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幅古字画的拼杀: 且看越战商战孰更惊心?

张贵丁 收藏 39 6746
导读:中国的古字画市场不远不是电视鉴宝节目那般流芳溢彩温文尔雅。博主不是收藏者,但我的一幅老字画却引来许多惊险诡异,如同战场上的雾里看花,芳香朦胧中透着血腥气。老板们笑容可掬的面孔如同越战中的竹签陷阱,让你稍不留意便血本无归。下面我把这幅古字画的事情说给铁友们听。 眼下电视鉴宝节目很火爆,看得多了我就想起了家中的一幅老字画,于是便拿出来用报纸裹了,来到离家不远的古董拍卖公司做鉴定。没有想过发财,只想长些见识。 位于广州天河的这家拍卖公司技术总监葛先生在电梯口迎接我,客气引至公司

中国的古字画市场不远不是电视鉴宝节目那般流芳溢彩温文尔雅。博主不是收藏者,但我的一幅老字画却引来许多惊险诡异,如同战场上的雾里看花,芳香朦胧中透着血腥气。古董商们笑容可掬的面孔如同越战中的竹签陷阱,让你稍不留意便血本无归。下面我把这幅字画的事情说给铁友们听。

.

一、眨眼给你五千万,换你会是啥感觉?

.

眼下电视鉴宝节目很火爆,看得多了我就想起了家中的一幅老字画,于是便拿出来用报纸裹了,来到离家不远的古董拍卖公司做鉴定。没有想过发财,只想长些见识。

位于广州天河的这家拍卖公司技术总监葛先生在电梯口迎接我,客气引至公司大堂坐下,倒上一杯茶让我静候。葛总监用香烟熏黄的手指缓缓打开画卷,俯下身子把字画通体看了周全,脸上便写了许多问号。葛总监让员工拿来一个小纸盒,取出个拇指大的管状放大镜卡在眼皮上,逐一盯住几枚印章看,接着又拿来一本线装书比照上面的印章。折腾了好长时间,最后抬起身长长喘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

“天呐! 这是明朝唐伯虎的《雪山行旅图》啊!”

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葛总监按行规先问了物件的来路,我说是十多年前一位亲戚送的,亲戚的祖父是豫西的老财主。葛总监又问平时怎么个存放法,我说就放在床底下的木箱里,十几年了都快忘掉了。

“这么金贵的东西怎么能放在床底下哦!简直是暴殄天物!”葛总监痛心疾首地说。“而且还是用报纸包裹着,快快快,快拿宣纸垫在下面!”

员工们拿来一摞宣纸铺在台面上,并撤掉茶杯烟缸一应器皿,再将字画小心翼翼挪到宣纸上,又在卷轴尽头压上镇纸。

葛总监指着画卷上的6个印章依序说道:“这是乾隆帝的“乾隆御鉴此宝印”,这是唐寅的“南京解元印”…… 我注意到葛总监的手指有些颤抖。

“那您给估个价。”

葛总监用手拃了拃卷面,说大概8平尺,每平尺按时下最保守的150万估算,起拍价最低也是1200万,拍卖时价格铁定还会翻几番,保守估计:5000万。

我这辈子被震晕过两次。一次是79年2月的一个黎明时分,我们两个尖刀班趁夜插入越军一号高地前沿,趴在树丛中等待天亮后的总攻,谁知天亮后我方炮兵群实施炮火准备,第一发校正弹就落在我左侧不远处,直接把人震晕。醒来之后,蝼蛄般地从落土里钻出来,万籁俱静,世界无声,天地皆是猩红色,人间竟是那般的陌生。

这会儿的感觉和35年前相似,此生第二次被“震晕”。

但毕竟是人有了些岁数,知道些喜怒无形于色的道理,又是战场下来的老兵痞,此生除死无大事。我强压住咚咚心跳,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先把气儿喘匀了,再做出一幅见过大世面的神色,缓缓收起画卷,用宣纸从容裹起,外面扎好线绳,还把来时捆扎的旧报纸收拢好放在台面上,问葛总监需要收些收鉴定费吗?葛总监忙说这回开了大眼,几年都不遇一回,感谢还来不及,按规矩是万万不能收费的,只是希望宝物能在敝公司经营,接着就讲了下一步拍卖的许多事情,并让员工拿来了合同文本。我说拍卖的事还是回去想想再说吧,随后在葛总监和众员工簇拥下走出大堂,内里心花怒放,脸上却不敢有得意之色。

其实在捆扎字画时我就想好了:这么大的手笔即便是拍卖也不能让家门口的小行当倒腾,小庙装不下大和尚,至少要让保利或嘉德这些古董巨头经办才行。

可怜巴巴的葛总监一路小跑追到电梯口,反复叮嘱千万不要让其他的拍卖行插手,否则会坏了大事,又说他的手机24小时都开着。

贵丁下到大楼底层,门外风清气爽天高云淡,来时开的车就停在200米外路边的咪表下,可这200米的路途上会不会发生不测?公司哪个不良员工会不会把这惊天巨宝的消息透给黑社会?要知道腋下那个纸筒子至少是100公斤黄金呐!

一不做二不休,贵丁抬手拦下一辆的士,飞速钻进去,告诉司机锁闭车门,快快把车开走,随便到哪儿都行。

的士佬满脸惊诧却不敢多问,一路猛踩油门,见弯就拐,就差没拉警报了。

一路上我紧盯着邻近的车辆,窗外每一辆车看上去都形迹可疑,所有人看上去都是贼眉鼠目,心怀不轨。

汽车奔行许久,我估计即便有“尾巴”也被甩掉了,于是告诉司机回到原先我上车的位置,只是别走回头路。

司机越发惊异,但仍不敢多话,绕道把车开回咪表处,紧靠我的车停下。我想再聪明的盗贼也想不到我会杀个回马枪,从军事谋略上来讲这都是小把戏。

我递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说声不找钱了。操!怀揣五千万的主儿还计较这分分毛毛么?

四下看看并无异样,我拿了字画拉开车门。司机惊魂未定,小声问道:

“您是警察?”

“不是。”

“是国安的?”

贵丁顾不上搭理,迅疾钻进自己的汽车,将车发动,猛踩油门走了。 (下篇待续)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字画上的两个印章,能看出些名堂吗?

.
可能有人会问:炮火准备的校正弹怎么就打到自己人头上了呢?接下来炮兵群的弹雨岂不把人炸成粉末么!后来事情的详见另文:
《谁拯救了两个步兵班?》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下篇必是楼主回家后恐惶不安,心惊肉跳。思来想去,还是把画藏到一个古墓里才踏实。于是楼主在月黑风高之夜,带上斧铲镐锛潜入山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掘开了一座古墓。楼主点燃火把,慢慢地走进墓室......突然一道异光闪过,楼主定睛一看,椁床上躺着一个戴满了钻石珠宝的美艳的女尸,地上一块墓志隐约现出两个字‘貂蝉.....’楼主狂喜,暗想:这莫非是祖坟上冒了青烟??正当楼主要动手摘取珠宝之时,女尸缓缓的坐了起来,一把将惊呆的楼主拖到床上,开始了不停的奸淫......(欲知楼主性命如何,下篇待续)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