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将会有利于两岸统一的特许 2014-7-22


一个将会有利于两岸统一的特许 2014-7-22

今年秋天,在北京怀柔美丽的雁栖湖畔,将召开第二十一次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经济贸易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英文简写是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亚太经合组织成立于1989年11月,经过多方谈判协商1991年中国、中国香港和中国台北开始参加该组织的活动,当时签订的《谅解备忘录》规定台湾参加APEC活动人员,最高的级别只能是主管经济事务的“部长级”官员,1993年在美国西雅图举行了亚太经合组织成员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期间中美双方根据APEC的有关备忘录和“一个中国”原则,形成了不邀请台湾领导人参与该会议的共识,这些限制性规定是中国大陆为了维护两岸一国原则,压制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打击台独势力而采取的有效行动,它们成功地将李登辉、陈水扁这两个民族败类挡在了会议大门之外。

自2008年5月国民党人马英九先生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以来,国民党坚持“九二共识”中的一个中国原则,走的是与大陆积极改善关系的路线,两岸经贸和文化往来日益频繁,关系明显提升。在这种新的形势下,马英九不顾台独势力的阻挠,去年至今多次提出想亲自参加APEC会议,甚至与习近平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谈。对此,大陆现在的官方态度有点儿含糊,直到今年7月17日,伪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北京会见了饶颖奇率领的台湾民意代表交流参访团,俞在座谈中明确拒绝了对方提出的让马英九参加今秋北京APEC会议,并举行“习马会”的请求。俞的理由是马亲自参会有利于台湾拓展自己的国际空间,担心加强人们的两个中国的意识,而且利用国际会议场合举行双方的领导人会谈会给外部势力插手两岸事务的空间。

而实际情况是,自1993年以来台湾地区已经连续十九次派代表参加了APEC会议,代表的身份包括台湾“总统府”顾问、前“副总统”等,这就说明如果台湾想利用该会议拓展自己的国际空间,那么即使没有马亲自出席也主要是能做到的,担心会加强人们的两个中国的意识之理由更属站不住脚的观点,因为马先生一贯是坚持“九二共识”中的一个中国原则的,只要他在会议期间不神经错乱,这种担心就纯属多余。至于国际会议场合会给外部势力插手两岸事务的空间这个问题,如果是在其他国家举行肯定会严重些,但今年是在北京,我们通过从会议内容到形式的刻意安排,是能够有效避免的,比如“习马会”可以私下进行。正如台湾民意代表葛永光先生的意思,这次大陆是主办方,地点又在北京,有什么可怕的呢?所以拒绝马先生来北京参会的行为明显理由不足,在网上报道的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向来访的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提出“习马会”的新闻后面,大量的称赞和盼望早日统一的网友跟帖,倒使我担心拒绝的实质是还想操弄局面的大陆新反动派在从中作梗。有的人对两岸政治谈判迟迟没有开启表示不满,如果是那样,北京的“习马会”岂不是个很够级别的开端?

大陆方面前二十多年实质上是官僚资本主义统治,近几年以工农为核心的广大民众正在进行争取新解放的低强度革命斗争,对于这个使大陆社会发生质变的惊人过程,我想台湾方面是清楚的,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在以马先生为首的国民党领导下继续向大陆靠拢,很能说明他们追求台湾光明前途的仁人志士之心。我赞同一位叫做“古炙音”的网易博主在他的《我看马英九的执政之路》(2008-06-10)一文中的一个观点,他认为现在台湾的“终极目标是独立于大陆之外静观大陆成败,大陆若成功超越美国接下世界的领跑权,两岸统一自然在情理之中,大陆若失败不能在与美国争霸过程中取胜或在未来多极世界中不能独占一级甚至弄得民怨沸腾,那么轻则台湾独立,重则‘三民主义’将以台湾为基地‘返攻大陆’。”有了这次新社会主义革命的拯救,两岸和平统一的可能性无疑大大增加。

大陆以前为了防患于未然,与APEC组织以及美国政府达成的相关协议,当然也是马先生今秋能否来北京参会的障碍,但是如果大陆方以现在的国民党和马先生在促进两岸关系中的突出表现为理由,在事先向APEC组织和美国政府发出请求并积极协商的情况下,特许马先生来北京参会,他们反对的可能性不大,即便被反对掉也有利于在官方的角度维护两岸一家亲的同胞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