语气略显惊讶,随后表示:“我没什么好说的。”

他说,在这起离婚案中,成森林不服一审判决结果,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结果中院还是维持了原判,这说明我的判决结果是经得起考验的。”

他同时也表示,已得知此案在7月14日已由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重审,“目前重审结果还没有出来,一切以判决结果为准。”

当记者询问他是否与成森林前妻登记结婚时,他直接绕开了这一提问,未正面回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