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我感觉良好 要换种方式领导世界

依然是中国心 收藏 0 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智谋者”网站7月17日发表了题为《美国力量怎么了?》的文章,作者是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约翰·麦克劳克林。文章称,力量,美国人本能地把这个词与美国在世界扮演的角色联系起来。事实上,多数美国人在成长过程中都认为美国是世界领袖并将继续充当这个角色。

但是,随着中东局势失控,俄罗斯挑战欧洲秩序,恐怖主义再度抬头,中国在亚洲大力扩张影响,提出以下问题是合理的:所谓美国强权下的世界和平是否已日薄西山?美国的力量是否快要耗尽?

文章称,要领导这个新世界,美国必须按轻重缓急列出国内要务,还必须做好准备要采取不同的领导方式。

经济地位不断下降

文章称,2008年金融危机后,上面第二个领域中的偏差改变了美国力量的状态,动摇了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前所未有的统治地位,打乱了二战结束以来逐渐僵化的世界秩序。自2008年以来,因为美国和欧洲有缺陷的金融政策,我们目睹全球对美国力量和影响的一大基础信心受损,这也是其他人渐渐依赖的东西:美国的经济体系。因此,美国恢复支配地位的核心希望在于弄清如何回归以经济为基础的力量。

很容易看到可能预示美国统治地位终结的所有因素:美国在全球经济活动中所占的比例不断下降(有些人估计上个10年下降超过30%);美国在长达10年的战争中承担了过重的责任;在两次世界大战使美国成为全球老大的反常时期之后,世界强国之间开始回归更为自然的平衡。

先别这么快下结论。美国之前也经历过“衰落焦虑”:20世纪50年代,苏联先于美国发射人造地球卫星;70年代,越战之后;80年代,美国害怕所说的“日本公司”,因为日本企业开始胜过我们并且大量买下洛克菲勒中心这样的美国象征。

文章称,但是,今天的挑战有所不同。以中国为例。与曾经的苏联不同,中国的经济增长是真实的。与日本不同,中国人口规模是美国的四倍,而且能迅速重新分配资源和劳动力。中国人已经深思如何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竞争。不久前,作者请一位中国高官指出中国最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她没有提到任何一个海外问题,而迅速答道:“内部发展!”中国人清楚局势:他们知道,关注自身事务确保在更大范围内取得成功。

依靠联盟领导世界

即便如此,必须记住的是,美国曾经多次调整适应,重新开始,比如在苏联发射卫星和越战之后。此外,没有哪个国家的全球文化吸引力能够匹敌美国。少了美国,世界的重大问题都难以解决,尽管我们也不能独自解决这些问题。美国的所有竞争者,包括中国,都因为深刻程度远远超乎我们想象的社会分歧而受阻。

那么,什么可能打破平衡?

一,国内要务。我们的体系在18世纪诞生时是全世界前所未有最具创意的。但是,我们已经忘记,它是妥协的产物。今天要想有竞争力,我们必须学会如何打破党派僵局,这阻碍我们应对眼下的挑战。

二,教育。我们的大学仍然领先世界,但人人都知道,我们的中学在科学和数学方面渐渐落后:有25个国家排在我们前面。但低平均分源于一个更微妙的问题:教育体系固有的不平等,最富裕的地区出产顶尖的学生,其他地区则成绩不佳。

三,人员与边境。人口状况对美国有利。到目前如此。中国将在大约10年后面临“老龄化危机”。印度的“富人”与“穷人”之间存在鸿沟。第三世界大都背负着人口过剩、高失业率和“青年人口激增”等问题。美国的人口则发展平衡,不断通过移民得以更新,并且因为精英领导而自我改善。

就算把所有国内要务按顺序排好,我们也无法独自领导世界。我们需要依靠联盟。在全球信息革命中,跨国问题占醒目地位,因此我们不能像二战后那样凭一己之力设计许多机构,也不再有面对一个共同威胁动员他国的奢求。今天,我们必须更像乐队指挥而非独奏者。

与此同时,我们大概还会继续承担提供“公共产品”的重负,包括维护海上安全、调停纠纷、组织相关国家应对恐怖主义或核扩散这样的共同危险。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警惕周期性影响美国政策的孤立主义冲动,即将到来的能源自给可能促使我们再度把目光转向国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